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吴钩”

最新重仓股大曝光!高毅、重阳、淡水泉等超一流私募牛市买买买(名单) WeChat ID chinafundnews Intro 关注中国基金报,即时获取深度理... 更多
吴钩:小粉红对此怎么看?
吴钩:操!崔永元还真毒。//@Sigmund_Fung:崔永元绝不仅仅是蠢,是真坏//@郑褚Paul:崔说出来这种话我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评论员李铁:我妻子是胃癌去世的,癌症是一个世界性的人类灾难。你攻击我亡妻的时候,请你记得,微博里有很多人,他们的家人也曾受癌症之苦。你反转基因疯狂到人性都没了。
吴钩:一个穷疯子开发的破烂核武器,与一个防范穷疯子发癫的防御系统,哪一个才对中国人的安全构成威胁,相信只要是个良心正常的人就能够判断出来。 ​
吴钩:坦率地说,如果我是那个守卫,我会假装一时没注意,或者失手,被那家人挣脱,没能拦住。积德行善的事,做一件有一件的功德。
爱新觉罗载勋:这是沈阳日本领事馆门口,朝鲜脱北者一家四口,冲进去两个,只要人一进入这道铁栅栏门之内,即被视为日本领土,我们就不能再冲进去抓了。电脑前的小女孩就是当初已经站在铁栅栏门之内的那女孩.......我对此事的看法是:下次朝鲜有谁再想这事儿,你们他妈自己冲三八线去!别给我们找麻烦! ​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吴钩:另外,从历史考据专业的角度来看,原博的考证是缺乏依据的。 //@吴钩:纯表达我的好奇与不解:右边他爹射精难道跟毛有关?[思考][思考][思考] //@zeng-城:玩笑总该有个度,没有毛,原PO他爹恐怕连射精的机会都没有。
吴钩:纯表达我的好奇与不解:右边他爹射精难道跟毛有关?[思考][思考][思考] //@zeng-城:玩笑总该有个度,没有毛,原PO他爹恐怕连射精的机会都没有。
吴钩:新华社的诗,央视的姓。期待人民日报放大招后发制人。
吴钩:昨夜
吴钩:回复@PE基金Keny:[赞]//@PE基金Keny:任我行图随我行,向向问天问天
吴钩:出个对子,对得者我送红包:【令计划谋大计划,令令完成完成】。
吴钩:你这什么狗屁眼神看出我说上联了。最受不了的事就是这种浅碟子前来卖弄了。 //@空一缕余香:上联结尾不能为平声,你这什么狗屁上联?
吴钩:出个对子,对得者我送红包:【令计划谋大计划,令令完成完成】。
吴钩:出个对子,对得者我送红包:【令计划谋大计划,令令完成完成】。
吴钩://@南大景凯旋:他的人品罕有其匹//@袁莉wsj: 大个子做过太多这样的以及更加救急的事情,所以今天微博微信满屏都是他//@杨大利_Dali_Yang:转发微博
邓飞:这个清晨,想起大个子。
吴钩:[赞]
何兵:【浦案初步研究结论】昨天和今天,我在图书馆,化两天时间,从法律技术角度,详细研究浦志强律师所涉两罪。初步结论:法律上,他确实无罪。详细论证文章,还要四五天才能写出。我这位朋友,平时在江湖上行走,为朋友两肋插刀。我写这篇文章,让他感觉不孤单。
吴钩:赞成啊!
旁观者马勇:意识形态的分裂应该有助于中国地方自治。这么大的国家,为什么不可以划出一个陕甘宁边区,让团中央以及环球时报各位没有经历过土改、大跃进、文革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在那里继续试验呢?
吴钩:我这人胆子小,换成是我,碰上这种拿刀砍车的爱国贼,肯定会误将油门当车刹,慌慌张张踩下去~~请教律师,这个不是犯罪吧?//@吴铭:转发微博
吴钩:我只是比较好奇,那篇“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的真面目”的雄文,为什么没有署记者的真名(或惯用的笔名),而是含糊其词地署一个“新华社记者”。
吴钩:话说去年4月,@镇江发布 发了一条微博:【江大学子获国际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一等奖】。因为其中一名学生名字叫做###,结果今天~~~自己看截图吧,总之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中枪了~~看得我乐坏了。赶紧截图。然后那条躺着中枪的微博也找不到了。
吴钩:我记得以前曾在微博上说过:宋代时,平民上衙门打官司,是不需要下跪的。不过我没有给出具体的证据。其实我是有比较可靠的史料来证明我观点的。只是当时在写文章,文章未发表,不好先甩出来。好了,现在,可以证明宋人打官司不必下跪的文献与图像资料就摆在这里了:http://t.cn/RAFlqp1。欢迎反驳!
吴钩:小调查:1、被人设局被嫖娼,钓鱼执法。2、酒席上的私议被人传上网络,被陷入舆论旋涡。请问,哪种更让你感到恐惧、恐怖?设定只可二选一。
吴钩:坐等道德姐出来辟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