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红玫瑰lawyu”

老简宁:革命有其内在的逻辑,也就是理论上的历史合理性;同时革命也是个巨大的悲剧,在严肃的思考里愤怒没有什么价值。——这是我对20世纪历史的大致的态度//@红玫瑰lawyu:如果是社会党,也会搞土改:1,凡土地超过1000亩的,1000亩以上全部以期款形式征收(即十年二十年以后,国家有钱时给予补偿),50亩以上
大石桥维权张泽福://@红玫瑰lawyu: 都说了,“公知”即五毛。//@民社罗伯特卡帕: 大V们怎么这么幼稚,还先立威后法治再民主,他们都是一个掠夺集团的。士大夫之无耻,是为国耻! //@荣剑2008:希望如此,至少反腐比不反好! //@何兵:大约在走,先立威,后法治,再民主的路子。中间相互交差。此是正道。
陶景洲V:【以后你就慢慢懂】据《明报》报道,王队长在刚刚举行的全国政协常委会上,当被问到打完周永康大老虎后,还有没有更大的老虎时,笑而不答,再被问到是不是“你懂的”时,他笑说:“以后你就慢慢懂”。他又说“现在人人都有手机”,而贪官最怕曝光,要发挥群众和媒体监督的正能量。这还让老同志睡觉吗?
你想干什么dong鲁光://@红玫瑰lawyu: 星空诗人还不寻机投奔美帝,恐怕下场也堪忧,不要对因【帮搞倒薄】有功而存太多侥幸心理。都是平民傀儡,吃太肥了还是要挨宰的。//@还是菡薇: 这位演员官僚总是情深款款的倡导普世价值,可是只是嘴巴上说,很多人为他辩解说: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实现民主......所以要支持他的工作。
长途跋涉筹备期:共产党狗咬狗内斗而已,说的好像周永康一个人使得法治倒退,拿下周彰显正义一样 //@红玫瑰lawyu:主子清理家奴,这群党员文棍就猛扑撕咬,主子正义,恶都是家奴干的。煞有介事地说极权下有法治这回事,怎不充满希望?//@陈有西: 不讲法治,可追溯到1990年中央6号文。//@贺卫方:一个令中国法治十年倒退
巡山123://@煙巳惔嘸菋://@信步脂砚斋: 是共产党培养和成就了周永康,没有党就没有周永康。//@红玫瑰lawyu:王教授见识太低。一个家奴能使“法治倒退十年”?这个国家什么时候有“法治”两个字了?你接触工运,见过法治写什么样吗?不要也跟着伪启蒙胡说。
金少武副厂长:以反栱为首要目的的,当然是好的。反栱怎么可能还有不好的?罗书记被萧瀚给教坏了。//@红玫瑰lawyu: 你想得太简单了,他们普遍如此。这种态度就是从崇拜佛朗哥和皮诺切特那里引申推广出来的。只要反栱,就都是好的。//@馬天仁002: 厂长对于元首的喜好,完全是个人问题,不是民宪派的共同主张。
史政研究://@书海飘香23: 哈哈//@红玫瑰lawyu:如果城市“民工”终于暴动,把一直欺压自己的老板的工厂放火烧了,这不叫痞子;大家一起把那些查暂住证的治安员们全部杀光,这不叫民粹;工人甚至杀掉那些帮军警镇压的市民,也不叫暴徒;大家把王石任志强等人的财产充公,用于终结暴政,也不叫侵犯私权。这叫革命。
何-志方V://@红玫瑰lawyu: 底层革命的首要任务,就是摧毁极权机器,消灭利益集团,然后才能通过人民立法,建立起实质意义上的法治。在革命成功后,对于在革命中遭受损失的公民,可以给与适当补偿。但这种补偿绝不高于为反抗暴政而牺牲的那些勇士们,没有底层这些牺牲,极权永远不会终结。
红玫瑰lawyu:底层抗暴或革命时出现打砸抢怎么办?回答是【没办法】。因为极权剥夺了底层一切正当反抗的权利,禁止思想传播和自由结社,无法保证大家能有组织有领导和井然有序。这是社会不公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是革命转型的代价。把这种暴政导致的灾难,怪在底层身上,称之为“暴民”,是一种典型的奴才观。
筱彤雯璐:公知不死光,不挂到路灯上去。支那永远暗无天日。 //@红玫瑰lawyu:非常高兴独立派们能认清伪启蒙抹黑孙文的本质,他们是奉旨而为,目的在于消解人民的抵抗权,污名化革命,从而贩卖改良论,贩卖虚假希望。
奇文玉兄://@红玫瑰lawyu:"民工"都受歧视,源自他们最底层的阶级身份,与什么文明程度没有鸡毛关系。一座充满等级歧视的殖民主义城市,除了党文化和等级隔离主义文化,哪有什么文明?你所谓的“文明”,是指衣着,收入和共产党划分的社会等级。文明是善良,正义,宽容和平等,越平等,就越文明。
恩泽:十余年前,一工头在我办公室说:有一天有机会我要干掉所有上海人。我惊讶地问:何出此言?他愤愤地说:他们歧视我。我问他:你觉得他们为何歧视你?他说:因为我是乡下人。我再问:你知不知道高档办公楼很多人都是来自外地来自农村?为何鲜受歧视?他有点迷茫,我问:你觉得歧视有没可能因为文明程度?
强国老吴://@新工人艺术团-许多: //@红玫瑰lawyu:人民万岁!
東方报记者:這是明天香港各大媒體的頭版新聞。
新工人艺术团-许多V://@红玫瑰lawyu:人民万岁!
東方报记者:這是明天香港各大媒體的頭版新聞。
2可器:傻逼,你愿意吃屎你慢慢吃 //@红玫瑰lawyu:最烦右边这类傻逼。共产党是土包子?他们的理论信仰与组织方式,可以说是最工业化,最现代化,最超前的部分。如果没有社会民主主义,整个世界都可以被他们用自己独特的组织效率和理论系统所颠覆。自由和民主,恰恰是最古@2可器:就是这帮土包子把大陆害惨了
杜楠微波:美国记者镜头下的延安面孔,牙医看到王震时估计要哭了。
杜君立:暴力只能带来暴力//@税道弦歌:[蜡烛]//@戆夫子20:你这贱人,居然化身五毛了,有前途;滚黑名单里去吃屎吧!抒情,抒你妈逼!//@红玫瑰lawyu: “公知”病又发作了。恰恰相反,在极权掠夺压迫下,哪来的“互相残害”?极端分子就是极端分子,别与普通的底层做捆绑。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内心的恶
戆夫子20:没有人权的社会,生命才会相互轻贱;没有人权的国家,人们会不停止互相伤害;国家的意志高于人权,那么人们就忘记了对生命敬畏和尊重,所以人人命如草芥;权力与诉求无法形成良性互动,苦难于底层的人们只能易粪相食,互相戕害;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这就是不义之地;
选举日报:下手这么狠的派系根本没前途的,可以料见被朝廷全歼。不过我觉得朝廷现在武功了得,今后主动维稳,对付JD可以仿诸葛收孟获,除非不得已不要伤人性命。//@红玫瑰lawyu:本拉登也认为自己恐怖袭击的目的是正义的,主要因为美国在中东安插了以色列
纽约市5委书5记:没有信仰的傻逼中原汉人,拆一间房子还自焚呢,何况宗教信仰深厚的西域民族,理解万岁吧,傻逼叫嚣严惩罪犯,严惩个鸡巴,看架势人家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rifle76:别蠢了,美国对穆斯林做了什么,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对维族人做了什么,让你知道吗?当然要谴责恐怖主义,但该搞清楚的事也得先搞清楚。 //@红玫瑰lawyu:本拉登也认为自己恐怖袭击的目的是正义的,主要因为美国在中东安插了以色列,害得阿拉伯世界不太平,巴勒斯坦人民沦为难民,还有一些国家的领土被占
纽约市5委书5记:没有信仰的傻逼中原汉人,拆一间房子还自焚呢,何况宗教信仰深厚的西域民族,理解万岁吧,傻逼叫嚣严惩罪犯,严惩个鸡巴,看架势人家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邝海炎:其他南方系同事我不知道,至少我本人与性工作者同病相怜,大家都在可怜的人间,打一份工而已,都为了生计有时候被迫作一些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没必要装逼装得好像自己比妓女高级多少。//@红玫瑰lawyu: 南方系出来的人,现在哪个不在为官家卖淫?党报官媒,与窑子,有区别吗?你们同病相怜,可以理解。
邝海炎:《如何走出“东莞定律”怪圈?》中国要走进宪政,在告别“黄宗羲定律”外,还应该告别“东莞定律”。 何谓“东莞定律”?意即:出卖精神的人凭靠者国家的道德权杖、利用愚民的道德洁癖,对出卖肉体者讨伐凌辱,将后者视为政治贱民。http://t.cn/8F9GiEs畅读版【http://t.cn/8F9GiEF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邝海炎:晒右边[嘻嘻]//@红玫瑰lawyu: 伪启蒙“公知”为了论证嫖娼和卖淫合理,引经据典,东拉西扯,极力证明这个社会不存在逼良为娼,妓女们都是自愿的。而且妓女的收入都很高,与中产阶级“公知”拉齐了。打着“自由”的幌子,为一种逼良为娼的罪恶制度做辩护,是所有伪启蒙知识分子的招数。叫好的都是傻逼。
邝海炎:《如何走出“东莞定律”怪圈?》中国要走进宪政,在告别“黄宗羲定律”外,还应该告别“东莞定律”。 何谓“东莞定律”?意即:出卖精神的人凭靠者国家的道德权杖、利用愚民的道德洁癖,对出卖肉体者讨伐凌辱,将后者视为政治贱民。http://t.cn/8F9GiEs畅读版【http://t.cn/8F9GiEF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习微博V:[围观]//@红玫瑰lawyu:这个徐昕是标准的舔菊大王,汪洋和星空大师,被他舔到爆。//@fm9974:公知,正在迅速地分裂 //@耶墨蕉风:公知是不会推墙的,而且也不需要推墙。我宁可相比毛左会推墙,母猪会上树,也不相信愚蠢而勤奋的、贩卖虚假希望的、配合左右互搏的公知会是变革的同盟军。
槛外寻梅:读读莫之许,学会放弃对骑墙公知的虚妄幻想吧。微博气数尽,离开是明智选择。
胤懿://@第一经济学姜: 已经公开拜腊肉,还不是极左?老红是智商问题还是立场问题?//@红玫瑰lawyu: :蠢猪,现在这种极右资本主义,还是极左?没有民主,独立工会和社会福利制度,政府军警第一时间赶来帮老板镇压工人,正是你们求之不得的。西方右派都苦于没有中国这种便利的环境,被左翼活活地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