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一抹仙鬃”

一抹仙鬃:李承鹏:很震惊,很蹊跷,忽然就冲进来这一帮人连砍带杀,而且是对着平民去的。这是什么路数。只好引用那名昆明记者的话,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只好逝者安息”
一抹仙鬃:益西雍仲:132天后,我回到家里。太太说我瘦了,有些憔悴。查看全文>>
一抹仙鬃:香港報社1 ; 昨天上午苏州公民为范木根举牌抗议!查看全文>>
一抹仙鬃:经济大革命看得见的灾难是空气污染,看不见的污染是土地污染。看得见的掠夺是强拆,看不见的掠夺是货币泡沫化;看得见的腐败分子是抓到的贪官,看不见的腐败分子是在任的恶吏,看得见的侵犯人权是那些上访的冤民,看不见的侵犯人权是无所不在的对言论与信仰结社等的禁锢。查看全文>>
一抹仙鬃:中国良心:曾为检察官,因理想去当律师,为被强拆者、三聚氰胺受害人和信仰被迫害者穷尽精力,律师中骨气最硬,受酷刑最惨烈,释放后不足百斤。后被吊销执照,因没有收入,无法支付房租,甚至穿开口的鞋到天津声援王宇。2013年为王登朝案,张安妮案,四川黑监狱,大连案等奔走。他叫唐吉田 !查看全文>>
一抹仙鬃@胡锡进 张成泽被执行死刑,震动。我相信全世界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会感觉很不舒服。 // 网友评论:胡总联想到自身处境,心有灵犀,冷汗淋漓。查看全文>>
一抹仙鬃:【冤家路窄,陈光诚妻子袁伟静国会美国国会遇死马楠】司马南在美国国会听证会现场碰到陈光诚妻子袁伟静。袁伟静一把抓住他,说你以前带着有关部门去东师古陈光诚家,强行给陈光诚录像,说没有什么迫害。为山东维稳部门说假话。司马南死不承认,整个一无赖!查看全文>>
一抹仙鬃://@上海微爆料V: 支持
姚健说V:【百姓的呼声】 你一颗颗放卫星,能不能把网费降一点点? 你一条条修铁路,能不能把票价降一点点? 你一栋栋建高楼,能不能把房价降一点点?你培育出新品种,能不能把米价降一点点? 你援助日美欧非,能不能把药价降一点点? 你搞了无数工程,能不能把学费降一点点?同意请转起来!!@袁裕来律师 @杂谈五味 @丁来峰
一抹仙鬃@朱瑞峰V记者 我的粉丝新浪十几万人,我的腾讯都40多万人,我的网易就100多万人我的粉丝。禁言以后我就注册了小号,把大号小号全部封了。它们认为只要把我的微博杀掉,封杀微博我就没有办法说话了,其实反倒起了反作用,激起网民的愤恨。
一抹仙鬃://@老尹微谈: //@happy小羊2013://@周蓬安: 这也太黑了。//@黎津平: 司法腐败是危害最大的腐败吗? //@李庄: 昨晚在深圳听Q律师介绍,有的个案已经涨到80%了。50万律师费,法官拿40,律师只拿10还要缴税。审判长将案子介绍给你,你只出庭走走过场,还保胜诉。
何兵V:司法腐败多严重?石家庄开会,一律师私下说,法官介绍案子我不接。他们要分成50%,我还要交税费,白忙。去年在深圳一律师说,以前法官提20%左右,现在涨到50%左右。广州一律师也有类似说法。他们莫非在我面前陷害法官,报仇血恨?
一抹仙鬃:这天夜里,张三老婆听到他梦中啜泣,忙把张三叫醒,问:"咋了?"张三答道:"我梦见自己又结婚了,"老婆说:"那不是挺好的么?你不是早就想再找一个吗,哭啥呀?"张三:"洞房的时候一揭盖头,居然还是你!
一抹仙鬃://@姚健说: 抱歉!字写反了,是西山104团!扩散周知!!感谢![心][爱心传递][话筒][话筒][话筒] //@榕榕陈:是新疆乌鲁木齐市西山104团,麻烦改一下,也谢谢您的关注@姚健说
姚健说V:紧急寻找3岁男童,2013年11月4日19点左右,在山西104团三分厂后面走失。走失时上身穿黄黑彩条帽衫,下身穿背带牛仔裤,右膝盖裤腿上有一只猫猫,脚穿一双咖啡色皮鞋,有知情者请与孩子家长联系,电话13999400209 内容绝对真实,请求各位好心的亲们转发。帮这家人找到小孩,请求扩散[话筒][话筒][话筒]
一抹仙鬃:转发微博
姚健说V:转自温一医院:2-300份的特警工作餐,医院提供。50元一斤的白虾,黄梅筒鱼。还有其他很多菜。我们都坐在地上,啃着干面包。这就是我们曾经当成家的医院。拿着我们医护人员的血汗钱去喂特警对抗我们医护人员,去你妈的领导。这就是我们伟大的温岭第一人民医院!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