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陈迪Winston”

环保、生态主义纳粹与政治正确 WeChat ID xinchaochensi About Feature 新潮沉思录 文 | 双瞳 斯拉沃热·齐泽克在他那本“... 更多
陈迪Winston:不要遗忘发生过的事情以及当时候的体悟,那样经历的就总归不算白费。 ​​​​
陈迪Winston:入户消杀这事看不懂啊。就算不谈Covid物传人的证据极其缺乏,你说人都给拉到方舱14天阴了放回来了,停留在人体以外的病毒还有活的?病毒在冰箱里比在人体里活得久?这肯定不是这两年以来公众接收的知识。如果是上海有了爆炸性的新发现,请让有学术信誉的专家出来介绍一下,国际大刊发一下,peer review ​
陈迪Winston://@我是落生:……//@辣条娘://@Aka_saya:……我已经克制不想转得自己首页全是这种了……但人真的要面对现实………//@____止水____://@vt小克克:天呐🙏
他已化作胡笑狗心理健康:去方舱,交钥匙,消杀。 ​​​​
陈迪Winston://@潘海天:套娃视频了//@楚惜刀:快进到无法查看//@阿葱: 简中笑话,看这期的存活时间能有多久。//@EveryLittleThingSheDoesIsMagic:本视频先预判了本视频的结局
Dawn当当当当:【爱丽森假新闻】第2集:此内容无法查看 LDawn当当当当的微博视频 ​​​​ *** External link: http://t.cn/A6XbeADc
陈迪Winston://@欧洲文艺评论:童教授的微博已被禁言//@彭伦空间: 虽然,但是。生活了四十多年的城市被折腾成这样,宪法学专家童之伟教授微博被禁言,都是难以接受的。//@东漂学童 :是啊,跟国际接轨啦普世价值什么都不用啰嗦了,自己制定的法律总要好好遵守吧?童老师说的好,哪有动不动就紧急状态的
译之俄1:先不管有用没用,大家记住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依法治国喊了那么多年了,对吧? ​​​​
陈迪Winston:家庭责任不应仅妈妈可见,家庭劳动的价值也不应为社会所不可见。母亲承担更多家庭劳动仍是当代生活的普遍现实。我们在呼吁女性应拥有母职以外的无限可能性的同时,同样重要的是承认家庭劳动与社会劳动都是富有价值的劳动,同样值得尊重、回报与保障。
陈迪Winston:木门的那个视频你们在朋友圈看到了吗,太吓人了…所有政策最根本的支柱是暴力,在那个画面里一点都不显得别扭… ​​​​
陈迪Winston:哪怕,还是//@阿詹Ganglha-Khandro:虽然,但是
添橙法学:法援播报 | 微博公开账户IP属地涉嫌侵权,浙理学子起诉微博已被法院立案 ​​​​
陈迪Winston:哪怕治安风险再严峻的社会,也不会让每个路人查每个路人的身份证#微博全量开放IP属地功能# 现在显示出来的用户IP属地,并不是今天以前就查不到,平台管理方在后台从来都是看得见的,对用户不可见而已。所以如果如平台方所言,现在开放这个信息是为了“减少冒充热点事件当事人、恶意造谣、蹭流量等不良行为”,那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平台方将原本只由自己负责的信息质量甄别工作,相当一部分外包给了普通用户。好比原本在地铁站只有穿制服的公安干警有权限查路人的身份证,现在却是给每个路人都发了扫描设备,然后让每个人都能查到每个人来自哪里。突然多了那么多路人帮忙查身份证,警察的工作是不是能轻松点呢?说实话我看不出来。如果说是某种想象力以外的极端特殊时期,譬如就是不允许来自某个地方的人出现在这里,那群众力量查身份证大概有点用。但是在绝大多数正常的时间,让每个路人掌握每个路人的身份信息,不仅对于公共安全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只会压缩每个人进入公共空间生活的愿望。譬如你是从其他地方过来学习工作生活的,绝对会有人多问一嘴:“诶?离家挺远啊,你来我们这里干什么?”譬如你是少数民族,肯定也会有人问:“哟,这是什么族?没听过呢。”再譬如你来自承受地域污名化的地区,人家也未必需要说什么,嘿嘿冷笑一下就走开,够你吃头死苍蝇了。这些都是路人,不是有编制的公共服务人员,没有工号让你投诉,受着就受着了。你会不会因此更加不愿意出入公共场所?身份信息在社会管理、打击犯罪中当然是有重要作用的;但是把身份信息的权限开放给社会最普通的居民,然后期待最普通的居民能够因此帮助公共安全做得更好,这是完全不着边际的幻想。现实里的普通人掌握了其他普通人的身份信息,你以为他们会去打击犯罪啊?他们最经常会去做什么?轻的搞歧视、说破烂话,重的搞诈骗、或者跟踪狂。在网上呢?以前网易评论版那么大流量,说没两句就是地域歧视攻击,因为每个用户ID后面都显示地区信息。这种设计是完完全全鼓励、诱导用户去注意、然后利用属地信息的。你们想想看,一个留言里就三块信息:用户名,用户写的话,然后ta来自什么地方。用户名又不是有效信息,写的话有时候看的人就是不打算就事论事的,那还拿什么说事?当然拿你来自什么地方啊,想方设法骂啊。就现在微博上这个生态,海外用户接下来就直接社会性降权了,开麦就是50万,没人跟你讲道理的。那些都是路人,没工号的,但他就是能查你身份证,恶心完你就跑,你还没处讲理,咋办?以后少出入或干脆不出入公共场所咯——这就是公共生活的又一次被剥夺。而海外用户只是一个马上能想到的例子,每个用户管你什么身份属性一定都会有属于你的恶心方法。这个年头的社交网络管理面对很多挑战,平台方都做得很难,内容环境的维护成本越来越高,大家也都理解。Facebook几年前就雇了一万个内容审核员了,现在不知多少,而国内的这个审核尺度就更是不知各家得雇多少人。但我想说的是,哪怕治安风险再严峻的社会,也没有给街上每一个路人发警官证搜查证的,那不会带来秩序,只会有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的暴政,populist police state肯定会是比police state更可怕的东西。做做实验就算了,不要往这个方向走下去,互联网精神死八百遍了。收起全文d
陈迪Winston:做完核酸,没忍住又去了一趟超市,就这样子了,挂起来 ​​​​
陈迪Winston:今晚的朝阳区朋友圈,有种历史要来到跟前的感觉了。明明这段时间一直有陆续囤食物,今早也刚点了一波盒马,又下单了一批新罐头,但总觉得肯定还不够,真进入节奏后一定还会缺些什么。看完演出坐车里,回家路上两旁的餐厅食客灯火如常,但业主群里已经在说外卖买不到鸡蛋了。上海近况对外界心理的冲击是 ​​​​...展开全文c
陈迪Winston:Unacceptable=可以接受,学会了//@欧洲文艺评论://@老猪中啃:小时候以为学英语可以了解世界,长大后才知道学英语可以了解中国。//@屁话师HC:年轻人真的要学好英语,不然真的完犊子了。
陈迪Winston:这不是家丑外扬不外扬的问题,而是手段与陈述的目的根本不匹配。“希望这里的人们摆脱负面情绪”如果是真诚的愿望那很好;但既然如此,努力的方向不是应该直接影响这里的人们吗?单向搬运给因墙之隔而无法与墙内人发生有效互动的外部,除了进一步促成偏见与奇观化以外,我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潜力
陈迪Winston:大家[衰]Bloody hell this is horrific ​
陈迪Winston:还是简单说一点吧。#南海仲裁案# 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不如国人所愿,我们都很不爽,而这也几乎是从很早之前就可以预见的了。但是就目前网上四处拉大旗准备打仗的架势来看,很明显国内媒体做的科普不足,而这也不好怪他们。但简而言之一句话:无论这裁决结果如何,距离打仗也太远了吧! 科普不足的...全文: http://m.weibo.cn/5655289725/3996509206339422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