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自费反邪教”

自费反邪教:分享图片
自费反邪教:话题节目《罩袍背后》 http://t.cn/RPXCELB 要我说,禁止在公共场合穿罩袍其实就一个目的:【阻击伊斯兰】你不在伊斯兰去政教合一的路上阻击它,那就等着跟政教合一后的伊斯兰战斗吧。另外,节目中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那个群众,大家看像不像@草根艺术大师-侯
自费反邪教:有人以为自己生活在新疆就很了解维吾尔,以为自己身边都是穆斯林就很了解穆斯林。你连古兰经都没看过,你就是跟穆斯林睡到一起你也不可能真正了解穆斯林,须知暴恐时很多卡菲尔是被跟自己同村一起从小玩到大的穆斯林干掉的!我先贴两段新疆卡菲尔傻大姐的微博,再贴一段非常到位的点评。
自费反邪教:【荒唐说法:暴徒就是要制造民族矛盾】 暴徒就是要制造民族矛盾,所以被杀了不能说死了几个汉人,只能来个维汉族。 暴徒就是要制造民族矛盾,所以暴恐分子没有民族,暴恐受害者也没民族。扯鸡巴蛋吧!【暴徒不是民族矛盾的制造者,而是民族矛盾的表现者】掩盖暴恐分子民族本质上就是掩盖民族矛盾。
自费反邪教:【极端穆斯林vs温和穆斯林】 这种分法有问题,它把尚未表态的穆斯林也算做温和穆斯林了。可考虑这种分法【暴恐穆斯林vs洗地穆斯林】,沉默的不考虑。
自费反邪教:猪们现在已经形成成熟流程了:暴恐报道极度简化,无细节,模糊汉族死亡人数,以达到抑制汉人愤怒程度的目的。然后立即转入洗地模式:无助维族商户的控诉,疲倦的维族老汉,眼神忧郁的维族小朋友。最后是开始攻击不满意的汉人为暴恐分子帮凶。 操你妈,怎么不去采访受害的汉族家庭? @平民王小石
自费反邪教:是脓包就快挑破,在我们汉人还有人口优势能承受得起的时候。减丁委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自费反邪教:刚才那条微博被连根拔了,不信看你们的转发,跟着一块没了。
自费反邪教:有朋友叫我总结下伊力哈木的分裂言论,哎呀,这个还真做不到了.伊力哈木是维吾尔在线的创始人,维吾尔在线的论坛最火热的那几年,我还不知道截图;去年我在维吾尔在线的网站上截过一些图发在微博里,多数被删了.不过所幸还保存了最重要的一篇,此篇虽然不是伊力哈木本人所写,但却是维吾尔在线官方发布的文章.
自费反邪教:【穆斯林是真主的粉丝,卡菲尔是撒旦的粉丝】真主是信道的人的保佑者,使他们从重重黑暗走入光明;不信道的人的保佑者是恶魔,使他们从光明走入重重黑暗。这等人,是火狱的居民,他们将永居其中。(古兰2.257)——你说我们在穆斯林眼里能是什么好人?
自费反邪教:对于因宗教原因(为主道献身可以上天堂享用72处女)而不怕死且渴望一死的恐怖分子,要从精神上破了他们的这种神功:把恐怖分子的脑袋跟猪头、猪下水一起砌成一座“京观”(请百度),让他们在暴恐之前就心里清清楚楚:如果自己搞暴恐,那么自己的脑袋将在不久之后跟这些东西堆放一起。让你上天堂。
自费反邪教:伊斯兰的教义是极端的,但在伊斯兰国家,在宗教势力与世俗化的民族主义势力之间往往能形成一种动态平衡,防止伊斯兰的极端化.但一旦外族势力介入,民族主义势力就会与宗教势力合流,以借助后者的力量.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沙特、伊拉克,还有我国我的新疆地区(其宗教极端势力比周边的突厥国家强得多).
自费反邪教:鲁迅先生发了一贴叫《论fairplay应该缓行》,内容想必大家课本上都学过。在穆斯林看来,我们卡菲尔就跟牲畜无异(古兰2.171:你号召不信道者,就象叫唤只会听呼喊的牲畜一样。),所以他们才会像割羊头一样割我们的人头。对于这些跟我们只讲兽性的敌人,我们真的有必要对他们按照现代文明,讲人性吗?
自费反邪教:【你们感到恐惧吗?】天涯扎口贴《山西长治清真寺开斋节声讨以色列》http://t.cn/RPVaQa5
自费反邪教:【组图:世界各地穆斯林做开斋节礼拜】看到这场面,没看过古兰经的人会为信仰的力量而感动,看过古兰经的就只剩下恐惧了。 http://t.cn/RPV4WNF
自费反邪教:是不是那个制度经济学的小例子(两个人掰着分一块饼子,如何才能保证公平?答曰:把小的那块给掰的人)让很多人迷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可以不靠杀戮就能解决某些问题的好制度?即便有,你也未必能找到。而在你找到之前,他们不是在杀你,就是在为杀你而磨刀霍霍。
自费反邪教:【我们的结论】1,古兰经、圣训是暴恐活动的思想根源;2,穆斯林是可以挽救的同胞。【我们的态度】我们尊重宗教信仰自由,但如果你的信仰就是杀戮我们、排挤我们,那我们无法尊重。【我们的要求】穆斯林立即删除古兰经、圣训中煽动仇恨、歧视卡菲尔,鼓励暴恐活动的内容,道歉就不必了。
自费反邪教:阿伊莎传述:使者如果想要爱抚他的太太中某位来月经的妻子,他总是先让她扎好月经带。阿伊莎说:“你们中有谁能象使者那样控制住自己的性欲呢!” (布哈里302)
自费反邪教:艾布·赛莱迈传述:乌姆·赛莱迈的女儿栽娜卜告诉他说:乌姆·赛莱迈曾对她说:“我和使者在一个毛织单子里睡觉,我的月经突然来了,我就悄悄地溜出去穿上了我的月经服。使者说:‘ 你来月经了吗?’ 我回答说:‘ 是的。’ 他叫我,我就钻进毛毯后与他睡在一起。” (布哈里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