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贺铿:朋友们:我到新浪时间不长,发…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贺铿:朋友们:我到新浪时间不长,发帖也不多,这里的讨论大都是从腾讯转过来的。昨晚我已决定离开腾讯,当然也就离开新浪了。衷心感谢新浪的各位朋友,尤其是那些"粉丝"。再见!贺铿

微博转发

Eden先森:在微博上讨论问题真的会出事的 名人尤其//@王巍w:闭关自守就是这样开始的。
barakiel:物理断网,物理断网!!!//@野村肉多: //@王巍w: 贺主任不道歉就可以继续在人大常委会里给我们立法吗?恐怖啊。 //@任志强: 大浪淘沙。 //@王巍w:闭关自守就是这样开始的。
何胁社会@贺铿 患的是典型的贪官综合症,只知道一味舔上级的屁眼,以便捞取更大的利益,出了事却不敢面对和承担,撒丫子跑的比谁都快,这种人在抗日期间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说这种人爱国的绝对是五毛人渣
笨笨anV:网络暴力的确存在,我的微博天天都有,从来都是一笑而过。想一下:63年来在教育上出了什么大问题?自己又是如何做的?这才是最值得思考的地方!//@笨笨an: 贺领导的心胸狭隘,退出新浪大可不必,每个人都有说错话和做错事的时候,您就认为自己绝对正确?别人指出来您完全可以大声说声:欢迎!
淡泊而隽永:凝哲同学说得真好,支持!其实走算是一种变相妥协吗?//@凝哲同学: 您也有话语权和发言权,也没有违反法律,为什么要走呢?虽然我不同意您说的,但既然让大家说真话、心里话,这又有什么错误呢?难道当官的就必须长成新华社通稿那样吗?支持您坚持说话。
出版人邢海鸟V:其实老爷子的话说的都不是不在理,就是心脏不太好而已。来微博玩首先要心脏好哦,老爷子~走好
捐书农村@贺铿 我虽然不能认同你在那件事情上的观点,但我深深的知道,中国真的太需要有不同的声音了,那怕这种声音是错误的。毕竟有了不同的声音,就会有讨论,就会有争鸣,中国人的思想才能更加开放。唐朝魏征有反谏,你就不能在网络这个平台上反谏吗?如果人们面对批评,都一走了之,那么中国怎么办呢?
乔儿的微博:不准走!人大委、财经委撤了再走!
钟殿舟:只有强盗流氓黑社会团伙才会担心别人做好事做正事,因为这会让别人清楚他的强盗流氓黑社会嘴脸。理解了这个逻辑,基本上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兲朝,民间要做慈善很难,又为何社团的手要伸到各个领域,当然,对于最近统计局官员的言论,就更好理解了//@王巍w: 他是对小潘更恼火啊,这次居然不拍马屁了
周21cbh斌V:你是人大代表常委呢,居然挨不住人民的骂,代表个狗屁
_涉美-:都爷爷级别了连个是非曲直都分不清。进坟墓前赶紧将屁股坐社会大众一边吧,为个破党卖命既丢了良心又损自己名声,除了赚几个亏心钱还有啥好处?//@慢慢带路别急: 夹着尾巴滚蛋。[弱]//@卡瓦又归来:< 你悄悄的走了,正如你悄悄的来,你摇了摇鼠标,竟带来满世界倒彩。>
简直V:偷偷躲起来乐去吧。若是正常体制,哪轮得上您来担任议会要职。//@般若书院徐幸起: 丢人现眼。 //@周士君牧野风: 哈哈,大年三十跑了只兔,有你照过年,没你年照过。
等待公主的青蛙:在发达国家,无论明星还是政治家,一定会成为人们关注和议论的焦点,这也注定了他们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顺应民意,才能保住地位。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政党,一个官员,只会站在民众的对立面罔顾民意,那他们不仅命运岌岌可危,更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受后世所唾骂。您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