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上海村妇" on Sina Weibo

上海村妇:是谁?有没有我认识的?[嘻嘻]//@Bear若盐:天文数字
上海村妇:我弄不明白,李昭去世,网友表示哀悼,也无出格的话,转发键被收。有新时代小平否定改开总设计师小平,居然在网上能通过? ​
上海村妇:对台州网民因批评G20会议准备工作被刑拘的评论被没收了转发键。心有不平。黄炎培去延安与毛谈起权力任性与腐败葬业的问题,毛提出“让人民来监督政府”。邓小平也说共产党要三怕;一怕党内监督、二怕人民群众、三怕民主党派。但现在是,三怕不知何处去,权力依旧笑春风。
上海村妇V:方舟子批了小周被封网,仔细想想小周也无价大力道。我单位领导与江胡都握过手並交谈过,俞正声来我院,也没青眼相待。封舟只有两种可能:不能再辩下去了,否则美国那点事会对我们的宣传不良效应,就像我们讲安倍支持率不到百分之五十,但从未提反对率不超过三十;其次,萱萱不想树立的典型倒下,颜面呀
上海村妇V:经常看到对马克思的指责,我真为马克思叫冤。马克思说,他的学说不是教条,是学说,后人非要把他当成教条。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中心思想是人的自由发展,是后人非要认为“阶级斗争”是主题。马克思说文明、民主、宪政是现代国家的框架,后人非要集权。马克思说,太平天国是一场邪教运动,后人说?
上海村妇V:教师无意中犯了“滔天大罪”,放了日本军歌,简直可以当成“汉奸”处决。我听了半天,只觉得旋律蛮好听,在知情的情况下也不知道这首歌凶险的内容。想起当年,日本的“血疑”、“望乡”、“追捕”的上映,可谓万人空巷,是否都要追查,审查一下,有否亲日情绪?建议互相揭发,办学习班,交代思想,认罪
上海村妇V:身为上海人,又有外地工作的经历,突然发现上海实在太可怜了。我在外地工作时,经常被教导要学习当地方言,我诺诺行之,没有半分委屈,入乡隨俗的道理是懂的。上海是特大城市,户口适当控制也是应该的,税收,上海人也交税。然而这一切很正常的东西只要与上海搭界,就成声讨的话题。盲目,是种心理病。
上海村妇V#文革纪事#数学庄老师对学生特别好。她是上海市劳动模范。文革风暴起。北京红卫兵来我校串联。他们把庄老师抓了起来毒打,因为她是劳模。老师的哭叫声很凄厉。终于不堪忍受跳楼自杀,未遂。但半残的老师依旧被关起来毒打,她第二次跳楼自尽。“自绝于人民”的老师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我那年十三岁。
上海村妇V#文革纪事#文革中最大的乐事之一,是帮着家里买菜。只要听到明天菜场有不要票的荤腥买,整个弄堂倾巢出动。其中,有样叫“鸡壳落“,文革中工人师傅的劳动态度真是好,一只鸡浑身都剔得精光,居然找不出什么肉来,就是鸡的一副骨架。买回了,可红烧可烧汤。据说,肉去支援那些“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
上海村妇V:网上经常有牢记苏东剧变的教训,请问现苏共领导久加诺夫认为苏联解体是最主要的原因:1、苏共放弃意识形态的领导权;2、苏共实行垄断思想、法律、权力所致;3、错误的民族政策;4、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5、苏共党内产生了特权阶层;6、西方和平演变;7、党内出现戈尔巴乔夫。您认为是哪个?
上海村妇:不谙世事时,认为元稹是个对爱情极忠贞的标杆,那句:"曾经苍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赚了多少痴女情男的泪水。而后知道,元稹悼亡妻只是喊喊口号,其身边环绕着莺莺燕燕。年龄渐长之后,对华丽的口号有了新的体会。那些特会标榜,特会喊口号的人,内心肯定装满私欲和黑暗。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