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云中上师”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参与一些公共议题,和朋友们的交谈则从往复转移进了微信群。陆扬回到了北大,也继续以“云中上师”的名义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观点。陈爽已经耗尽了对互联网的热情,从不玩微博... 更多
多情键客无情剑:都归了北大梦桃源//@我是风啊1888_80g: 稿费最后归谁了? //@雲中上師: 陆扬的文章,其实都是云中上师代笔//@satankiss: 蔡尚思《孔子思想體系》,絕大部分都是朱維錚先生代筆。第一章更是完全出自朱先生//@步军都虞候: 童书业春秋左传研究序言,署名顾颉刚,实黄永年代笔。 //@吸濡之魚在江湖
陈尚君的微博:代筆 大約是當代學術文化中的常見現象。如上古影印元版文心雕龍序,署王元化,其實是李慶甲執筆。上海辭書印海外新見永樂大典十七卷前言,署胡道靜,其實是方健執筆。至於領導講話就更多了
寂航-zhuyan://@雲中上師:我刚买来,还在抽空翻看//@阔言: 麻烦云中上师在这一套中推荐几本 //@雲中上師:不会吧,一半新锐,一半早已成名,这类书其实关键不在是否大名家,而在能平允采纳一般较新研究,涵盖面能多样,其实这套书里新锐写的往往比成名者好
何帆V:「讲谈社•中国的历史」10卷本入手,必须给理想国团队和陆智昌老师点赞。[强]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V:@云中上师 戒了微博,大家少了好多看头。
宪阁微观:【@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微访谈】陆扬谈史景迁:天赋与局限,为谁写和怎么读http://t.cn/8strZFQ
皮皮鲁家的cleo:上次听讲座人群中有一个'站在门口的绝对是云中上师,这稿子应该把提问环节也加上就好了 //@朱云天Amoy:转发微博
人文与社会V:本乃迪克特·安德森:民族主义研究中的新困惑 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系列讲座,第一讲(尚未校对完毕,供参考) http://t.cn/8st0zo1
nassisian://@文景王猫: //@zhangduo: 云中上师所说的四位霍比特伙伴后来都成为文史大学者这事,最值得回味。大约每个戒迷都想亲自触摸、阅读一遍《西界红皮书》吧。//@鄧嘉宛: 推薦閱讀。@世纪文景 @zhangduo //@果树breathing: 好文共赏
雲中上師:一份报纸刚发了篇我关于《魔戒》的短评,是在以前的评论基础上改写而成。因为估计那报纸一般人不看,权当个长微博吧。 如果只能带一本书去另一个世界   如果只能带一本书去另一个世界,我...文字版>> http://t.cn/8kcTvWJ (新浪长微博>> http://t.cn/zOXAaic
胡一钗:“廉价的愤怒指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关心的愤怒,一种对任何质疑或不同意见表示敌视的愤怒,一种宣泄过后便不再自省的愤怒,一种认为自己预设立场无需检验的愤怒。”by云中上师。自省用。
清水火焰云中上师最羡慕大散关的办公室,难道是在北大吗? //@常bobo:回复@大散关:以后有人写《近五百年来学术史》,就要从朗润园的历史系办公室讲起了,而且首条就是,有庭院深深深几许才能有兜兜转转大学问。 //@大散关:回复@常bobo: 這建房大業,嗯,分明是為五百年後的學術播下讀書種子。
金刚葫芦娃isMe:云中应该指的是云中凤这个人,上师是云中凤的老师,这2个人被指为是金钱教徒。云中上师是不是这么来的?
懒仙77:笔墨已开,生宣待写,却要忍作无事状,硬把云中上师关。自己能通过微博这个窗口欣赏精彩的外界,缘于上师; 能从阿狗的文字中汲取力量和启发,亦缘于上师。他是很好的关注对象,我也不失为好粉丝。恶斗哪有胜利可言,两败俱伤而已。啊~ 多么痛的领悟 喝一杯,收拾心情,停止报复,开临。
懒仙77#纪事#懒仙心意已决——今晚11点正,把@云中上师 扔进小黑屋!释放时间不明,此举必为懒仙微博史留下浓重而又特别的一笔。她和上师的缘分太浅,实在做不到相逢一笑抿恩愁。她知道把上师关进小黑屋,最对不起阿狗,还对不起他爹和爱东哥,这回她只想对得起自己!#关上师 泄私愤 求情者 黑无赦 #
芝娃娃猫://@莲塘月色: 上面在听吴老师转来的美妙而悲壮的音乐,下面在看云中上师转的底特律博物馆的惨景,这音的悲凉怎么这么配得上那图的凄凉。 //@吴真微博:波澜壮阔 //@任知:情感充沛,百转千回
DhrZhang云中上师真是搞笑,在自己专业以外喷东喷西,他那以authenticity和originality为本的认知体系和价值观早就被诟病了,还洋洋自得而不自知。
孟彦弘:回复@威武上帝:所言甚是。我基本无见识。 //@威武上帝:见识不如云中上师。 //@孟彦弘:咱俩这么聊,就是空对空,就是理论。咱要通过一具体的文章或材料来谈,就是实证,就好聊了 //@雲中上師:史學不是直覺,史學是研究無法復原的過去,所以直覺經驗在這裡不適用
江南阿狗:2000年曾在哈佛听@云中上师 讲Writing as Career,上师代表普大,对哈佛颇不在乎,随意忽悠了几下。昨天再次听上师英语报告,这回代表北大在普大讲王处直墓,十分用心,语文表达之好十分了得。练就这般武艺不易,同辈中可说绝无仅有,阿狗担心这好把式在几句洋泾浜更吃香的地方用不上,难免委屈了上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