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清平批儒”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 A69.以往批儒时苦于找不到合适的词分辨反对专制的儒生与歌颂专制的儒生。今天看到@杨凤岗 发明的“菊儒”顿时眼睛一亮,今后就用它专门指称后者,因为它的浪漫意味颇能刻画一见到明君撅起便大喜过望蠢蠢欲动的儒生们的神态表情……呵呵,诸位菊儒,鄙人这边厢先有礼啦[挖鼻屎]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 A59. 天朝按照马列毛思想把国人分成人民群众与阶级敌人,和儒家把国人分成君子与小人一个样,根本否认每个人乃至被确证了的犯罪分子都拥有他们的正当权益、不可随意剥夺,由此才会导致文革期间不把人当人、乃至把地富反坏右任意处死后吃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恶行为。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 A46.近年来上峰一边反宪政批普世拆教堂禁美剧,一边访曲阜推孔孟扬传统洁汉语,正反两手都硬,说破了则是确保文化安全,拿本土儒家抵抗西方文化,而本土儒家骨子里的撑专制禁奸言诛杀异议人士的基因正好又有了用武之地。拭目以待儒家与专制的结合还将走到什么地步……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A43.百度介绍刚被调查的正部级申维辰时说他是大孝子,周末常赶40里路回家看望老母陪她聊天,并引李学勤语说他“学养深厚,对山西历史文化有热烈感情”。这样一个不但孝顺而且认同传统的君子,怎么就涉嫌严重违法了呢?主张百善孝为先的咱儒家给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哈……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50.单从商汤和周公公的案例中,我们便不难看出儒家鼓吹的“圣王之道”的虚伪邪恶,因为今天儒生们还在引以为豪的夏商周三代“宪政”恰恰都充满了割鼻断耳的残忍刑罚和大规模屠杀民众的严重罪行,以致所谓“重我民”、“亲民”的要求主要就是别把老百姓统统杀光了。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48.诚然,这在那个时代也是其他国度十分常见的现象,我们今天不必苛责;但如果确实存在如此残忍的刑罚,儒生们非要称颂周公公宅心仁厚仁慈恻隐,那脸皮该有多厚啊?哪怕受罚的是货真价实的犯罪分子,难道割鼻断耳的做法就能成为咱儒家推行“仁政”的符号象征吗?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47.周公公鼓吹的“若保赤子”、“为民父母”,往往被后世儒生说成是“亲民”、“王道”的体现;但他自己提供的文本却清晰地暴露出这种“仁政”的血淋淋真实面目:《尚书•康诰》不但反复论及“刑人杀人”、“刑兹无赦”的严酷话头,甚至还认同了割鼻断耳(“劓刵”)的残忍刑罚。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41.《礼记•表记》曰:殷人“先鬼而后礼,先罚而后赏,尊而不亲。” 商代由于世袭制和血统等级架构占主导,主要靠严刑峻法维持君主权威和尊卑等级,结果导致了“尊而不亲”。从中汲取了深刻历史教训的周公公因此才决心实行家国一体的分封制,把血缘之“亲”与等级之“尊”融为一体。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A31.常有儒生声称,批儒妨碍儒家复兴,也不想想要是儒家真有生命力,批一下就会妨碍它复兴啦?说破了,批儒根本不会把儒家批死;真把儒家领向死路的,是那些拼命想通过舔菊把它绑在专制战车上的蠢儒生。以往靠依附专制还能苟延残喘,现在这世道傍上了专制,你儒家还会有活路吗?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A24.由于儒家两千年作为主导意识形态的影响,许多国人都习惯了将血缘亲情当做人生在世的“元善”乃至基本“人性”加以推崇,甚至不惜在出现冲突时将其凌驾于不坑害人、尊重人权的正义底线之上。这种重亲情而轻正义的儒毒积淀,是目前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宪政的严重文化障碍。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A22.什么叫“伪善”或“虚伪”呢?就是一方面高喊见义勇为、仁者爱人的动听口号,另一方面照样从事损人利亲、坑人害人的不义恶行。当如此多的国人依然在儒家遗毒的积淀下认同亲亲相隐窃负而逃的做法时,希望在这国真正确立起尊重人权的正义感,就还是一件相当遥远的事情……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A13.为什么专制者锲而不舍地一次又一次捡起儒家这面破旗呢?儒生们会说主要是因为儒家提倡仁政,从而舔菊性地预设了专制者有亲民之心的前提。其实根本原因是儒家主要为权势者着想,并且还想出了移孝作忠这套独门绝技,成功地忽悠民众把君主官员当慈父看,无论怎样压榨自己都得孝顺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A1.只要不改掉张口称颂皇上圣明英明开明、号召子民们移孝作忠的老毛病,舔菊的儒生就还是舔菊的儒生,患了“缺父症”的“认爹狂”就还是患了“缺父症”的“认爹狂”,不管你从三代宋朝那里发现了多少宪政自由的踪迹,也不管你怎样标榜自己是多么地哈耶克……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7.前几天发微博说儒家不是世界级而是地区级文化,遭致儒生反驳。其实儒家的这种影响定位与它作为“先王之教”的性质定位是一致的。一个特别强调中国古代几位统治者“丰功伟绩”的文化思潮,当然只能在东亚范围内打转转,要产生世界级的影响完全是白日做梦。
刘清平微博:#清平批儒#10.先拿尧舜这两位头号圣人开开玩笑。不错,《论语》《孟子》都强调了他们在道德上的伟光正,像在“博施济众”方面有“病”啊,“善与人同”啊等,但都属于大而化之空洞笼统,一落到具体事实便有诸多漏洞。例如关于他们的禅让“美德”,孟子便声称这是源于天命而非他们自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