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两无斋主人”

两无斋主人:"吾侪生乡无庐舍,冬天无昼夏无夜。海边森森有松树,松枝下,好居住。有时趁风波,还去逐天鹅。"(知堂译Andrew Lang诗句,见<夜读抄>)雨天,休息在家,喝茶,读旧书如新。
两无斋主人:#吃货清单-慕尼黑#Seehaus im Englischen Garten,电话:0049-89-3816130,英国公园里面,水边,景色绝佳。
两无斋主人:胡萝卜,菠萝,苹果,橙子,加冰块和一点大湖苹果汁,打的细点。喝完后吃点蛋炒饭。早安,南京!
两无斋主人:陆晓逊太牛掰了,从一碗残汤看出大汤黄鱼。
两无斋主人:如果不是殳俏和他们交涉,今天肯定喝不上自己带来的余巿20YO. #万火#
两无斋主人:今天买到了龙海的杨梅,蘸古龙天成五年酱油,有特色,连核吞。
两无斋主人:餐后甜点:哈蜜瓜和火龙果蘸酱油,古龙天成五年制,味道果然不同。
两无斋主人:闻到腌肉的味道,然后是淡淡的烟味,喝起来,不厚也不薄,烟也是慢慢浮上来的。今天是米肠、香干芹菜和拍黄瓜,喝Longrow 14 YO.
两无斋主人:槟城的英文名是George Town,可以喝点洋酒了,点了一瓶Cloudy Bay Sauvignon Blanc.
两无斋主人:人在旅途,公差,或是休假,心里明明知道自己是一个外地人,有时连语言也不通,却时时念叨着融入,渴望像一个当地人那样生活。仿佛如此,方能不隔着一层。而不在旅馆吃早饭,去找当地人的小馆子,正是欲捅破这层纸的一种试图。
两无斋主人:我自己的<年货>还没收到,先从殳俏那里拿一本。连吃带拿,这个年不错。#绿川#
两无斋主人:五道菜后,殳俏亲自掌勺的生蚝红烧肉来了,用蚝肝调的汁,两肥争美,唐朝大格局。
两无斋主人:从武夷岩小种喝到了三岔河野生古树红茶,都是茶小隐的。
两无斋主人:茶小隐美庄村炭焙黄金桂,耐泡,香气持久。
两无斋主人:小宽胖教我一道徽菜,刀板香。笋蒸腌肉,敬亭山生态园有。重口味的下饭菜。#宣城#
两无斋主人:咖啡厅里,这边在讲赌经,那边在讲财经,我兀自喝着卡布其诺,读几段殳俏清丽的文字,望一下舷窗外波光粼粼间大小船只,铅墨山水,若不是清晨,真应该浮一大白。#船泊下龙湾#
两无斋主人:Mario是个俏老头,六十多岁,一头银发,穿一条大红裤子,粉红条纹衬衫。知道我们要去Cortona,告诉我们Tonino餐馆非常chic,就在Hotel San Luca旁边。
两无斋主人:突然觉得西餐菜单颇有可取之处,清楚标明原料、配菜和酱汁,符合戈尔巴乔夫当年的glasnost。
两无斋主人:上海人叫茄子落苏,为什么?民间有个传说,吴王阖闾的儿子是瘸子,听见小贩的叫卖声,以为是骂他。阖闾心疼儿子,发现茄子像落下来的流苏,便颁布命令,改名为落苏。这个说法很不靠谱,因为茄子是舶来物,四、五世纪才从天竺传进来。好像有谁写过中国食物历史,我来查查看。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