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加藤嘉一”

维基百科:加藤嘉一(1984年4月28日-),出生于日本静冈县伊豆半岛,知名媒体人,除母語外,还会中文和英文,曾是金融时报中文网、凤凰网、《瞭望东方周刊》等传媒的专栏作家。 2012年10月31日出版发行的《週刊文春》刊登了一篇名为《揭露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

舆论场:王岐山的真实分量 WeChat ID bjztwzjb Intro 学习法律知识,法律人和法律爱好者之地! 看完本文后请在最下方 留下您伟大的评论吧 ... 更多
加藤嘉一V:「北京迎来政治季节的此刻,我自己却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心情有些委屈,毕竟不能够在中国政治的核心现场。如何跟变与不变交叉中的中国政治打交道,永远是一个谜。如何把握距离的关怀,更是难题。此时此地,我的内心感悟就是如此。」《我所认知的四中全会》2014年10月22日 http://t.cn/R7V8Lju
加藤嘉一V:此时此地,能够迎接母亲,我很欣慰。离开前,她对着我感慨称“作为孩子,你长大了,作为一个人,你有所成长。”感谢她的选择。人生走过三十年,当下也不意味着什么特别的。自己是谁,又何从何去,是永恒地去寻找的命题。我只想感谢大家,包括一如既往给我关怀的中国友人。2014年4月28日,写于波士顿。
加藤嘉一:《半泽直树》,我全看了。半泽的气质与作风,令人欣赏。其收视率为前所未有(最后一集平均收视率:关东为42.2%,关西为45.5%),如此多的公民对半泽的表现与活法表示认同,喜欢,以及崇拜,却几乎没有人敢,想,要像他一样去突破红线,改变现状,挑战时代。这不是被虚构的幻想,是全日本所陷入的危机。查看全文>>
加藤嘉一V:在北京呆了一周,过得既快又慢。北京还是北京,被其特殊的节奏感迷上去,很欣慰,我愿意。感谢我在北京期间给予照顾与关怀的诸位前辈与朋友,亲切而温馨。唯一的遗憾是错过了北京马拉松比赛,抵京才知道此时召开。我就跟朋友一起到奥林匹克公园跑跑步,聊聊天。痕迹与记忆跟随,即使它们是碎片化了的。
加藤嘉一:看完末代皇帝妻子婉容的故事。人的一生深受时代的束缚,这是必然,非相对论。人可以抱着自己的梦想,但梦想究竟离绝望有多远,就取决于时代的属性。只要生下来就能享受到幸福的那一瞬间吗?短暂的是生命,那么,永恒的是什么?走在中朝边境,从对岸使劲跑过来的朝鲜少女穿着的,破破的白衬衫,我记得。
加藤嘉一:“薄熙来的命运提出的是挑战,而非机遇。底线的保住不相等于蓝图的诞生。中国依然有着一批没有价值观的百姓,依然是没有共识的社会,这依然是没有蓝图的改革。肯定的是,N个斗争使得中国政治更不好走,迷失的则是方向。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终结。”@FT中文网 “北京离重庆有多远“http://t.cn/zO3JxQq
加藤嘉一:“一个中央政府,不管它如何精明强干,也不能明察秋毫,不能依靠自己去了解一个大国生活的一切细节。它办不到这一点,因为这样的工作超过了人力之所及,当它要独力创造那么多发条并使它们发动的时候,其结果不是很完美,就是徒劳无益地消耗自己的精力。”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商务印书馆,p100-101
加藤嘉一:四川发生了地震,目前仍是抗震救灾的黄金时间。作为在地震频发的伊豆生长的人,我认为畅通的通讯、合理的分工、坚韧的意志是极为重要的。灾害无国界,救援更是如此。希望各国政府,包括日本方面在与中方密切协商的前提下向有关灾区提供必要的救助资源。我祈祷灾区朋友们平平安安,对遇难者们深表哀悼。
加藤嘉一:机场是最能使我拥有归属感的场所。起飞与着陆、来临与离开、陌生与熟悉...机场才是我的学校。在那里看到的、碰到的、想到的、闻到的,都会这样那样构成自己的思维方式、行为规范、以及价值体系。记忆的碎片、难忘的经历、惨痛的足迹。当时每次着陆北京,都会想到:我回来了。上次离京时,我哭了一场。
加藤嘉一:Galapagos。在居民陪同下坐小船来到小岛。面向大海和天空,在28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体验什么叫蓝色,被颜色本身所吸引。其纯然也第一次让我触摸到什么是顺其自然。沿着海边走着,看着,想着...脱光衣服,游到海里,眼前看到一群鲨鱼,有比我大的。居民说他们不吃人。我就不怕,追着她们一起游。直到日落。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加藤嘉一:观察社会需要距离感。距离使你变得更加清晰、冷静、客观。离开了日本,才开始认真去了解它,解释它,包容它。坚持追究日本的好处、还有坏处,日本人的优点、还有缺点。是我寻找自我认同的旅程,也是我贯彻爱国者的努力。对祖国充满信心,对家乡充满自豪。我是日本伊豆人(摘自《日本的逻辑》香港版序)
加藤嘉一:跟老朋友相聚,交谈了近况,交流了内心,交换了观点。聊完后他对我说“嘉一,你温和了很多,语速还是那么快,讲观点总是一二三,但姿态柔软了许多。说实话,我一直很担心你。”能有这样的朋友,我很幸福。他问“今晚有聚会,要不要来参加?”我答“不了,我要跑步,做饭,看书。”这是我波士顿的生活。
加藤嘉一:从小无家可归,平时奔跑漂流。此地意味我的土壤、此时意味我的时光、此身意味我的灵魂。怀想我刚到中国就遇到非典时爸爸给我的劝告“嘉一,不管那里有多危险,别回来。在哪里奋斗,哪里就是你的家。现在,日本没有你的家。”拥有不等于归宿,回家是精神概念。只要有香香的咖啡,我就满足了。写于波士顿
加藤嘉一:当前中国社会所面临的问题、陷入的困境无疑被拖延到施政者的下一代、下下一代。户改、教改、医改、反腐、国企改革、政治改革、领土问题...漂流在国内或海外的同龄人们至少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即如何在国家与个人、梦想与现实、责任感与幸福感之间找到合理、合情、合法的折中点,这是主人翁需要思考的。
加藤嘉一:与一名中国大学生对话。她问“中国社会稀缺的是什么?”我答“稀缺的是稀缺性本身”;她问“怎么评价中国大学生?”我答“优等生过剩,稀缺的是偏财、专才、怪才(我把这三者视为成为大师的潜质);她问”推动中国改革需要什么?“我答”需要的因素恐怕太多,一言难尽,但不太需要的很清楚:聪明人“。
加藤嘉一:”中国不能放弃朝鲜,是因为中国依然试图利用朝鲜的战略地位来维护自己在东北亚的主导权,它也在中美之间起着缓冲作用。就像中国多数专家和军人描述似的,朝鲜对中国来说意味着‘鸡肋’,即已经没什么可吃的了,却舍不得放弃。“(中朝关系的巧和妙http://t.cn/zYxNfyq中文网 ”第三眼“ 2010.5.12)
加藤嘉一:近十年来第一次不在中国过春节,说心里话,有些不习惯,也怀念曾经生活过的那些地方。回想着中国的大地、自己的足迹,虽时间永不逆流。总结旧的一年,计划新的一年,很重要。但我想,只有珍惜这一刻,才是有机的延续。衷心祝福中国朋友们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全家幸福,万事如意。写于暴雪下的波士顿
加藤嘉一:“只有政府掌握着信息,人民则一无所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有政策,上有对策的局面即将到来。未来网络人口一定增加为5亿、7亿、10亿…国民掌握的信息量超过国家掌控的信息量后,国民将替国家经营政治,主导社会。这是人民的政治。”(摘自《日本镜子》(香港明报出版社,2012年10月,作者:加藤嘉一)
加藤嘉一:"In a shifting economic and cultural climate, the fate of journalism is uncertain, but for those of us who have long loved Newsweek this much is clear:the turmoil swirls still, and democracy's heart beats on."JON MEACHAM, Portraits of Power,Newsweek#Last Print Issue, Dec 3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