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MZ贾榀2”

MZ贾榀2:今天遭遇两拨野蛮执法,早上八点十五走到一个路口被十几个不明身份人员拦住强行塞进警车,带到广州第十八中学后,警察和国宝关了所有门窗并拉上窗帘,强行搜身,我强烈反抗遭到六个人围攻,他们把我双手死死按住强行抢走我口袋所有东西
MZ贾榀2:: 现在我和秀才,谢文飞,张坤乐,杨崇,汪龙一起去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支持刘远东!
MZ贾榀2:王默已经从久敬庄出来了
MZ贾榀2:终于被警察赶走了,房东也受到牵连被罚款四百块,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被驱赶,更不知道这种情况还要发生多少次…颠沛流离吧习惯了,但是信心不减反增,大家一起努力!加油南方街头!
MZ贾榀2:南方街头运动的诉求和抗争得到世界朋友的关注支持,图为接受法国记者采访后合影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MZ贾榀2:南方街头朋友正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在场的朋友有王爱忠,野度,周莉,谢文飞,贾榀,秀才,张皖荷,王默,黄雨章,刘嘉青,刘正清律师,刘士辉律师,蔺其磊律师和三位法国记者。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MZ贾榀2:个人认为当前还是以同城交友和街头活动为主要抗争方式!暴力革命太不现实,而且我发现那些主张暴力革命的人一大部分都是骗钱的,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首先就是到处见朋友要钱,也不知道是不是脸皮太厚,完全不在乎别人的议论,拿了钱就整天吃喝嫖赌什么正经事都不干。
MZ贾榀2:刘士辉律师找到了,他被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在广州市越秀区拘留所行政拘留七天!1月9号上午,多名律师分别在广州各看守所拘留所询问刘士辉律师的下落。来自北京的张磊律师前往越秀区拘留所打听到了刘律师的消息,刘士辉律师是本月5号前往天河区公安部门询问张圣雨马胜芬肖青山时被控制随后失去消息!
MZ贾榀2:吴奎明律师刚刚见到张圣雨,张圣雨被打头部受伤
MZ贾榀2:十号下午我和吴奎明律师,谢文飞,杨崇一起来越秀区拘留所查询张圣雨马胜芬肖青山的情况,得到答复他们三人都是行政拘留十天,马胜芬肖青山被送到医院,张圣雨关在拘留所,张圣雨在拘留所喊口号被警察用手铐打伤头部!
MZ贾榀2:一个南周事件就让当局这么紧张,可见这几年的公民街头民主维权运动起到的作用还是很大的,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不断与专制邪恶抗争,事在人为成功的路就在脚下
MZ贾榀2:元月十号下午吴奎明律师,谢文飞,杨崇,贾榀一起来到越秀区拘留所查询张圣雨、马胜芬、肖青山三位朋友的消息,得知他们三位分别被以扰乱社会秩序行政拘留十天,肖青山和马胜芬都被送去了医院,张圣雨被关在拘留所内。查询过程中警察曾抵赖
MZ贾榀2:关押在赤壁的黄文勋,已经被关7个月左右!一起被关的还有袁小华袁奉初,他们2013年5月25日被赤壁当局非法抓捕关押至今,目前多名律师前往赤壁商议关于他们的开庭!下图为90后民主人士黄文勋!
MZ贾榀2:一直想不明白,新疆维族朋友没枪没炮经常拿大刀和石头都要跟他们干!汉族人遭遇不公平对待时宁可自焚、喝农药也不愿向敌人下手,喝农药自焚的痛苦程度远远高于被枪毙,这样都能忍受还怕什么?
MZ贾榀2:一起推墙!秀才,黄雨章,杨崇,张皖荷,刘喜珍,刘嘉青,艾乌一起推墙!推红色的墙!
MZ贾榀2:75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最后一个生日。陪伴他的只有管家吴连登和秘书张玉凤。主席当时已很虚弱,只希望吃碗清淡的长寿面。最初,连登提议做手擀面,玉凤觉得有“赶首”之意,不吉利;连登又提议做伊面,玉凤又觉有“最后一面”之意,更不吉利。商量了半晌,两人最终给主席做了碗挂面
MZ贾榀2:剛剛消息,自由刘沙沙 和漁夫他們四個人在深圳看守所門口被帶到梅林派出所,請關註!!
MZ贾榀2:曾国藩曾说,社会大乱前必有三种前兆,其一是无论何事,均黑白不分。其二是善良的人,越来越谦虚客气;无用之人,越来越猖狂胡为。其三是当问题到了极其严重程度后,偏偏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认,不痛不痒,莫名其妙虚应一番,没人愿为这艘破船补补窟窿。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