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铅笔社 理论”

你们生的晚,遇见这样的连岳 微信号 iLinyujing | 功能介绍 本号致力于骂一本书,一部电影,一个人,一种现象是王八蛋,并证明之,反之亦然--绝不会平... 更多
政治学微博课堂://@铅笔社谭叔:。我推荐 Brennan《Why not Capitalism》,我看过但不同意Cohen那种只看分配,从来不看这些分配从何而来的理论。//@周保松:對於金錢與自由的問題,推薦讀讀已故牛津大學政治理論講座教授G. A. Cohen文章: Freedom and Money。下載:http://t.cn/zRMKBQh
政治学微博课堂:【讨论一个问题】在宪政法治框架之下,一个身无分文、在街上流浪、暂时没有工作的人,他仍然是自由的吗?
菡薇之语:一个有正常思维的非资本家,如果迷恋铅笔理论,以中国式奥派顾盼自豪,不是媚富就是犯傻。 //@珀斯水哥:铅笔社担心八工工人强迫其他人停工,而资方先强迫工人上工了…… //@菡薇之语:啊 //@红别民工:轉發微博
劳工互助网:今天早上,东莞裕元鞋厂PU车间,管理人员强迫工人上班,导致一个女工被一个课长打伤: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刘远举V:微信好用,还是对讲机好用?只看到微信现在是垄断,但微信也是从无数即时通讯软件竞争中产生的形式。//@铅笔社谭叔:唉//@BigChubbyCat:成本论显然是失败的逻辑,因为政府并非经济竞争的产物,而是伦理上的犯罪集团。李子阳妄图通过经学理论,为杀人越货的罪犯脱罪,简直是反人类。//@铅笔社谭叔:
BigChubbyCat:一个小镇上,有一个垄断的警察局, 另一个小镇上,可以私人设立警察局, 两者收取的保护费,哪个更贵、哪个更便宜? 李子阳说,垄断的成本更低。 恕我无法看懂这个逻辑,就连芝加哥学派也不能得出这个结论
涂全鑫二世铅笔社的愚蠢并非个案,往小里说,它是国内经济学票友圈的一个通病:狂妄且不知深浅;往大里说,他是这国科学拜物教及死理性派在社会科学中的体现。这些人和常见的理傻是一个病症:对待真理缺乏基本的冷静和诚实,无限制的扩大理论的适用范围。
铅笔经济研究社:RT @铅笔社谭叔: 在自由主义的理论中,所有政府必然面对三个问题。1.政府也是由普通自利人组成。官员不会变成圣人。2.政府人花的是别人的钱。官员乱花钱他们不会心疼,反正不是他们的钱。3.政府人有权力寻租。权力使人腐败。政府官员有权力自然产生腐败。现实世界中,民主政府官员也不能改变这些事实。
IRREVERSUS_F@蝌蚪字幕组 @邪恶的李二锅 铅笔社失格http://t.cn/zQqqFsQ缘由→//@悠闲肥韬: 这是没有理论支撑的小资产阶级墙头草必然的结局。//@折花哥: 看看这些小知识分子是如何被我大右派和左派联合抛弃的
黑山的小喽啰:押总和肉唐僧看起来都没有理解布尔费墨的无政府主义。他的理论是一种基本自恰的乌托邦,这些问题对于他都有另一套答案。//@押沙龙:世上也从没有“所有人都同意”的法律,所以把铅笔社那些“经济学家”拉出来挨个拿砖头拍死,就不用负责了?//@肉唐僧: 法律也是基建于强制基础之上//@布尔费墨:国家都是
菡薇之语:這些是冰冷的法律不會記載,卻是熱血的人類才能感受的心痛。或許你會認為他們在香港得到利益,能工作是確切地分薄了我們的福利。但回頭想想,我們同是人類,憑什麼把資源私有? -- 观点对不对我不评论,写这篇文章的只是中学生而已,比铅笔社理论深刻是一定的,铅笔傻几十岁人,还是肤浅得很。
徽剑:我跟@茅于轼 老爷子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曾在同一张桌子上开过会,那次@秋风论道 也在(接过秋风先生的铅笔社名片,才知道他叫姚中秋,是哈耶克的著作译者。),那时对茅充满敬仰,特意跟茅来了个合影。多年后,有幸学过一些中西方的经济学知识,再来读茅先生的多本著作,发觉其理论架构真的不敢恭维。
zxmnju@馒头妖在金宁 @乾隆皇帝专属微博 几年前我胡说八道时候就就提出过:广泛提倡出轨婚外情私生子之类的,可以直接拉动诸如律师,私家侦探,外伤治疗,堕胎,旅馆业,房屋出租,生活用品修理/零售之类的内需。这比铅笔社那套“h7n9拉动内需”的理论至少早六年。
财新杜珂://@王江松-PHILOSOPHY: 有真不懂的,也有真反对的,比如张五常和铅笔社。 //@纠结的草绳: 不是真反对,而是真不懂。只要稍加学习,情形就会改变。江松兄性子急了,在和我面对面对论过的人,都改变了原论点。他们不缺能力,只是读了些所谓精典且对理论形成的史实背景不了解,目前要做的就是科普工作。
王江松-PHILOSOPHY:今天,中国政界、经济学界、企业家反对劳工三权(团结权、集体谈判权和罢工权)的种种理由,早在100多年前,韦伯夫妇就已经加以有力的驳斥并且被历史所证明了:独立自主的工会组织和工联主义运动,与资本的长远利益、与市场经济的完善、与社会共同利益的发展,不仅不是对立的,而且是后者的必要条件。
折花哥:据本相观察总结,资本家如果经过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影响,很容易就变成纯正的右派,很浑不吝很2B,比如@刘平 皇上,原因大概在于其所在的阶层多数是在自由市场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在利弊选择时价值观一致。而非资本家类的,即便是理论再扎实,在具体问题上还是犯小清新的左派病,比如铅笔社各位大员们。
齐丹霞:佃农理论,合约的本质,其中任何一项,都足以在国际经济学界扬名立万//@爱-谁谁去: 铅笔社还是少拿信誉破产的通缉犯说事。张五常除了吹牛拍马屁,没什么真正的学术成就。
铅笔经济研究社:张五常:研究过民主投票的人,经济学家们有五位都拿了诺贝尔奖,卡尼曼、布坎南、弗里德曼、阿罗、贝克尔。这五位,都是我的朋友,两位不在了,私底下没有一个赞成民主的,在工作场合不太敢讲。有很多人反对得很厉害但是不敢说出来,比如说弗里德曼。 http://t.cn/zjN44lo
袁彦的铅笔社@布尔费墨 实在有意思,我质疑了几次他的观点就把拉黑了,这印证了我的推断,他其实就是法西斯主义者。这个社会如果按铅笔社理论发展,就是下一个法西斯外加奴隶制社会——人都是可以用来买卖的。
砍柴煮水://@博士大虾郑磊: 铅笔社包括薛国师都只有经济学原理的水平,不足道也//@jasonGkwok:没读过MR model谈民主制度的再分配就是笑话。所有后面的实证和理论研究都是从MR model的implication开始的 //@JOPE:http://t.cn/zjJtR94 呵呵,呼唤票友们先读一篇经典论文再出来点评吧。
押沙龙:我想问问铅笔社的先生们:如果经济自由高于一切,契约精神无远弗届,那人有没有出卖自身为奴的自由?赌徒有没有把自己押给别人当活靶子狩猎的自由?一个理论如果推演到极致,一个概念如果被奉为至高,会构建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你们有数么?那样的社会你们自己真愿意生活于其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