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律师王朝峄:新政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微博转发

律师王朝峄://@ttymaowo://@杨名跨律师: //@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ttymaowo://@杨名跨律师: //@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奚正仁的小屋://@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昂扬伤痛里_://@张志鹏老师://@成都冯川: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树树树迪://@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清风来了1984://@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清平乐彼://@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michaelld7://@杨名跨律师: //@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幸福的一块砖://@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斑点-班明阳://@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会稽山下之异客:若果真如此,倒是十分欢迎。//@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WS知白守黑:保皇派借尸还魂!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追逐仰望处://@成都冯川: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小蛀蠹木://@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gl8007:TMD,无耻的狡辩,恶心!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mfgong82://@成都冯川: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实在没事儿://@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松烟直://@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青书慧://@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神兵熊将://@杨名跨律师: //@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汪汪小狗:1976年“4•5”天安门有诗说得好:人民已不是愚不可及 //@孤鸿惊风: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李旭东三世://@静思00601: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宋灵歌No7://@李旭东三世: //@静思00601: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俏巴郎://@杨名跨律师: //@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GO阿凡提网李丹:耶稣说:“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唯独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保全了。”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bj鲁公://@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宪政律师玩死磕:新政私有化,右串分得几杯羹?/@杨名跨律师://@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新讨论。
静思00601://@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赤勒汪穆:之前那些为百日新政叫好,激动得手足无措的人呢?盼明君,盼青天,颤颤巍巍的把辫子都接上了。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非诚是扰:维持//@杨名跨律师://@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雁-无痕://@杨名跨律师://@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杨名跨律师://@陶佳梅律师://@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天益笨猪:《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不如改为《在中国搞宪政只能是与虎谋皮》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民如水:叫他们去读读1949年以前毛的文章或讲话以及当时的新华日报,他们就会知道他们是多么地反动了。//@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段化垒://@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前卫旗:中国的事情,没有最高层的表态,大家是不会信服的,是没有结果的。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孤鸿惊风://@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shiningtrip:真理标准讨论,姓资姓社讨论,再来一次吧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拾戈再来:开弓没有回头箭,逆行必亡。//@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新宅先生://@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公民陈国平:曾经先进的集体,如今竟然堕落到如此地步!//@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ljb0754://@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frank7383://@不鸣不咻: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一生寂寞://@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自由自在的空间:狗屁新政,走老毛的老路谈得上新政? //@事后明白:想起了小马过河的故事。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事后明白:想起了小马过河的故事。//@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自由基005://@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做空东方://@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不鸣不咻://@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昵称什么的都被占完了:个人感觉不用讨论了,讨论是浪费大家的时间,侮辱老百姓的智商,想干什么就直接干好了,反正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有这个必要吗?//@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忧民2013://@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不仅是围观者://@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大林子_nsj://@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安阳圆通建筑机械公司://@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阳光宝贝_50864://@张志鹏老师://@成都冯川: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Liberty-Belll://@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农夫老潘:实质上,就是掀起了一场大讨论,从这个角度说,也挺不错的//@成都冯川://@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醒了09:暴露了吧,二人转!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适情雅趣2012://@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ZXQ0577://@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风夕1978: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海南符麦兜://@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泾渭春秋://@成都冯川://@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张志鹏老师://@成都冯川: //@徐昕: 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徐昕:原来如此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東寫西讀-:不讨论,不争论,不辩论。不要忘了这三论。 //@唐朝看客: //@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唐朝看客://@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至琦童话://@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VictorMan2:那就尽情批评吧!让公众都参与进来更好了。//@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京城五花马://@武汉律师张绍明:独享权力真好,没有监督的权力真幸福//@山东朱玉华律师:是维护党员的利益,还是维护公民的利益?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香远逸清0088:30年的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巨变,远远超过民主国家,但中国如果不能完成国家法治、政治改革,看长期,仍然可能会落后民主国家,因为不稳定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很可能大起大落甚至断送胜利成果。 //@追唐-如东李忠: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武汉律师张绍明:独享权力真好,没有监督的权力真幸福//@山东朱玉华律师:是维护党员的利益,还是维护公民的利益?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山东朱玉华律师:是维护党员的利益,还是维护公民的利益?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追唐-如东李忠://@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健康NJ:[哈哈] //@林滤山: “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山东朱玉华律师:解放思想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大老师万岁_SSKey广扬君://@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崔小平律师://@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北洋水师VS联合舰队://@崔小平律师: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不鸣不咻:散伙怎样? 划160万平让8000万先进分子们自力更生去,如何?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和协芯宇:什么是宪政,我真的没搞明白,但是什么是党政我确实看清楚了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倒运鬼:反腐失败,腐败反扑。 //@林滤山:“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黑碳头2://@林滤山: “批评宪政”是真理的唯一标准?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青梅煮酒郎://@一代枭雄马卡洛夫: 那就加强集权吧//@二代症久富田: 拨乱反正,回到马列毛的思想路线上来。//@于建嵘: 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
于建嵘:当然是通过批评宪政,来一次新的思想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