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LeBonHomme”

LeBonHomme:殖人,敌左和女拳,基本上就是三大魔怔群体了。共同点都是喜欢夸你离岸爱国
LeBonHomme:俄罗斯这个国家的问题是……说润人在西方就是消耗品…话确实没错,但是西方给钱啊。而且这些人在俄罗斯不一样是消耗品,甚至还不给钱嘛? ​​​​
LeBonHomme:只要自由主义还是西方主流思想的话,那么我现在的决定就还是最有利于中国的,为什么我已经解释了无数遍了。这点我绝对问心无愧。但是你说自由主义会不会完蛋,那么等完蛋再说。走一步看一步。真完蛋了我就再变。如果你说,强行搞民族主义对冲,无视实际情况非要你回国怎么怎么样的话。说实话没用的。 我知道,很多人说我过于意识形态化,其实真没有,我很务实,我讲意识形态是因为很多矛盾溯源起来,最终症结就在意识形态上。但是现实做选择不可能脱离实际的。反而是你不回国就是不爱国这种,才是真意识形态上头。收起全文d
LeBonHomme:从自由主义角度来说,我做的选择就是对中国最有利的选择。当然我也理解你不信自由主义这套理论,所以自然也不相信我的选择是有利中国的//@夏井路:一个高喊爱国的同时表示为了要占用外国科研经费准备成为法国人从而不会回国,一个国内做节目在国内缴税。
LeBonHomme:没有,我其实同意马前卒大部分观点的。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他粉丝群体里面魔怔人会这么集中//@飘渺的球A:以为会对马前卒的一些观点进行反驳,比如连花清瘟。
LeBonHomme:获批临床还是获批紧急使用?不过当下能获批临床也是很说明势态紧急了//@流泉弥漫:国药的奥密克戎疫苗刚刚获批了
LeBonHomme:我反正看出来了,上海这个尿性,就是中央决定清零有人就会故意搞砸清零。如果共存就会好了吗?根本不会,如果决定共存肯定也会有人故意搞砸共存。然后相互甩锅,自己永远捞好处。这种尿性真的是欠一顿镇压。 另外不管了,上海只要一天这尿性我骂一天,反正炸号就炸吧,炸了我也不玩微博了。 ​​​​
LeBonHomme:我也不认为会压垮,历史在曲折上升,但是不妨碍我当下实在是憋不住骂两句//@臻缜日上:我倒很乐观,只要无法彻底压垮,那挫折只会令我们的制度更完善,组织更完善,这些暴露的问题是好事,否则没法解决,当然,前提是你们像我一样相信无法被压垮,以我们强有力的核心和组织以及资源,我认为压不垮
LeBonHomme:我反正看出来了,上海这个尿性,就是中央决定清零有人就会故意搞砸清零。如果共存就会好了吗?根本不会,如果决定共存肯定也会有人故意搞砸共存。然后相互甩锅,自己永远捞好处。这种尿性真的是欠一顿镇压。 另外不管了,上海只要一天这尿性我骂一天,反正炸号就炸吧,炸了我也不玩微博了。 ​​​​
LeBonHomme:这不是我一直说的系统性缺陷嘛?//@拉风的推土机:所有系统最可怕的场景:什么也干不成,却要不停的投入资源。
LeBonHomme:我反正看出来了,上海这个尿性,就是中央决定清零有人就会故意搞砸清零。如果共存就会好了吗?根本不会,如果决定共存肯定也会有人故意搞砸共存。然后相互甩锅,自己永远捞好处。这种尿性真的是欠一顿镇压。 另外不管了,上海只要一天这尿性我骂一天,反正炸号就炸吧,炸了我也不玩微博了。 ​​​​
LeBonHomme:上海的问题根本不是共存还是清零的路线问题,而是他们无论哪个路线都做不好//@记得自己在存钱中:不是说路线之争
LeBonHomme:我反正看出来了,上海这个尿性,就是中央决定清零有人就会故意搞砸清零。如果共存就会好了吗?根本不会,如果决定共存肯定也会有人故意搞砸共存。然后相互甩锅,自己永远捞好处。这种尿性真的是欠一顿镇压。 另外不管了,上海只要一天这尿性我骂一天,反正炸号就炸吧,炸了我也不玩微博了。 ​​​​
LeBonHomme:我反正看出来了,上海这个尿性,就是中央决定清零有人就会故意搞砸清零。如果共存就会好了吗?根本不会,如果决定共存肯定也会有人故意搞砸共存。然后相互甩锅,自己永远捞好处。这种尿性真的是欠一顿镇压。 另外不管了,上海只要一天这尿性我骂一天,反正炸号就炸吧,炸了我也不玩微博了。 ​​​​
LeBonHomme:有一说一其实国内领导的子女出国留学,然后就留在国外工作乃至移民都还好啦。我最看不起的是国内领导子女去五眼读个硕士只为了回国继续卷体制,维持国内的中产符号。 ​​​​
LeBonHomme:无论是润出国的田园自由主义,润不出去的田园自由主义,都跟美国那帮小逼崽子们学了一个很恶劣的习惯……没有逼数 ​​​​
LeBonHomme:我猜啦,如果没有发生黑天鹅的话,西方的经济和政治危机可能会开始于2024年。如果发生了什么黑天鹅,比如勒庞当选之类的事件,那么推倒欧洲政治危机的第一块骨牌就倒下了。 ​​​​
LeBonHomme:对于张医生。名气越大,责任就越大。所以在关键时刻,应该出来凝聚共识。结果没能凝聚共识,反而成了共存派嘴里的领袖了? ​​​​
LeBonHomme:想当年我也做过环保NGO,参加过不少的使领馆的活动。有次,在一领馆组织的活动上,我介绍中国西南两栖动物的保护情况。有一页slid上面展示了几个两栖动物标本。结果台下就有个女圣母大惊小怪,斥责我说,你知道小动物在这么小的瓶子里会很难受嘛?会无法呼吸的嘛!我说大姐,这些小动物都已经泡酒 ​​​​...展开全文c
LeBonHomme:政府职员,在该当恶人的时候要勇于去当恶人,该当好人的时候要勇于当好人。不是在该当恶人的时候装个老好人和稀泥,在该当好人的时候又没有担当临阵脱逃。 ​​​​
LeBonHomme:张医生会润嘛?不会,因为张医生现在可是上海独当一面的人,但是要是去了美国就只能开Uber了。 ​​​​
LeBonHomme:给恨我的人提供一个我的黑历史 ​​​​
LeBonHomme:对自由主义不了解也不至于以为自由主义不发展生产力吧?所谓想一下都该明白,如果自由主义不发展生产力的话,现在西方生产力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
LeBonHomme:马前卒讲讲国内新闻就挺好的了,讲国际问题就是个傻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