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方舟籽”

萧--瀚微博249世:有博友替我被删号抱屈,说我的言论向来是温和的。错了,我对伪公权向来是不温和的。我只会对具体的人温和(但对有些人也不会,比如以践踏私权为业的方舟子及其方舟籽)。
叶恭默V:事实本身不能产生价值,但人渣理中客如方舟籽@太簇 把事实当最高价值。低级理中客则以回避价值判断只探究事实当优越感来源,主要是那帮果壳松鼠仔,装B只为掩饰在人文上的贫瘠,人品貌似还行,但介入公共事件影响七八成是坏的。贱人级理中客也会玩事实价值二分,但事实和价值都是割裂、错位对应的。
律法师V:[嘻嘻][赞]//@叶恭默:回复@微山湖鲤鱼:这方舟籽早期也是我的铁粉貌似吧。你的智力大概是不能明白价值观的成因。事实不能产生价值,不意味着价值和事实要互相排斥。价值是在对事实的连续判断(赋值)中产生的。方舟籽小时候拉屎身上是一个事实,按你的逻辑,你应该一辈子叫方舟屎,对吧?
叶恭默V:事实本身不能产生价值,但人渣理中客如方舟籽@太簇 把事实当最高价值。低级理中客则以回避价值判断只探究事实当优越感来源,主要是那帮果壳松鼠仔,装B只为掩饰在人文上的贫瘠,人品貌似还行,但介入公共事件影响七八成是坏的。贱人级理中客也会玩事实价值二分,但事实和价值都是割裂、错位对应的。
叶恭默:正义的原初意义,并不具有后来被追加的崇高意义,主要是对等原则:你打我一拳,我也有可还一拳。就算我打不过你被打死,最终神也必会代我惩罚你。生活中的正义无处不在,不要打人/骂人/污蔑人/诽谤人/偷窥人,因你所做的,别人也可反作用在你身上。天涯八卦女/方舟籽/毛粉皆属不懂正义而以正义自居者。
萧--瀚微博243世:28.方舟子及其方舟籽这个网络黑社会,他们诬陷平民的基本路数是,没有可靠的事实证据,但有无限的邪恶想象力,他们在猜测与具体事实证据之间切换完全没有心理障碍,他们集警察、检察官、法官还有刽子手于一身,他们想要构陷谁,就直接喀嚓了。
萧--瀚微博243世:25.就像方舟子一样,方舟籽们也是这副德性,逼人自证清白时动辄抡起所谓专业人士的牛掰范儿,用恶意推断和无耻构陷来立论和网罗所谓证据。这群斗鸡眼从来看不到超出寸光的距离,妄图用他们的狭隘贫乏剪裁出一个只许符合他们井底的血淋世界。一群王八蛋。
萧--瀚微博243世:除方舟子外,大大小小的方舟籽们也深受教主熏染,惯于对关心公共事务的非公权人物作恶意的动机猜测。即使像王功权这样在公共领域所作所为至少迄今毫无瑕疵之人都遭暗箭中伤。在这国,从事公益和公义的优秀公民常要受围剿之厄,来自奴隶主和自甘奴的自不必说,有时还来自伪同道。
面海______:萧--瀚微博243世:除方舟子外,大大小小的方舟籽们也深受教主熏染,惯于对关心公共事务的非公权人物作恶意的动机猜测。即使像王功权这样在公共领域所作所为至少迄今毫无瑕疵之人都遭暗箭中伤。在这国,从事公益和公义的优秀公民常要受围剿之厄,来自奴隶主和自甘奴的自不必说,有时还来自伪同道。
萧--瀚微博243世:除方舟子外,大大小小的方舟籽们也深受教主熏染,惯于对关心公共事务的非公权人物作恶意的动机猜测。即使像王功权这样在公共领域所作所为至少迄今毫无瑕疵之人都遭暗箭中伤。在这国,从事公益和公义的优秀公民常要受围剿之厄,来自奴隶主和自甘奴的自不必说,有时还来自伪同道。
只转贴::除方舟子外,大大小小的方舟籽们也深受教主熏染,惯于对关心公共事务的非公权人物作恶意的动机猜测。即使像王功权这样在公共领域所作所为至少迄今毫无瑕疵之人都遭暗箭中伤。在这国,从事公益和公义的优秀公民常要受围剿之厄,来自奴隶主和自甘奴的自不必说,有时还来自伪同道。 
萧--瀚微博243世:除方舟子外,大大小小的方舟籽们也深受教主熏染,惯于对关心公共事务的非公权人物作恶意的动机猜测。即使像王功权这样在公共领域所作所为至少迄今毫无瑕疵之人都遭暗箭中伤。在这国,从事公益和公义的优秀公民常要受围剿之厄,来自奴隶主和自甘奴的自不必说,有时还来自伪同道。
剩世凡蛙:周末上班太无聊,拉了个方舟籽耍耍。人家没招了说拉黑拜拜。其实哥真的没稀罕过,甭忧心,Y也不用自作多情说拉黑了。@weiweituo 你是很棒的~~~~~~~~~~~~~~~~~~~~~~~~~~~~~~~~~~~~~~~~~~~~~~~~~~~~~~~~~~~~~~~~~~~~玩具呢!
赵育YU:萧老师又在对牛弹琴了。 //@十年砍柴:肉老师和萧老师的话微言大义我都不懂,但我觉得质疑韩寒和方舟籽没什么逻辑关系吧? //@肉唐僧:韩寒自己悬赏2000万找代笔证据在先吧?再说,法律之外言论自由无限制。萧瀚还是法律科班呢,太丢人了
萧-瀚微博189世:给方舟籽们:你们迄今不知自己的问题所在,作者可根据自己意愿展示身份,并无义务非得怎样,无论有无代笔都是作者自己的事。鉴于韩寒的知名度,有人好奇作品的真作者,这入情入理,但作者自己说没有,你们也没有诸如代笔人这种关键性证据,就该停止质疑,不该恶意推定非公权人物。
萧-瀚微博189世:谈及代笔的帖子就像粘蝇贴一样,平时从来没出现过的那些方舟籽全都出来了——我本来以为既然方舟子去了搜狐,方舟籽应该也跟着去,没想到还有那么多留守方舟籽。各种谩骂倒还其次,关键在于方舟籽们脑在水中央的殃殃规模实在过于惊人。
胡阿瞒:回复@老顽童sanshi3:方舟籽是我们这个国家的祸害。这种人越少越好http://t.cn/zOeKFaP
有聊与无聊:刚才偷闲表达了一下对所谓方舟籽一说的看法,就有人指认俺是方舟籽。回复指认过去,居然设置了无法回复。只好在这里回复@Brightlizzy: 俺真不是方舟籽。难道表达意见后就一定要被站队吗?或者方队,或者韩队,非此即彼,这倒很有我党的执政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