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司马南”

维基百科:司马南(1956年6月22日-),本名于力,祖籍山东,毕业于哈尔滨商业大学,中国共产党党员,学者、作家、教授、主持人、演员。司马南在20世纪末因反伪科学和揭露伪气功、假神医而闻名;21世纪初,活跃于政治评论领域,引发强烈争议。 …

鲍大师,您看相好像挺准哦! WeChat ID MBWH88 | About Feature 江湖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江湖!混江湖就是混生活! | 昨天看了一下... 更多
司马南:很多人不了解赵士林的发表在仑子网站上的“庚子上书”什么内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大一股邪火,给中国的抗疫工作打零分,点名道姓地要追责。这个截图可以给您一些帮助。
司马南:爱尔兰骗子贪欲不小口味很重。觉得中国流氓商人嘴不够臭,又拉上一只52码的臭脚做垫背。前些日子还见他们与某党校的菜菜遥相呼应,同一时间出来“诗朗诵”,没想到这么快就穿帮下台了。//@后沙月光本尊:一个爱尔兰骗子[挖鼻]雪花飘飘
司马南:当年与潘任美斗争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风险的。土流氓不可怕,胡同混混不可怕,仑子党不可怕,神功大师也不可怕,地产豪强集团、美元买办集团与党内腐败势力勾结起来形成的#地产党# 还是挺让人害怕的。不然这缕阳光也不至于从2012年走到2020年。
司马南:网上突然开始复制,司马南家产有多少,明天照片与视频”发生并保持”的女人也该贴出来了。这样人肉搜索\\迫其退却的方法,可以让一些人害怕(事实上也吓退了一些人),但从跳出战壕那一刻起,我就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以#潘任美#为代表的货真价实的利益集团,我愿与之偕亡。
司马南#潘任美# 问题,追踪叩问了这么多年,被删掉的帖子,不知凡几。 当年我意外地披露了这个问题,惹来某君大爆粗口,炮膛都打红了,公知大V一拥而上,那根芦苇亲自压惊助镇,排场呵大得不得了……终于有了一个初步结果了。
司马南V:#四中全会前,再说潘任美#国企华远拿地,低价转卖私企,潘张净赚几十亿,这是什么精神? 琼民源破产重组,多块地皮优质资产被贱卖,期间任潘公开玩起探戈魔术,一串儿协议,两个公告,乾坤大挪移,最后通过张欣的外籍身份转移境外…… 我分享了http://t.cn/RhY5qb5
司马南:暴徒用激光笔和火焰宣誓对香港法治的尊重。 香港特色的街头暴力正在演化为香港社会的新常态。 处心积虑搞乱搞垮香港,祭起民主自由的旗号,便获得了庄严的崇高感。 若以为他们表演的舞台仅仅是香港街头,那是太小瞧他们了:扒拉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惦记着院子里的……
许亿秒:香港示威者在湾仔放火,燃烧杂物,现场一度传出爆炸巨响,消防员已出动。 http://t.cn/AiRzexZb
司马南:如此肉麻,如此牵强附会,轻说是作风低俗,质言之,另类政治腐败。 ​
司马南:大学教授出言不逊用词不妥。 知名人士被害妄想令人担心。 依法监控电话的部门应该不叫“傻逼局”,以“傻逼局”羞辱国家权力机关,非守法公民应所为也。在媒体上公开羞辱国家权力机关造成较大影响的,或涉嫌违反国家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八条:公安机关在立案后,对于危害国家安...全文: http://m.weibo.cn/1263406744/4297973661318082
司马南:巧了,数字都是600亿。 衣服重色,叫撞衫。 6 0 0 个亿的大数重合,叫啥? http://t.cn/RFmX7XZ
司马南:再贴一张图试试 ​
司马南: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谨慎得不能再谨慎了,还是屡屡遭删除。 过去还有个社区专家委员会来判定你的内容是否违法违规有损公序良俗,还有一个申诉的余地,现在小编大笔,一挥咔嚓一声把你删除了。 一张过分追求GDP丰乳肥臀的漫画也违法? ​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司马南:看图不说话 ​
司马南:今天的事儿。 先乘火车,改乘汽车。 Then, discuss some important issues. 说的对么? ​
司马南:一万五千人看过就封贴? 吴晓晖的事也说不得? ​
司马南:消息来自新华社,截图来自保监会网站,依然觉得事件重大,不得不瞪大眼睛,反复对消息来源加以确认。 以安邦自署,有乱邦之嫌,横行天下多年,靠山背景错综复杂。中国保监会决定于2018年2月23日起,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下这个决心可不是容易的事啊。并非抓一个吴晓晖那么简单,人家毕竟...全文: http://m.weibo.cn/1263406744/4210544133604291
司马南:5000字的一篇文章,附若干张照片,针对今天人民日报关于某人被双规消息发表的评论,不知为什么被删除了。 谁在阻止对某“两面人”的议论? 这种怪异现象说明了什么? ​
司马南:一条温和的建议,不听也就算了,值得这么没完没了地拉黑吗? 今天早晨重贴一遍《我替“北漂族”求情》,存活了一个小时。 再贴一遍,试试能活多久. 对这样的内容格删勿论的先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照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与我们某些地方行政官员的具体做法,人们不免会思考一些更深的问题。 ...全文: http://m.weibo.cn/1263406744/4177900959928562
司马南:某报以长文作复,声称“疏解非首都功能并非针对特定人群……”文章很干脆,就是缺少起码的温度。 “低端人群”三五天之内铁腕驱离已是不争的事实,文章离开基本事实,逞口舌之能,行外交辞令,无一句体恤,文末则自欣于“首都之包容”……
司马南:删了,那就再贴一遍 ​
司马南:又被咔嚓了。 那就再发一次,以示强调、以示不服、以示不解,以求引发众人关注,以求推动问题解决。 毛主席当年提倡“五不怕”的精神,进入新时代,是否可以加一条“不怕删贴”? 五条也罢,六条也罢,总之核心一个: 悉以人民之心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