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弱者的躯壳”

弱者的躯壳:显然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最大的贫困还是人权的贫困,人权被无视,自由被剥夺,地方政府才可以肆无忌惮胡作非为。//@价值诠释: 右边![哈哈]//@假装在纽约: 张家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假装在纽约:张家川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但它们的政府大楼气派挺拔堪比白宫,县政府会议室富丽堂皇如人民大会堂,县长县委书记端坐其中气宇轩昂如同皇帝,乡镇官员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如同土豪,公安局长被证实行贿却继续位居高位……一个孩子却因为发了几个帖子而被治罪。张家川县,其实正是这个国家的缩影。
弱者的躯壳:有的国家胆大,竟至于胆大到公开向人民出售枪支;有的国家胆小,居然胆小到购买一把菜刀需要实行实名制。何以胆大的如此胆大?他们仰仗什么?何以胆小的如此胆小?他们恐惧什么?一个把人民关在笼子里的国家和一个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国家谈什么竞争,当然倘是比无下限,自然拔得头筹。
弱者的躯壳:黑社会//@彼岸船长:轉發微博
末世--狂民:【全国人大对“黑社会”作出四个特征界定】1、组织稳定,人数较多,有明确的领导,骨干成员基本固定;2、有组织地通过违法活动获利;3、以暴力、威胁手段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4、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形成垄断。评:看过了太多的社会现实,我强烈的感到自己生活在黑社会遍地的时代里。
弱者的躯壳:1904年11月,记者林白水写对联(刊《警钟日报》)贺慈禧70大寿,各报竞相转载。对联如下:“今日幸西苑,明日幸颐和,何日再幸圆明园,四百兆骨髓全枯,只剩一人何有幸;五十失琉球,六十失台海,七十又失东三省!五万里版图弥蹙,每逢万寿必无疆! ”帝制满清的言论自由,足令共和之当下无地自容
弱者的躯壳:《环球时报》在攻击 @夏业良九世 教授的长文中有妙句:“如果一些极端的政治观点在大学里可以任意传播,这绝非中国社会之福。”窃以为这句话是通篇长文的亮点所在,其实大家心知肚明:“真正在大学里被奉为圭皋,畅通无阻的到底是哪些极端的政治观点。”贼喊捉贼,倒打一耙,早已是邪恶社会的特色之一
弱者的躯壳:《环球时报》在攻击 @夏业良九世 教授的长文中明确指出:“如果一些极端的政治观点在大学里可以任意传播,这绝非中国社会之福。”窃以为这段话是通篇长文的亮点所在,看了不禁要反问一句:“真正在大学里被奉为圭皋,畅通无阻的到底是哪种极端的政治观点?”贼喊捉贼,似乎是邪恶社会的通病。
弱者的躯壳://@挺住围脖: 1989-1990年兼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和山东省东营市委书记;
海耀律师万文志V:周永康,男,1942年生,江苏无锡人,64年入党,66年参加工作,北京石油学院勘探系地球物理勘探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第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治综委主任。
弱者的躯壳:我们都是共和党人,我们也都是联邦党人。如果我们当中有任何人试图令联邦解体,或者改变共和政体,就让他们不受任何干扰地畅所欲言吧。容忍错误意见的存在,让不同观点辩驳交锋,正是我们得享安全的基石所在。-----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就职演说
弱者的躯壳:谣言没了,黑暗还在;谣言没了,丑恶还在,谣言没了,谎言还在。问题是这个时候:还有谁敢勇敢地站出来指出哪是黑暗,哪是丑恶,哪是谎言呢?有关部门应该注意,在打击谎言的同时应该给真相的揭露留出一条路径,不要在锄杂草的同时连带锄去了救命的灵芝草;不要在驱赶乌鸦的同时赶跑了治病的啄木鸟。
弱者的躯壳:【著名报纸办刊宗旨之差异】1.《大公报》社训:不党、不卖、不私、不盲。2.《华盛顿邮报》:注重事实和可靠信息,以客观和忠实为办报宗旨。3.《人民日报》:瞄准“让党满意、让人民高兴、让同行敬慕”的目标,一是“坚持一个导向”;二是......”。 微评:不党VS让党满意,注重事实VS坚持导向,惊愕...
弱者的躯壳:马云去拜访王林,真的如其所述是对于神秘力量的好奇?有人说马云拜访王林可比水浒传中宋江去拜访李师师,非是冲着她歌妓身份,而只是指着她和高层搭上关系罢了。说穿了,王林更像一个披着气功外衣的权力掮客,他为达官贵人们提供了交流平台。政治,圈子,优伶,大师,甚嚣尘上,各取所需,何曾有半点廉耻。
弱者的躯壳:北大教授袁刚:苏联体制说穿了就是由国家充当总地主和总资本家,以养活几千万党员干部,建立起一个等级森严的特权社会,产生了一个鱼肉百姓,高高在上的干部新阶级,劳动者则仍处于被统治被剥削地位。
弱者的躯壳:在一个冒险的事业中,主角必然是最有胆魄,最有赌性同时又情商最高的那个。而文化通常表现出对于胆魄的不屑,对于赌性的恐惧和对于情商的蔑视,越有文化的人越是爱自己的节操和名声甚于成功,而文化不高的则是不择手段只要成功。后者自然成为主角。如今,博士生给农民企业家打工不也是常事么?
文史女教师V:读史发现一条规律:非常有文化的人只能当军师或高参,而文化不高的反倒能当主角,例如张良与刘邦、诸葛亮与刘备、李世民与魏征、朱元璋与刘伯温,这是为什么呢?
弱者的躯壳:大国崛起之后,似乎胆子越来越小,先是害怕一帮村民,后来又对一个盲人表现出极度恐惧,现在竟然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漂亮女艺人也能让他们如临大敌。试问,崛起的究竟是什么?
弱者的躯壳:韦伯说:"这是一个除魅的时代。这个时代不需要先知,也不需要神谕,它属于普通人."先进的美国并非由伟人创建并独裁,正是一批普通人建立和完善.当年美制宪场面十分混乱,一群普通人为了利益争吵罢会,甚至武力威胁。但恰是这些成就了美国的基座。美国制宪的宗旨是:防官如防贼,防权如防火,防权力滥用如防洪水
弱者的躯壳:当年八国联军进京,彭诒孙家在美军防区内,遭美军入室抢劫。彭愤而到美军军营理论,美军自觉理亏,次日便张贴告示:"中国商民可以预备胭脂水或煤油,若有兵丁骚扰,即洒在对方身上,痕迹显然,拭之不灭,以便究办。"同样事情若发生在文革时抄家,受害人何处说理去?可见妖魔实非外国人,而在于国人己身也。
弱者的躯壳:英美人说:“我是英国人”,“我是美国人”,他们是在说“我是自由人”.而一个中国人说:“我是中国人。”其意则是:“我是国家人。中国虽地大物博,但我们脚下的土地没有一块是个人自己的;我国的GDP很高,却只有"人民公仆"阶层富得流油;我们的人权指数虽低,法治建设虽差,但我们的党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
弱者的躯壳:几十年前,我国的“专家”们热衷于证明亩产几万斤的合理性和科学性,当前则热衷于为国际公认有毒化工产品平反。除了七巧化骨散之类尚无专家证明其无毒,其他诸如三聚氰胺,塑化剂,PX...已悉数在国内被摘去毒帽,同时告诫民众人类之所以繁衍至今,证明其排毒能力强大的道理。国有此“专家”,民“幸”甚!
弱者的躯壳:任何政府都必须接受监督,当舆论自由时,也不会有例外。如政府是公正的,就无需害怕舆论的攻击和反攻击。自然没有赋予人任何其他的手段去发掘真相,无论对象是宗教,法律或者政治。得体的政府应该对它的赞扬者和监督者都不在意,如对前者大加褒扬而对后者横加迫害都有失公正,是政府在犯罪。——杰弗逊
弱者的躯壳:倘若你的家人,亲戚,同学,朋友中并无用菜刀解决争端的,或者无人因之受伤或死亡的,请你抛弃这种臆测。//@N维蘑菇君: 可以试想一下,在一个文革,各种路西法效应,经济水平教育水平都很低的人口众多的国家,持枪政策将是撒旦喜闻乐见的,心甘情愿的专制是自由的,自由的焦虑和恐慌是专制的。
弱者的躯壳:和中国史上所谓革命或者起义取得胜利后不约而同的选择“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不同的是,美国开国先贤在独立革命胜利后选择的居然是赋予所有人以持枪权。这是一种何其博大的襟怀和超前的价值观。这一点足以引发一切专制国家的人们的深思: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究竟是被解放,还是进入了另一场或许更深的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