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詹涓june”

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个老婆一起上吊,真是何其壮观! @文翰:也许四家公司就在一个场所呢,这很奇怪吗? @詹涓june: 确实都在同一幢大楼的19楼呀! 马云回应与赵薇关系:见面不超过... 更多
詹涓june:会有真相吗?
詹涓juneV:【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招实习生】 工作描述:参与商周电子出版物内容编辑;电子书平台等合作方的日常对接;电子书策划与日常制作;商周新媒体项目的执行。要求:有电子阅读习惯,做事细致、有责任心,实习3个月以上优先考虑。有实习补助。简历请发:@modernmedia.com.cn" target="_BLANK">gaoya@modernmedia.com.cn
詹涓juneV:爸爸去世两年半了,一直舍不得从手机联系人中删掉。前两天,微信通信录上有人加我好友,一看资料显示的是“爸爸”。因为中元节没过两天,所以,你们懂的,我顿时想多了。好半天明白过来,一定是这个号码好久未用也未交费,在轮空一段时间后重新启用了。真奇怪,总觉得爸爸也跟着轮回转世了呢。
詹涓june:在被删前,能转几次也好。
詹涓juneV:这几年来看到各种关于“极品”的故事,躺枪的群体涵盖各个年龄层和阶层:广场舞大妈、熊孩子、医生、教师、南方系和CCTV记者、剩女……我们生活中的极品真的有这么多吗?它们是不是被制造出来好淡化更为严峻的矛盾?The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詹涓juneV@药王庙给我发的私信,号称背后有院士作技术支持。请问大家俞院士现在做的健康系统工程研究所是干啥的?真的是让人打通任督二脉排泄肿瘤的?
詹涓juneV:贴了一个纽约时报的链接,一堆网友表示懒得翻墙。嫌麻烦,那您不如就别上网了,因为您在墙内上的那叫内部网。#我就高冷了怎么的吧#
詹涓juneV:纽约时报杂志的这个封面报道值得一读http://t.cn/RvQJL44:纽约相隔6英里的一所私校和一所公立学校,两校做的项目是让孩子们结成同伴互相了解,讲述对方的故事。一个富孩子本想讲自己拓展旅游的经历,但在听到同伴讲述父亲去世母亲得病的事情后,突然发现大家面临的压力是那么不同。
詹涓juneV:求结识中国翻译协会单位会员的负责人,现急需得到组织的认可和接受。
詹涓juneV:“all Google services in all countries, encrypted or not, are now blocked in China,” GreatFire.org said in the blog post. ——http://t.cn/RvfRrsQ
詹涓june:别的不说,这些年来香港的服务质素真是下降很多。10年前我要频繁去香港出差,觉得香港真好,服务人员亲切有加,去哪里讲国语都一样能得到友善帮助。但去年在香港转机,机场工作人员对持中国护照的客人几乎没有好声气。套用刘德华好多年前的广告语:今时今日甘样噶服务态度系晤得咖。
詹涓juneV:我的某位同事,曾是个英勇的驻伊拉克记者。他说,他在驻伊时还时不时出门跑个步,到北京时再也不敢跑了;因为在伊拉克碰到塑料炸弹的危险不像在北京吸毒气那么大。
詹涓juneV:回复@嬛嬛一袅:我的同事做出这样的估量,是比较了在伊拉克遇难的概率以及在北京雾霾天气下出现重症和早死的风险。2003年-2005年伊战期间,在伊记者有100人死亡,而在2013年1月这一个月,中国疾控中心估算重度污染天气导致北京早死的人数为725人。
詹涓juneV:我的某位同事,曾是个英勇的驻伊拉克记者。他说,他在驻伊时还时不时出门跑个步,到北京时再也不敢跑了;因为在伊拉克碰到塑料炸弹的危险不像在北京吸毒气那么大。
詹涓juneV:上海长征医院急诊科,医生扛盾牌接诊病人
詹涓june:我不想再抱怨雾霾了,戴上口罩,在网上说两句,却不敢、不能、不愿做出一点点行动。Shame on everyone.
詹涓juneV:事实证明女人对自己狠起来那是真狠。新打的耳洞两天没戴耳钉,结果有一只快要闭合了。我想想不能对不起打耳洞的30块钱,而且只戴一只耳钉太不对称了,对着镜子大喊一声,就把耳钉扎穿了过去——出来的位置跟原先的洞眼相差了几毫米啊!现在在清理鲜血中查看全文>>
詹涓juneV:结合重庆的女童虐婴事件,看看纽时的长文《儿童会得冷血精神病吗》http://t.cn/8ksXjop,现在越来越多专家相信冷血精神病和自闭症一样,是种独特的神经系统症状,最早可在5岁时确诊,这类儿童最可怕的特质是缺乏共情,而早期甄别和治疗或许能培育出他们的共情能力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詹涓june:回复@北京12345:那我就mark一下,看看什么时候能解决吧 //@北京12345:詹涓june 您好,感谢您对北京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的关注,您反映的问题我们会尽快核实交办。
詹涓june@postone02 作为一名儿科医生,在得到@急诊科女超人于莺 辞职的消息后曾在微博上发表几篇长文剖析私立医院发展,而他为NYT中文网撰写的这篇稿件对医改如何破局进行了非常深入的分析http://t.cn/zQb5zTv。医改怎么改才有出路?医疗事业的属性就必然是公益性质吗?
詹涓june:在审美上也太小瞧幼儿了
南方周末#来论#【一“神”障目,不见世界】人大网上挂了一张女生的毕业照,被誉为“人大女神”。当人人都在传诵“女神”,以为美就是瓜子脸、柳叶眉和齐肩长发时,就构成了对别的长相的忽略和歧视。在幼儿眼中,成人称颂的“女神”在审美上和一头猪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不如一头猪可爱。http://t.cn/zQ7LW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