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武汉的小路”

看湖南台偶像剧长大的吧……不是电视剧不应有逼格,是有逼格的电视剧并不是给你看的。 @武汉的小路:中国大致是本科生统治的大部分国民没读过高中的社会,这是存量。变量是... 更多
武汉的小路:最五毛最治天下的角度说,秦皇汉武以来要长治久安,都是压制豪强保护小农。本朝治港,治理这个有中产阶级也有大量贫困人口的现代社会,却是依靠富豪。逼到最保守的中产求坐稳而不得,上街干了资本主义社会最三观正的事:中产阶级民主运动。一种政策,既不如古代皇帝也不合现代潮流,那就狗屁都不是了。
武汉的小路:甲午战败前,孙中山是个被多数精英排斥的乱臣贼子。北京的新文化潮人们开始打倒孔家店时,毛润之同学办的夜校还在拜孔。1927年大屠杀后,袁世凯的帝师杨度入了中共地下党。所以,别瞧不起那些正在铜锣湾犯傻的人。自古以来,总是那些犯傻的、被牺牲利用的、从失败走向失败的人创作历史的大部分。
武汉的小路:“吃的不如美国奴隶啊”【如果仔细地研究种植园的规章文件,会发现奴隶的食谱除了玉米和猪肉以外还包括牛、羊、鸡肉、牛奶、芜箐、豆类、南瓜、甜马铃薯、苹果、桔子、桃子、盐、糖、蜜等。有时候,当然并不经常,还会有一些鱼、咖啡和威士忌。他们摄取的热量比1879年所有民众消费的平均值还要多10%】
武汉的小路:马前卒五毛了一下,批评违反本朝民族政策及原则的言论倾向,这也会被人看不顺眼。我看啊,哪天本朝要完,自由派说不定还护驾,自带干粮的很可能挖坑。
武汉的小路:1961年苏联两次主动提出对中国粮食援助方案......赫鲁晓夫致信毛,提议1961年8月底前,以借用方式,向中国提供100万吨谷物和50万吨古巴糖......据中国贸易代表团汇报:“赫鲁晓夫主动提出对我1960年的欠账和借给我50万吨粗糖都不计利息……这种不平常的谦让和客气是11年来中苏贸易往来中所未曾有过的
武汉的小路:沙俄的秘密警察建议改革农奴制,改善工人生活。不知道本朝维稳干部们,五毛网评员是怎么建议上面的?
武汉的小路:乌克兰东部大战多时,普京还是没敢公开大规模干涉。俄国也就这样了,人家不好逼他们到绝地反击,他们也没力量冲出窝。普京的机会在基辅镇压成功后必然会引发的血腥报复,有了大义名分才能干点什么。至于把俄国往中国赶,我看两边都不愿意,捆在一起反而会埋下矛盾。
武汉的小路:我觉得现在不论中国的,还是皮克迪说的西方的拼爹,本来就一直都有,无非当年红二们提拔了,小木匠和地质队员也提拔。现在大致都是旧体系到极限了,既得利益集团在收紧编制,有些中间的、小资的求上进依附而不得。以中国来说,过去城市技术官僚有待扩张,大学生金贵,现在城市化、官僚化之类快到顶点了
武汉的小路:日剧中表现信长的崇洋审美,注意看中间的地球仪。坐着的信长、家康、光秀在小岛国之内算很牛掰,出了日本地界,他们也就小军阀。那是奥斯曼帝国从维也纳扫荡到波斯湾的时代,是西班牙日不落的时代,是中国地主宅屋里看金瓶梅听昆曲,坐吸世界金银的时代。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武汉的小路:看到反PX、磁悬浮的议论,总觉得骂人民愚昧是愚蠢的,怎么不骂政府愚民?科普教育哪儿去了?独立思辩培养哪儿去了?人民要是不“愚昧”,上上下下这些贪腐之辈还能坐江山?政府丢了公信力,搞开发自行其事,公关体面也懒得做,活该被为难。
武汉的小路:批判现实天经地义,但不要用民国批共和国。希望社会变好理所当然,但不要用汉唐重现想象未来复兴。现代八股科举的应试教育坑死一代代孩子,但不能回到孔家店私塾和贵族家传。古典没资格批现代,保守没资格并列于进步,一切回到过去都拯救不了现实。现在又不是中世纪,文艺复兴那种托古立新有意思吗?
武汉的小路:自古民间宗教泛滥都是人民生活很不安定,绝望中求精神鸦片,狭隘中幻想永恒之类。犹太人活的不好,就出弥塞亚;阿拉伯商路衰败就有伊斯兰;中国南北朝战乱就遍地佛寺。本朝今日亦然,现在是资本主义入侵,社会内部拜金和社会达尔文俘虏人心的战乱年代。腐败滋生腐毒,保守放任反动,瓦解之后蛮化。
武汉的小路:现实中更多更让人熟视无睹的是没钱的幻想有钱,压抑的幻想乱来,屌丝的幻想逆袭,完全没机会的幻想中彩,物质丰富而精神空虚等等。有这样的社会心理基础,所以才会有各种邪教、活佛、神汉的妙法被越来越多人信。因为绝望,所以幻想。因为空虚,所以虔诚。因其不可信,所以坚信。
武汉的小路:今天跟我爸说网上有人主张警察该学美国多开枪,城管应该更坚决管理,他们有时还为城管打人辩护。他很惊讶,说日常生活中压根没碰见过这样的,在老百姓中这么说话会找打。我爸做的生意和政策密切相关,是个一贯祖国万岁,国家稳定是福的立场的人。
武汉的小路:澳大利亚搜寻马航370航班联合协调中心29日发布声明说,对探测到声学信号区域的搜索已经完成,该区域可能非马航370航班最后所处地点。
武汉的小路:怀孕的据性别打胎,幼儿园阿姨打孩子,病人打医生护士,城管打摊贩,老板打要血汗钱的工人,吃黑的干部打暗访的记者,自认三观正守教义的打穿短袖的维吾尔姑娘.......还有微博上打嘴炮。打。
武汉的小路:这么设计,贴切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名号。贴吧看见的[浮云]
武汉的小路:和老朋友聊了聊社会各色人等
武汉的小路:基本上每个月都有大坏事新闻的节奏
武汉的小路:如果说求做稳奴隶位置,求警察多开枪的自干五现象有什么积极意义,那就是展现出社会分化中一部分人的阶级阶层自觉。这个自觉固然是喊我兔威武的,可我兔是反感任何政治自觉的,哪怕你自带干粮当五毛。技术上和结构上,我兔宁愿对付反贼。很明显嘛,只要不自觉组织起来,反贼言论基本不怎么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