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萧--瀚微博282世”

萧--瀚微博282世:此次苍南事件是普及正当防卫权的极佳案例,比夏俊峰案还要清晰而少暗昧信息。被奴役了数千年的这国人,连茹毛饮血时代就人人都有的正当防卫权都不记得了。正当防卫就是丛林里的正义规则,现在的中国亟需回归丛林正义——不做自甘奴,也不做滥杀者,但要做能捍卫自己尊严的正常人。
萧--瀚微博282世:有朋友来私信说好像有人搞了个反萧集团,处心积虑要打倒我。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这群银样镴枪头连层纸都刺不破,理论、逻辑、事实、道理、道义,没一样行的,就连构陷方面都不敬业,不肯好好下功夫。就这种水准也配做我的敌人?
萧--瀚微博282世:数年前我在三味书屋演讲谈政改,一位听众站起来痛骂我并咆哮讲堂说要绞死我中国才能前进,他自称革命党人。联系到最近微博上有人花了好几个月坚持不懈构陷我是垬特务,要将我斩首或坑杀,我相信前几年那个是真诚的反垬者,现在这些构陷者我不明身份,但你会发现其实他们是一样的。
萧--瀚微博282世:一个伪造过去回避当下意淫未来的民族,倘若其中有人严肃思考未来,推演未来各种可能性,对那些不好的可能结果进行严肃的思考,一定会引起各种讪笑,就连一些杰出的思想家都会加入讪笑的行列。奇怪的是,他们不但不嘲笑孟德斯鸠在美国独立之前就有了明确的三权分立学说,还表敬慕。
萧--瀚微博282世:刚才把@哥叫王默 给臭骂一顿,长这么大人偏不长脑子,别人趁我微博账号被删捏造我的东西他全都信,被那帮恶棍鼓动起来对付我,整个一个被骗得团团转了还以为自己牛掰。你用脚趾头都想得明白,我怎么可能会是垬特务。没办法,傻瓜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
萧--瀚微博282世:许多人迄今不理解必要的制度设计,误读哈耶克并加深这种拒绝,垬的极权政体似乎也是制度设计之弊的铁证。制度设计既可能好也可能不好,就看如何设计,就像丑大楼和美大楼都是设计出来的。自生自发秩序与制度设计之间存在某种互动甚至互为因果的关系,哈氏认为元规则就是可设计的。
萧--瀚微博282世:在暴政无力奴役的领域缺乏伦理自律能力者——自由属于自律者,难有像样的良制转型能力。他们或能在暴政松动的环节暴动,但通常不会将暴力自觉限定在基于人民反抗权的正当防卫范围内,故不肯赋予其低度暴力的自律,没有自律能力者不可能拥有建设性的政治革命和制度鼎新的能力。
萧--瀚微博282世:当美好理想不是人们思考的对象而被简化为一个个标签时,这些空洞词汇所能填入的无非人们的习惯行为罢了。这时,魔鬼一定会戴着上述标签肆虐作恶。我经历过无数公共议论,这样的人和事真是见得太多太多。阿伦特说庸常之恶的发生是因人们不思考,其实所有公共性质的恶行莫不如此。
萧--瀚微博282世:继续说话。销号唯一能证明的事就是,言论自由在宪政转型过程中是多么重要。
萧--瀚微博282世:专制与极权通常是以消灭什么来反证被消灭者的重要性。比如私有财产,比如政治自由,比如政治权利,比如情感,比如伦理。许多人说光说话有屁用。说话不只是有用,还有大用。再说了,即使没用,俺也要说话。有些自由和权利,在它得保护时未必行使,但若被剥夺,那就非行使不可。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