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黄龙游子”

法人代表黄某伟承认错误,主动删除帖文,并写下保证书。 我们看看网友怎么说 ↓↓↓ @黄龙游子:网上又流传"深圳和厦门分别成立正省级“特别行政区”",我赶脚这又是地... 更多
黄龙游子:来了北京兄弟@刘咚咚 ,叫上@我是闻正兵 作陪,顺便有个胖子陪吃陪喝陪聊。于是我轻松多了!
黄龙游子:分享自周小平同志《周小平:我待祖国如暖男》 - 评:小平同志的暖文,读罢估计我要语无伦次,逻辑混乱一周才能恢复。不信,你也试试! |周小平:我待祖国如暖男
黄龙游子:<转发,拷问某些教育工作者的良心>听说,深圳的某些学校,孩子们盼望已久的体育课经常被语文或数学这样的"主课"占据,美其名曰"强化基础"。我想问下:平日作业成堆,作文奥数不停,孩子无暇锻炼,唯一的体育课也如此,孩子们身体快被掏空了,成绩再好有用吗?校长们,你们咋想的?站出来说两句[怒]
黄龙游子:<神回复>@张修林微博 :中纪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世界上没一个政党像我们党这样高度重视反腐败斗争。网友@张多戈 回复:王老太天天在阳台洗被子,老王逢人就吹"我家老婆子是世界最勤快的人,每天都老老实实地洗被子"。老王太太一听就火了:你要不小便失禁,每晚不尿被子,我还用得着天天洗吗?[哈哈]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黄龙游子:专家的瞎忽悠,政府的GDP至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开发商的圈地运动,吹起一个大泡泡,再过两年会有很多人为此跑路。全国现在的园区即使倒掉70%,剩下的照样空着。理由很简单:根本没那么多企业供你们挥霍!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黄龙游子:家乡的味道。感觉那2号就是我。
黄龙游子:奇怪,很多专家和领导,总想干涉民营企业的发展。什么产业转移啊,转型升级啊,尽快上市啊---企业发展有其客观规律,对此的理解,很多砖家和企业家相比,就如一头驴和千里马的差距。政府要做的就是降税赋,定好游戏规则,倡导公平竞争,干涉太多只会适得其反,企业的事就交给企业家来解决,行吗?
黄龙游子:那年,银湖别墅区,EMBA班新来了位外教女老师,非常漂亮,@我是闻正兵 第一面就春心萌动。某晚,黑漆漆,他悄悄来到老师住的小院门口,辗转良久,无从下手,只好捡起一块砖头,写上“爱你,祝越来越好,天佑你”扔进去,幽幽离去。第二天一早大会,校长@陆亚明 头上缠着绷带,宣布开除班主任@胖子天佑
黄龙游子:摘自郎咸平<萧条下的希望>:香港工业总会的数据显示,港资企业两年倒闭30%,2011年,珠三角约有7万家港资工厂,2012年底还剩5万家---这才是珠三角制造业的真实情况!实际上,这只是整个经济萧条的缩影,放眼其他行业,情况也一样糟糕!
黄龙游子:失败的培训真害人。某部门服务到基层,送营销培训到企业,出于礼貌,我听了一会儿。培训前先做游戏,喊口号。老师口若悬河,时不时蹦出几句英语,动不动佐证下华为,宣称营销上"重赏之下才有勇夫","人定胜天,狭路相逢勇者胜"云云--听得这个别扭啊。据说还有个"总裁讲话艺术"培训,俺打死也不参加了!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黄龙游子:由于销号太快,@胖子天佑 换了马甲重上微博。他想看看自己的伪装效果,随便找了个经常骂他的人聊了几句,然后问:“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人回复:"化成灰老子也认识你,臭流氓作家天佑"。天佑很惊讶,问:"给你五毛钱,说说你怎么知道是我的"?那人迅速回答:"我TM是司马南 "!
黄龙游子:早新闻。周边的几家大企业都在悄悄地裁员,有三家企业去内地买地享受优惠扶持去了,还有两家已停产转租物业做起二房东---谁再说经济形势还正常,谁就不正常!
黄龙游子:某园区老总的牢骚:以前园区开盘,门口挂个广告,就不断会有企业上门咨询,园区很快就满了。现在,广告挂了半个月,也没几家企业询盘,这样下去饭快吃不上了,经济到底怎么了这是?(图文无关)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黄龙游子:今天再受打击。又一个老友退股变现,买了写字楼招租做"地主"。他说:搞生产企业,人难管,款难收,事难办,竞争残酷,赚点钱太难。每天一早睁开眼睛,就想到几万块又不见了,房租、水电、工资、税赋、罚款一个都不能少,各级政府的检查压得人喘不过气。做个制造业,看上去很美,其实比个养猪户都不如!
黄龙游子:下午,一个做并购的经理人来公司做客,他侃侃而谈:管理需要智慧,一个优秀的领导要闲死自己,累死下属。我们对企业尽调的第一步就看这个老总在忙什么,如果他忙的是其他的事情且公司又井井有条,这个企业是值得往下看的---听到这,我立马打断他:咱们绝对没有合作机会的,我每天忙得要死,对不起啊!
黄龙游子:人民网,让我们说什么才好?
黄龙游子:我回来了!曾经是这个园区的服务者,现在是享受着服务;曾经亲自把库珀引入园区,现在是库珀的一员。时间没去哪,只是换个方式在轮回!
黄龙游子:做了十几年园区,帮助创业者处理过一大堆破事,包括队长找上门科长说封门黑社会要拆门等等,当然还有些内部管理上的种种怪事。当时还暗想这帮创业者咋都是倒霉蛋,啥人都能碰上。自己创业几年,不经意发现类似的破事在身边也一件件发生着。真TM邪门,看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