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冬竹居士-”

冬竹居士-:天朝末年,官府腐败,执政无能。外御敌无方,内扰民又术,发宇宙真理狂言,行焚书坑儒暴政!吾本屌丝宅,网引居士,法号冬竹。微博两载,所言不过调侃笑饵,上不及政威,下不及民利,却遭封杀无数,心力疲惫苦于应对,故此暂别…闻宦官之犬吠,观贵胄之淫贼,而无力周旋,唯仰天长叹,曰:我日嫩娘!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冬竹居士-:好好的一条微博,就被它们无声无息的和谐鸟!
冬竹居士-:一天之内17,18两个号双双阵亡。看来新浪真的容不下俺这草民,俺这心拔凉拔凉滴。现启用@冬竹居士19 ,再玩完俺就退出微博,直接上街…………看美女。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冬竹居士-:今夜,段子手太忙了。[嘻嘻]
冬竹居士-:一个瞎子跟我说:当今社会是能出书的在监狱里呆着,应该在监狱里的在外面出书!
冬竹居士-:碰瓷,说的是有人抱个瓷器,故意撞到他人身上瓷器摔碎,就说这是古董值几千几万,我也认倒霉你给个几百算了。干这种事的人大多也是穷困潦倒生活所迫。有些国家,实行独裁统治的落后制度,开历史倒车,政府腐败民不聊生,国民道德下滑,就会大面积出现碰瓷现象,世界上称这样的国家为“瓷国”。
冬竹居士-:突然想吃狗肉,到了狗市卖狗的老板给我推荐了一只脑袋被夹过的狗,他说,这种狗不好卖,反正你用来杀了吃肉,这个实惠。我问多少钱?他说是五毛。边上那只斜眼的呢?他说也是五毛。我说这狗价格这么低,不会是些劣质品种吧?老板呲着小黄牙笑了:大哥放心,这俩绝对是好狗日的!
冬竹居士-:晚上7点后,我打开电视机,脑海里想着大裤衩楼里那些男盗女娼的龌龊事。再看看屏幕上那张刚含过鸡巴,又对着全国人民吹牛逼的嘴。我真的担心他们这样会教坏小孩子……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为了祖国的花朵,我建议:将《新闻联播》节目调整到午夜播出,并在醒目位置反复提醒“少儿不宜”!同意点赞。
冬竹居士-:今天我出去割喂猪的草,刚割了一小捆,邻村的二愣子就走过来一巴掌打在我脸上,还大骂:到哪里来割草?也不看看这是谁家地头!滚!我一看这小子膀大腰圆,我打不过他,便灰溜溜的回家了……老婆问咋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强颜欢笑:哈哈,我跟咱国家的981钻井平台一样,已经顺利完成任务,返回。
冬竹居士-:维稳就是,没良心的把有良心的关进监狱。
冬竹居士-:阿斗问禅师:朕想独裁,可南蛮暴乱,该如何?禅师拿出一包炸药,点燃引芯说:你试着吹灭它!阿斗半天也没吹灭,高兴的说:我懂了,你是说只要有凶猛的火器在手,谁都无法阻止我!禅师站起身说:好!有悟性,你接着吹,再仔细琢磨琢磨,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匆匆离去,身后一声巨响!
冬竹居士-:记者问:大爷,国内的报纸您最喜欢哪一个?“当然是人民日报”!大爷毫不犹豫的说;它版面多纸质好,几天前的报纸还跟新的一样。记者:您每天都买报纸吗?大爷:对!有多少要多少。记者激动,刚要把这段发给央视,就看见大爷猛登了一脚三轮车,喊着“收废纸唻”,消失在了熙攘的街头。
冬竹居士-:村长夫人跟俺关系不错,俺也没少在她身上花力气。她现在都怀孕了,还是那样骚,非得让我晚上去她那里。没办法晚上我又爬他们家墙头过去了……可这骚娘们肚子太大了,换了几个体位都不能成事,气的我指着她肚子骂:小官僚崽子别当着我行吗?为了操你妈每次都得翻墙,老子他妈容易吗?
冬竹居士-:俗话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骗人的东西早晚会露馅。一坨屎包装成宇宙真蛋糕四处兜售,有人上当很正常,但大多数人拿回去打开闻了闻像屎,吃了两口像屎,研究了几年确实是屎,就扔掉了。那有木有吃了两口知道是屎,却还抱着当宝,白天吃晚上吃,做梦也吃的呢?有!……狗!
冬竹居士-:陈善人拉住黑人的手臂说:黑哥!我是很有钱的中国人!黑人吓得抱着头说:你要干什么?这里是美国不是中国,不管是谁都要遵守这里的法律!陈说:我没有恶意,只是要白白送你些钱。黑人:嗯!这的确是中国官方的行事作风,可我虽然很穷,但也找不出理由让自己接受来自世界重灾区的援助![拜拜]
冬竹居士-:二郎神杨戬是玉帝的外甥,自然是亲信之人。天庭反腐重任交由他操办,打头阵的当然是他的得力助手哮天犬。在动员大会上,哮天犬说:天庭这次是下了决心大力度反腐,特别是对于那些靠裙带关注上位的狗仗人势之徒,发现一例法办一例,绝不姑息!……众仙操声一片。
冬竹居士-:潘金莲依偎在西门庆的怀中撒娇:我要做一个批评与自我批评;都怪你个土流氓,调戏奴家,当然我也有错,才干下这种偷汉子的勾当……武大一脚踹开房门:我也要批评你们!潘金莲怒吼:你要批评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不能私自批评我们,赶紧滚出去把门带上,不要坏了我跟西门大官人的好事!
冬竹居士-:毛主席的伟大神奇有目共睹,在我们农村他老人家就是神。前村马寡妇得了肝炎,身体虚弱下不了地。再从家里供奉了毛主席神像以后,没几天身体就明显见好,连医生都觉得神奇!持续供奉了一个多月,她就能下地走动了,然后高高兴兴的去见毛主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