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胡锡进”

维基百科:胡锡进(1960年4月7日-),河南汝州人,生于北京。笔名单仁平,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于北京外国语大学获俄罗斯文学硕士学位。中华人民共和国记者、编辑,曾经担任《环球时报》总编辑及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现为《环球时报…

Weixin ID EsquireStudio | About Feature 《时尚先生》专题报道组 | 撰文 编辑部 | 系统 | 11月5日,“成都8.... 更多
胡锡进: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本周一开始对中国访问六天,这期间她将去乌鲁木齐和喀什。美国、英国和他们操纵的反华势力释放大量干扰性信息,西方媒体星期二抛出了所谓来自中国警方内部的“外泄文件”,美英夸张地表示“非常震惊”,而那批照片和文件与之前西方伪造的东西明显是 “同一个流水线”上的产品,美英想用这种手段向巴切莱特施以高压,逼她将此行为华盛顿和伦敦服务。美国国务院声称,不期望巴切莱特能在中国得到必要的准入。那个想当现代“铁女人”的英国外相特拉斯更是跳的很高,把美国国务院说的话以尖叫的方式重复并扩散。人权高专巴切莱特曾是智利总统,她现在的位置深受西方力量的影响。在新疆事务近年遭到美西方密集抹黑后,她领导的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与中方反复就她的中国新疆之行开展磋商。中方希望她的访问是建设性的,而非“有罪推定”的调查,她则希望能够独立、不受限制地接触各种人士,这次她的访问成行,说明双方达成了共识。人权办公室一个工作小组4月25日就已进入中国,在完成因疫情所规定的隔离后,他们已经提前前往新疆,为巴切莱特的访问做准备。巴切莱特在到达广州后,与美英等西方国家的大使举行了视频会议,表示她将在此行中访问西方所称的“拘留中心”,也就是中方早已公布的教育培训中心,并已安排了独立于中国官方的会议。即便如此,美方还是甩出了冷脸,美国国务院称巴切莱特访问中国是“错误的”。华盛顿显然想要对巴切莱特施加最大压力,迫使她做美方的傀儡,按华盛顿的要求不顾她所看到的事实,编织一个中国就是在新疆对维吾尔人搞“种族灭绝”的结论。需要指出,美国是目前以政府名义公开污蔑新疆搞“种族灭绝”的唯一国家,其他西方国家即使有个别的通过了类似的议会声明,但没有形成政府的正式态度。美国还禁止进口所有新疆出产的产品,其对新疆的政策在西方也是最激进的,并且高度孤立。老胡曾在智利参加过一次巴切莱特莅临现场的会议,当时她给我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我是很熟悉新疆的媒体人,也是最早进入新疆教培中心的记者之一。我目睹了新疆这些年的变化,曾为那里反复爆发恐怖主义事件焦急,为那里的经济活动、特别是旅游受到全面冲击深感惋惜,也为后来那里的形势出现转折性变化,和平与安宁重新回来而倍感惊喜。我想作为一个媒体人对人权高专访问团说,请你们一定要深入现实,读懂新疆,把人权的崇高理念与新疆各族人民的真实渴望对接起来。人权不是空洞的,它是人们实现美好生活具体而现实的指向。新疆从恐袭频发,社会秩序近乎崩溃的边缘走回到今天的和平与安宁,殊为不易。请你们认真理解新疆过去几年走过的道路是多么不易并且珍贵。新疆肯定有它的问题和不足,有探讨交流的空间,但是请尊重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请对华盛顿和伦敦试图操纵你们、利用你们的恶毒企图说“不”。这个世界不光有美英和西方,广大发展中国家更是不可藐视的人类主体,希望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守住正义的底线,不让它被美国劫持。#V光深评#收起全文d
胡锡进:美国星期一报告单日新增新冠病毒感染者130万例(还有说148万的),绝对的新世界记录。中国最新单日报告110名确诊患者。中国的抗疫成就明晃晃地摆在那里,无可争辩。 但是如果对比中美社会的的紧张程度,就有意思了。中国这么点病例,但多个城市处于全面或部分封控状态,无必要不出市、省的倡议在很多地 ​
胡锡进:互联网在中国起了非常重要的沟通作用。今天的互联网舆论场由正能量主导,同时能够暴露社会治理存在的各种问题,特别是关系民众切身利益的那些问题,促进了它们的被确认和解决。可以说围绕互联网形成了非常建设性的互动,值得我们全社会高度珍惜。尤其是微博,表达民生方面意见的空间很大。微博施行的 ​​​​...展开全文c
胡锡进:他的事,或者娱乐圈聊,或者警方聊,老胡就算了//@7-12-14:老胡说说吴亦凡
胡锡进:大家知道,官方的巡视组无论去哪个省,哪个机构,都能查出一堆问题。而民间也有“巡视组”,它其实就是互联网。 现在武汉的疫情吸引来了全国的支持,同时也招来了“互联网巡视组”。我敢肯定,这个民间巡视组会在武汉发现一堆问题。最新的发现包括一名男子从红十字会仓库里提走一箱口罩,放到一辆公务...全文: http://m.weibo.cn/1989660417/4467291704083766
胡锡进:第一财经女记者梁相宜火了。她对旁边提冗长问题的记者翻白眼,被电视直播了出来,笑翻网民。希望这样的花絮能在网上留的住,别被删掉。老百姓就是喜欢这种东西,人性的这种DNA改不了。党员干部要随时“讲政治”,但普通人不必。普通人看政治的视角也喜欢花絮化,但这无伤大雅。 ​
胡锡进:两会在开,老胡不是代表委员,但也想凑个热闹。在这说几句。 我觉得在当下,舆论自信很重要。我想说,党和政府很努力,也做得挺棒的。当然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继续努力不断改革是必须的,腐败也要不停打。不过老百姓心里有一杆秤,知道共产党不是瞎混的,是个真心要把中国搞好的党。对于真实舆论的这...全文: http://m.weibo.cn/1989660417/4215135738020104
胡锡进:老胡刚刚开了推特中文账号。请朋友们点赞壮行。[嘻嘻][作揖] ​
胡锡进:我1978年上大学入伍,老党员了。每当国家面临重要时刻,信息不足或者信息过多的时候,我选择相信党中央,跟着党中央的决定走。这是理性,也是信仰。 ​
胡锡进:写敏感社评时就得这姿势。 http://t.cn/RQnzhyJ
胡锡进:刚刚与一位部门的领导通电话,之前我们收到一条报道禁令,涉及他们部门的具体工作。我了解了情况,向他陈述了环球时报做这个报道的必要性。他接受了我的建议。我感谢这位领导,为他对媒体的理解和担当点赞。我想说,如今越来越多的地方和部门向宣传口施压,让宣传部门通知媒体这也不报那也不报。他们方...全文: http://m.weibo.cn/1989660417/4192824189177861...全文: http://m.weibo.cn/1989660417/4192824189177861
胡锡进:很远的历史是历史,近的历史是现实,所以,建国以来的有些历史就比较敏感,相关讨论受到限制,为的是避免争论,向前看,这是可以理解的,这背后的基本逻辑也是积极的。与此同时,我认为万事都有度,对敏感部分少说,但不应不说,禁说。一定要避免历史和历史重要人物大面貌的失真。比如毛泽东,他很伟大...全文: http://m.weibo.cn/1989660417/4183727527600842
胡锡进:现在正处于学习十九大报告的高潮,学习应当是入脑入心的,形式主义要不得。天津轨道交通集团搞在车厢里的宣讲,我觉得不可取。城市轨道交通车厢不是做十九大精神宣讲的合适场合,很容易产生反效果。请不要拿一些廉价的、容易被视为极左标签的东西来糊弄这个伟大的新时代。 ​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胡锡进:这个国家有什么成绩,都是其他部门的功劳。一旦出问题,原因一般都是“境外敌对势力渗透”,“国内媒体炒作”,锅甩得好快。老百姓也一样,出点什么事,总要闹成“舆论危机”,骂媒体不行,怪宣传口管得紧。如今整个新闻战线人员流失严重,工资低,上下左右都是爷。媒体人难,宣传干部不易。 ​
胡锡进:这两天看到“倒车”的隐晦帖子,还有“自由”论,我觉得它们是这个时代的杂音,反映了某种情绪。有一些杂音的时代是正常的时代,情绪永远都有,2011至2012微博几无管控的时候,极端情绪少了吗,那些人就认为自由够了吗?希望当局宽容这两天跑上互联网的不满声音,同时主流社会坚定信心,不受干扰。 ​
胡锡进:第一,拉这个横幅的人是一帮标准SB。第二,以为这个横幅在中国有代表性,宣扬中国爱国者都这模样的,是标准大SB。中国的肯德基至少上千家,就算拉横幅的人真是因为“爱国”干这事,它所显示的爱国者出精神病的概率,比骂“爱国贼”那帮人里出偏执狂的概率小多了。反对极端爱国主义和极端反爱国主义。
胡锡进:环球时报社评:“文革”50周年,反思不应是偏激的 离“文革”错误发动50周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各种相关的讨论逐渐增多,其中一些尖锐的观点相互对立。然而它们的对立并不代表社会对“文革”的主流认识真的撕裂了,必须指出,互联网放大了一些小圈子彼此之间的分歧,造成了中国社会对“文革”认识...全文: http://m.weibo.cn/1989660417/3958508132687054
胡锡进:中国网络防火墙的出现有其必然性,也发挥了实际的正面作用。但防火墙应是临时性措施,也应被看成一种应急手段。没必要推动它的长期化和不断强化。网络治理不应建立在对防火墙日益离不开的依赖上,那样的话会形成有害信息的堰塞湖效应,逐渐损失中国社会对于它们的承受力和免疫力。如果长此以往,中国社...全文: http://m.weibo.cn/1989660417/3958145996740377
胡锡进:一位镇长在和朋友喝酒时骂:这些刁民太坏了,不给他们来点硬的他们不知天高地厚。被视频上网。一位副局长与人开房,宾馆录像被偷出上网。一位女大学生的裸照被前男友放到网上。一位星光大道主持人在饭桌上大骂毛泽东和解放军被曝光上网。你如果认为其中有一个曝光应当被鼓励,你实际是在支持全部。
胡锡进V:在涉及示威游行的政治领域怎样做合法,怎样做违法,很多人不清楚,共识度也不算高。经过前两年,中国法律面对“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是否有些松动,也出现了疑问。这可能是许志永案比其他案子受到更密集关注的原因。判许志永4年是法院的态度和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