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长江水木”

帮推|一步一景,一人倾城——世间唯美人与美景不可辜负 WeChat ID hustsu Intro 华中科技大学学生会官方微博: @华中科技大学学生会(来自新浪微... 更多
长江水木@司马南 从偷井盖到拍板砖,啥活都干哈
无为李爷:六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那啥,有一位诗人,写了这么一首诗:“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文字版>> http://t.cn/R7xXfaU (新浪长微博>> http://t.cn/zOXAaic
长江水木:【极“左”与极右】总有些人固执地认为,中国革命没有极“左”与极右的错误,就会更快地胜利,这是一种典型的二悲思维。中国革命就是在极“左”与极右的摇摆中走向胜利,局面越复杂、越残酷,极“左”极右越容易产生,也越容易把事物推向前进。极左至极,极右必将应时而生,反之亦然@孔庆东
郑州李爷9:【一搏激起千层浪】我说同志们要“眼光明亮,目标清楚”。于是,我成了保皇党、大五毛。如果你出于一时激愤,我理解。举个例子:外蒙古是蒋介石卖的,然而果粉蒋粉却把它说成是毛泽东卖的。这时你们为啥就大骂蒋介石及果粉蒋粉而替毛主席辩护了呢?现在好理解了吗?代人受过又不能一手遮天,何其难也?
长江水木:对有罪无罪争议极大,绝大多数民众一边倒,公知和官媒也一边倒(公知和官媒罕见地保持一致),要按既定罪名宣判,不用舆论左右,能行么?
吴法天V:济南中院的公开公正增强了我对中国法治的信心,如果能由法官中立裁判的话,尚能政治的归政治,司法的归司法。所以当最高检主管的“正义网”再三邀请我对该案进行专场点评时,我婉拒了,我不想担舆论干涉司法之骂名。今天见《检察日报》刊发某教授写的“薄熙来案公诉方证据已形成链条”一文,深感不妥。
长江水木:无论党章还是宪法对什么主义的表述都非常清楚,强调一下就会有震慑作用,嘿嘿,那也是臆想的,虚妄的,毫无意义的。再不行事立信,获取民心,天天打雷,想打自己么?把没有共产主义信仰,不为人民服务的党员踢出去,把违反宪法的乱贼,绳之以法,有那么难么?雷公不会到人间来除恶,除恶靠自己!
朱继东:【俞正声警告:幻想另外去傍什么别的主义是没希望、没前途的】幻想另外去傍什么别的主义、别的模式,是注定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强领导核心,有能力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http://t.cn/zQVZjT8 这个表态是坚定支持习总!
长江水木:回复@银色翩然: 很多人提到过日本军国主义的崛起和王阳明心学在日本的传播、兴盛很有关系。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笔者认为,其关键处在于是非观、善恶观被严重扭曲了,造成他们在善恶颠倒中为善去恶,知行合一。某种意义上说日本是个变态的民族,并不无道理。[哈哈]
卢麒元:心信:本体光明,则天下光明。莫要以言取信于天下,请以诚意取信于天下。央视的“聪明人”,请你们少说一些四六不通的“明白话”。另外,作为王阳明先生的祖国,我们真的不能这样丢人现眼了!
长江水木:真诚沟通,增强互信,这个阐释应该是合适的。笔者不相信韩国人有“本体光明,则天下光明”这种心天下的境界。 //@卢麒元:郑齐斗先生的霞谷之学为阳明先生心学的朝鲜支脉,韩国在此领域不弱。
卢麒元:心信:本体光明,则天下光明。莫要以言取信于天下,请以诚意取信于天下。央视的“聪明人”,请你们少说一些四六不通的“明白话”。另外,作为王阳明先生的祖国,我们真的不能这样丢人现眼了!
长江水木:难怪卢先生前几天还在谈格君心之类,在下还误按朱熹的说法错解。王阳明心学集古今大成,虽属儒学,但综罗儒释道之精髓,独具经世致用之要,而今却淡出人们的视野,殊可哀矣。希望看到你朋友对传习录的疏理,可别打击人家[哈哈]
卢麒元:有朋自北京来,想梳理〈传习录〉。我说,早已经被人梳理过了。朋不信,我让他去读一遍〈实践论〉。朋拍案称奇。都说共产党唯物,却不知毛泽东唯心,已经将心学发挥到了极致。当一颗颗炽热的心被激活,就汇聚成了无法阻挡的力量,无数共产党人为了理想而视死如归。都说左翼一无所有,有一颗心已经够了。
长江水木:至今倘不清楚,先富带后富,共同富裕是诱骗还是减轻劫掠民财的压力。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先富后富的人都毛了,一个要保卫财富,一个要清算抢劫。先富者不仅反对要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人,还在野心勃勃地想通过所谓宪政来把整个国家推倒重来,改由他们作主,省得有人还惦记以前的诺言,以确保财富永享@张宏良
张宏良:【改革要肯定,错误要否定】特别是其中两条根本错误必须否定:一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原则,这是所有剥削社会的共同特征,不否定就没有社会主义。二是优胜劣汰的竞争法则,这是动物世界的兽性法则,不是人类社会的文明法则,用兽性法则管理人类社会,必然把富人变成野兽,把穷人变成牲口。
长江水木:炮灰不用收拾,会自取灭亡。公知和法律党,绝大部分一身是脓包,不用煞费苦心地编剧,就能撕开膏药让他流脓。真正的威胁是金融帮。务必要有金融帮大规模造乱的物质准备,务必要有短时经济大萧条的精神准备,务必要有迎接多国部队配合汉奸部队进行经济侵略大战的决心。
今夜北方雨夹雪:【胡德平:胡耀邦曾力主发行特区币】据@胡德平 回忆,胡耀邦主张把货币发行权下放,容许特区自主发行货币。“如果对特区货币的面值、币值和物价问题找准了,就发吧!(不要怕)有什么危险!”可惜这一构想未能实现。http://t.cn/SAIuRq @张宏良@孔庆东@郭松民@司马平邦@大众老虎@宋扬飚@卢麒元
长江水木:转发微博
卢麒元:政治私有化很恐怖。搞来搞去,又变成阿哥加太监的格局了。要有所作为,当然要一新人事,可这谈何容易啊!
长江水木@张宏良 要让股市不下跌,只有放水。放水救了股市,却会为祸天下。中国股市原本就妖孽横行,毒化民心。而救起来的也许不是百姓,而是妖孽!另外,救市就是向资本低头,向资本退让,向资本交权!今天要你交股市,明天就要你交央行,后天就要你交出全中国。教授哦,这些问题你想清楚了没?
张宏良:【用金融恐慌逼迫改革丧尽天良】中国股市仍在暴跌,此轮暴跌到目前为止已蒸发2万多亿人民币,亿万股民再次遭受财富洗劫。而新自由主义学者却兴奋宣布,金融恐慌逼出了改革机会,深化改革又有了希望。通过人为制造灾难和恐慌为改革开路,是30年来老百姓的悲剧根源,也是右翼改革最丧尽天良的地方。
长江水木:转发微博
张宏良:【斯诺登透露美中央情报局格言】“只要我们能够让大众为生存保障不停奔波,再把对他们的企图隐瞒起来,他们就不再关心我们是如何对待他们,哪怕以某种名义把他们一些人关进集中营进行屠宰,把他们的皮剥下来制成艺术品放到公共展区展览,他们对此也会无动于衷。”——这就是改革让人民疲于奔命的目的。
长江水木:最危险的是:有那么一些中共党员(数量可能很大),他们既不认可党的信仰和根本宗旨,也不忠诚党的事业,但是绝不退党,赶都赶不走,他们到底想干啥?更危险的是:这个党竟然对这种完全的异己分子,表现得无限宽容。敞开肚皮比胸怀么?倘若在战争年代,大概肚皮和胸怀都被剁碎了吧!
卢麒元:建议下一次党的全会可以通过《关于正确评价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决议》。任何反对决议的党员可以退党。任何诽谤和诬陷毛泽东的党员都应受到党纪处罚。一个政党,如果不能捍卫自己的最高宗旨和基本原则,就无法维持基本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一个丧失凝聚力和战斗力的组织,是无法完成伟大得历史使命的
长江水木:【政企分开与党政割裂】政企分开,使得没有灵魂、缺乏“教养”的市场经济,让企业唯利是图,以至于空气、水、食品都“摊上了大事”,让我们这个民族面临空前的生存危机。同理,党不管政,党政割裂,就会让政丧失灵魂,变得缺乏教养,为所欲为,最后也会让党“摊上大事”,以致党政皆亡。
长江水木:浮过夏水之头而西行兮,回首不见故都之门墙。怀伊人难诉我心之哀伤兮,路漫漫不知归于何方。借风波送我于江水之间兮,水茫茫天地一流殇!---《大明王朝1566》,据说是根据屈原的《哀郢》意思翻译过来的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