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推享莫大先生”

推享莫大先生:贩卖虚假希望的公知,比甜菊的五毛,更令人厌恶。伪造什么文艺座谈会上讲话的吴祚来,比奉承包子的花千方,更让人感到恶心。
推享莫大先生:1、86学潮导致胡下赵上,邓力主反自由化,赵相对缓和,但并没有违背邓,更谈不上突破,2、赵的缓和,其实是因86学潮处理(胡下,方、王、刘开除出党)造成了裂痕,试图弥补;2、邓的反自由化在上,缓和效果并不好,所以胡一去世,就点燃了。4、公知试图把80年代末描绘为改革共识时期,纯属谎言。
推享莫大先生:对邓小平的评价基本可以作为智商测试题了 http://t.cn/RZyB82d
推享莫大先生:今天是黑手59岁生日。永有些自以为是的傻逼会觉得异议反对者没出息,可出息如黑手又如何呢?一条路,少人行,如此而已。
推享莫大先生:曹思源先生做了很多事情,在我看来最牛逼的莫过于此,他也因此被长期高度监控,不过,有几个人知道,或者记得这个事情呢?先行者的努力如泥牛入海,石头却一直不能开除花来,悲哉!http://t.cn/RzctVx2
推享莫大先生:说到“国事犯”,郑旭光兄坐牢时,曾有狱友对他说:“我们(刑事犯)是为了自己伤害了别人,而你们(政治犯)是为了别人伤害了自己”。政治犯人对于审判结果几无幻想,也极少认罪,对律师的要求无非是坚持做无罪辩护,若能表达自己理念,则更佳。在政治案件种搞去政治化技术化,很难说有什么效果(5)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