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程益中”

维基百科:程益中(1965年4月3日-),中国安徽安庆怀宁县人,中国著名报人,曾為香港亞洲電視高級副總裁。2005年4月5日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新闻自由奖”。 …

“叛变”的公知…… Weixin ID buyidao2016 | About Feature 为民族复兴鼓与呼,与中国崛起共荣辱 | 执笔/李小飞刀 | 前... 更多
程益中:过河无须摸石头,政改其实不复杂。明确国家产权,建立相应的经营管理机制,委托经营管理团队。如果国家归全民所有,那么全民就要依法选举和考评国家经营管理团队;如果国家产权归一黨所有,那么该黨就是皇帝;但皇帝也得把国家托付给宰相治理,皇权与相权也有边界。罪恶劣莫过于:有权分利,无须负责。
程益中:据重庆时报报道:“国考”报名出现“井喷”。到昨天下午6点,共有近4.4万人报名。平均106人争抢一个职位。而月薪不过2000元的国家统计局重庆调查总队合川、南川调查队的业务科室科员职位,成为最多人争抢的“香饽饽”。这2个职位,引来了近1.9万人报名,刷新中国国考最多人报考争抢一个香饽饽的纪录。
程益中V:有內涵,推薦存檔。
???
???
被新浪微博屏蔽
程益中:【不求情也罢,还助纣为虐。如果洪磊代表外交部发言,那外交部就是混账;如果外交部代表政府发言,那政府就是混账。神马东西!】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西哈努克太皇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深受柬埔寨人民爱戴。个别人的这种行径是极端错误的,将由柬方依法予以处理。http://t.cn/zlmiwX4
程益中#讀史札記#1960年莫言生活的高密平安庄开始饿死人,最高纪录是一天饿死18人。村里树皮、草根、砖缝里的蕨类都被人啃光了,莫言和哥哥去挖一种白色的泥土充饥,结果拉不出大便,只得用手抠。冬天学校拉来一车取暖用煤,一个害痨病的同学带头,全班同学都偷吃煤块,课堂一片咯嘣之声,老师说也给我尝尝。
程益中V:很般配。//@何边走:嘿嘿 //@陈文伍://@作家简平: 是哦,现在的北大、清华真的就是个全球笑话,什么样的卑鄙无耻者都可以做教授。//@位卑未敢忘忧国jinan: 最大的怪物就是那个孔斜眼//@霸气的北京小妞: 北大早已堕落为一个文化流氓荟萃之地,就连那些留学生们也被熏陶成了满嘴京骂,浑身痞子气的怪物
何光伟:北大党委书记:对锐意进取的重庆和薄熙来校友致以敬意 http://t.cn/zOpxiY3
程益中:【OK!】BBC消息,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市10月14日拆掉了城市街头最后一尊列宁塑像。列宁在蒙古曾被尊崇为伟大导师。当最后一尊列宁铜像被装上平板拖车拉走时,约300多名围观者中有人向塑像丢置鞋子。在现场的乌兰巴托市长讲话谴责列宁为“刽子手”;他还表示,这座列宁塑像将公开拍卖,起拍价为280美元。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程益中#讀史札記#封杀电影《创业》的正是毛夫人江青。惹祸的是片中一个情节:党给石油工人送来毛的光辉著作《矛盾论》《实践论》。姚文元提醒江:"当年是谁叫给大庆送书的?刘少奇!"江恍然大悟,1975年2月12日把文化部长于会泳叫到钓鱼台训斥:"这么糟的电影你竟批准放映!"于不明白:"你画了圈的。"
程益中:他在替他赖以容身的体制买单,替认同他的官方意识形态付账。债是体制和官方意识形态欠下的,并且还在不断增添新的巨债,而民间却根本无法追讨,一追讨就要挨打。这次作为体制的附庸、债务人家里的门客,他因为陡得意外之财,可怜的债主们便一拥而上,找他讨债了。他有点儿冤,就跟前阵子日系车主一样。
程益中:打開陽光,照亮真相!《陽光時務週刊》逢週四出版,明天全新上市。香港、澳門所有7-11、OK、VANGO便利店,報刊檔及書店有售;台北誠品、Pageone、機場、博客來等各大書店有售。中國內地讀者,請使用 Gmail 將真是姓名、手機號碼或郵箱,發至郵箱 @gmail.com" target="_BLANK">iloveisunaffairs@gmail.com,可免費訂閱PDF版雜誌。
程益中:假如洋务运动、维新变法、预备立宪不失败,假如辛亥革命不发生;又假如袁世凯大总统不称帝,孙中山大炮不北伐;又假如军政、训政、宪政不中止,日本军国主义不入侵;又假如西安事变不存在,蒋委员长安内之后再攘外;又假如战后和谈不破裂,政治协商不破产,国共内战不开打。那么,今天的中国会是怎样?
程益中:【年度最佳行为艺术:央视系列访谈<你幸福吗?>】央视的提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问,天涯觅食的农民工不知幸福为何物,忙于生计的小市民没想过什么叫幸福。一问,问出了一肚子的苦水,一脸的沧桑;问出了时代的悲哀,国家的尴尬,民族的凄惶。一个预设答案的残忍提问,一次情感绑架、精神强奸。
程益中:一个组织如果在自我神话和魅化的同时,又满脑子的冷战思维和敌情观念,一方面以盛世和奇迹的创造者自居,另一方面却容不下批评和不满的声音,并且动不动就把抗议者视为敌对势力横加迫害;那么,这个组织就有点像那个穿上新装的著名傻逼,自以为仪态威严不可一世,但其实谁都在笑话他那不成样子的鸡鸡。
程益中#讀史札記#1990年底,邓小平次子邓质方对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贸易参赞夏尊恩说:"我父亲认为戈尔巴乔夫是个大傻瓜。"因为在邓小平看来,戈尔巴乔夫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分明就是误入歧途。邓质方转述父亲邓小平的观点,认为戈尔巴乔夫将失去解决经济问题的权力,经济问题解决不好,人民会把他撤职的。
程益中:俄罗斯国家杜马共产党党团领导人久加诺夫在一次讲话中诚实地说:苏共垮台的真实原因,不是所谓的和平演变,而是它的三个垄断制度: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认为自己想的说的都是对的;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认为自己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垄断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认为自己有享有一切的福祉。
程益中:对于苏共垮台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诸公如果还像以往那样,只从一党之利一己之私出发思考问题,势必会颠倒经验教训,罔顾极权专制这一祸根,而错误地归咎于极权专制得还不够彻底,归咎于没有握紧枪杆子和笔杆子,进而痴迷暴政换代、压制升级,以为只要不出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民主的春天就不会到来。
程益中:一华裔德籍女士给我讲了一个很令她气愤和费解的事情。前不久在北京举办的德中媒体交流会上,某顶级喉舌报的老总对德国同行说,他非常崇拜希特勒,敢干够狠。举座错愕,国际友人面面相觑。该女士当场怒斥此言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线,责令其立即道歉。这位粉丝几百万的老总只得收回对希魔的赞美,放进肚中。
程益中:如果政党没有对手,执政无须竞争,权力不受制衡,言论没有自由,罪恶不被暴露,罪行不受惩罚和清算;那么立法就是舞弊,行政就是打劫,司法就是作案,权力就是凶器,辖内就是王土,部下就是家奴,国企就是抢夺民财的土匪,银行就是掌权者的自动取款机,发行股票和货币就是动用大规模杀人不见血的武器。
程益中:啪!一记耳光,朝廷大员打家奴,坏人打坏人,泄露天机,都没好下场;啪!二记耳光,四川辣妹打五毛,好人打坏人,好人被拘留;啪!三记耳光,鹰犬打老人,坏人打好人,鹰犬不但不被拘留可能还会升官。三记耳光,抽不醒铁幕笼罩的国度,驱不散魔障千万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