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徐天寧:當年的學生,沒有佔領任何一…

徐天寧:當年的學生,沒有佔領任何一棟建築,沒有破壞任何文物,沒有砸踩任何一塊牌匾,沒有在廣場喝酒,沒有搞什麼同性戀,沒有嘻嘻哈哈,沒有喊叫"拒當支那豬",沒有要求獨立,沒有罵任何人是狗......

Retweets

陶短房V:回复@谢明弦:那不是爱情小说,您不能光看过程不看结果 //@谢明弦:我咋记得您写过牛郎织女…… //@陶短房:回复@向死而生Rasy:两个题材的小说我本来认为绝不会写,一是广场,二是爱情,如今后一个题材因特殊机缘而破例,前一个,没有这样的机缘
勾魂电眼李明博V:哦!立法院三字的牌匾不算文物!
陶短房V:回复@snk4444:10 //@snk4444:当年事世界大潮涌起,学生们顺流而下结果撞在”中流砥柱“上,ps(是黄河上那些逆水流而立孤零零的顽石)。现在是则是被迫害妄想症发作,不能接受中国强势的亚洲经济格局的狂徒们在逆流而上,
陶短房V:回复@向死而生Rasy:两个题材的小说我本来认为绝不会写,一是广场,二是爱情,如今后一个题材因特殊机缘而破例,前一个,没有这样的机缘 //@向死而生Rasy:回复@陶短房: 其实挺想看你写写广场题材的小说的…… //@陶短房:回复@巫术之熊:8 //@巫术之熊:只能说是被人当猴耍当枪使,侮辱和伤害算不上。
陶短房V:呵呵//@徐天寧: 回复@圣灵剑舞:您身上的哪一個洞眼兒看得出我沒有親眼見過? //@圣灵剑舞:2.你又没亲眼见过,你怎么知道?
陶短房V:回复@南城巷陌:我想在目前的语境下,这个谈话是无法继续的,只说一句:做了不悔,悔了不做 //@陶短房:回复@巫术之熊:8 //@巫术之熊:只能说是被人当猴耍当枪使,侮辱和伤害算不上。 //@陶短房:嗤,这廿多年,我们受的侮辱和歧视还少么,无话可说
彭谨:回复@Gromit_Gao: 牺牲的共和国卫士也就14人,这14人的死因都是调查清楚了的。没有证据表明这14人之外还有军人死亡。 //@Gromit_Gao:这个无法证明。当局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查清军人都是被谁杀的。 //@彭谨Matlab:补充一点,实际上没有任何学生被当局指控杀人,杀军人的都是街上的流氓。
陶短房V:回复@过客沉吟:我从小学四年级学到大学四年级的法语,毕业了只能去卖茶叶卖布,如果不是有朋友不顾一切相救,连毕业也是不可能的 //@过客沉吟:对那代大学生来说是个巨大的杯具。而且带来的影响可能是负面的,政治体制的改革滞后也许是受此次运动的影响。
陶短房V:回复@巫术之熊:8 //@巫术之熊:只能说是被人当猴耍当枪使,侮辱和伤害算不上。 //@陶短房:嗤,这廿多年,我们受的侮辱和歧视还少么,无话可说 //@CD-苏芬以北AKP: 最右,当年不持武器的死难者,没有被拖出来活活打死的吧?没有被泼上汽油活活烧死的吧?没有在死去二十多年后还在被人侮辱为刽子手的吧?
陶短房V:7//@艾因兹贝伦RCS: [挖鼻屎]先反x后反贪呵呵//@zcpey24: 大家快来刷这个数哟,678910哟[哈哈]//@陶短房: 5//@zcpey24: 不都是一群逗比么,快3//@陶短房: 2
陶短房V:嗤,这廿多年,我们受的侮辱和歧视还少么,无话可说//@CD-苏芬以北AKP: 最右,当年不持武器的死难者,没有被拖出来活活打死的吧?没有被泼上汽油活活烧死的吧?没有在死去二十多年后还在被人侮辱为刽子手的吧?
燕垒生V:又看到这条叫周妖瞳的母狗了,吠叫得一如既往地蠢,看来仍然没能进化得脱离犬科。 //@陶短房:6 //@周妖瞳是肉包子:如果当年事件发展下去,整个国家都混乱,死的人更多,当然意见领袖躲在后面是没事的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