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柏拉图车间:【据说他叫陈志明】陈志…

柏拉图车间:【据说他叫陈志明】陈志明:“出发去支援,揭西大暴乱。”“胜利回归,真他妈的刺激,扔石头,打闪光弹,振暴弹,催泪弹,真刺激,但也很累,还好全都毫发无损的回来。”——他为什么从语言到行为都充满了戾气?他为什么这么痛恨供养他的纳税人?

微博转发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革-命的前夜:一下午没上来,立马出现了妖孽 //@rainying09: //@超级无敌新手: //@黄河直播10:见一次骂一次,你这个驴草的走狗//@三局老吴: //@浙江主静:当你面对生你养你的百姓时,当你面对妇孺老幼时,当你面对手无寸铁农民时,谁是暴徒?//@雷公旗: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
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rainying09://@超级无敌新手: //@黄河直播10:见一次骂一次,你这个驴草的走狗//@三局老吴: //@浙江主静:当你面对生你养你的百姓时,当你面对妇孺老幼时,当你面对手无寸铁农民时,谁是暴徒?//@雷公旗: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危机管理专家曹志新:小人小恨,大人大恨。吃你的喝你的恨你的,奇迹在中国!//@王妃1218: //@天秤上的Eric: //@棒子粥走江湖://@博者文摘://@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大明一派2012:[怒][怒骂]//@革-命的前夜: 一下午没上来,立马出现了妖孽 //@黄河直播10:见一次骂一次,你这个驴草的走狗//@三局老吴: //@浙江主静:当你面对生你养你的百姓时,当你面对妇孺老幼时,当你面对手无寸铁农民时,谁是暴徒?//@雷公旗: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
花样男子v://@黄河直播10:见一次骂一次,你这个驴草的走狗//@三局老吴: //@浙江主静:当你面对生你养你的百姓时,当你面对妇孺老幼时,当你面对手无寸铁农民时,谁是暴徒?//@雷公旗: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袁东1972://@大道圣人-徐照宇://@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雷公旗://@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滄海藍狐://@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马随:围观 //@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燕达飞:转发微博
公民老谭-://@江济良THU://@马随:围观 //@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料爆大深:泯灭人性
虢鞱:大家都来围观这条恶狗!//@诗人潘婷: 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何榕树://@群贤堂主://@文青变脑残://@尚特sundeco:他压根就没认为老百姓在养着他,白眼狼//@刘进:他为什么这么痛恨供养他的老百姓?
石下顽草5世://@孤舟随风17: 【据说他叫陈志明】
杨明刚PKU:震惊之余坐等扇铁。 //@诗人潘婷: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写字李华良:傻逼 //@诗人潘婷: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周家群://@古藤老丫的微博:人民警察的敌人到底是谁? //@杭州巨平4:刽子手!//@天台佐平sojoy-新族: 狗腿//@骑蜗牛喂奔弛:党奴,官奴//@冷-石:有的人天生就是杂碎,这是他们的本质,是改变不了的!//@CheeseandRice: 现在警校里不上法律课吗?警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是只教育他们只听命令就可以。
姚啊姚322:走狗!//@夜猫子先生求升职求加薪: //@KDS谭勤说友:傻逼,让他红!//@诗人潘婷: 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来生老夫://@安徽阿翔: 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锐达:这算是怎么回事//@Morgan陈:卧槽揭西火了//@诗人潘婷: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工兵66://@诗人潘婷: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浅色的蓝:狗奴//@诗人潘婷: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潘军gary://@诗人潘婷: 煞笔//@安徽阿翔:傻逼//@博者文摘: //@欧阳-不-弃: //@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白日见鬼1976:转发微博
贾欣文://@袁东1972://@大道圣人-徐照宇://@愚哥愚言: //@肖雪慧:党奴,官奴。//@燕山明月: 围观! //@必赋兰:转发微博
文巛666-2:转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