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荷尔蒙vs梦凡”

荷尔蒙vs梦凡://@王冉: 这话有错吗?//@王烁: 转发微博
财新王长勇V:“在当今中国,使民众形成敢说真话敢说心里话习惯,是很重要的。在意识形态层面,多数人都活在恐惧里。实际上,中国在进步,政府的包容度也在增加。去恐惧化,便成了必行之事。”(王功权) ——财新网讨论中 http://t.cn/zlQV0C8 //@财新网 :财新网•杂志【商人公民王功权】
荷尔蒙vs梦凡://@夏骏: 而且,正因为公开,在这一个案中,官方在社会舆论方面明显正得分。//@尹鸿: 真相是阳光,谣言是阴影,有阳光的地方阴影无处存在。
西门不暗:如何减少谣言的传播:信息公开。薄案审理,全程公开微博直播,这五天,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关于薄谷王的谣言在公众层面传播。这是个极具积极意义的启示,试想,如果这次是内部审理,会有多少谣言?在整治网络谣言当下,当局应从这个直播案例开始,尝试各类事件的信息公开,堵不如疏,让谣言没有容身之地。
荷尔蒙vs梦凡://@十年砍柴: 呵呵,在预测之中。公安自己找台阶多好,何必搞定政法书记让法检法两家擦屁股。
凡布衣徐迅雷:【吴虹飞从“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7月31日中午,代理律师陈建刚独家消息,因警方并未向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提请批捕吴虹飞,现律师请求从“刑事拘留”转为“行政拘留”已被批准。吴虹飞有望10天内被释放。http://t.cn/zQ6M9cE 【公权力知错就改远比公民个人知错就改来得重要】
荷尔蒙vs梦凡:z //@薛蛮子: 转发微博
易天:网传临武瓜农邓正加的家属接受政府赔偿89万元,并接受政府安置条件。几点疑问:1,此赔偿符合哪条行政赔偿条例?2,如果是执法者行凶杀人,这算否民事赔偿?3,民事赔偿是否应由行凶者赔付?4,在法院尚未裁决由政府先走行政途径赔付是否合法?5,用纳税人的钱给公务人员犯罪行为买单是否荒唐?!
荷尔蒙vs梦凡://@土家野夫: //@王克勤: 将这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杨学林律师:看到李金星律师(@伍雷 )和张磊律师(@青石律师 )公开举报办案人员,我想起了@程海律师 对我说的话:“你们那点死磕算什么?要举报!那些公然践踏法律的办案人员,实际上是在犯罪。你们要坚决举报,将这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http://t.cn/zHeVpAw
荷尔蒙vs梦凡://@薛蛮子: 转发微博
薛蛮子:看到刘志军在狱中委托律师转告女儿:切勿从政。秦朝丞相李斯被送上刑场上与全家老小一起处斩时也后悔了:早知有今天,何必当官,每天和儿子们牵条黄狗田野打猎有多自由。秦二世胡亥被抓起来,求保命愿当一百姓也不可得。历代皇帝倒霉时都嘱咐后代生生世世勿生在帝王之家。而愿意当官却越来越多。为啥?
荷尔蒙vs梦凡://@六六: 总有一群无知存在在社会,但他们肯定是不上台面的一小撮。大多数人都同情和愤怒的。致哀!//@新民周刊: 的确寒心 //@韩可胜: 不可思议。连起码的人性也丧失了。//@侠骨柔情的杨华: 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仅仅作为中国人我忍无可忍!这几个人竟然如此没有人性!!![怒][蜡烛][蜡烛]
上海头条播报:看到这条新闻已经很吃惊了,再看看评论,除了更吃惊剩下的就是寒心了,都是些什么人在那里一口一个“沪狗”,一口一个“上海人全部死光最好”?在大是大非面前丢人现眼!那些在评论里叫好的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一帮龟孙子只会在网上打嘴炮过瘾,有本事到生活里也这么说说看?!@可爱小袜纸
荷尔蒙vs梦凡://@李庄: 呵呵,只要一提重庆,五毛死党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上来,律师们除了提防明枪,还有躲着暗箭。工作艰难可见一斑。(遛)
张凯律师:河南省检察院门口,门卫说:我早不想干了,你们要每天来,敲锣打鼓效果最好。明天来带个凳子,坐这不走,看蔡宁出来不。我们每天在这儿,老百姓真可怜。
荷尔蒙vs梦凡://@五岳散人: 任何现在还信任红会、自愿给红会捐款的人,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人品有问题,基本无例外。
记者郝成V:【红会2000万善款被用于王振耀办研究院!】至少2000万汶川地震后募来善款,从红会账上跑到了上海壹基金(非公募、已注销),然后又进入北师大基金会(非公募),被用于王振耀开办研究院……这笔钱在该研究院成立一年便被花光……王振耀否认年薪百万详见本期《中国经营报》http://t.cn/zH50Snl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