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淡豹”

疫期读书⑬丨张柠×张怡微×淡豹:生活远比文学想象复杂 WeChat ID iiiwenhua About Feature 新京报文化客厅,用文字搬运想象,一起... 更多
淡豹:作为散文都好好看,一字不多,“西柏林时间凌晨一点,我在柏林动物园火车站和一些中国留学生一起等待天亮。第二天,他们即将转车去往波恩、科隆或汉堡,留在柏林的只有我一个人。萍水相逢的一群人胡乱说了好多话,这些人,后来都失去了联系。” http://t.cn/R2wfKTv
淡豹:科普:山蛤蟆(林蛙,Rana temporaria)这种动物,公的叫公狗子,母的叫母豹子。
淡豹:「张旭东,我好厌恶你。重庆的头七做完了吗?你又溜去眼睛一亮了。溜来溜去作甚,你没有九条命,你又不是猫,你是本雅暗。」
淡豹http://t.cn/zRbelHD 门罗两次提William Maxwell,一次讲他如何看似无情节地写故事,一次讲他对记忆的素材挖掘。其实她很少讲自己技术来源和自己看什么书,通常只说受美国南方作家影响深(是主题性的,也关乎她写作自信的建立,但不太是技巧关系),这里是比较少的实谈之一。要读Maxwell!(闻所未闻-
淡豹:啊不,三次。第三次是如何以魔幻现实主义以外的手法(即北美的手法)写平常生活中的传奇,无论是凶杀、动物视角、还是老人讲古令回忆说话(So Long, See You Tomorrow)。感到自己很糟糕,Maxwell就活在Bloomington。也震惊了,七十年代的纽约客杂志两期能刊登完一个长篇
淡豹http://t.cn/zRbelHD 门罗两次提William Maxwell,一次讲他如何看似无情节地写故事,一次讲他对记忆的素材挖掘。其实她很少讲自己技术来源和自己看什么书,通常只说受美国南方作家影响深(是主题性的,也关乎她写作自信的建立,但不太是技巧关系),这里是比较少的实谈之一。要读Maxwell!(闻所未闻-
淡豹:Kuestion: 我够不够水平给自己要写的化妆专栏配插图?whom tells I?回答的态度要客观。正确答案有三个:「画得太好了!」;假如要批评我,就说「风格蛮新颖/独特/隽永/前无古人/耐人寻味/有趣/生动/盛大/严肃/棒棒的/花开花落已千年/有禅意」;第三种回答是「您辛苦了!我免费给您画。」
淡豹:我想发表「我丧失魅力的那一年」。但我想不出怎么办。是不是应该邮寄给「萌芽」。也就算补上别人高中时候都停而我误过了的一站。
淡豹:美国少年儿童智力竞赛,尤其是单词类的,由印度裔孩子垄断啊。感觉好乖。
淡豹:在思考自己快三十了这个问题。感觉自我介绍“我是个学生”就很屌丝,“我是一名读书人”就十分牛逼。但是这俩词好像又是一个意思。有点困惑了。“淡豹:读书人”,这样写自我介绍,好吗。
淡豹:啊!猴,你在外我就思念,你在家我就讨厌。
淡豹:发表一个重要观点:我感觉漂亮都是钱堆出来的,只不过钱的显形方式不同,有的直接一些,有的间接一些。清水出不了芙蓉,清水连芙蓉姐姐都出不了,清水连萝卜上的泥都洗不干净。清水出芙蓉这句话可以用情人眼里出西施取代。
淡豹:啊,我丧心病狂的那一年。
淡豹:啊!人生,倒塌了。啊!你不是傻逼吗,那你再想想。啊!光。
淡豹:张贤亮。不是诽谤。确实是张贤亮(照片上有名字)。
淡豹:啊!生命中第一本黄书,张贤亮,好黄。丫怎么还没抓起来。
淡豹:啊!怀着我浪迹天涯期间的所有秘密静静地回家并认定自己是比他们更复杂、更老练却脱俗的人但温柔地与家人共同度日在踏实的、直接和隐喻意义上弯腰的劳动中度过终生(注:那些秘密不磨灭,在岁月中越来越清晰),是我唯一的愿望。
淡豹:啊!我爱你,漠河(但更向往冰岛)。
淡豹:啊!五羊城,刮着大风。
淡豹:模仿想象中的「美洲纳粹文学」(书还没看着...)给自己写了一个词条。猴儿看完说,
淡豹:感觉配偶可能偷看我的微博...那天我无根据瞎批评完刘涛,他发一短信「我觉得你很像Tamia」。昨天我说啊歌手不能只商演还是得开演唱会,这如同专栏作家还是得出书。今儿他短信我,「你快写本书呗」。我说不会,告诉我该写什么。他说,写「我的犯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