自由微博

孔庆东:孔老师在北大新分了办公室,…

孔庆东V:孔老师在北大新分了办公室,目前只有一套简单桌椅书柜。欢迎各方施主勇敢赞助办公设备,过期不候。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微博转发

阿忆V:中文系教师,终于有了办公室,新闻系教师的办公室,可能后年才有。 //@乐爷就是lawyer:有个286,文物级,托阿忆带给你 //@孔庆东:妈呀,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赞助一美女,泡茶、磨墨、弹琴! //@孔庆东: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 //@手机用户大漠金鸿:我赞助一双人床。
孔庆东V:回复@ME-天上九头鸟:做学问要扎实嘛。 //@ME-天上九头鸟:和尚贪心了,还想要俩[哈哈]//@孔庆东:回复@老Jai:是偏正词组还是并列词组啊? //@老Jai:对了,和尚,要不要火腿月饼? //@孔庆东:回复@老Jai:是偏正词组还是并列词组啊? //@老Jai:对了,和尚,要不要火腿月饼? //@孔庆东:和尚不吸烟啊。
资本矛盾:孔老师小时候认为同桌都是他的,还画什么道啊! //@孔庆东:回复@冰冰凉ll:我从来不干那事,我同桌的女生划过,被我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 //@冰冰凉ll:忍不住想问孔老师,小时候在书桌的中间搁小刀划过道嘛~~
明钧知衡:洋鬼子来时,一时找不到刀,那玩意也能凑合——而且还不算凶器。[嘻嘻]//@孔庆东: 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互相尊重是必须的。 //@胡杨麟:我送孔和尚一件寿山石摆件,可以放办公桌上赏玩,有同僚来访时,比如@贺卫方 教授,还可以抄起来拍他脑袋上。
思关于:[可憐][可憐][可憐]太可怖了//@孔庆东: 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兵70:"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
真正的蒙山汶水:他是汉奸,您还要互相尊重吗//@孔庆东: 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互相尊重是必须的。 //@胡杨麟:我送孔和尚一件寿山石摆件,可以放办公桌上赏玩,有同僚来访时,比如@贺卫方 教授,还可以抄起来拍他脑袋上。
心之蝶舞://@孔庆东: 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江津问渡://@孔庆东: 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互相尊重是必须的。 //@胡杨麟:我送孔和尚一件寿山石摆件,可以放办公桌上赏玩,有同僚来访时,比如@贺卫方 教授,还可以抄起来拍他脑袋上。
江津问渡://@孔庆东: 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红色战士刘敏:难怪叫你当扫地僧呢,原来是爱护扫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兵70:"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嘻嘻]那在桌子上刻过“早”字吗?
老爷们姚玉华://@孔庆东: 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业余孔迷://@孔庆东: 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微笑的苹苹://@崔自默北京画友会: 谁有资格?@崔自默 //@共生学人梁勋:鲁迅、胡适批评不得么? //@崔自默北京画友会:疯了! //@共生学人梁勋:摩罗:向以鲁迅胡适为代表的历史虚无主义开战! //@孔庆东: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互相
花生ye://@孔庆东: 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只求速死曾家奴#特色国情#【拆迁成为了合法的抢劫?】无论拆迁打着建设什么黑血盛世的招牌?但是只从结果上来看?人民群众被抢劫啦?拆迁后?无产阶级的领导们,房子越来越多了!房地产商成国家首富了!老百姓从城市搬到郊区了!拆百姓一套房子盖20层,再价格至少翻一番以上卖出?40倍的利益啊?为何不返一房给拆迁户
酉阳客://@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孔庆东: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互相尊重是必须的。 //@胡杨麟:我送孔和尚一件寿山石摆件,可以放办公桌上赏玩,有同僚来访时,
依依的1985://@孔庆东: 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兵70:"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嘻嘻]那在桌子上刻过
人贵有恒1990:孔老师打过他女朋友,结果就分手了。《老钱的灯》//@孔庆东: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
依依的1985://@孔庆东: 回复@FAN-孔二叔:你是说让他们两口子联手算计我? //@FAN-孔二叔:叔 不知道你口味 给你赞助一男秘书和一女秘书 行不?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
孔庆东V:不要太奢侈啊。//@吴维68: 功夫茶具一套,正宗紫沙料。 //@孔庆东:回复@勇敢的心不东:养活自个都勉强啊。 //@勇敢的心不东:要不要秘书? //@孔庆东:唐太宗早有圣旨,和尚不吃肉,何以卫国杀敌! //@新华小记者: 肉否? //@孔庆东:和尚不吸烟啊。 //@用心的关注: 赞助烟灰缸一个、垃圾桶一个
北平老安:赠苍老师无码写真,美帝走狗气您时,便可气定神闲//@孔庆东:回复@FAN-孔二叔:你是说让他们两口子联手算计我? //@FAN-孔二叔:叔 不知道你口味 给你赞助一男秘书和一女秘书 行不?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V:回复@风卷残云太阳舞:这东西好,可以殴打不听话的学生,还打不坏。 //@风卷残云太阳舞:我赞助一个鸡毛掸给@孔庆东 教授,行不? //@孔庆东:唐太宗早有圣旨,和尚不吃肉,何以卫国杀敌! //@新华小记者: 肉否? //@孔庆东:和尚不吸烟啊。
孔庆东V:俺已经有一架歼十啦。//@八一永飛: 要军机模型不//@孔庆东:那俺就首先看看白宫的幻灯片啦。//@拜斤: 回复@孔庆东: 只要不把幻灯片搁一桌子铺开看就好,最好不要让领导回来撞见。 //@孔庆东 :回复@拜斤:桌子上能放得下吧。 //@孔庆东 :太大了不行。//@热爱祖国的90青年: //@丁力同志: 要保险柜不?
一室灯影:和尚公开索赌,强烈建议组织调查之。[嘻嘻]//@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一副围棋[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
孔庆东V:回复@勇敢的心不东:养活自个都勉强啊。 //@勇敢的心不东:要不要秘书? //@孔庆东:唐太宗早有圣旨,和尚不吃肉,何以卫国杀敌! //@新华小记者: 肉否? //@孔庆东:和尚不吸烟啊。 //@用心的关注: 赞助烟灰缸一个、垃圾桶一个、水壶一个,杯子若干,如何?
杨译欧:很多领导的办公室是卧室卫生间全套的,领导行,教授有何不可//@孔庆东: 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塞外孤翁:够奢侈的了。 //@孔庆东:回复@FAN-孔二叔:你是说让他们两口子联手算计我? //@FAN-孔二叔:叔 不知道你口味 给你赞助一男秘书和一女秘书 行不?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浩瀚:孔教授啊,新分给你的办公室是领导们对你的褒奖,希望你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经常在群众里走走啊//@FAN-孔二叔:叔 不知道你口味 给你赞助一男秘书和一女秘书 行不?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
济南常相坤律师:哈哈!//@孔庆东: 回复@FAN-孔二叔:你是说让他们两口子联手算计我? //@FAN-孔二叔:叔 不知道你口味 给你赞助一男秘书和一女秘书 行不?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胡洲blog:赠汉奸铜跪像四座,供和尚闲时抽打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一副围棋[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很气场先森狠专业:索惠@研究僧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一副围棋[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
孔庆东V:回复@FAN-孔二叔:你是说让他们两口子联手算计我? //@FAN-孔二叔:叔 不知道你口味 给你赞助一男秘书和一女秘书 行不? //@孔庆东: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一副围棋[嘻嘻]
先导医药:今年过节不收礼呀//@孔庆东:无怨无仇的,可不能开这玩笑哦。//@非知名著名人士: 也送你个贪官的儿媳妇你要吗? //@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
孔庆东V: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一副围棋[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一路说笑:[笑哈哈]//@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月影人伴://@孔庆东:回复@2013梦圆:那花不好伺候吧? //@2013梦圆:我赞助2盆君子兰如何? //@孔庆东:回复@运城金道胖哥:若干年后俺退休,这些家具能拍卖多少钱啊? //@运城金道胖哥:我没送的,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sjrc2013://@孔庆东: 无怨无仇的,可不能开这玩笑哦。//@非知名著名人士: 也送你个贪官的儿媳妇你要吗? //@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
俺不是媣香-月清馨木加V:右边的都别费事了,真有心,在和尚不知情的时,悄悄放扔办公室500万,和尚要啥随意买。//@孔庆东: 回复@松园子绿野斋:那可不中,太值钱的东西不能要。 //@松园子绿野斋:棋盘棋子皆为24k金。 //@孔庆东: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一副围棋[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
sjrc2013://@孔庆东: 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hey-Rudy:高端洋气上档次!孔老师赞助我我我
孔庆东V:唐太宗早有圣旨,和尚不吃肉,何以卫国杀敌!//@新华小记者: 肉否? //@孔庆东:和尚不吸烟啊。//@用心的关注: 赞助烟灰缸一个、垃圾桶一个、水壶一个,杯子若干,如何?
孔庆东V:那俺就首先看看白宫的幻灯片啦。//@拜斤: 回复@孔庆东: 只要不把幻灯片搁一桌子铺开看就好,最好不要让领导回来撞见。 //@孔庆东 :回复@拜斤:桌子上能放得下吧。 //@孔庆东 :太大了不行。//@热爱祖国的90青年: //@丁力同志: 要保险柜不?孔老师。
孔庆东V:回复@老Jai:是偏正词组还是并列词组啊? //@老Jai:对了,和尚,要不要火腿月饼? //@孔庆东:和尚不吸烟啊。 //@用心的关注: 赞助烟灰缸一个、垃圾桶一个、水壶一个,杯子若干,如何?
jhkps:你们俩配套来的呀,弄得@孔庆东 老湿小鹿乱撞@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政治的浪漫派://@孔庆东: 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兵70:"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嘻嘻]
孔庆东V:回复@拜斤:桌子上能放得下吧。 //@拜斤:放幻灯片的投影仪如何? //@孔庆东:太大了不行。 //@热爱祖国的90青年: //@丁力同志: 要保险柜不?孔老师。
政治的浪漫派://@孔庆东: 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海岱网事:[哈哈][哈哈][哈哈]//@孔庆东:无怨无仇的可不能开这玩笑哦。//@非知名著名人士: 也送你个贪官的儿媳妇你要吗? //@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
孔庆东V:太大了不行。//@热爱祖国的90青年: //@丁力同志: 要保险柜不?孔老师。
孔庆东V:和尚不吸烟啊。//@用心的关注: 赞助烟灰缸一个、垃圾桶一个、水壶一个,杯子若干,如何?
昆仑瑰宝://@松树林神探: //@白露映秋枫:送上宣纸三刀,端砚两面,徽墨四方,书童一枚(女)。如何?//@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
松树林神探://@白露映秋枫:送上宣纸三刀,端砚两面,徽墨四方,书童一枚(女)。如何?//@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陆琬瑛://@孔庆东: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短发萧骚襟袖冷:好气派的的办公室啊!系主任还是博导啊?单人办公室,这么好的待遇。 //@孔庆东: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齐天大啊圣:得瑟!乡镇小学无办公室可怜教员路过 //@孔庆东: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xlm627:俺同桌是一个像孔老师一样学习优秀的帅锅,好像没划过道,但好像有一道相互遵守的看不见的中间线[偷笑]//@孔庆东:回复@冰冰凉ll:我从来不干那事,我同桌的女生划过,被我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 //@冰冰凉ll:忍不住想问孔老师,小时候在书桌的中间搁小刀划过道嘛~~ //@孔庆东:回
吸铁石XTS://@孔庆东:无怨无仇的,可不能开这玩笑哦。//@非知名著名人士: 也送你个贪官的儿媳妇你要吗? //@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
吸铁石XTS://@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兵70:"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嘻嘻]那在桌子上刻过“早”字吗? //@孔庆东:回复@冰冰凉ll:我从来不干那事,我同桌的女生划过,被我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
每天只睡两个半小时的西兰花君:[偷笑]看见一巴掌瞬间想起不厚跟立军之间的事儿 //@孔庆东: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短发萧骚襟袖冷:回复@短发萧骚襟袖冷:羡慕嫉妒恨![偷笑][哈哈] //@短发萧骚襟袖冷:好气派的的办公室啊!系主任还是博导啊?单人办公室,这么好的待遇。 //@孔庆东: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LiuHitoo自我新傳媒://@孔庆东: 无怨无仇的,可不能开这玩笑哦。//@非知名著名人士: 也送你个贪官的儿媳妇你要吗? //@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
但为君故V:回复@吴世柱:孔和尚会喜欢的[嘻嘻][嘻嘻] //@吴世柱:[吃惊] //@但为君故V:我赞助充气娃娃一个…[嘻嘻][嘻嘻][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孔庆东V:我上大学时,一次拿着饭盆在食堂门口等同学,一个女生路过,咣的一声,把一饭盒水饺都扣给我了。那顿饺子真香啊。//@清新每一刻小宝贝: 昨天我朋友骑车摔倒了,坐在地上路人扔了两块钱
孔庆东V: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兵70:"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嘻嘻]那在桌子上刻过“早”字吗?
追梦幽兰竹玉:这一巴掌拍的好,以前我同桌划线的时候我都是让着他的,还不如女生大度呢。 //@孔庆东:回复@追梦幽兰竹玉:没有打架,一巴掌彻底改正了其横行霸道的恶习。 //@追梦幽兰竹玉:您以前说过不和女生打架的啊?! //@孔庆东: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党项人:如送了,大师的直接领导往哪里摆?//@孔庆东:无怨无仇的,可不能开这玩笑哦。//@非知名著名人士: 也送你个贪官的儿媳妇你要吗? //@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孔庆东V:回复@兵70:孔老师是爱护公物的模范,班级的笤帚破了,俺从家里拿来布条捆好。 //@兵70:"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嘻嘻]那在桌子上刻过“早”字吗? //@孔庆东:回复@冰冰凉ll:我从来不干那事,我同桌的女生划过,被我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
孔庆东V:回复@大嘴青蛙0918:多谢! //@孔庆东:那玩意是干啥用的? //@大猫爱洗澡: 送艾菲妮可一瓶![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孔庆东V:大师。//@嘿_熊: 请教下,孔老师对南怀瑾什么评价?//@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V:回复@2013梦圆:那花不好伺候吧? //@2013梦圆:我赞助2盆君子兰如何? //@孔庆东:回复@运城金道胖哥:若干年后俺退休,这些家具能拍卖多少钱啊? //@运城金道胖哥:我没送的,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孔庆东V:无怨无仇的,可不能开这玩笑哦。//@非知名著名人士: 也送你个贪官的儿媳妇你要吗? //@孔庆东: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
孔庆东V:回复@冰冰凉ll:我从来不干那事,我同桌的女生划过,被我揍哭了。于是老师给俺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 //@冰冰凉ll:忍不住想问孔老师,小时候在书桌的中间搁小刀划过道嘛~~ //@孔庆东:回复@运城金道胖哥:若干年后俺退休,这些家具能拍卖多少钱啊? //@运城金道胖哥:我没送的,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V:回复@乡涧山水:银行马上要被外资霸占,然后破产,你这个时候送给我,安的啥心哪? //@乡涧山水:让他送一家银行吧,实! //@孔庆东:空的吗? //@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 //@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孔庆东V:回复@大海之北:棋盘是啥材料的? //@大海之北:赞助一副围棋[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孔庆东V:空的吗?//@博客自传第一人: 送个钱柜 [笑哈哈]//@孔庆东: 回复@,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孔庆东V:那玩意是干啥用的?//@大猫爱洗澡: 送艾菲妮可一瓶![嘻嘻]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孔庆东V:回复@运城金道胖哥:若干年后俺退休,这些家具能拍卖多少钱啊? //@运城金道胖哥:我没送的,倒是惦记上你的家具了 //@孔庆东: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孔庆东V:回复@荷碧:哎呀妈呀,那还叫人读不读书、上不上课啦? //@荷碧:我赞助一个美女,为你泡茶、磨墨、弹琴![偷笑]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孔庆东V:你们这是借题发挥,讽刺什么现象捏?//@吴维68: 带卧室和卫生间吗?我送你一床棉被一对鸳鸯枕。 //@孔庆东: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 //@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孔庆东: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
孔庆东V:回复@恐巴依的弹弓:大家可以激烈争论,但是尽量不要人身攻击,那样容易忽略了真正的问题。 //@恐巴依的弹弓:回复@孔庆东:我在批评司马南对转基因的态度,我看这司马南也是一根筋。
孔庆东V:回复@青山黄河33:懂得孔子的人还是有的。 //@青山黄河33:收学费,恐怕是家传吧?[哈哈] //@孔庆东:回复@撒切尔小姐:那得交费啊。 //@撒切尔小姐:孔老师,我去给您打扫卫生,整理文件,顺便偷师[哈哈]
孔庆东V:那可不行。办公就是办公,不许胡闹啊。//@手机用户大漠金鸿: 这办公室我赞助一张双人床。可以休息娱乐。 //@孔庆东: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互相尊重是必须的。 //@胡杨麟:我送孔和尚一件寿山石摆件,可以放办公桌上赏玩,有同僚来访时,
孔庆东V:回复@胡杨麟:不要鼓动教授动武啊。老贺毕竟是年纪比俺大的教授,互相尊重是必须的。 //@胡杨麟:我送孔和尚一件寿山石摆件,可以放办公桌上赏玩,有同僚来访时,比如@贺卫方 教授,还可以抄起来拍他脑袋上。
孔庆东V:回复@潘刚-Randy:早不说,暑假里我们系还招聘保安呢。 //@潘刚-Randy:要不要男的,多少费用?[哈哈] //@孔庆东:回复@撒切尔小姐:那得交费啊。 //@撒切尔小姐:孔老师,我去给您打扫卫生,整理文件,顺便偷师[哈哈]
孔庆东V:回复@引之:万一是查尔斯薛呢? //@引之:孔老师,如果那天有一个胖子旁听您的课,要求您签名留念时,那就是我,哈哈! //@孔庆东:回复@撒切尔小姐:那得交费啊。 //@撒切尔小姐:孔老师,我去给您打扫卫生,整理文件,顺便偷师[哈哈]
孔庆东V:回复@恐巴依的弹弓:旁听一般没人管。 //@恐巴依的弹弓:孔老师:我孩子大了考不上北大能去北大读书吗[呵呵]//@孔庆东 //@孔庆东:回复@香港王大师:不行啊,我那屋子离水房很远,桶装水也很难送进北大。而且屋子太小,书柜啥啥的恐怕就占满啦。
孔庆东V:你自己判断一下,全国教授跟和尚相比,谁的收入低?//@吴其伦: 堂堂教授竟然化缘!//@中岛:哈哈,不错//@孔庆东: 这个东西好, 俺休息的时候,可以看看某教授是否又在敲诈原告被告呢。//@初学乍练1: 拟赞助单筒望远镜一枚//@王南方: 拟赞助信封十枚!
孔庆东V:回复@撒切尔小姐:那得交费啊。 //@撒切尔小姐:孔老师,我去给您打扫卫生,整理文件,顺便偷师[哈哈]
孔庆东V:说话要算话,出家人面前不打诳语哦。//@海兰翔: 我送你一台电脑,否则的话怎能看到你的微博! //@孔庆东:回复@香港王大师:不行啊,我那屋子离水房很远,桶装水也很难送进北大。而且屋子太小,书柜啥啥的恐怕就占满啦。 //@香港王大师:我赞助给您一台饮水机,把地址和电话私信给我 。
孔庆东V:回复@盾牌保险柜:好,俺每周收到一些上访材料,其中颇有一些涉密的。 //@盾牌保险柜:孔工,我们赞助一台盾牌防火防水保险柜给您,怎么样?可以保护您的研究资料哦[礼物][哈哈] //@孔庆东:还是换成”慎“吧,俺一定做事慎重,于漫不经心中精准无比。
孔庆东V:还是换成”慎“吧,俺一定做事慎重,于漫不经心中精准无比。//@香港王大师: 那我只能送给孔老师一个“肾”拉,我听说孔老师的肾一直不好!换上肾,孔老师又年轻20岁。 //@孔庆东:回复@香港王大师:不行啊,我那屋子离水房很远,桶装水也很难送进北大。而且屋子太小,书柜啥啥的恐怕就占满啦。
孔庆东V:回复@冯保月:北大中文系。 //@冯保月:老师,学生穷,不过可以赞助一些好书袄,求私信地址! //@孔庆东:回复@香港王大师:不行啊,我那屋子离水房很远,桶装水也很难送进北大。而且屋子太小,书柜啥啥的恐怕就占满啦。 //@香港王大师:我赞助给您一台饮水机,把地址和电话私信给我 。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孔庆东V:落地的时候,可不能脸冲下啊。//@黄河渔家: 给你空投个@染香 ,你啥都不用要了。//@孔庆东:回复@Jet-Mars:常在北大附近拾荒。 //@Jet-Mars:难道染香也是北大的? //@孔庆东:回复@百卉昭苏:空投也可以,就怕被染香抢走了。 //@百卉昭苏:怎么给您?邮寄? //@孔庆东:不会那么多的。
孔庆东V:这个东西好, 俺休息的时候,可以看看某教授是否又在敲诈原告被告呢。//@初学乍练1: 拟赞助单筒望远镜一枚//@王南方: 拟赞助信封十枚!
孔庆东V:回复@香港王大师:不行啊,我那屋子离水房很远,桶装水也很难送进北大。而且屋子太小,书柜啥啥的恐怕就占满啦。 //@香港王大师:我赞助给您一台饮水机,把地址和电话私信给我 。
孔庆东V:回复@Jet-Mars:常在北大附近拾荒。 //@Jet-Mars:难道染香也是北大的? //@孔庆东:回复@百卉昭苏:空投也可以,就怕被染香抢走了。 //@百卉昭苏:怎么给您?邮寄? //@孔庆东:不会那么多的。
孔庆东V:回复@百卉昭苏:空投也可以,就怕被染香抢走了。 //@百卉昭苏:怎么给您?邮寄? //@孔庆东:不会那么多的。
孔庆东V:不会那么多的。//@观棋偶有语: 孔老师,您这么广而告之,您办公室只要是个平的地方,如书柜顶、头顶,都将堆满各种物品。其实,孔老师这是要免费为人民做广告啊!想象的出,大家给您寄的都是他们觉得好用好看好玩的东西,既有网友的名字,也有产品的广告,雅俗共赏,双方得利,好不幸福。
孔庆东V:回复@雨后新桐:是的,贪污多少亿就说多少亿,少昂起头来扯王八犊子。 //@雨后新桐:老孔就是不和别人一样,啥事都明着亮着,不带假模假式,可爱[熊猫][兔子] //@孔庆东:回复@湘西女侠秦婷婷转世:已经有湘西人送安徽特产啦,有没有欧美朋友送非洲动物的?
孔庆东V:回复@仝晓0:我能祸害老同学吗? //@仝晓0:不会是臧老师吧!嘻嘻 //@孔庆东:回复@大头小眼猫:都转送另一位北大某教授了。 //@大头小眼猫:孔老师,有没有坏人给你寄不干净的东西阿? //@孔庆东:回复@延安大学李彬:100871,北京大学中文系。 //@延安大学李彬:如若不弃,请给我详细收货地址。
孔庆东V:山区很贫困,你和你爹还活着干啥? //@小刘刘的爹:这么好的桌椅为什么不捐给山区支教的老师!? //@孔庆东:回复@CanghCiz:北大中文系啊 //@CanghCiz:孔老师的地址是什么?给你寄过去办公设备
孔庆东V:回复@灵长目菜鸟科:邮寄直送均可。 //@灵长目菜鸟科:首先祝孔老师教师节快乐,想赞助文具设备该怎么操作呢?邮寄么。。? //@孔庆东:回复@苦行的快乐:瞧你这思想,还苦行呢。 //@苦行的快乐:就差个女秘书了[哈哈]
孔庆东V:回复@湘西女侠秦婷婷转世:已经有湘西人送安徽特产啦,有没有欧美朋友送非洲动物的? //@湘西女侠秦婷婷转世:孔老师:我赞助一幅安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铁画!半个月后就到 //@阳春白雪AAA: 原来索贿这么简单!道喜啦! //@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孔庆东V:回复@CanghCiz:北大中文系啊 //@CanghCiz:孔老师的地址是什么?给你寄过去办公设备
孔庆东V:回复@本领科技3619813794:这些都不是条件也不是障碍。 //@本领科技3619813794:老师我很笨,也很穷,但我志高,我一定排万难,要来做你的门生,老师收吗? //@孔庆东:回复@延安大学李彬:100871,北京大学中文系。 //@延安大学李彬:如若不弃,请给我详细收货地址。 //@孔庆东:好,长期斗争。
孔庆东V:回复@大头小眼猫:都转送另一位北大某教授了。 //@大头小眼猫:孔老师,有没有坏人给你寄不干净的东西阿? //@孔庆东:回复@延安大学李彬:100871,北京大学中文系。 //@延安大学李彬:如若不弃,请给我详细收货地址。 //@孔庆东:好,长期斗争。
孔庆东V:回复@延安大学李彬:100871,北京大学中文系。 //@延安大学李彬:如若不弃,请给我详细收货地址。 //@孔庆东:好,长期斗争。 //@术派衡泡:孔老师,我也想成为你的学生,我是见汉奸必骂。 //@孔庆东:回复@八月的烟火:自觉打汉奸,积分。 //@八月的烟火:孔老师,怎么才能成为你门下学生?[泪]
孔庆东V:好,长期斗争。 //@术派衡泡:孔老师,我也想成为你的学生,我是见汉奸必骂。//@孔庆东:回复@八月的烟火:自觉打汉奸,积分。 //@八月的烟火:孔老师,怎么才能成为你门下学生?[泪]
明钧知衡:算老孔还有点安全意识。[嘻嘻]//@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初一四班同学:/[哈哈]/@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明钧知衡:[思考]不妨多说两句?有敏感词?//@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明钧知衡:那办公室是啥级别的?刚上去就公开索贿?还选美了?这些都是呈堂证供![阴险]//@孔庆东: 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V:回复@八月的烟火:自觉打汉奸,积分。 //@八月的烟火:孔老师,怎么才能成为你门下学生?[泪]
依依的1985://@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依依的1985://@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依依的1985://@孔庆东: 不是我们系的,不过很有共识。 //@浪子-剑:孔老师,台湾李熬的儿子是不是你学生啊?? //@孔庆东:正好涮墩布。 //@台风也美丽:孔老师:俺这里有一个在黑龙江下乡时喂猪用过的“为德罗”,刷刷给您用吧!旧是旧了一点,但还是有文物价值滴!要是别人俺还舍不得呢!
卫庆东:因为北大怕挨骂,给孔老师分新办公室当封口费。 //@孔庆东: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卫庆东:李戗和孔老师照过像,好像也很崇拜孔老师。 //@孔庆东:不是我们系的,不过很有共识。 //@浪子-剑:孔老师,台湾李熬的儿子是不是你学生啊?? //@孔庆东:正好涮墩布。
今日缚住苍龙:赞助一个女秘书,你敢要吗?[哈哈]//@健康媒体王炎: 巴依真穷,赞助大头针一枚吧
奥德操王:转发http://t.cn/z8KAl5Y ←戳私货//@江津问渡: //@孔庆东: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老翁不倒-2011:何陋之有!//@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健康媒体王炎V:巴依真穷,赞助大头针一枚吧
sjrc2013://@孔庆东: 回复@不造谣不发言:国务繁忙,你请她老人家再等等。 //@不造谣不发言:你现在不更新博客,也不写书。我妈都把你的旧书看好几遍了,一直在等新书呢。 //@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老翁不倒-2011:脱产了,还是被打入冷宫?//@江津问渡://@孔庆东: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小朋友家族族长:可以夹两张房子的照片的[嘻嘻]//@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江津问渡://@孔庆东: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丁三少爷10:我反正已经看过了,法院估计会判给我的。 //@又见冰轮:啥眼神啊?呵呵 貌似红楼...//@又见冰轮: 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二十八亿刀:还不赶紧出去多拍点照片去,办公室缺啥你拍啥//@孔庆东: 回复@不造谣不发言:国务繁忙,你请她老人家再等等。 //@不造谣不发言:你现在不更新博客,也不写书。我妈都把你的旧书看好几遍了,一直在等新书呢。
卧水藏锋:如果新办公室不在北大校外就不算隔离//@老衲关注郎咸平: 校办//@又见冰轮: 啥眼神啊?呵呵.像中文系的院子.//@老衲关注郎咸平: 貌似红楼...//@又见冰轮: 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
东海推沙头:象咱们村卫生室,就缺一张打针用的凳子了。 //@老衲关注郎咸平:校办 //@又见冰轮: 啥眼神啊?呵呵.像中文系的院子. //@老衲关注郎咸平: 貌似红楼... //@又见冰轮: 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 //@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老衲关注郎咸平:校办//@又见冰轮: 啥眼神啊?呵呵.像中文系的院子.//@老衲关注郎咸平: 貌似红楼...//@又见冰轮: 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又见冰轮:啥眼神啊?呵呵.像中文系的院子.//@老衲关注郎咸平: 貌似红楼...//@又见冰轮: 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爱吼秦腔:貌似符合副部级干部标准啊?恭贺[鼓掌] //@稻粱之香2013:祝贺乔迁之喜! //@又见冰轮: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 //@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正义-东:是高升还是屈就。//@稻粱之香2013: 祝贺乔迁之喜! //@又见冰轮: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夜客Yeke://@孔庆东: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夜客Yeke://@孔庆东: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稻粱之香2013:祝贺乔迁之喜! //@又见冰轮: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夜客Yeke://@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夜客Yeke://@孔庆东:不是我们系的,不过很有共识。 //@浪子-剑:孔老师,台湾李熬的儿子是不是你学生啊?? //@孔庆东:正好涮墩布。 //@台风也美丽:孔老师:俺这里有一个在黑龙江下乡时喂猪用过的“为德罗”,刷刷给您用吧!旧是旧了一点,但还是有文物价值滴!要是别人俺还舍不得呢!
夜客Yeke://@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泊泛boNfaN:转//@孔庆东:回复@不造谣不发言:国务繁忙,你请她老人家再等等。 //@不造谣不发言:你现在不更新博客,也不写书。我妈都把你的旧书看好几遍了,一直在等新书呢。 //@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
冰茶可乐的V博:孔老师不怕啦不怕不怕啦 //@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慢熟的老男孩:送根铁链拴小赵,这叫铁案 //@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老衲关注郎咸平:貌似红楼...//@又见冰轮: 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又见冰轮:老师应该是有行政职务了吧?//@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政治的浪漫派://@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北极春天阳光1://@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北极春天阳光1://@孔庆东: 回复@不造谣不发言:国务繁忙,你请她老人家再等等。 //@不造谣不发言:你现在不更新博客,也不写书。我妈都把你的旧书看好几遍了,一直在等新书呢。 //@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北极春天阳光1://@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平生再无:贺教授要送仙人球咋办//@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大胖666-15:[哈哈]//@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Suki愚乐:换字这事还是找司马南老师吧[可爱] //@红太狼_一夜jing喜:加送转笔刀一个,可以换孔老师一幅字么?[偷笑] //@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
海上升明月2001:送三妈叫兽对联一副:双眼歪一生衰,双眼斜早扑街,横批:死了屎了[蜡烛]//@隔夜碧螺春: 想起了袁世凯,戊戌年,袁对光绪说:杀荣禄如诛一狗尔!然后袁转身就去天津给荣禄告密。现在看看那年孔某人在广场的表现,和袁多么相似!
东-回归线://@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东-回归线://@孔庆东: 不是我们系的,不过很有共识。 //@浪子-剑:孔老师,台湾李熬的儿子是不是你学生啊?? //@孔庆东:正好涮墩布。 //@台风也美丽:孔老师:俺这里有一个在黑龙江下乡时喂猪用过的“为德罗”,刷刷给您用吧!旧是旧了一点,但还是有文物价值滴!要是别人俺还舍不得呢!
混亍世魔王:最好送舍利子//@祉禔壹个輪囬:我觉得得给送套木鱼![笑哈哈]//@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
天是个锅脚下是沙漠:知识分子提高地位后就要变着法儿的索要相应的待遇,待遇变为自身的实惠后呢?就该反体制了,孔老师这生动形象的展示了教师节三十年的变迁史啊! //@孔庆东:雪中送炭哪 //@人贵有恒1990:我送拖把,扫帚,垃圾篓,字纸篓四件套。@孔庆东
立木一桩:让想想赞助你一台电脑,让三个星赞助你一台打印机,让明小基赞助你一台投影仪,让夏阿普赞助你一台复印机。然后你在微博上发为期一个月的微博赞美,内涵--回馈[哈哈] //@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
爱莉人://@孔庆东:不是我们系的,不过很有共识。 //@浪子-剑:孔老师,台湾李熬的儿子是不是你学生啊?? //@孔庆东:正好涮墩布。 //@台风也美丽:孔老师:俺这里有一个在黑龙江下乡时喂猪用过的“为德罗”,刷刷给您用吧!旧是旧了一点,但还是有文物价值滴!要是别人俺还舍不得呢!
奇奇默然回首://@孔庆东:雪中送炭哪 //@人贵有恒1990:我送拖把,扫帚,垃圾篓,字纸篓四件套。@孔庆东//@孔庆东:回复@韦则成:连电话电脑都每有啊,对了,连个扫帚纸筐也没有。 //@韦则成:孔老师是逗人玩吧,学校不给配吗?
隔夜碧螺春V:想起了袁世凯,戊戌年,袁对光绪说:杀荣禄如诛一狗尔!然后袁转身就去天津给荣禄告密。现在看看那年孔某人在广场的表现,和袁多么相似!
祉禔壹个輪囬:我觉得得给送套木鱼![笑哈哈]//@孔庆东: 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Helen看世界:送马桶痰盂各一件 //@隔夜碧螺春: 送他一挂猪大肠!药店碧莲吧!辱没了北大这块招牌 //@赤壁大战2011: 现有一算卦的幌子,给三妈寄到何处?[得意地笑]//@谎言才是真相: 给他一盆菊花//@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上帝有双眼:这么有气派的办公室,总比和尚庙好几十倍。只是背后的墙上空荡荡,缺上-副对联,现送上:上联: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下联:绿水本无忧因風皺脸。不知然否? //@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
齐鲁端公:看着像一楼,送件重的:保险柜。 //@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最爱蓝蓝的白云天:🙏 //@五台山如慈法师:福报里应得的。//@孔庆东: 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青水一行:立个孔子牌位,不错。 //@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 //@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dhh520520:偶要 //@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骄阳山之梦:装什么窃听器啊,你的窗户就可以泄密[哈哈]//@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沙漠雪草:把@西安张显 送去!以便臭味相投。[哈哈]
赤壁大战2011:现有一算卦的幌子,给三妈寄到何处?[得意地笑]//@谎言才是真相: 给他一盆菊花//@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V:回复@自己队伍来眼前23:读书破万卷,生活比蜜甜! //@自己队伍来眼前23:老孔喜事连连!做完巴依老爷回来就分房,还出题折磨@吴法天 @司马南 @染香 这日子赛神仙啊![哈哈] //@孔庆东:回复@夏维纪:同病相怜啊。
隔夜碧螺春V:送他一挂猪大肠!药店碧莲吧!辱没了北大这块招牌 //@赤壁大战2011: 现有一算卦的幌子,给三妈寄到何处?[得意地笑]//@谎言才是真相: 给他一盆菊花//@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
追浪_Loazsin:我觉得可以买一块形状奇异的磁铁原石,一来欣赏,二来防窃听![哈哈][哈哈][哈哈] //@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 //@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红太狼_一夜jing喜:加送转笔刀一个,可以换孔老师一幅字么?[偷笑] //@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求实杂志V:看来室内设施都全了,只差豪车一辆。//@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半瓶可乐逛荡:捐一面镜子//@斷線風箏BH4UJW://@孔庆东: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孔庆东V: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非博之博:屋里忘了搭个鸡窝了,到时候每天可以捡个蛋补补。//@孔庆东: 不是我们系的,不过很有共识。 //@浪子-剑:孔老师,台湾李熬的儿子是不是你学生啊?//@孔庆东:正好涮墩布。 //@台风也美丽:俺这里有一个在黑龙江下乡时喂猪用过的为德罗,刷刷给您用吧!旧了一点,但有文物价值滴!要是别人俺还舍不得呢!
水上嫗:事无不可对人言。[笑哈哈] //@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 //@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无孔不说:真大//@孔庆东:不用检查,人家好不容易安的。 //@混亍世魔王:孔老师我猜你的办公室一定安装了窃听等间谍设备,你检查一下。//@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牛奋nf://@孔庆东: 回复@不造谣不发言:国务繁忙,你请她老人家再等等。 你现在不更新博客,也不写书。我妈都把你的旧书看好几遍了,一直在等新书呢。 说话要算数。 台上
郭必湾:北大有毛病 //@谎言才是真相:给他一盆菊花//@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谎言才是真相:给他一盆菊花//@孔庆东: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V:回复@不造谣不发言:国务繁忙,你请她老人家再等等。 //@不造谣不发言:你现在不更新博客,也不写书。我妈都把你的旧书看好几遍了,一直在等新书呢。 //@孔庆东: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孔庆东V:回复@宅女神V:宅的不要。 //@宅女神V:送个女秘书[哈哈]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V:回复@夏维纪:同病相怜啊。 //@夏维纪:在北大能分配到独门单间的办公室可能不易吧。嗯,细观之下,这椅子和地板砖与我的一模一样。莫非是同家公司装修的?祝贺孔先生。[鼓掌][微风]
孔庆东V:要看是白金柄的还是钻石柄的。 //@-乡山竹-:俺送一块橡皮擦行不?算行贿么[偷笑]//@侯宁: 老孔,送书签,求家庭地址//@孔庆东: 北大中文系。 //@雨天8:我送你一个铅笔拧子,顺祝孔老师节日快乐!请私信地址给我,走顺丰快递。//@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V:不是我们系的,不过很有共识。 //@浪子-剑:孔老师,台湾李熬的儿子是不是你学生啊?? //@孔庆东:正好涮墩布。 //@台风也美丽:孔老师:俺这里有一个在黑龙江下乡时喂猪用过的“为德罗”,刷刷给您用吧!旧是旧了一点,但还是有文物价值滴!要是别人俺还舍不得呢!
被噩梦惊醒了5:环境改善了,好现象嘛,恭喜乔迁之喜!//@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三脚猫道士01: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校长大人的意思是:和尚别闹了,这不啥都给你解决了嘛!//@孔庆东: 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宝贝_你也太萌了点吧:赞助5毛纸币一张[哈哈][互粉]//@孔庆东: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LIBING7650:孔老师升官了?//@孔庆东: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孔庆东V: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万紫千红竟妖娆://@孔庆东:回复@文革余孽红卫兵:一言难尽。 //@文革余孽红卫兵:@孔庆东 俺不关心“赞助”,并非“赞助”不起,俺关心为何“新分了办公室”?北大“新分了办公室”此举因何?
孔庆东V:回复@大佬杨:说话要算数。 //@大佬杨:把贺教授送给你,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它两脚。[偷笑] //@战备粮: 送两盆绿植给老师放阳台上
山西劳动监察-昝文利V:看来孔老师升官了。[嘻嘻] 那接下来就坐等发财吧。 //@孔庆东: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湘西女侠秦婷婷转世:孔老师:我赞助一幅安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铁画!半个月后就到//@阳春白雪AAA: 原来索贿这么简单!道喜啦!//@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阳春白雪AAA:原来索贿这么简单!道喜啦!//@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孔庆东V:正好涮墩布。 //@台风也美丽:孔老师:俺这里有一个在黑龙江下乡时喂猪用过的“为德罗”,刷刷给您用吧!旧是旧了一点,但还是有文物价值滴!要是别人俺还舍不得呢!
中国梦梦中国2018:我不经意的看了你的办公室,从此以后你的办公室就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孔庆东V:北大中文系。 //@雨天8:我送你一个铅笔拧子,顺祝孔老师节日快乐!请私信地址给我,走顺丰快递。//@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人贵有恒1990:对了,送孔老师一字帖,你字太差。//@孔庆东: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
未来白拖拖家的那个谁:孔老师节日快乐,天天快乐[鲜花]//@孔庆东: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悠然草原:办公室很气派啊!我捐盆兰花//@孔庆东: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我爱喜欢土豆://@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知行合一小巴登:赞助助理一个//@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做梦滴石头:阳光书屋,赞助365天阳光吧[偷笑]//@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艾素V:看上去够豪华。祝您教师节快乐! //@孔庆东: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懒扎衣9://@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懒扎衣:赞助吊灯一套
老张快跑的微博:认捐能冠名吗? //@孔庆东: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张柯文:办公面积是否超标,要求纪检部门调查, //@孔庆东: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晓晓天引://@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桂书飘香:[ppb鼓掌][ppb鼓掌][din推撞][din推撞]热烈祝贺孔教授终于有了办公室!捐苦力成吗?//@孔庆东: 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孔庆东V:回复@博联社马晓霖:俺没问题,就怕北大不同意。 //@博联社马晓霖:太豪华了!我用朴素的一套换行吗? //@孔庆东: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孔庆东V:回复@黄小鸭是我小名:里面不要夹支票金卡之类的。 //@黄小鸭是我小名:赞助笔记本一个, //@孔庆东: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孔庆东V:回复@天地农大BBS:你小看人!明明16米不止。 //@天地农大BBS:您这屋满打满算也就15㎡吧,去年跟俺们导师去东北某县林业局调研,一个股长的办公室得有50㎡,那叫一个气派。
孔庆东V:抠门,连铅笔拧子都没有。 //@老志勇:送一支铅笔,一块橡皮。
核子轰炸机zybV:单位买不起还是自己买不起,这点破东西也让人捐,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不好吗?//@孔庆东: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关山无客:捐:炸膛炮一问,木鱼一柄。[哈哈]//@孔庆东: 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插秧冠军王小花:俺捐个洗脚盆吧! //@孔庆东: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狮王乱弹V:赞助“问候”两字。请查收//@孔庆东: 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Michaelzhongxl://@孔庆东: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人贵有恒1990:我这儿就是鞋套多了两套租的破房子,电视中央台新闻频道都收不到,送@孔庆东 老师吧。//@孔庆东:雪中送炭哪 //@人贵有恒1990:我送拖把,扫帚,垃圾篓,字纸篓四件套。@孔庆东//
不宠而惊牛:给你送幅牡丹画//@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酷酷的鱼阿:什么时候竞个二级教授,闪亮一下您忠实的粉丝阿?! //@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人贵有恒1990:胶棒,小刀,窄胶布,宽胶带,云南白药,创可贴,水笔,书夹两副,镜子一块,@孔庆东 老师,要床么?床上用品(你懂得),邪恶了。//@孔庆东:雪中送炭哪 //@人贵有恒1990:我送拖把,扫帚,垃圾篓,字纸篓四件套。@孔庆东//
斷線風箏BH4UJW://@孔庆东: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syj203:裤衩改背心提了//@孔庆东: 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孔庆东V:回复@天地农大BBS:太麻烦了。 //@天地农大BBS:孔老师,连电脑也没有哦[吃惊],我们宿舍倒是还有个攒的二手机箱,要不您自己再买个主机?
孔庆东V:最好来打扫一遍。 //@梅雨中的雪豹:赞助抹布、墩布、扫帚各一。
孔庆东V:回复@天照大神武大郎:能,还可以广告方式。 //@天照大神武大郎:设备上能刻上捐赠者的名字么?[嘻嘻] //@孔庆东: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 //@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 //@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之江吉普:这个到500是不是也要束手就擒?//@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五台山如慈法师:福报里应得的。//@孔庆东: 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江湖人称盛老师:这算是公开索要教师节礼物吗?哈哈 //@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仁义礼信的春天:天龙八部里面扫地僧是武功最高的了,但没要方丈任何办公室 //@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东木易木:簸箕一只。 //@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柳溪散人:下来啦? //@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西门大灌人:赞助你几条公知,没事逗着乐 //@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一代皇族摄政王:巴依老爷这回真成“老爷”啦[偷笑]//@孔庆东: 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明河书社:赞助女秘书一名 //@孔庆东:雪中送炭哪 //@人贵有恒1990:我送拖把,扫帚,垃圾篓,字纸篓四件套。@孔庆东 //@孔庆东:回复@韦则成:连电话电脑都每有啊,对了,连个扫帚纸筐也没有。 //@韦则成:孔老师是逗人玩吧,学校不给配吗?
孔庆东V:雪中送炭哪 //@人贵有恒1990:我送拖把,扫帚,垃圾篓,字纸篓四件套。@孔庆东//@孔庆东:回复@韦则成:连电话电脑都每有啊,对了,连个扫帚纸筐也没有。 //@韦则成:孔老师是逗人玩吧,学校不给配吗?
烟雨帆影:和尚的of简单就是美,空即是美,美即是空//@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孔庆东V:18k的还是24k的? //@洁身自好薛必群:捐打火机一个//@泰山金刚葫芦娃: 跟!捐十元燕。//@汉青社: 桌子、沙发都有了,俺赞助一张床吧。
红旗漂洋唻:明个抓一汉奸娟了。//@孔庆东: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孔庆东V:回复@孤漠侠影:除了电灯,什么电器都没有,渴了一中午了。下午俺准备罢课! //@孤漠侠影:连个电脑都没有?太不把孔教授当回事儿了吧? //@孔庆东:回复@苦行的快乐:瞧你这思想,还苦行呢。 //@苦行的快乐:就差个女秘书了[哈哈]
孔庆东V:换鱼缸吧,连热带鱼一起。 //@悟知2013:我给送个烟缸,行吗?感觉不少了。
孔庆东V:几千克拉的? //@幕末剑心:赞助你马扎,请派专车来取。
孔庆东V:回复@属于你的我的青春:扫地僧。 //@属于你的我的青春:和尚这是升成长老了还是升方丈了
孔庆东V:回复@苦行的快乐:瞧你这思想,还苦行呢。 //@苦行的快乐:就差个女秘书了[哈哈]
孔庆东V:回复@克里根同志:好啊。 //@克里根同志:俺赞助个笔筒吧,孔老师
孔庆东V:好,需要。 //@Wu产者:孔老师,赞助A4纸接收吗?
孔庆东V:回复@清溪0516:能放下木鱼足矣。 //@清溪0516:办公室小了点啊!
孔庆东V:回复@擰篅爊嶯嵹:北纬40,东经116。 //@擰篅爊嶯嵹:经纬度报上来
孔庆东V:回复@丹东关欣:穷学校,哪有那么美? //@丹东关欣:和尚,北大的教授都有独立的办公室吗?
孔庆东V:回复@韦则成:连电话电脑都每有啊,对了,连个扫帚纸筐也没有。 //@韦则成:孔老师是逗人玩吧,学校不给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