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浩正刘臻:段子:当老师讲完革命烈士…

浩正刘臻:段子:当老师讲完革命烈士面对敌人毒打拒不投降用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的故事之后,小王第一个举手询问黄色的部分是什么染成的,目前已被开除学籍。。。[偷笑] @徐昕 @袁裕来律师 @晓玲有话说 @云飞说事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微博转发

喝咖啡的angel:毁四观了,//@lvbufan: [泪]//@刘力博士:这图,毁四观,三观+道观//@杀死五毛:道士现在的信仰是共党,真可笑
就爱雏菊:[哈哈][哈哈][哈哈] //@帅气的卡爸: [哈哈]//@神侃小姑娘: [哈哈] //@杜芝富:[哈哈] //@晓玲有话说:[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红妆绿裳:哈哈哈哈哈//@如鱼得水似草涵:[哈哈]谁让你随随便便泄露天机的~//@动态louis: 这问题我小时候也问过,直接被轰出教室。老师让我反省,把我妈叫来了,后来还写了个检查。tmd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黄色部分是什么染成的。。。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Dianwei_爱犬:我是中国汉奸协会的副会长,别忘了我的官衔!
阿玖搭捌捌://@如鱼得水似草涵:[哈哈]谁让你随随便便泄露天机的~//@动态louis: 这问题我小时候也问过,直接被轰出教室。老师让我反省,把我妈叫来了,后来还写了个检查。tmd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黄色部分是什么染成的。。。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Dianwei_爱犬:我是中国汉奸协会的副会长,别忘了我的官衔!
如鱼得水似草涵:[哈哈]谁让你随随便便泄露天机的~//@动态louis: 这问题我小时候也问过,直接被轰出教室。老师让我反省,把我妈叫来了,后来还写了个检查。tmd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黄色部分是什么染成的。。。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Dianwei_爱犬:我是中国汉奸协会的副会长,别忘了我的官衔!
Nightbreed://@偶屿-Arkipelagus-小众设计室: 道士自古是靠不住的。 //@大尸凶的漫画: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淡淡的烟味365://@渤海论坛核潜艇: [哈哈] //@福耀大中华: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 //@游击队长1212: [嘻嘻]
渤海论坛核潜艇:[哈哈] //@福耀大中华: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 //@游击队长1212: [嘻嘻]
愤怒的小鱼儿儿://: 在小学时确实听老师说过,是革命烈士用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红领巾是那红旗的一角,后来洗了几次颜色淡了,心想不好血被洗掉了,再也不敢洗了,直到变成暗红色[哈哈]//@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一位野马://@betaleon:图片真新鲜 //@大尸凶的漫画:[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佛再次跳墙: [哈哈] //@创业新青年: [哈哈] //@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 //@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亭林镇工作窒://@福耀大中华:[哈哈]//@听鸣斋: 在小学时确实听老师说过,是革命烈士用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红领巾是那红旗的一角,后来洗了几次颜色淡了,心想不好血被洗掉了,再也不敢洗了,直到变成暗红色[哈哈]//@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听鸣斋:在小学时确实听老师说过,是革命烈士用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红领巾是那红旗的一角,后来洗了几次颜色淡了,心想不好血被洗掉了,再也不敢洗了,直到变成暗红色[哈哈]//@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平心静气满足://@听鸣斋: 在小学时确实听老师说过,是革命烈士用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红领巾是那红旗的一角,后来洗了几次颜色淡了,心想不好血被洗掉了,再也不敢洗了,直到变成暗红色[哈哈]//@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福耀大中华:[哈哈]//@听鸣斋: 在小学时确实听老师说过,是革命烈士用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红领巾是那红旗的一角,后来洗了几次颜色淡了,心想不好血被洗掉了,再也不敢洗了,直到变成暗红色[哈哈]//@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福耀大中华: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AA永不言败://@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李冠军律师://@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xuyichao://@福耀大中华: 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linxi0535@沙溪-胖丹 //@福耀大中华:现在的孩子不好洗脑啦!童言无忌呀!童言无忌!怎么会被开除学籍?[怒][怒]]//@游击队长1212: [嘻嘻]
夏阿:这个老师没有说好,黄色是因为中国人是黄种人,烈士伤口会出脓,黄色的。国旗的所有细节我都刻骨铭心的记着呢~//@瑀琪不如琪淇: @夏阿 他比你有才,黄色是什么染的?![思考][思考][太開心][太開心][做鬼臉] //@杜楠爆料:[哈哈]
搔搔包:[哈哈]//@zTreeAPI: [哈哈]//@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做个低调的看客:是P图还是真的?道亦踢正步?买糕的!@湘湘和丁丁
_皓月清风_:[哈哈]//@zTreeAPI: [哈哈]//@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HelloPhoebe:[哈哈][哈哈][思考][思考]
朝颜_这货是兵长的14cm增高垫w:噗//@一口布丁w:是不是第一次听用血染红的觉得会一抹就掉的只有我... //@拿了饭团跑:我也是阿!!我还以为都是放大染缸里用血染的!!到了初中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的。。。 //@will醬:右边为什么放弃治疗
一口布丁w:是不是第一次听用血染红的觉得会一抹就掉的只有我... //@拿了饭团跑:我也是阿!!我还以为都是放大染缸里用血染的!!到了初中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的。。。 //@will醬:右边为什么放弃治疗 //@幻次要做有肌肉的胖子:当初我还会把红领巾放进嘴里舔,然后那种咸咸的味道,我就以为是血的味道,于是信以为真
潭牛牛:->右边、右右边、、、无法直视//@kingjump: [哈哈] //@华夏正道:[哈哈] //@思想汇聚人生:[哈哈]//@高会民: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Klinsi_1113: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思考]//@左顾右盼的胖鸟:[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风火从容:图片中仪仗队威武……[哈哈][哈哈][哈哈]
石頭_磙子_Woo_YF:天空飘过一坨翔!//@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6十0:配图亮瞎钛合金狗眼[呵呵]
埋火车:这是道士吗?我跟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吃惊]
特务5165:黄色是用什么染成的,世纪难题[哈哈]//@陆路路不加v://@独立检察官2011:回复@DG李毅:[哈哈] 童言无忌。 //@DG李毅:图文很搞[哈哈]
Wendy小玲:孩子有的是前途啊![赞]// @草莓爸爸-Billy :太逗了。
寂林莫语:看照片想起金大侠的小说,日月神教统一浆糊了 //@刘兵209:[哈哈][哈哈][哈哈]
ycmz_李晓://@honeymermaid: hahahaha//@McFee哥哥不喝可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漠人STEVEN:介倒霉孩子
honeymermaid:hahahaha//@McFee哥哥不喝可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漠人STEVEN:介倒霉孩子
xx大懒猫xx:[哈哈] //@夏天冷v: [哈哈]//@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心愿心事:[哈哈] //@神笔记:[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佛再次跳墙: [哈哈] //@创业新青年: [哈哈] //@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 //@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要管好自个:半天才反应过来黄色是什么... //@番茄炖仙僧: 这种段子我最爱了,喝喝[偷笑]
良辰好景更与何人说:红领巾那么神圣的东西,是可以讲价的吗 //@杜楠爆料:[哈哈]
秋山澪BASS://@will醬:右边为什么放弃治疗 //@幻次要做有肌肉的胖子:当初我还会把红领巾放进嘴里舔,然后那种咸咸的味道,我就以为是血的味道,于是信以为真
力诺瑞特张燕勇:为啥现出现不了“孔孟” //思想,哲学家呢@蓝天A98:[哈哈]
月色精彩:[哈哈][嘻嘻]这个真没法答啊
师夷长技松阪熊:一个个张着嘴等着吃屎呢? //@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ODA574:[哈哈][哈哈]武当山算事业单位还是机关单位? //@大尸凶的漫画: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差不多先森----:鲜血和失禁的翔[哈哈] //@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最恨彩虹:黄色是下尿了么 //@大尸凶的漫画: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瑀琪不如琪淇@夏阿 他比你有才,黄色是什么染的?![思考][思考][太開心][太開心][做鬼臉] //@杜楠爆料:[哈哈]
血火的世界:给跪。。。//@辛子IN日本: 回复@风之谷的猪:我小时候有次流鼻血,就偷偷找了块妈妈不用了的白棉纱,想用鼻血染条红领巾,结果效果非常不理想。。。[晕] //@风之谷的猪:呵呵,当年我还很深入地思考了这么多红领巾需要多少烈士的鲜血。 //@辛子IN日本:[哈哈]
福福福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杜楠爆料:[哈哈]
请叫我隆胸:寰宇之内,万教之宗,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林萍在日本: //@辛子IN日本:[哈哈]
背上的蝶:熊孩子,不该问的别乱问[偷笑]//@黄花大狸猫: //@杜楠爆料:[哈哈]
轩仲仓:当年老师给我们这么讲的时候,没敢问
不高实属蝇://@2012归去来兮: [给力]//@菁瓜: 傻逼,黄色部分是你的脸//@咸鱼小进: [哈哈]//@王巍w: [怒] //@李文的智蹼: [哈哈]//@_-冰翼-_: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Lily小小的幸福:大晚上,要不要这么搞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岁开始就帅:[哈哈] //@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丁皓的围脖:小时候还想过得死多少人才能染那么多红旗[蜡烛][蜡烛][蜡烛]
方上:黄的应该是屎 哈哈 //@山右一仁王中文:[哈哈]//@李剑芒的小号: 回复@Dianwei_爱犬:我是中国汉奸协会的副会长,别忘了我的官衔! //@Dianwei_爱犬:之前不太理解别人说你是汉奸,现在看,汉奸不如!!! //@李剑芒的小号: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 //@煮酒谈史: [哈哈]
April_Ka:(*¯︶¯*)我也质疑过//@杜楠爆料:[哈哈]
清凉一帖:老师教不了你了 回家吧//@杜楠爆料:[哈哈]
苍小龙:[哈哈] //@大尸凶的漫画:[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佛再次跳墙: [哈哈] //@创业新青年: [哈哈] //@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 //@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嘿丶陈楼:是不是文明单位都升旗啊 //@杜楠爆料:[哈哈]
拿了饭团跑:我也是阿!!我还以为都是放大染缸里用血染的!!到了初中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的。。。 //@will醬:右边为什么放弃治疗 //@幻次要做有肌肉的胖子:当初我还会把红领巾放进嘴里舔,然后那种咸咸的味道,我就以为是血的味道,于是信以为真
番茄炖仙僧:这种段子我最爱了,喝喝[偷笑]
悠悠小豆子:翔吧?。。。。[疑问][疑问][疑问][疑问]
曹倪大业:被敌人毒打大小便失禁,因此答案是 shit
爱吃京酱肉丝:[哈哈]@郭德纲 也说过,把为师的黄裤子给我拿出来//@大尸凶的漫画: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麦客1975:我靠,不是吧?是吧?是不是啊?
偶屿-Arkipelagus-小众设计室:道士自古是靠不住的。 //@大尸凶的漫画: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来喝杯下午茶:泄露国家机密了//@大尸凶的漫画: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太白惊醒:[嘻嘻][哈哈]//@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郭立团:一定得开除[哈哈]//@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Kwok雨加辰:[哈哈]//@Base26: [哈哈]//@大尸凶的漫画:[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皇家7号:被雷哥们染成滴 //@麦客1975:我靠,不是吧?是吧?是不是啊?
Hui_Simple:2B青年[哈哈] //@BEN饼:应该是用尿吧
摩羯座的美芽:还有那些年我们脖子上的红领巾啊
忘記KB邵雷驍://@辛子IN日本: 回复@风之谷的猪:我小时候有次流鼻血,就偷偷找了块妈妈不用了的白棉纱,想用鼻血染条红领巾,结果效果非常不理想。。。[晕] //@风之谷的猪:呵呵,当年我还很深入地思考了这么多红领巾需要多少烈士的鲜血。 //@辛子IN日本:[哈哈]
issic泠音://@辛子IN日本: 回复@风之谷的猪:我小时候有次流鼻血,就偷偷找了块妈妈不用了的白棉纱,想用鼻血染条红领巾,结果效果非常不理想。。。[晕] //@风之谷的猪:呵呵,当年我还很深入地思考了这么多红领巾需要多少烈士的鲜血。 //@辛子IN日本:[哈哈]
路边牙子:鬼子一定很善良? //@辛子IN日本:回复@风之谷的猪:我小时候有次流鼻血,就偷偷找了块妈妈不用了的白棉纱,想用鼻血染条红领巾,结果效果非常不理想。。。[晕] //@风之谷的猪:呵呵,当年我还很深入地思考了这么多红领巾需要多少烈士的鲜血。 //@辛子IN日本:[哈哈]
Haku少女病:哈哈哈哈哈哈 //@辛子IN日本:回复@风之谷的猪:我小时候有次流鼻血,就偷偷找了块妈妈不用了的白棉纱,想用鼻血染条红领巾,结果效果非常不理想。。。[晕] //@风之谷的猪:呵呵,当年我还很深入地思考了这么多红领巾需要多少烈士的鲜血。 //@辛子IN日本:[哈哈]
辛子IN日本:回复@风之谷的猪:我小时候有次流鼻血,就偷偷找了块妈妈不用了的白棉纱,想用鼻血染条红领巾,结果效果非常不理想。。。[晕] //@风之谷的猪:呵呵,当年我还很深入地思考了这么多红领巾需要多少烈士的鲜血。 //@辛子IN日本:[哈哈]
晶波在森林小丘:这个正步不错。 //@crushbloom:[哈哈] //@观世音童:[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死的时候3:黄色部分代表延安舞会//@观世音童:[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物房空税:[哈哈]算你有种 //@李文的智蹼:[哈哈] //@_-冰翼-_: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TheodoreYang:噗~~ //@神笔记:[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佛再次跳墙: [哈哈] //@创业新青年: [哈哈] //@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 //@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慕逸瀞心:[哈哈]//@TheodoreYang:噗~~ //@神笔记:[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佛再次跳墙: [哈哈] //@创业新青年: [哈哈] //@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 //@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绵州胡斐:[哈哈]//@莱德赵克强: [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佛再次跳墙: [哈哈] //@创业新青年: [哈哈] //@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 //@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一风吹:【段子:当老师讲完革命烈士面对敌人毒打拒不投降用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的故事之后,小王第一个举手询问黄色的部分是什么染成的,目前已被开除学籍。。。】//@李剑芒的小号: 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煮酒谈史: [哈哈] //@这不是历史:[哈哈]
奶奶说了:[偷笑][嘻嘻][哈哈]图片是亮点//@人性之美丽://@这不是历史: [哈哈]
钟-志胜:回复@数数数数数不清的几个:淋巴液,哈哈,服了,炎性渗出吧 //@数数数数数不清的几个:淋巴液吧 //@说段实话:[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佛再次跳墙: [哈哈] //@创业新青年: [哈哈] //@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 //@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 //@浩正刘臻: [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我有两只猫:现在学校太过分了,我当年问过这问题,人家回答那是丰收的颜色 //@seeleewl://@醒愚: [鼓掌]//@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Aika_死也要死的壮观:认真你就输了,不认真你就蠢了 的系列//@暴走的茄子: 哈哈哈//@关爱球球: [哈哈] //@李文的智蹼:[哈哈]//@_-冰翼-_: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黑山小鱼:还道什么法什么自然哪,道法五星红旗吧 //@煮酒谈史:[哈哈] //@这不是历史:[哈哈]
Docter-Hugh:[哈哈]//@大糖豆: [哈哈]//@爱塔传奇: [哈哈] //@摄影师王麒: [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布托布舒夫:俺小时候对此一直有以下疑问:1,这种血染的技术这么高?又匀又不掉色。2,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到底是哪一角呢?3,必须用烈士的鲜血去染吗?用敌人的不行吗?烈士不够怎么办? //@姜小花_2000:俺们小时候[哈哈] //@观世音童:[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Da_tang:[哈哈] //@摄影师王麒:[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李献歌:yellow color is shit //@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张ericzhang:[哈哈] //@法国黑梦:[哈哈]//@神笔记:[哈哈]//@浩正刘臻:[哈哈]//@佛再次跳墙: [哈哈]//@创业新青年: [哈哈]//@山东卫视张晓磊: [哈哈]//@晓玲有话说: [哈哈] //@高会民:[哈哈]//@浩正刘臻: [哈哈]//@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周翔Raistlin:把屎打出来了![哈哈] //@观世音童:[哈哈] //@浩正刘臻:[哈哈] //@红岛渔民: [哈哈] //@云飞说事:[哈哈]
宋-至秦:一个狗咬狗的狗群,真是个好狗群!天佑狗群!//@作家-天佑: [哈哈]
小文zheng:[哈哈] //@美国队长二世: //@_锐舞者9: 最右[哈哈]//@李安18: //@好兵帅克在路上:[哈哈]//@礼江美鱼:[哈哈] //@涅槃重生530:[哈哈] //@李剑芒的小号: 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
MZ历心-图志21:[哈哈]//@小文zheng: [哈哈] //@美国队长二世: //@_锐舞者9: 最右[哈哈]//@李安18: //@好兵帅克在路上:[哈哈]//@礼江美鱼:[哈哈] //@涅槃重生530:[哈哈] //@李剑芒的小号: 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
旋转的蜗牛不是牛:親,能他媽再奇葩一點點嗎? //@作家-天佑:[哈哈]
cannietyc://@美国队长二世: //@_锐舞者9: 最右[哈哈]//@李安18: //@好兵帅克在路上:[哈哈]//@礼江美鱼:[哈哈] //@涅槃重生530:[哈哈] //@李剑芒的小号: 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
美国队长二世://@_锐舞者9: 最右[哈哈]//@李安18: //@好兵帅克在路上:[哈哈]//@礼江美鱼:[哈哈] //@涅槃重生530:[哈哈] //@李剑芒的小号: 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
李安18://@好兵帅克在路上:[哈哈]//@礼江美鱼:[哈哈] //@涅槃重生530:[哈哈] //@李剑芒的小号: 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作家-天佑: [哈哈]
_锐舞者9:最右[哈哈]//@李安18: //@好兵帅克在路上:[哈哈]//@礼江美鱼:[哈哈] //@涅槃重生530:[哈哈] //@李剑芒的小号: 屎,被敌人毒打的大小便失禁,因此黄色的部分是屎染成的。
征_子:[哈哈][哈哈][给力]哈哈,这个只能联想到一种事物//@作家-天佑:[哈哈]
不靠谱的夏至: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共产...//@作家-天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