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弹弓子E”

弹弓子E:王小二来到刘老三家:叔,有粉吗?刘:早不抽那玩意儿了,没劲儿。小二:您有更纯的。刘老三看看表:你来得巧,正好7点。他打开电视,凑近屏幕美美地一口,对小二说:你也试试。然后上床进入梦乡。半小时后,老三醒来,发现小二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他大惊失色:唉呀,忘了告诉你,第一次不能吸那么多!
弹弓子E:张处长的太太找到王局长说:老公啊,真倒霉,小张刚提处长就赶上反腐,这当官还有什么意思?王:知道恐龙是怎么灭绝的吗?张太:不知道。王:气候环境变了,恐龙就灭绝了。咱分析一下腐败产生的气候环境,普遍贫穷、官权无所不在、财富集中在政府手里,变了吗?一个唯物主义者,要学会科学地分析问题!
弹弓子E:虎王在时,自己吃肉,让其它动物吃屎,大家敢怒不敢言。虎王死后,猫王继位,还是让其它动物吃屎。猫王食量也很大,但消化不良。于是出现了三种意见,一种是以龙为代表的,认为这还是屎,要求分肉;一种是以狗为代表的,认为屎的味道不够纯正,怀念过去;一种是以猪为代表的,认为屎里面总算有了食物。
弹弓子E:南美某国。几个毒贩去机场接人,他们把车开到跑道边,下车自我介绍。奔驰车主:我种大麻的。宾利车主:我做摇头丸的。法拉利车主:我种海洛因的。一小型私人客机降落,国际大毒枭走了下来。众人上前刚寒喧了几句,只见远处跑道一大型客机降落,总统一干人迎上前去。有人喊:来的那个是兜售马列主义的。
弹弓子E:总见各派曝料某些大佬才是阻碍自由民主的罪魁祸首,忽然想起一事。张大哥年轻时上山下乡,一进知青点就开始丢东西。老六私下告诉他贼可能是老五。老五回城了,他还是丢东西,老六说贼可能是老四⋯等知青点就剩老六和他俩人时,他还是丢东西。张大哥这才明白,要么只有老六是贼,要么是自己住贼窝里了。
弹弓子E:自从第一次龟兔赛跑赢了以后,乌龟就被吹捧为赛跑天才。乌龟派学者还写出了宏篇巨著,科学地论证了乌龟战胜兔子的必然性。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乌龟在后面的比赛中屡战屡败。多数人明白了兔子只要自己不骄傲是不会输给乌龟的。但乌龟派学者却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只要把乌龟改良一下,把腿加长点儿就行了。
弹弓子E:高书记对太太说:这次反腐让我想到了战争年代。太太:怎么讲?高:枪林弹雨啊!上头黄书记,左边牛书记,右边马书记,下边苟主任全倒下了。要不是我平时隐蔽得好,恐怕也难以幸免。太太:这些年弄了些钱也不敢花,这日子过得还不如秦城监狱呢。高叹了口气:问题是如果现在被抓,咱级别还不够进秦城啊。
弹弓子E:中国一直说自己是人民民主,若人民包括全体国民,那和西方又有什么两样?若人民仅指工农两个阶级,那你又非得需要别的阶级存在干嘛?真民主国家有左右两派,相当于两轮车;中国只有中左和极左,只能算个独轮车。别国有时会称赞中国,也无非是惊讶推车人臂力不错,把个偏轮车推得还挺快,也不怕胳膊疼。
弹弓子E:这天,流浪到香港的三毛忽然被一阵吵闹惊醒,他爬出垃圾箱,发现街上到处是垃圾。一伙人走了过来,三毛一眼认出了里面的豁牙哥。三毛:喂,你怎么也来香港了?豁牙哥:丐帮组织旅游和游行,待会儿还有钱拿。三毛:带上我行吗?豁牙哥想了想,拔下两根头发用浆糊给他粘在头上:三毛不行,五毛就可以了。
弹弓子E:小演员二蛋这几天一直哈欠连天,奶奶问:你也跟那些明星学吸毒了吧?二蛋慌忙否认。奶奶说:别瞒我了,跟你爷爷症状一样。二蛋吃了一惊:他老人家也吸毒?奶奶叹了口气:打仗时受过伤,没药,就靠大烟顶着。二蛋:后来戒了吗?奶奶:戒不了。二蛋:那怎么办?奶奶:看新闻连播啊,看完人立马就精神了。
弹弓子E:小学生日记:今天上午去横店玩,见一群八路正在打鬼子,解救被强奸的妇女,看得我热血沸腾。中午,被打倒的鬼子忽然都爬了起来,开始和八路一起有说有笑地吃饭,一个被强奸的妇女还倒在鬼子兵的怀里。下午,这伙人都换上同样的军装,开始伏击国民党反动派。晚上,我失眠了,这他妈是多么糟糕的一天啊!
弹弓子E:三胖答西方记者问。记者:朝鲜为何叫民主国?三胖:民主就是民要有一个主;美国就沒有主,一群乌合之众,所以叫合众国。记者:同一民族,为何韩国富有,朝鲜贫穷?三胖:韩国谁比我富?记者:请问朝鲜为何搞先军政治?三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一举两得,既能保证国防安全,又能保证别国乖乖地送粮食来。
弹弓子E:除四大发明外,历史学者们还不断告诉我们,火箭也是中国人发明的,步枪也是,还有飞机、超市、银行等等。自豪的同时,忽然想起一段子,说一男孩留学美国后交了个女朋友,女友自豪地告诉他自己13岁就不是处女了,并问他什么时候不是处男的。男孩说是7岁。女友吃惊地问他初恋女友是谁。他答:我的右手。
弹弓子E:台湾的表弟问大陆的表哥:你们是靠什么打败日本侵略者的?表哥:靠小米加步枪。表弟:小米加步枪怎么能打败飞机坦克呢?你能给我讲个战例吗?表哥:有一次,游击队把鬼子引到一个山谷,然后用步枪打他们的伏击,后来子弹打光了,队员们就纷纷掏出小米手机大喊:向我开炮!后面的结局你应该能预料到了。
弹弓子E:抗战期间,日本特高课曾派一名特务穿越到现代,想弄清谁是共谍。结果特务没找到任何档案,只能在影视作品中寻找蛛丝马迹。最后他总结出一特点:共谍既不贪财也不好色!他回去汇报了这一重大发现后,特高课利用金钱美女在内部进行试探,抓出了大批他们以为是共谍的人,而我方真正的间谍则全部成功脱险。
弹弓子E:老马和老恩在共产天堂里十分关心人间疾苦。有天,他们派共产天使到人间考察,天使挥动起黑翅膀,哇哇地飞走了。不久,天使回来报告:非洲埃博拉病毒肆虐。老恩:SARS不都被成功控制了吗?天使:那是三级病毒,埃博拉是四级病毒。老马从上铺探下头:有五级的吗?天使低下头:有,人们说,是你们的思想。
弹弓子E:抗战期间,日本特高课曾派出一名特务穿越到现代,想弄清谁是共党间谍。结果特务没找到任何档案,只能在小说和影视剧中寻找蛛丝马迹。最后他总结出一个特点:共党间谍既不贪财也不好色。特务回去汇报了这一重大发现,特高课利用金钱美女在内部进行钓鱼,我地下工作者和敌人斗智斗勇,全部经受住了考验。
弹弓子E:有一年,社会主义阵营领导人在东德开会,会后在广场上向群众发表演讲。苏联领导人宣布在军事领域己全面超过美国,波兰领导人宣布农业已达世界领先水平⋯广场气氛十分热烈。一英国访问学者路过,问是否是在竞选。有人答:正在举办世界吹牛大赛。学者问为何沒有英国。那人说:资本主义国家都进不了决赛。
弹弓子E:下午,住院部王大夫查房时听到有人吵吵要出院,过去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小学同学国强。王大夫:怎么是你?我记得以前全班数你身体最好。国强:工作累的。你不知道,我们是全国最忙的企业,这些年业绩飞速增长。因为我们,中国都从低收入国家变成中高收入国家了。王大夫:什么单位这么厉害?国强:印钞厂。
弹弓子E:王大爷昨晚去理发,赶上一姑娘来应聘,说是央视的,最近降薪30%,不够付房租,所以出来做个兼职。老板娘问会洗头吗。她答会。老板娘便安排她给王大爷洗。倒上洗发水,姑娘就急着问王大爷过会儿还要其它服务吗。王大爷说不要。姑娘就开始用力洗了起来。王大爷疼得呲牙咧嘴:姑娘,你这是洗头还是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