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吴钩:【乡校】微博上关于“子产不毁…

吴钩V:【乡校】微博上关于“子产不毁乡校”的讨论热了起来。乡校为先秦时的教育机构,因乡人常在此聚而议政,又具有了社会公共空间的功能。乡校舆论常代表民意,不过它与政府之间还未形成硬性的政治关系,如议会与政府那样。但由乡校发展成议会性质的机构是可能的,明儒即设想以学校为国家的决策中心。

微博转发

有窗://@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天终究会蓝://@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零距离751:子产不毁乡校,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些道理难道他们不知道? //@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练好字吃饱饭:关注一下 //@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悠久Shawn://@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番茄炒蛋玩转直销:回复@唐古拉:应该是县以下都这样。不止是村一级吧?
夏蔚上位://@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夏蔚上位://@吴钩:实际上,明末不仅有学者的阐述,而且公议性质的学校也已出现了,典型者如东林书院。只是时逢末世,没有机会向建制化的方向发展。如果明室政治清明,没有李闯与满清之乱,事有可期。 //@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乔羽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
苏苓sonata://@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独孤长天://@残石散人:黄梨州、王船山对此说的很清楚//@上海精一国学书院://@吴钩:实际上,明末不仅有学者的阐述,而且公议性质的学校也已出现了,典型者如东林书院。只是时逢末世,没有机会向建制化的方向发展。如果明室政治清明,没有李闯与满清之乱,事有可期。 //@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残石散人:黄梨州、王船山对此说的很清楚//@上海精一国学书院://@吴钩:实际上,明末不仅有学者的阐述,而且公议性质的学校也已出现了,典型者如东林书院。只是时逢末世,没有机会向建制化的方向发展。如果明室政治清明,没有李闯与满清之乱,事有可期。 //@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舍我其谁1998://@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安凤岭王氏://@唐古拉: 中国几千年专制总体有一个特点,就是皇权不进村。乡村秩序更多依靠宗族自治而非官吏管辖。除了纳皇粮服差役,农民的村子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匪能进皇帝不能进。但是封闭发达完善的乡村自治,除了贡献科举儒生,又一直无法进入国家政治权力体系,犹如两个割裂的世界。
春天的熊2010:[思考] //@唐古拉: 回复@治病教书:中西的区别在于没有法律制度的保障,皇帝不进屋不是不想进无权进,而是广大的乡村无力进,只能将最基层的乡村托付给宗族自治。这是一个自然过程。各历史时段不同,但凡繁荣安稳的时代,乡村就越自由,自治越发达。这跟抄王府没关系。
轶轶斯干://@吴钩:实际上,明末不仅有学者的阐述,而且公议性质的学校也已出现了,典型者如东林书院。只是时逢末世,没有机会向建制化的方向发展。如果明室政治清明,没有李闯与满清之乱,事有可期。 //@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宝鸡生活向导://@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唐古拉V:回复@治病教书:他说托付不存在,很对,因为没有契约和法律保障,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么;我说自治存在并发达,是因为现实的存在。今天的肆无忌惮,无法从历史去解读,那是外来精神殖民,强加给这个民族的。
boonna://@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如是我闻之蚌://@东坡门人: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学校》:太学祭酒,推择当世大儒,其重与宰相等,或宰相退处为之。每朔日,天子临幸太学,宰相、六卿、谏议皆从之。祭酒南面讲学,天子亦就弟子之列。政有缺失,祭酒直言无讳。//@十年砍柴: 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唐古拉V:回复@治病教书:中西的区别在于没有法律制度的保障,皇帝不进屋不是不想进无权进,而是广大的乡村无力进,只能将最基层的乡村托付给宗族自治。这是一个自然过程。各历史时段不同,但凡繁荣安稳的时代,乡村就越自由,自治越发达。这跟抄王府没关系。
治病教书:回复@唐古拉:反正都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秦晖专门撰文说过,这种托付或托管在中国不存在,今天ZF肆无忌惮,因为肆无忌惮了2000年了。西方很少听说过抄没贵族王侯家庭的,男的杀光女的充为军妓的更难以想象,因为他们的宗族自治的规模和实力向来就不是中国可以比拟的
sissi0009:[给力]//@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分茶种瓜://@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盼雪野馬://@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能阻止他吗?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叶勇勤://@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Annie_琴音://@武黎嵩: 按照明儒的思路,虽不是民主,却绝不是独裁和寡头。设计出的道路是分层自治,学者共治。//@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丁生基V://@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
画画的维京://@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贾庄有民猪://@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吴钩V: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骑桶人V://@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匡時情報://@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五水大侠://@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一骑白马开吴疆:子产不毁乡校历来是佳话 回来找黄宗羲的文章看看//@十年砍柴: 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扬州鸿祥兴羊肉汤:子产发财了,买下了乡校。//@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
中庸昭融:子产不毁乡校,明末的乡校有向现代议会演化的趋势,可惜时不予我中华//@吴钩: 实际上,明末不仅有学者的阐述,而且公议性质的学校也已出现了,典型者如东林书院。只是时逢末世,没有机会向建制化的方向发展。如果明室政治清明,没有李闯与满清之乱,事有可期。 //@十年砍柴:对此黄梨洲有专文阐述。
starsasdust://@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乐乐猫3279717401://@吴钩: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JAJABIN麦://@吴钩: 子产不毁乡校,固然体现了子产的开明。但问题是,如果子产不开明,执意要毁乡校,有力量阻止他吗?在先秦,王权受制于各级贵族,毁不了。秦制下,当然是想毁就毁。而到宋代,毁乡校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权力制衡的制度架构已经建立起来。子产不毁乡校,很好。最好是,子产毁不了乡校。
唐古拉V:中国几千年专制总体有一个特点,就是皇权不进村。乡村秩序更多依靠宗族自治而非官吏管辖。除了纳皇粮服差役,农民的村子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匪能进皇帝不能进。但是封闭发达完善的乡村自治,除了贡献科举儒生,又一直无法进入国家政治权力体系,犹如两个割裂的世界。
唐古拉V:正因如此,同为专制,本朝与中华传统文明又有着天然的区别,并非一脉相承。只是到了本朝,某些全盘西化引进来的极权专制,才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控制舆论思想泯灭天理人伦尤其登峰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