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黎津平: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

黎津平: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说,无论河南赵作海冤案,还是浙江强奸冤案,审判法院都是功大于过!我不明白,法院制造冤案有功?

微博转发

杭州是江南:本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黎津平:@于建嵘:@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浙东老马:法院判错案还功大于过?
清风飞到://@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周吉兴永远吉星高照://@肯肯乐园://@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淘金建宝://@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行者shandong://@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肯肯乐园://@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chenchen123211://@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笑看风云8686:[弱]//@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飞了狂奔的蜗牛:底线在哪里呢?//@胡微博:沈院长估计要挂了 //@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胡微博:沈院长估计要挂了 //@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草根百姓宝贝://@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DL贝强贝强:[晕]//@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Vincent浙江://@黎津平:@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不倒翁_在路上://@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香山飞雪M://@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黎津平@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红红的秋叶_mp2://@黎津平: @任志强//@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无锡之融侨观邸://@陈有西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印着他的名字。这是怎
聂小辉DegageHedonist://@正义者公益联盟:自己不会打自己的//@发明人沈保民: //@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
悠然三歌://@暮雨清秋的微博: 人都差点让你们送上断头台,还有功?最后的判决是谁出的!!
木木问青天://@陈有西: 回复@郝亚超律师: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印着他
得舍123_37333://@苏州王和英:[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灰太郎2744935544://@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清风飞到://@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静心等待0314:无耻到极点//@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慕容晉樑:[怒]//@正义者公益联盟:自己不会打自己的//@发明人沈保民: //@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
自由基005://@肃然寒非: 持久战术,就是比耐力,看看谁能够坚持,最后目的就是你有理也要用拖拉车轮战术战胜你。//@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张欣bpv://@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间歇性黑屏://@陈有西: 回复@郝亚超律师: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
呼吁司法公正:实名控告:河南省项城法院法官吴玉东串通法警万伟利用虚假诉讼诈骗312万国有资产! - http://t.cn/zTYUpjb /[流泪]/[流泪]/[流泪]//@李刚--盈科建设工程律师:这社会。[酷]//@呼吁司法公正: 司法腐败是腐败的肿瘤,黑心法官是肿瘤的膨胀济,这些法律蛀虫每时每刻都在吞噬着共和国的肌体。惩治司法
农民工牌手:什么叫无耻?什么叫不要脸?这就是 //@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乌铪1996://@冷笑毒舌: 但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止咳糖浆://@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东莞博望陈富超://@黄尾红花鱼:只有够无耻才能当大官//@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王迪20112396636957://@王迪20112396636957://@山桐树:法院制造冤案有功? //@王迪20112396636957: 按大清律,错判反坐!//@陈有西:回复@heaven66: //@heaven66:你明显歪曲了他的意思,断章取义了
黄尾红花鱼:只有够无耻才能当大官//@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xiaoxin799://@暮雨清秋的微博:人都差点让你们送上断头台,还有功?最后的判决是谁出的!!
贵仁德:烂到根上了//@暮雨清秋的微博:人都差点让你们送上断头台,还有功?最后的判决是谁出的!!
芽子佟:受冤的人注定改变不了权势,只能抗争着不让权势冤枉弄死。这就是中国法院的功夫好啊?恶心不?!
老三文://@暮雨清秋的微博: 人都差点让你们送上断头台,还有功?最后的判决是谁出的!!
大连天际:五十分的考试成绩因看到后面的20分而沾沾自喜 //@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七月新空:真的很无耻,有这样用“宁可……宁可……”思维的人、爱走极端的人来把持最后一道防线,还会失守的。没有信心。 //@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坚持善良纯净的://@正义者公益联盟: 自己不会打自己的//@发明人沈保民: //@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美丽鑫成://@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海洋泉:副院长之言,感动不已!
刘生敏:法院有功,公安有过?//@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sunday007007:经常无耻,所以有功。//@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whwh110110://@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虎据龙山:当然说有功,如果说过大于功那么还有人会相信法院吗?哈哈,这是法院砖家懂吗? //@正义者公益联盟:自己不会打自己的 //@发明人沈保民: //@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
肃然寒非:持久战术,就是比耐力,看看谁能够坚持,最后目的就是你有理也要用拖拉车轮战术战胜你。//@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境由心造1009008194:是人话吗?//@暮雨清秋的微博:人都差点让你们送上断头台,还有功?最后的判决是谁出的!!
暮雨清秋的微博:人都差点让你们送上断头台,还有功?最后的判决是谁出的!!
钟基坤://@评论员李铁: 右边说得好。//@冷笑毒舌: 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正义者公益联盟:自己不会打自己的//@发明人沈保民: //@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
发明人沈保民://@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
以轩gorgeous://@Joker-Moriarty: //@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哈喽莱妮1984://@Joker-Moriarty: //@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巩建华518://@强迫性无聊症患者: 这句话我一直憋着不敢说,其实跟发展中国家和待富者一样可笑
在行动希路达1991://@强迫性无聊症患者: 这句话我一直憋着不敢说,其实跟发展中国家和待富者一样可笑
强迫性无聊症患者:这句话我一直憋着不敢说,其实跟发展中国家和待富者一样可笑
03编版飞鹏1986://@红狼一站到底: //@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一号玉兔仙子1991://@手浪用户2487456347: 无法想出最恶毒的言语来骂法院象沈德咏一样的这帮杂种,和广大草民一样只愿老天快点让它们死,让它们断子绝孙 沈德咏 你妈当年被日本狗操过生了你这个杂种吧 你怎么基本的人话都不会说
儒雅的镜音连://@手浪用户2487456347: 无法想出最恶毒的言语来骂法院象沈德咏一样的这帮杂种,和广大草民一样只愿老天快点让它们死,让它们断子绝孙 沈德咏 你妈当年被日本狗操过生了你这个杂种吧 你怎么基本的人话都不会说
alice_lei://@傅军: //@杨开湘:观察一天,转这条! //@杨武堂人: 难怪中国错案这么多,与这样的院长及其观念密切相关//:把被冤者"留有余地",法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将如何引导今后的司法?//@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
右笔判官://@祝福法官:按照辩证法:如果承认法院能够独立审判,则说明法院就没有功而且有过错。沈院长称法院有功,其前提就是承认或默认法院不能独立审判。这才是最高法透露出的最重要信息。作为一个院长说这话实属不易。应该褒而不该贬。//@陈有西: 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
可乐里的水桶妖://@陈有西:回复@: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印着他的名字。
王1067385320://@湘山麓水: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过眼無://@杭州老丁丁: 这种人能做最高院长,可见天朝法治水平 //@西安食神之家://@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慎博一生:就如同一群抢劫强奸犯实施犯罪后,但没把人弄死。捕获后大叫:我功大于过啊,一般抢劫强奸的都杀人但我没杀人,我有功啊!纯粹的杂种逻辑。
贤哥689:又是中国特色的逻辑。
冰火林青:不知沈常务是怎样爬上去的,这水平也就相当于乡镇法官!//@铁扇魔王:有些职业,只能是零差错,如果有差错都叫作事故:如手术室主刀医生、食品检验、主审官、扳道叉工、賽场栽判等等,尽管曾经无数次对的,但只要有一次错了,都是不可原谅的!若上级主管部门姑息,那只能说,是职业道德的沉沦,尤其是不
散装大侠:他的意思是没枪毙受冤枉的人算是大功一件了。这斯史上最无耻绝对进前三。//@帅克是好兵: 这就是狗日的功夫好啊,办喜丧是他们的拿手好戏//@研子YZ: //@科技房产: 居然也敢说司法公正[怒][怒][怒]?????
Acd163:看回原文,是小编断章取义@关注百态V: //@Acd163:只能说我们的语文水平太低了,不能充分理解领导(或小编)的意思。 //@关注百态V:我昨天也看了此微博,没看懂!可是他同时也说了”宁可错放,不可错判”,又说赵作海等冤案公检法有功,真把我搞糊涂了!
崂山崂顶石头://@陈有西: 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jiwangnan://@许丹: 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不可思议2932113677://@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帅克是好兵:这就是狗日的功夫好啊,办喜丧是他们的拿手好戏//@研子YZ: //@科技房产: 居然也敢说司法公正[怒][怒][怒]?????
海月听潮://@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金融渠道商:恶心不?[怒] 就算你没冤案 那也是你应该的分内事 顶多也是个称职
健康百年长:也就是说,一个冤案如果法院能保住受害者的生命,那么他就是功德无量的!是吗? //@砖家jiao兽: //@慕毅飞: 沈院长的这个表述,在司法独立尚属容许的时候,有合理性。
魏从国:?//@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myzqyc:有道理//@冷笑毒舌: 但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myzqyc:还是四个字 司法独立!//@冷笑毒舌: 但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kemingqun:典型的奴隶社会奴隶主心态,错判了造成灭绝人性的冤案,还说有功。错判一个好人比漏放一个坏人对法制更具破坏性。
陈少峰律师://@陈有西: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专让坏人蛋痛:回复@白痴088:对不起![可爱] //@白痴088: 哈哈 谢谢 //@专让坏人蛋痛:中国就这样子既然明知无辜为何要判?如何理解“疑罪从无”?疑罪从无余地不更大?哦 上面不好交代。
道骨_48428:这就是中国大陆的现状 //@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新月如勾人依旧://@朱芒: 回复@为群说税:九十年代就在讨论司法的最后防线作用,与今日的功过说相比较,不知如何定位。 //@为群说税: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成为不正常的正常人://@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德邦老三:怎么听起来好像在说,搞冤了并且搞死了,是功过相抵;搞冤了没搞死,就属于功大于过。是这意思吧?[吃惊]//@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1空谈误国2实干兴邦://@秦前红: 自我护短,岂可再乎?//@朱芒: 这是对制度的追求,不是对个人的要求,否则,还会有第二次。//@萧风瑟瑟1989: 沈院长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实属不易,何必苛责?//@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edenbahamut://@高端经济研发郭福全: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阳一Andy://@南宁乐天: 只要没落到自己身上[鄙视]//@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高端经济研发郭福全://@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动力火车A://@研子YZ://@科技房产: 居然也敢说司法公正[怒][怒][怒]?????
20072007lammf://@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儒雅的西弗勒斯://@waffcn://@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西安杨彬轩律师://@奚正仁的小屋: //@许丹: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阿不的天堂://@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奚正仁的小屋://@许丹: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砖家jiao兽://@慕毅飞: 沈院长的这个表述,在司法独立尚属容许的时候,有合理性。 //@老占头: 学者毕竟是学者,公众毕竟是公众,总体腹黑水平偏低。沈院长意思已经很明白:法院在压力下判案,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证嫌疑人性命,司法独立四个字,单靠法院吗? //@朱芒: 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家里可爱的人://@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杨样乐园://@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黑沙枣果://@陈有西: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长春长春还是长春:高法的人是不是吃屎了?要不怎么满嘴喷粪! 原本你是无罪的,但警察冤你杀人,法院没判你死刑,是立了大功,否则,你的人头早就落地了。于是,一个什么事都没做的人,平白坐了若干年大狱,就有了恩人。感谢恩人。 --张鸣
福清王义兴://@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呼吁司法公正:牛逼院长 //@盈科广州吴凯律师:沈院长的意思是法院以后还要心安理得地办冤案。这是在做好事嘛。//@李刚--盈科建设工程律师: 这社会。[酷]//@呼吁司法公正: 司法腐败是腐败的肿瘤,黑心法官是肿瘤的膨胀济,这些法律蛀虫每时每刻都在吞噬着共和国的肌体。惩治司法腐败迫在眉睫,捕杀黑心法官刻不容缓!
喂不肥的猪:判案只是个对错的问题咋还整出功与过来了?何为功又何为过呢?
铜城乔木:照次说法,岂止要感谢强奸犯,还要感谢所有侵犯他人利益的犯罪或侵权行为,如果被侵者活着的话。法院如果明知被告人无罪而判其有罪,那就是亵渎法律。 //@张新维2011:如此说来,我们应该奖励强奸犯,因为强奸犯没有用刀插入人的身体啊
Mariachi41://@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雨虎2010_THU://@吴必虎:执法犯法,罪加一等 //@黎津平:右为@陈有西 大律师专业解释。: //@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绿色地皮:说出这种话真是荒唐 //@吴必虎:执法犯法,罪加一等 //@黎津平:右为@陈有西 大律师专业解释。: //@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南宁乐天:只要没落到自己身上[鄙视]//@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YS不信邪://@ldzs2012: 你还是有点极端,在目前环境下,沈的话是有利于推动法制建设的。 //@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百折不老:[哈哈]//@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馄饨三两://@冷笑毒舌: 但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保住了一条人命。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piercee://@陈有西: 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安徽xxffz://@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无锡袁天放://@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无锡袁天放:这话与他身份不苻!依宪治国可不是走街穿巷货郎担般简单呀?//@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张新维2011:如此说来,我们应该奖励强奸犯,因为强奸犯没有用刀插入人的身体啊
自由人79空间:另种解释:这个体制烂透了,只有法院稍微干净些//@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白兰地加冰liming://@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孙一律师://@薛荣民律师: 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 回复: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薛荣民律师:不幸言中,真打了,不妥//@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君子慎独慎行:法院应不论功过,只论正义。//@秦前红: 自我护短,岂可再乎?//@朱芒: 这是对制度的追求,不是对个人的要求,否则,还会有第二次。//@萧风瑟瑟1989: 沈院长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实属不易,何必苛责?//@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遭青岛崂山区违法强拆的维权团://@无助冤民求公道: 厚颜无耻、混帐逻辑!//@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诸葛襄阳://@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笑看风1云2:他们不是用脑子断案的!而是依靠抓阄!!!//@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黑色AND灰色AND白色:这样的人的多一个百姓多一受伤害,让他换一个位置思考一下,要他干什么? //@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游不动的青花鱼:没有赐死就是功大于过?天朝的逻辑真让人费解 //@邹建锋:[赞]//@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无助冤民求公道:厚颜无耻、混帐逻辑!//@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roger2003://@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迷失的羔羊20:[怒]//@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解放老牛:这不叫“法”!这叫“权”!法院有“权”判错案! //@鲁国平先生:新闻在这里http://t.cn/zTTpdls
二楞子铜豌豆://@小白兔吃猫饼干: 我觉得我可以接受他们这样自我原谅,毕竟冤案恶首之一警察不需要自我原谅都能在网上流利卖萌并赢得拥戴。//@陈有西: 几十年的法院自我原谅的法官伦理。每一起冤案发现,只要头还在,法院都是这样庆幸的。于是下个冤案继续这样判。留有余地。
清风飞到://@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SHUFE1998:如果司法有独立的权力,则无功过相抵只说,功是功果实过;若司法依附于行政,屈从行政意志,那也许有功过相抵之说! //@为群说税: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孤独山羊:确实无耻!这好比我杀了人,他快死了,我又救活了他,就是功大于过了?再说,在罪与罚的问题上,难道功能抵过?//@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O喂O:一切蔑视法律都是有罪,法官不是法外之地
渔乐行天下://@王竹军律师: //@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温都里拉:社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如果在互联网上还能看到这种”强盗逻辑“,我只能说,中国已经非常危险了!
开心的阳光男孩://@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Sleeping可颂://@快乐的年轻的心://@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jacky8899:这是科学观的逻辑,不戴几块表可能难以理解.
不惑煮夫:难理解 //@黎津平: //@彼得BD妈:那么这些冤案是谁之过?荒谬
季闻理://@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善良金色火焰:功在哪里?冤枉老百姓坐牢是功吗?//@舍卫国: 礼、义、廉没了,最后那个也不要了?[抓狂]//@ta周青:转发微博
罗饕X:这话是说给政法委听的//@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快乐的年轻的心://@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中年小屁孩:陈碧君说自己老公时好像也是这话 //@陈有西: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北航黄卉:对沈院长的功过论我也觉得是败笔,但我愿意在大背景下脱离文意解释来理解。//@朱芒: 的确不易,绝对值得珍惜,但是,如果允许功过论,下次还会有同样的悲剧。//@北航黄卉: 因为乱跟了你的贴,觉得有义务订真一下。有时要结果导向思维,能有沈院长这样的发言已属不易,法律人珍惜吧。
北航黄卉:回复@蔡乐渭:同感 //@蔡乐渭:平心而论,若我们身在其中,恐怕最多也只䏻如此。现在既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便随了高标准。但,对事对制不对人。 //@北航黄卉:因为乱跟了你的贴,觉得有义务订真一下。有时要结果导向思维,能有沈院长这样的发言已属不易,法律人珍惜吧。
杆儿守6:院长大人可知“错放”与“错判”岂不都是错!依法治国,你怎可信口开河!
发辣老姜://@朱芒:的确不易,绝对值得珍惜,但是,如果允许功过论,下次还会有同样的悲剧。//@北航黄卉: 因为乱跟了你的贴,觉得有义务订真一下。有时要结果导向思维,能有沈院长这样的发言已属不易,法律人珍惜吧。
2012飞毛腿://@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朱芒:的确不易,绝对值得珍惜,但是,如果允许功过论,下次还会有同样的悲剧。//@北航黄卉: 因为乱跟了你的贴,觉得有义务订真一下。有时要结果导向思维,能有沈院长这样的发言已属不易,法律人珍惜吧。
北航黄卉:因为乱跟了你的贴,觉得有义务订真一下。有时要结果导向思维,能有沈院长这样的发言已属不易,法律人珍惜吧。//@蔡乐渭: 我是一众坏人里不最坏的一个,老大让我去打死某人,我只打他成半死。 //@朱芒:回复@为群说税:九十年代就在讨论司法的最后防线作用,与今日的功过说相比较,不知如何定位。
自由的猫007://@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浪子winnie:真是无耻之徒啊//@希热多吉居士: 留尔一条命,敢不谢皇恩?
公民_赵咏梅://@陈有西:回复@郝亚超律师: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印着他的名
一点善水:周恩来同志当时对刘青山张子善临刑前时是这样说的,“你对人民的贡献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但你给人民带来的耻辱,人民也是不能容忍的!”砰砰二枪//@为群说税: 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
公民_赵咏梅://@陈有西: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宁波口岸协会国际联运分会:敏奇敏奇:就是无耻。@海南梁山: 理解。 //@陈有西: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Joker-Moriarty://@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青色的柠檬SH://@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寂寞男人用大宝:体制问题//@许丹: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信的江湖://@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candycfm:百姓的冤屈在他们眼中一文不值,睁眼说瞎话,盖下公章就了事,让无辜者坐冤狱或人头落地//@许丹: 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
庄sir:超级无耻 //@崔小平律师://@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小蜜乖乖:功在何处?//@刑诉_毛立新: 把被冤者"留有余地",法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将如何引导今后的司法?//@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许丹:回复@ldzs2012:所有冤案最后都是法院判出来的,法律没有要求公、检是天秤,权衡都在法院。功过只能用他一家天秤称,只要知道是冤案,还要下判,永远是过大于功。 //@ldzs2012:既是冤案,肯定是大过。既然法院是功大于过,那么,哪些单位那些人应当担大过呢?
王笺:太无耻,冤案还可以论功过~! //@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奴奴888://@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崇州晏永红3://@社会罗宾汉://@新民时论微直播:[傷心]可怜的P民//@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王笺:太无耻,原来还可以论功过~! //@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蔡乐渭:我是一众坏人里不最坏的一个,老大让我去打死某人,我只打他成半死。 //@朱芒:回复@为群说税:九十年代就在讨论司法的最后防线作用,与今日的功过说相比较,不知如何定位。
Memorable回忆://@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实名青岛华成龙:我是青岛市城阳区的农民华成龙,实名举报城阳区委书记李学海十年有余,被非法关押打击20多次,被贪官强判有期徒刑3年,至今贪官逍遥法外,天理难容。天涯账号【海燕1高尔基】电话13406803515.自愿和反腐人士共同反腐杀贪官。没有民主就没有百姓的活路!
南开学子岳麓书人://@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实干君://@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我是lawyer:有这样的法院领导,大家还想要得到法院的公正审理,我们不是在做梦么? //@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瞎子阿炳的美好生活://@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发工资的银行卡:明显把羞耻当成荣耀讲,无耻之极!//@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花香满径微博:御史所言即是!//@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e领e袖:德咏说在给自己脱干系.他就是个大恶人.//@ldzs2012: 你还是有点极端,在目前环境下,沈的话是有利于推动法制建设的。 //@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法相尊严:这就等于强奸一个少女,衣服扒光,上下其手!搞完了被抓以后,他说——我射外面,还没有爆她菊花,她没怀孕还可以嫁人,我够仁慈了,她应该感谢我!!表扬啥的就不要了!从轻发落行不!草泥马!要脸不?滚!@凡人肖申克 //@黎津平//@御史在途
剑侠008:不要脸!大法官回家卖红薯吧! //@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邹建锋:[赞]//@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天明遥遥山海关:民主社会,政府功过有议会代表公民去评判监督,我大天朝只能让他们自说自话,人民只能吐吐口水//@许丹: //@ldzs2012://@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似清不清_n8h://@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卿赑赑://@秦前红: 自我护短,岂可再乎?//@朱芒: 这是对制度的追求,不是对个人的要求,否则,还会有第二次。//@萧风瑟瑟1989: 沈院长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实属不易,何必苛责?//@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小K黄狐:大法官的法律意识竟是如此水平,不坑爹才是怪事。//@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黎津平:://@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非常田头:[赞] //@黎津平::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笑语0513:: 回复@ldzs2012:这个话你可以说,我可以说,公权力不可以说。 //@ldzs2012:你还是有点极端,在目前环境下,沈的话是有利于推动法制建设的。 //@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平凡的子牛2013:专制下的百姓真的很无奈 //@许丹:回复@ldzs2012:这个话你可以说,我可以说,公权力不可以说。 //@ldzs2012:你还是有点极端,在目前环境下,沈的话是有利于推动法制建设的。
歪说正道@许丹: 回复@ldzs2012:这个话你可以说,我可以说,公权力不可以说。 //@ldzs2012:你还是有点极端,在目前环境下,沈的话是有利于推动法制建设的。//@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守候者说://@许丹: 回复@ldzs2012:这个话你可以说,我可以说,公权力不可以说。 //@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许丹:回复@ldzs2012:这个话你可以说,我可以说,公权力不可以说。 //@ldzs2012:你还是有点极端,在目前环境下,沈的话是有利于推动法制建设的。 //@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山水free:[汗]//@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须由弥逐星者://@郝亚超律师: 正解。[赞] //@沐锞_苏州:我完全理解沈院长的话外话。一个案子还没查,电话就来了,要不搞案子结合搞运动。司法不独立,问题难解决。 //@陈有西:回复@郝亚超律师: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
ldzs2012:你还是有点极端,在目前环境下,沈的话是有利于推动法制建设的。 //@许丹: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吴惟明律师:确实如此!沈院长此文务实,理性。比那些喊口号的院长无可比拟。找到问题所在,法律界才会反思! //@陈有西:回复@郝亚超律师: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
丹尼1985:无耻//@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以渔民之名2013:也是的啊,法院也没有办法啊,能够给留条命日后有机会翻案已经幸运多了,总比直接杀了强!而要想冤案更少,关键是法院获得独立 //@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低调的活着_31538://@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朱芒:回复@O_bao:不和您讨论了,这已经完全不是一个逻辑了。谢谢您! //@O_bao:法官不能独立判案和教师不能安心教书道理无异,如果一门心思忙于教学工作,把全部精力放在教书育人,而不去搞论文、评职称、接课题、化经费、做嘉宾等等,行的通吗
作家神經刀:功?我又開始相信共產黨[雷鋒]的中國夢了!
慕毅飞:沈院长的这个表述,在司法独立尚属容许的时候,有合理性。 //@老占头: 学者毕竟是学者,公众毕竟是公众,总体腹黑水平偏低。沈院长意思已经很明白:法院在压力下判案,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证嫌疑人性命,司法独立四个字,单靠法院吗? //@朱芒: 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yangshou_khw://@祁大年: //@石头醒工砖://@小白兔吃猫饼干: 我觉得我可以接受他们这样自我原谅,毕竟冤案恶首之一警察不需要自我原谅都能在网上流利卖萌并赢得拥戴。//@陈有西: 几十年的法院自我原谅的法官伦理。每一起冤案发现,只要头还在,法院都是这样庆幸的。
可听可看不可说://@科技房产: 右侧你是统计局 的吧?//@老马报志愿: 要正确理解:大多数案子问题还是不大滴,冤案是占少数滴,出点问题是正常滴,以后可能还会出现滴,总体还是进步滴,所以就不用大惊小怪滴! //@多多吉瑞:对错的选择题,怎么变成辩论题呢?[哼] //@研子YZ: //@
不系舟自横://@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发辣老姜://@陈有西: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印着他的名字。这是怎
朱芒:回复@O_bao:明白了。所以,高喊司法独立是无意义的。同理,所以不要批评食品安全,去干几天食品安全管理人员就会体会到苦衷。所以…… //@O_bao:体制下的无奈,让现在高喊独立的学者去干几天法官就能体会得到苦衷了 //@朱芒:回复@老占头:正因为抱着期待和希望,所以还在这里说这些话。
新疆美图美文://@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中二邓皓:原文的整体精神是高院对冤案办理的诚恳反思,对今后的法院工作肯定有有益的影响的。如果真要挑错的话,也只有这里的“立功说”,不过无关宏旨。抓住这一点来说事实属断章取义。
法律匠人王和群://@陈有西: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孙平博士:沈大法官这篇文章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说给地方公检两家,或者说地方公检法的共同boss听的,其立意还是在为法院的司法独立鼓之呼之。单独领出这个观点有失公允。尽管如此,这种说法本身还是欠妥,不正义当中的一点正义还是不正义,不应当功绩拿出来为法院开脱//@朱芒 //@为群说税:
税世界://@为群说税: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朱芒:功过说破了最后防线论。//@荷叶田田01: 文章中还有这句话“审判是诉讼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实现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朱芒: 回复@王卓sjtu:如是,这不是在替他说 //@王卓sjtu:沈大法官实际上是有苦难言啊。
超级大地主有人抢了:留有余地?“余地”越来越少了//@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知行合一致良知://@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巫山观涛:法院,依法审判,就这么一点要求,没有附加条件,不要你“留有余地”,不许你“有罪推定”。法律没有规定的不得胡来!这困难吗?//@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荷叶田田01:文章中还有这句话“审判是诉讼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实现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朱芒: 回复@王卓sjtu:如是,这不是在替他说 //@王卓sjtu:沈大法官实际上是有苦难言啊。 //@朱芒:回复@为群说税:九十年代就在讨论司法的最后防线作用,与今日的功过说相比较,不知如何定位。
不仅是围观者://@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守望者攸攸妈://@彼得陈先森://@评论员李铁说得好。//@冷笑毒舌: 但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
朱芒:回复@老占头:正因为抱着期待和希望,所以还在这里说这些话。 //@朱芒:那单靠谁? //@老占头: 学者毕竟是学者,公众毕竟是公众,总体腹黑水平偏低。沈院长意思已经很明白:法院在压力下判案,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证嫌疑人性命,司法独立四个字,单靠法院吗? //@朱芒: 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朱芒:回复@王卓sjtu:如是,这不是在替他说 //@王卓sjtu:沈大法官实际上是有苦难言啊。 //@朱芒:回复@为群说税:九十年代就在讨论司法的最后防线作用,与今日的功过说相比较,不知如何定位。
米国奥巴马://@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偶是好人也:枉为院长,不算官话,更不是人话
公子小白痴:好久没看到御史大人发微博了//@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老占头:回复@朱芒: 我不高兴,完全不高兴。。。但至少这次的事件可以让大家有反应、有思索、有比较,这才可能使某些人有尝试改变的想法,有尝试改变的动力,甚至能有改变的尝试。十多年前听您的课时我们就已经期待这样的改变,现在有点迟,但似乎尚未不可救药。 //@朱芒:那单靠谁?
诸行无常99://@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发辣老姜://@朱芒:回复@为群说税:九十年代就在讨论司法的最后防线作用,与今日的功过说相比较,不知如何定位。 //@为群说税: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看云客://@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清风飞到://@黎津平: 说的好://@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木尧央:/@冷笑毒舌: 但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发辣老姜://@朱芒:我等民众可以体谅法院在体制中的尴尬地位,可以称之功大于过,但法院自身不做深刻反省,自我原谅,这就为以后的悲剧留了辩护的理由。可知,那些对外体现效力的判决都是法院作出的,不是公安不是检察更不是政法委。//@冷笑毒舌:万般无语,希望靠我们所有人的努力实现一个理想:司法独立。
法学小哥:不要给枉法找借口//@朱芒:那单靠谁?//@老占头: 学者毕竟是学者,公众毕竟是公众,总体腹黑水平偏低。沈院长意思已经很明白:法院在压力下判案,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证嫌疑人性命,司法独立四个字,单靠法院吗?//@朱芒: 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冷笑毒舌:如果您看了原,,,
昆仑山人在厦门:秉公执法难道不是本分?即使几十年不出差错,也只是尽本分而已,还要载歌载舞,聿功厥德? //@裴宣手札: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 //@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
发辣老姜://@朱芒: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冷笑毒舌:如果您看了原文全部,可能会有不同观点。 //@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老占头:好比物理定理:在宪法的框架下,公权的总和恒定。若一方需扩大权力达到“独立”,其他方必需削权。 //@朱芒:那单靠谁? //@老占头: 学者毕竟是学者,公众毕竟是公众,总体腹黑水平偏低。沈院长意思已经很明白:法院在压力下判案,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证嫌疑人性命,司法独立四个字,单靠法院吗?
一念之者://@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Camelot_2012://@为群说税: 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朱芒:回复@为群说税:九十年代就在讨论司法的最后防线作用,与今日的功过说相比较,不知如何定位。 //@为群说税: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饮月者://@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曾阿牛到此一游://@傅蔚冈: //@朱芒: //@楚望台: //@魏汝久律师: //@陈有西: 回复@heaven66:不是说他,而是说几十年的法院自我原谅的法官伦理。每一起冤案发现,只要头还在,法院都是这样庆幸的。于是下个冤案继续这样判。留有余地。很多人不知道。法院判的死缓无期寃案,数十倍
甄西月:回复@冷笑毒舌:把右边的话转送给朱令案中的理想主义者!向他们致敬!在政治工具说开始流行的时候,一定要守法、理性,莫让人抓住把柄! //@冷笑毒舌:回复@甄西月:不是客气,真的希望有更多更勇敢的人能够改变这个现实。每一名被现实打败的理想主义者,都会对坚守理想的勇士致敬并祝福!
sheen415://@楚焉: //@冷笑毒舌: 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Wu-熹熹:什么逻辑!!自由或许高于生命。。。//@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张友鹏: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怒]//@黎津平: 说的好://@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简单即道@冷笑毒舌: 但以叔侄强奸案来说,冤案不是法院制造的,是神探精心布置精确到秒的罗列,是整个司法体系联合制造的,恰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扪心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还有政法委、上级党委的指令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HAPPYDREAM:取消政法委,法院的独立性自然加大! //@陈有西: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永恒的股票王:这个高院院长没有立场,没有原则的话!但说的又是事实!充分说明,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审判!所以,做出如此枉法的判决,还要说自己很不容易了!可悲啊!
pennypoint://@为群说税: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为群说税:对于个案而言,司法公正必须仍是否分明,哪能有功过相抵之说。如果此说成立,司法之过就可以容忍。还谈什么司法公正?此说者,不是逻辑混乱,就是故意托辞,混淆是非。
朱芒:那单靠谁?//@老占头: 学者毕竟是学者,公众毕竟是公众,总体腹黑水平偏低。沈院长意思已经很明白:法院在压力下判案,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证嫌疑人性命,司法独立四个字,单靠法院吗?//@朱芒: 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冷笑毒舌:如果您看了原文全部,可能会有不同观点。
江山多娇-0111:今早也看到了这条新闻。还有更经典的一句呢“宁可错放、不可错判”。嫌疑犯听了了应该挺高兴的吧?[哈哈]@窗前那块儿菜地
老占头:学者毕竟是学者,公众毕竟是公众,总体腹黑水平偏低。沈院长意思已经很明白:法院在压力下判案,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证嫌疑人性命,司法独立四个字,单靠法院吗?//@朱芒: 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冷笑毒舌:如果您看了原文全部,可能会有不同观点。 //@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胡超奇律师:沈院长的逻辑是,不期为善,只求少作恶,少作恶者即为善,这标 准也降得太低了,低过了底线 //@海南关律师: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梁哥:此文标题党,内容还算不扯蛋//@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为法治而呐喊:这功劳里少不了公安一权独大!作为法院的领导在反思法院工作的各个方面,而作为教育公安的教授没有值得自己反省的地吗?若论冤案,元凶还真谈不上法院,敢问教授:您认为谁是元凶?//@胡超奇律师: 沈院长的逻辑是,不期为善,只求少作恶,少作恶者即为善,这标 准也降得太低了,低过了底线 //@海南
蔻蔻猫儿:我去年买了个包![怒][怒] //@丫丫奶茶:我去年买了个表!!!!!
朱芒:我等民众可以体谅法院在体制中的尴尬地位,可以称之功大于过,但法院自身不做深刻反省,自我原谅,这就为以后的悲剧留了辩护的理由。可知,那些对外体现效力的判决都是法院作出的,不是公安不是检察更不是政法委。//@冷笑毒舌: 回复@朱芒:万般无语,希望靠我们所有人的努力实现一个理想:司法独立。
虎儿爷tiger:丧事当作喜事办是官员的基本工作方法//@许丹: 发现有问题,还要做成假案,这算功劳?公权力能这么干?//@杨文斌律师: 沈院长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他是指在目前的体制下,法院顶住了压力? //@许丹: 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
lusk-ss:受教了//@一则桐庐佬:我有把水果刀,本可以把仇人杀死,但我只割掉了对方的小JJ,所以对方非但不该告我故意伤害,还该谢我不杀之恩![挖鼻屎] //@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可作为从轻情节,还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我-没有敌人:意思就是在一堆乌鸦中找到了只深灰色的[嘻嘻]//@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独立游戏_林峰:嗯~~买了表,保护了领导,稳住了民众,维护了祖国统一大业//@丫丫奶茶: 我去年买了个表!!!!!
天涯咫尺1969:强盗逻辑!只能是他们“维稳”有功! //@许丹:发现有问题,还要做成假案,这算功劳?公权力能这么干? //@杨文斌律师: 沈院长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他是指在目前的体制下,法院顶住了压力?
丫丫奶茶:我去年买了个表!!!!!
孙仕琪律师:无论主动犯错还是被动犯错,都不是光彩的事,该担责就担责,该认错就认错。
寒夜呓语权://@裴宣手札: 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许丹:发现有问题,还要做成假案,这算功劳?公权力能这么干?//@杨文斌律师: 沈院长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他是指在目前的体制下,法院顶住了压力? //@许丹: 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草履虫1001:回复@一则桐庐佬:好 //@一则桐庐佬:我有把水果刀,本可以把仇人杀死,但我只割掉了对方的小JJ,所以对方非但不该告我故意伤害,还该谢我不杀之恩![挖鼻屎]
寸心千里目: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一元化领导下司法只是帮办、打手? //@老大哥看着我:抗压力翻案有功,屈从压力造冤案无过,故认为功大于过。那是谁之过呢[思考] //@陈有西: 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桶浆糊。
柳小蛮777:/@陈有西: 回复@郝亚超: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印着他的名字。
冷笑毒舌:回复@朱芒:万般无语,希望靠我们所有人的努力实现一个理想:司法独立。
草履虫1001://@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裴宣手札:死磕领袖@律师金柱 已经准备送匾,上书#功大于过#//@朱芒: 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
路边社1way:要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珍妮帆布包:丧事当喜事办 //@陈有西:回复@winnerwhy:不,我与你有一样的经历。但是我选择不黙默看着他发生,而是一直说话了。所以我就没有后来了。
朱芒:回复@江翔宇2011:自我原谅,制度悲剧依然会延续。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冷笑毒舌:如果您看了原文全部,可能会有不同观点。 //@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大漠胡杨树1977://@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健康真谛://@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有德方成://@杨文斌律师: 沈院长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他是指在目前的体制下,法院顶住了压力? //@许丹: 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在现今体制下能把冤案反过来就不错了
阿泷豫滴://@专让坏人蛋痛:中国就这样子既然明知无辜为何要判?如何理解“疑罪从无”?疑罪从无余地不更大?哦 上面不好交代。//@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预备役律师何剑池://@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江翔宇2011:沈的意思是不是在政法委,公检的包围中法院已经不容易了。没看原文。//@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冷笑毒舌:如果您看了原文全部,可能会有不同观点。 //@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祥瑞72:放屁! //@竹林稍月:///[吃惊] //@苏州王和英: [怒] //@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江南刺槐:转。//@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游泳的葫芦:确实很无耻!!!官员说话就没有底线吗?//@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朱芒:回复@冷笑毒舌:认真地读了。 //@冷笑毒舌:如果您看了原文全部,可能会有不同观点。 //@朱芒:个人的功绩与体制的责任不是一回事。
专让坏人蛋痛:中国就这样子既然明知无辜为何要判?如何理解“疑罪从无”?疑罪从无余地不更大?哦 上面不好交代。//@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虎儿爷tiger:法律不是规定疑罪从无嘛,这个法官业务水平有问题,或者就是有人干预法律,所以才说这种没水平的话。
城诺520://@黎津平: 御史大人说的很对呀!//@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小区业主:要是提河北聂树彬案,估计法院的全体装死[挖鼻屎]@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刘延明的油画://@黎津平:说的好://@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羊城小符:这就是中国式司法,只有符合政治的司法才是好司法,只有充分顾及维稳大局的司法官员,才是好官员,至于公平、正义,算个屁!
色目人的色:我同意这种说法!//@铁扇魔王: 有些职业,只能是零差错,如果有差错都叫作事故:如手术室主刀医生、食品检验、主审官、扳道叉工、賽场栽判等等,尽管曾经无数次对的,但只要有一次错了,都是不可原谅的!若上级主管部门姑息,那只能说,是职业道德的沉沦,尤其是不能原谅高级法官有这样的想法。
天堂里的尼奥:不能同意啊,即便是法院确实在此案中最大限度的矫正了公检系统的失衡,但也无法弥补其在司法职能上的严重缺位。所谓功大于过的说法,其语义环境仅仅是建立在堪比中世纪宗教法庭的司法现状上。在到达现代社会的公平基准线前,任何此类自我肯定都是无耻的开脱。 //@评论员李铁:右边说得好。
赵海舟_83736://@陈有西: 回复@郝亚超律师:对沈院长此文,我高度评价。此是高法首次如此严肃地反思审判伦理。我的这个观点形成于二十多年前法院工作时。明知冤案无辜,为迫于破案压力,迁就公安,留条命判死缓无期巳经几十年了坚持判无罪释放的法官,反而受打压不被重用。而判死缓的错案判决书上却往往印着他的名字
bj鲁公://@许丹: 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浅蓝色文物:这余地留得太精髓了…//@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成都张嘉燠:有理,顶御史//@御史在途: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竹林稍月:///[吃惊]//@苏州王和英: [怒]//@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草民监督官:在因最高院有这说法,地方法官就敢判冤假错案//@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左小左的地盘:谁在干预司法?是谁屈服于压力?这是谁的责任?做不到更多当啥法官!@王大大海:右边说得好。/@冷笑毒舌: 以叔侄强奸案,冤案不是法院制造,是司法体系联合制造,恰是法院顶住压力刀下留人。自问,面对公安的伪铁证检察号称正义的公诉、政法委上级党委批示,我来当法官所能做到的恐怕不会更多。您呢?
北方周未://@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白痴088:既然明知无辜为何要判?如何理解“疑罪从无”?疑罪从无余地不更大?哦 上面不好交代。//@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雪线行者:五十步笑百步!不过是真话,麽子”依据、准绳、三个至上”不过是皇帝的新衣,冰山的一角才刚刚显现出来,就呼吁“适度枉法有功”,可见离盖子完全打开还很遥远! //@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
李煜兴SEU:大法官试图表明:司法系统还是有自我纠错能力的。只是,有些过错,原本就不可饶恕。//@傅蔚冈: //@朱芒: //@楚望台: //@魏汝久律师: //@陈有西: 回复@heaven66:
老陈未成://@全震动: 丰功伟业!//@陈有西: ,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
瓶中秀:刚刚滴特色。。。//@沧海观潮:天朝特色
全震动:丰功伟业!//@陈有西: ,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
崔小平律师://@御史在途: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办了冤案,是铁板钉钉的“硬伤”。刀下留人,是没有将冤案错到极致,追责时可作为从轻情节,还来表功就有点无耻了。
崔小平律师://@祝福法官: 按照辩证法:如果承认法院能够独立审判,则说明法院就没有功而且有过错。沈院长称法院有功,其前提就是承认或默认法院不能独立审判。这才是最高法透露出的最重要信息。作为一个院长说这话实属不易。应该褒而不该贬。//@陈有西: 回复@永恒的股票王:说到点上了。司法不独立,审判伦理就是一
新民时论微直播:[傷心]可怜的P民//@陈有西: 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崔小平律师://@魏汝久律师: //@陈有西: 回复@heaven66:不是说他,而是说几十年的法院自我原谅的法官伦理。每一起冤案发现,只要头还在,法院都是这样庆幸的。于是下个冤案继续这样判。留有余地。很多人不知道。法院判的死缓无期寃案,数十倍于杀错冤案。 //@heaven66:你明显歪曲了他的意思,断章取义了
费明微博://@唤溪: //@许丹: 冤假错案形成,法院绝对脱不了干系,一口沥青大锅里煮,谁也白不了。沈德咏副院长还是多多批评监督属下,尽量少放行冤假错案,别再提什么功劳了。
科技房产:右侧你是统计局 的吧?//@老马报志愿: 要正确理解:大多数案子问题还是不大滴,冤案是占少数滴,出点问题是正常滴,以后可能还会出现滴,总体还是进步滴,所以就不用大惊小怪滴! //@多多吉瑞:对错的选择题,怎么变成辩论题呢?[哼] //@研子YZ: //@科技房产: 居然也敢说司法公正[怒][怒][怒
创业野熊:无耻无下限//@陈有西:他的意思是,好死不如懒活。杀错人的冤案绝对不行,把明知无辜的人判个死缓关一辈子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法院经常这样干,法官心安理得。行內术语叫:留有余地。
礼江美鱼://@九门之外: 各种贴金。//@彻底绝望201255: 纠正冤错案错案法律才有尊严,办错案办冤案你有什么功,不要脸[吐]
科技房产:居然也敢说司法公正[怒][怒][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