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李剑芒的小号:厦门爆炸案人们看到了…

李剑芒的小号:厦门爆炸案人们看到了社会不公,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我想讨论的是公正的概念以及对不公正的态度。首先大家要知道公正是什么?公正是哲学家们争论了上千年也没有统一,也许永远不可能统一的概念。我个人的观点是;公正是一个主观概念,每一个人对事物的公正与否判断都不一样。不要认为自己代表公正。

微博转发

猎户座5:回复@山寨检控官在福建:人权顾名思义是人的基本权利,但需要一个前提承认你是人不是黄皮猴子,在沼泽国红毛鬼眼里博主这些‘公知’不属于人是黄皮猴子!没有资格享受人权!是可以随时扔进须德海喂水族的。
李d-z://@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可爱王煌://@李剑芒的小号: 人都有一定的容忍范围,虽然感觉不公正,但忍了!可忍多了,就爆炸了。如果人们知道为什么要忍,那种该忍,那种不该忍,情况要好得多。//@古龙水colin: 绝对公正没有,大部分人的良知与道德认定的应该是公正,李先生同意嘛 //@李剑芒的小号: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
可爱王煌://@李剑芒的小号: 回复@摩钛印娑:地不能完全发散,那就没法弄了。要有基本的共识,在这个共识周围建立大家能接受的规则。更重要的是,要接受第三者对规则的解读。 //@摩钛印娑:所以要达成一个基本共识,无论观念如何,有多大分歧,必须确保双方基本人权不受侵犯,在这个基本规则内玩游戏。
可爱王煌://@李剑芒的小号: 很多的问题,至少是问题的激化是客观公正论者造成的。他们不接受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公正理由也是一种公正的解释。他们认为对方是存心邪恶!这种态度造成很多事情没必要的升级。最终没必要地走向极端。承认对方的解释也是一种解释(当然不可未必基本事实),这样才能造成妥协的动机。
可爱王煌://@李剑芒的小号: 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主观不一样的可能性。很多客观公正论者无法接受这概念,他们认为世界上每一个事情都有一个统一答案,那个统一答案就是客观公正。当他们自己静心地得出一个答案,他们就认为这是客观公正。那么一切和自己不一样的,不是二傻子,就是恶徒。
可爱王煌://@李剑芒的小号: 回复@测试继续中:规则不是公正,规则试图满足人们的公正需求。可客观事实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法庭判决,至少有一方感到不公正,有时会双方都感觉不公正。怎么处理自己感觉的不公正,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测试继续中:我就知道,要公平,首先要有规则,有了规则,每个人
浩淼-mma:所制定的规则必定是接近大多数人对公正的看法的,同时也要兼顾少部分人的看法,不能让他们绝望到选择和一车人同归于尽。
可爱王煌://@李剑芒的小号: 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爱发飙的倦猫:身为一个人本来就该遵循人类社会的规则。 //@黄奎ART:同意规则观 //@李剑芒的小号: 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最愚蠢最傻:人都有一定的容忍范围,虽然感觉不公正,但忍了!可忍多了,就爆炸了。如果人们知道为什么要忍,那种该忍,那种不该忍,情况要好得多。//@古龙水colin: 绝对公正没有,大部分人的良知与道德认定的应该是公正,李先生同意嘛 //@李剑芒的小号: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的主观不一样
最愚蠢最傻://@李剑芒的小号: 很多的问题,至少是问题的激化是客观公正论者造成的。他们不接受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公正理由也是一种公正的解释。他们认为对方是存心邪恶!这种态度造成很多事情没必要的升级。最终没必要地走向极端。承认对方的解释也是一种解释(当然不可未必基本事实),这样才能造成妥协的动机。
BirdFrank:每个社会都会对"公正"形成普遍性的看法和标准,这是伦理道德体系的一部分。社会会以强制或非强制的手段要求其成员遵从这个标准。
飘风自南970:[话筒] //@讲理不论理:在很多观点上,我和你是一致的。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理论上是这样,但你看足球,每一次裁判吹哨都有球员不满。有些不满是有道理的;如马拉多纳的手球。可怎么处理这种“不公”呢?我的观点是:认倒霉!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盛青:有这样的想法是他们的自由,强迫别人这么想,他就是。。。 //@李剑芒的小号: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的主观不一样的可能性。很多客观公正论者无法接受这个概念,他们认为世界上每一个事情都有一个统一的答案,那个统一的答案就是客观公正。当他们自己静心地得出一个答案,他们就
让货币追您://@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 连你也信了。找个当兵的荷兰朋友问问:挤满人的BRT里引爆个制式手榴弹能造成多大伤亡?//@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盛青://@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李ay://@李剑芒的小号:人都有一定的容忍范围,虽然感觉不公正,但忍了!可忍多了,就爆炸了。如果人们知道为什么要忍,那种该忍,那种不该忍,情况要好得多。//@古龙水colin: 绝对公正没有,大部分人的良知与道德认定的应该是公正,李先生同意嘛 //@李剑芒的小号: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
道旁李://@爱新觉罗载勋:也许,公正与否,或曰遇得到公正与否,在于命运,————忽然想起鲁迅曾说:“命运并不是中国人的事先指导,乃是事后的一种不费心思的解释” [嘻嘻]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黑线]窝错啦! //@沪龙男:谢'她是本本的粉吗'抄本本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回复@沪龙男: 没有因果,玉米哪儿来?有空可以找这个@抄本本 聊聊。 //@沪龙男:有因果吗?2@4年前的因?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连你也信了。找个当兵的荷兰朋友问问:挤满人的BRT里引爆个制式手榴弹能造成多大伤亡?
沪龙男:谢'她是本本的粉吗'抄本本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回复@沪龙男: 没有因果,玉米哪儿来?有空可以找这个@抄本本 聊聊。 //@沪龙男:有因果吗?2@4年前的因?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连你也信了。找个当兵的荷兰朋友问问:挤满人的BRT里引爆个制式手榴弹能造成多大伤亡?
抄本本:。。。。我絕對不是作業本那類洩壓閥營銷帳號的粉。。。[泪]。//@沪龙男:谢'她是本本的粉吗'抄本本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回复@沪龙男: 没有因果,玉米哪儿来?有空可以找这个@抄本本 聊聊。 //@沪龙男:有因果吗?2@4年前的因?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连你也信了。找个当兵的荷兰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回复@沪龙男: 没有因果,玉米哪儿来?有空可以找这个@抄本本 聊聊。 //@沪龙男:有因果吗?2@4年前的因?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连你也信了。找个当兵的荷兰朋友问问:挤满人的BRT里引爆个制式手榴弹能造成多大伤亡?
沪龙男:有因果吗?2@4年前的因?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连你也信了。找个当兵的荷兰朋友问问:挤满人的BRT里引爆个制式手榴弹能造成多大伤亡?
玖林狼://@爱新觉罗载勋: 也许,公正与否,或曰遇得到公正与否,在于命运,————忽然想起鲁迅曾说:“命运并不是中国人的事先指导,乃是事后的一种不费心思的解释” [嘻嘻]
原件的复印件炒股票:连你也信了。找个当兵的荷兰朋友问问:挤满人的BRT里引爆个制式手榴弹能造成多大伤亡?//@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黄以平://@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爱新觉罗载勋:也许,公正与否,或曰遇得到公正与否,在于命运,————忽然想起鲁迅曾说:“命运并不是中国人的事先指导,乃是事后的一种不费心思的解释” [嘻嘻]
老武1963:记得一句话最悲催的事等到我出场的时候规则变了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有才太有才了:[good]在不公条件下还能赢才是本事!棒球就是这样。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理论上是这样,但你看足球,每一次裁判吹哨都有球员不满。有些不满是有道理的;如马拉多纳的手球。可怎么处理这种“不公”呢?我的观点是:认倒霉!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讲理不论理:在很多观点上,我和你是一致的。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理论上是这样,但你看足球,每一次裁判吹哨都有球员不满。有些不满是有道理的;如马拉多纳的手球。可怎么处理这种“不公”呢?我的观点是:认倒霉!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黄奎ART:同意规则观//@李剑芒的小号: 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对!规则不可以为任何人现场修改,即使不合理也必须坚持,否则谁都可以现场逼迫改变规则,那对规则的原受益者就是不公正了。修改规则只能是事后的辩论。
谁再改名谁傻逼:有种他妈炸市政府去,搞公交,孙子!//@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理论上是这样,但你看足球,每一次裁判吹哨都有球员不满。有些不满是有道理的;如马拉多纳的手球。可怎么处理这种“不公”呢?我的观点是:认倒霉!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行者-在路上1977:同意!//@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理论上是这样,但你看足球,每一次裁判吹哨都有球员不满。有些不满是有道理的;如马拉多纳的手球。可怎么处理这种“不公”呢?我的观点是:认倒霉!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理论上是这样,但你看足球,每一次裁判吹哨都有球员不满。有些不满是有道理的;如马拉多纳的手球。可怎么处理这种“不公”呢?我的观点是:认倒霉!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山寨检控官在福建:基本人权保障是共识的基础[good] //@摩钛印娑:所以要达成一个基本共识,无论观念如何,有多大分歧,必须确保双方基本人权不受侵犯,在这个基本规则内玩游戏。
吉人寡言:公正是个可以被客观衡量的生态标准。公,是区别个体与群体、以及不同大小群落之间的关系的采样集合划分。正,是一种厉害轻重平衡状态。公正,就是厉害冲突各方的一种整体最低损失、整体最高收益的矛盾调和结果。某一方拒绝公正结果的后果是被暴力保证下的更多损失更少收益的新结果惩罚。
古龙水colin:人总有本能,爆发是早晚,会不会一次性根治奴性//@李剑芒的小号:人都有一定的容忍范围,虽然感觉不公正,但忍了!可忍多了,就爆炸了。如果人们知道为什么要忍,那种该忍,那种不该忍,情况要好得多。//@古龙水colin: 绝对公正没有,大部分人的良知与道德认定的应该是公正,李先生同意嘛
aLex童小辰:公不公正就像水热不热,冷不冷一样,虽然是主观相对的,但绝不虚无缥缈,硬说80度的水比100度的水冷的,就是耍流氓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摩钛印娑:地不能完全发散,那就没法弄了。要有基本的共识,在这个共识周围建立大家能接受的规则。更重要的是,要接受第三者对规则的解读。 //@摩钛印娑:所以要达成一个基本共识,无论观念如何,有多大分歧,必须确保双方基本人权不受侵犯,在这个基本规则内玩游戏。
李剑芒的小号:人都有一定的容忍范围,虽然感觉不公正,但忍了!可忍多了,就爆炸了。如果人们知道为什么要忍,那种该忍,那种不该忍,情况要好得多。//@古龙水colin: 绝对公正没有,大部分人的良知与道德认定的应该是公正,李先生同意嘛 //@李剑芒的小号: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的主观不一样
李剑芒的小号:回复@测试继续中:规则不是公正,规则试图满足人们的公正需求。可客观事实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法庭判决,至少有一方感到不公正,有时会双方都感觉不公正。怎么处理自己感觉的不公正,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测试继续中:太高深,吓死我,不说这些,我就知道,要公平,首先要有规则,有了规则,每个人
上下其手有道:宪政文人遇到关键事情就拎不清,说不出子曰了。//@李剑芒的小号: 很多的问题,至少是问题的激化是客观公正论者造成的。他们不接受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公正理由也是一种公正的解释。他们认为对方是存心邪恶!这种态度造成很多事情没必要的升级。最终没必要地走向极端。承认对方的解释也是一种解释
古龙水colin:绝对公正没有,大部分人的良知与道德认定的应该是公正,李先生同意嘛 //@李剑芒的小号: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的主观不一样的可能性。很多客观公正论者无法接受这个概念,他们认为世界上每一个事情都有一个统一的答案,那个统一的答案就是客观公正。当他们自己静心地
yffs116://@李剑芒的小号: 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的主观不一样的可能性。很多客观公正论者无法接受这个概念,他们认为世界上每一个事情都有一个统一的答案,那个统一的答案就是客观公正。当他们自己静心地得出一个答案,他们就认为这是客观公正。那么一切和自己不一样的,都不接受
阿小泥://@李剑芒的小号: 很多的问题,至少是问题的激化是客观公正论者造成的。他们不接受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公正理由也是一种公正的解释。他们认为对方是存心邪恶!这种态度造成很多事情没必要的升级。最终没必要地走向极端。承认对方的解释也是一种解释(当然不可未必基本事实),这样才能造成妥协的动机。
不那么确定:统一思想才能客观公正//@李剑芒的小号: 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的主观不一样的可能性。很多客观公正论者无法接受这个概念,他们认为世界上每一个事情都有一个统一的答案,那个统一的答案就是客观公正。当他们自己静心地得出一个答案,他们就认为这是客观公正。那么一切和自己不
SH__TSZ://@李剑芒的小号:很多的问题,至少是问题的激化是客观公正论者造成的。他们不接受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公正理由也是一种公正的解释。他们认为对方是存心邪恶!这种态度造成很多事情没必要的升级。最终没必要地走向极端。承认对方的解释也是一种解释(当然不可未必基本事实),这样才能造成妥协的动机。
冬天有秋裤://@李剑芒的小号: 很多的问题,至少是问题的激化是客观公正论者造成的。他们不接受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公正理由也是一种公正的解释。他们认为对方是存心邪恶!这种态度造成很多事情没必要的升级。最终没必要地走向极端。承认对方的解释也是一种解释(当然不可未必基本事实),这样才能造成妥协的动机。
李剑芒的小号:很多的问题,至少是问题的激化是客观公正论者造成的。他们不接受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公正理由也是一种公正的解释。他们认为对方是存心邪恶!这种态度造成很多事情没必要的升级。最终没必要地走向极端。承认对方的解释也是一种解释(当然不可未必基本事实),这样才能造成妥协的动机。
风云神兵:说得简单一点 总要给别人留条路 别人真的无路可走了 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李剑芒的小号:既然公正是一个主观的概念,那么就存在别人与你的主观不一样的可能性。很多客观公正论者无法接受这个概念,他们认为世界上每一个事情都有一个统一的答案,那个统一的答案就是客观公正。当他们自己静心地得出一个答案,他们就认为这是客观公正。那么一切和自己不一样的,不是二傻子,就是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