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我卖糕的2012”

我卖糕的2012:赵楚张雪忠等人,确实有才,但就是有点不容人说话的臭毛病,有想当真理代言人的意思。如果你能给出比别人更好的答案,不需质问,大家自然支持你。如果是为了争夺山头,在这个时刻给自己增加政治资本,将来有所图的话,我建议你们二位还是省省吧。因为一个好政客是最善于和而不同、整合各方的涵养之士。
我卖糕的2012@花项虎龚旺手札 网友对叶大神之目空一切和如今的顾影自怜不解。我答此前此獠之狂如芮成钢,"我代表亚洲",现在是林黛玉,自证"身本洁来还洁去"。狂傲与自怜的复合体。创作了一个古今先进文化集成的叶隐叶恭默,也许身份证上是XX县XX镇树篁村村民二组罗二狗。他演上瘾,忘记自已是庄生还是蝴蝶。
我卖糕的2012:人类文明有个两个玩意迄今被证明是最伟大的,一个是三权分立,一个是由民众选择权力代理人。过去皇帝佬自认是天命所在,耍流氓霸住权力不允许民众置喙。后来大家发明了选举,避免有人耍流氓。你说民众都不要你了,你还死皮赖脸地“为人民服务”,说历史选择了你,那我也可以说:历史现在不要你了,滚!
我卖糕的2012:宪政无非是要求政府也要守规矩,你每天没日没夜地抵制宪政,不就是方便自己耍流氓嘛。
我卖糕的2012:看看孙立平老师今天的境遇,终于理解了秦晖老师一直不来微博的原因。
我卖糕的2012:我支持反腐,有人会说我支持包子。那我声明下:包子墨西哥讲话后,我就持批评态度。到现在,这一点没有任何变化。
我卖糕的2012:如果张择端现在画《清明上河图》,估计画面一半要留给跳广场舞的大妈。
我卖糕的2012:【人民日报:对公职人员 社会应多理解多信任】看事物看主流。对于公职人员,社会应要多一份理解、多一份信任,不能一叶障目,切忌以偏概全。各级党员干部也要调整好心态,更积极、更淡定一些。 (分享自 @凤凰网)==哦,你们对自己的主子纳税人理解过吗?信任过吗?CNM http://t.cn/RP5bLuB
我卖糕的2012:【南昌12人招募“圈养”近40人做供体 卖掉肾脏获利】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日前对南昌市一起特大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作出一审判决,12名被告人分别获有期徒刑2年至9年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至10万元。 (分享自 @凤凰网http://t.cn/RPq1mC8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我卖糕的2012:我不愿意牵涉到任何纷争,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里。前年的修理事件,我连关注的欲望都没有,没有转过一次双方彼此的叫骂,因为两方阵营都有我的互粉对象。这种难辨是非的公案背后到底有什么,可能日后才会真相大白。但一位有“经验”的朋友告诉我,熊猫掺沙子的比例是25%。起码每个人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我卖糕的2012:为何这两天关注叶隐,是因为我无意中为萧翰说了句:观点不同,也没必要如此群殴。结果捅了叶大师阵营的马蜂窝,说我是萧的帮凶,是白五毛,是傻逼。我以前与叶互粉过,但与萧并无太大关联。后者转世频繁,且不在我重点关注范围。后来看到有我类似遭遇的不在少数。我就想看看真相如何。无意偏袒任何一方
我卖糕的2012:叶隐叶大师的粉丝,可以拉黑我了。我虽然从未与这厮有过直接冲突,但对这厮的做派很不感冒。为避免因这厮而伤和气,提前打个招呼。井水不犯河水,大家还不至于为敌。
我卖糕的2012:安徽一高校的校办主任向南方周末记者表达了他的愤慨,“现在的制度,就是先逼良为娼,再抓嫖,导致知识分子斯文扫地。”
我卖糕的2012:【山西日报:坚决查处对中央和省委决定说三道四者】对于那些唯恐天下不乱,对中央和省委的决定说三道四、搬弄是非、编造传播谣言的,要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 (分享自 @凤凰网http://t.cn/RPUd9y3
我卖糕的2012:网络新媒体的出现对于极权而言是致命的,几乎相当于装甲师遇到了山里的人民游击队,我把这个现象称之为“老流氓遇到了新问题”。网络平台一方面部分归还了民众的办报权,另外一方面让漏洞百出的极权话语系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显得更加不堪一击。可以想象,假以时日,极权谎言褪尽的尴尬。
我卖糕的2012:发霉的面包,三伏天的棉被,验证了网络上一句名言:不要高估他们的智商,更不要低估他们的无耻。
我卖糕的2012:看了吴稼祥对时局的分析,纯属扯淡和意淫。
我卖糕的2012:美中央情报局确定MH17系乌亲俄武装击落 (分享自 @网易新闻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与情资机构22日通过《华盛顿邮报》公布了马航班机遭击与俄罗斯军援乌克兰民间武装的卫星照片,并通过辨识民间武装领袖对话真实性之后初步确定,马航MH17悲剧事件由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所为 http://t.cn/RPUm8Tm
我卖糕的2012:口炮党人既不敢践行自己的主张,也无法通过结果验证自己主张的合理性。一帮怂货不敢站出来,于是把一腔热血对准了没有山呼自己万岁的人身上。如果几个人对口炮党提出些许异议就断绝了中国革命的前途,那口炮党人大可不必如此担心,大家都是凡人不是上帝。你们只管放心革命吧,没人可以阻止你们。
我卖糕的2012:今天在外上课,结尾我谈到普通人如何维权,我的个人观点是:如果对方势正强,可避其锋芒,像以前微博提到的到对方门前蹲守,明白告诉对方你已经掌握对方的父母、妻子、孩子的情况。对方看着办。千万不要下跪、自焚、自杀、上访。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一群有底线的人,而是没底线的畜生。(底下掌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