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邓聿文”

维基百科:邓聿文(1968年3月-),男,江西新余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党员,记者、作家、评论员,著有《幸福的权利》、《中国必须赢》、《中国经济大突围》等,主张自由和民主,曾是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副编审。民革中央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理事…

中国为什么离诺贝尔奖越来越远? 微信号 henduan2 功能介绍 短小精悍 来源:凯迪社区 中国学者指出中国已经离诺贝尔奖越来越远 2018年诺贝尔奖项日前... 更多
邓聿文:今年的国庆招待会,退休的大佬们该出来的都出来了,表明中南海达成了新的政治权力平衡,不会再有什么大老虎被打。我早就说过,周之后不会再打虎,可惜很多人总喜欢信国外那些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今天打这个老虎,明天打那个老虎。就像金正恩患个病,马上就传出赵明禄政变,可赵几年前就死了,这种事也信
邓聿文:周被立案调查,跟我的预测完全准确,我在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周案被公布,早则5、6月,最晚不会超过8月。很多人,包括我的一些朋友都认为周会内部距离。我一直坚持周会公开处理,不可能党纪处理,道理很简单,此事已经众人皆知,不公开处理周,习的权威会严重受损
邓聿文:一个月前写文章,预计周案将在两会前后公布,最可能在两会前公布,可惜文章不被国内所有网站刊登,包括外网在国内的中文网,只好发在香港南华早报。
邓聿文: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会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除了赵那个短暂的时期外,历来是由总理兼任.此前,也是由李兼任.习现在兼任组长,要么是李主动"让出",要么是被习剥夺.无论那种情况,李的最后一块权力被拿走,国务院也彻底被架空,成为一个纯粹执行习而非党的意志的机构.
邓聿文:中国需要一批站在被侮辱被压迫者的立场,来倡言正义反抗体制的知识分子,他们应该以鲁迅为师而不是学胡适。见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反常现象,北京评论 - 邓聿文 政治分析师。http://t.cn/RvvKhQn
邓聿文:新浪已经黑了三条我的打虎微博,强烈抗议!!!
邓聿文:对于台湾这次反服贸学运,我赞赏台湾学生的反抗精神,但以为这种直接冲击两院的行动不妥。但作为一种压力,我赞成人民保留使用暴力的权力,尤其是对专制政权而言;但不要轻易使用暴力,特别是对民选政府来说。
邓聿文:我比较了一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与前两年的区别,一是今年改革放在了前头,而前两年改革基本放在后面;二是工作回顾谈了外交成就,而前两年没有;三是对存在问题的表述不同;四是突出了生态文明和环保,而前两年这方面谈得比较少;五是今年有四处提到了习,而前两年胡只提到一次,最后一点说明什么,不是很明显吗?
邓聿文:据overseas消息,代号为「II project」前常wei、kang师傅涉嫌重大违法违纪案件,12月1日由xjp拍板正式收网,七名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以投票方式表决,一致同意对kang师傅采取进一步特别措施,限制自由,以便进一步开展调查。kang师傅涉嫌谋杀、计划刺杀国家领导人的政变,以及巨大的腐败。
邓聿文:两个强力机构的领导人出来了,我曾说,要破除外界对领导人集权的担忧,改革小组的组长应由总理担任,国安会主席由书记担任最好,如果做不到这点,李必须在这两个机构中担任第一副职,现在的人事公布,与我当初的判断完全一致。
邓聿文V:三中全会公报出来时,中国社会包括国际投行分析家对公报一片唱衰之声,我的很多朋友也不看好公报,我虽然说改革内容没有超出预期,但认为从中国改革的历史来看,不妨积极乐观看待三中改革。昨天决定全文发布,印证了我的判断,这次改革在一定程度上超出了我的预期。市场也已改变之前对三中偏负面的评价
邓聿文V:新浪也太TMD,这条围脖竟然加密! meiguo之音报导,1名河南女记者在三中全会召开之际,抱著1对据称是她与孔泾源生的双胞胎,到国家发改委的纪检部门申诉,揭发孔始乱终弃的恶行,要求他支付2个孩子的赡养费。
邓聿文:曾在会上听过几次孔的发言,说改革推不动是既得利益集团阻扰,中国的一个怪现象是,既得利益者在台上喊反对既得利益。 美国之音报导,1名河南女记者在三中全会召开之际,抱著1对据称是她与孔泾源生的双胞胎,到国家发改委的纪检部门申诉,揭发孔始乱终弃的恶行,要求他支付2个孩子的赡养费。
邓聿文V:刘云山:研究马克思主义为中国梦提供理论支持 和我想的一样,先在马主义中寻找中国梦的理论根据,然后加以改造,变成中国梦的组成部分,再用它作为指导思想,替代胡的科学发展观。这样,中共又发展了马主义,10年过后,中国梦就真成为一个理论梦想,而去马克思那儿报到了。这就是中共领导人的理论游戏
邓聿文V:转发:【邓小平:以谣言立案这种作风必须坚决制止】《邓选》:“一听到群众有一点议论,是尖锐一点的议论,就要追查所谓‘政治背景、所谓‘政治谣言’,就要立案,进行打击压制,这种恶劣作风必须坚决制止。我们的各级领导,无论如何不要造成同群众对立的局面。这是一个必须坚持的原则。”
邓聿文:司马南发微博指责我发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一文,他的微博原文是这样:借反腐来反"党管企业”。华尔街果然立意鲜明。文作者强调”权力集中必腐“,私企权力不是更集中吗?华尔街权力何曾分散过?——我不知道司马南是真不清楚还是假当不清楚,私企财产本是企业家的,何来自己贪腐自己的财产。
邓聿文V:这场整治网络谣言的运动越来越诡异了.全国各地到处都在抓大V传谣.既然被抓的大V们都涉及网络诈骗,警察早干吗去了?警察让那么多人的受害,不是失职吗?我看所谓整治大V传谣,目的除了要打击与当局意识形态唱反调外,另一就是打击网络反腐.所以,今后网络举报要注意,除非有实打实的材料,否则定个传谣抓起来.
邓聿文V:看了三天薄的审判表现,全面对自己的罪行指控进行否认.倒是官媒沉不住气了,用一种文革式的文风谩骂薄,近乎于泼妇骂街.薄在重庆践踏法治,可这些官媒文章也好不到哪里去.谁说犯罪嫌疑人不可在法庭上全盘推翻以前的供词.薄有罪与否,那要法院最后决定,而不是官昧预先就定罪.这样的思维,怎么去建设法治国家?
邓聿文:秦火火的新闻报道中,我发现一个明显的硬伤,报道说尔玛公司的网络生意在最火时,一年毛利收益有1000多万,最后又说公司成立7年来,获毛利收益上千万.那就是说,除了最火那一年,尔玛公司的其他年份收益是零了.记者引述的是尔玛公司"拆二立三"的话,到底是他说错了,还是记者听错了.如何解释,求证.
邓聿文:8月开思想宣传工作工作会议,这在前朝是很少有的事.这说明从4月以来的关于宪政和反宪政的论战已经使官方觉得危险了,要出来收拾局面了.这次思想宣传工作会议有很多明确的要求,看来从现在起,思想控制将会更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