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佩尔琳”

佩尔琳:有人说司法独立不适合中国国情,那废除贪官死刑就符合中国国情吗?假如我是贪官,既然贪污几百万元是死缓,贪污几千万元、上亿元也是死缓,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少贪几笔与多贪几笔既然都是一种结局,何乐而不为呢?这究竟是什么道理?是有利于惩治腐败,还是纵容着腐败?
佩尔琳:我们一个村长,都比小马哥“牛”。混的连村长都不如!
佩尔琳:【所谓“培养不易”简直是混蛋说辞】这些官猿在职在位糟蹋了太多的民脂民膏,祸国殃民的事倒干了不少。那些一贪就是数以亿计的官猿不知得多少屁民的血汗钱来养活它们。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土地敛财金额近3亿 与11名女性关系,把一个人培养成一个吸血鬼的确不容易!
佩尔琳:今天人民日报:言论可以自由谣言不能自由。真理被扒光了衣裳,而谎言却大行其道,但同时,谎言虚假的幻影却经不起阳光的照射,只有真理无所畏惧。主要想提醒下媒体,你们反而经常在造谣,报道些不实信息,报喜不报忧,失去了公信力,这才是最可怕的!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