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FreeWeibo

丛虫时移事往:八十年代的《儿童文学…

丛虫时移事往:八十年代的《儿童文学》,常有陈丹燕的青春小说,周锐孙幼军的童话,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翻译文学的部分有任溶溶翻译的傻瓜城故事,有淘气包艾米尔,还有星新一的超短篇。我每拿到这本杂志都兴奋异常,读上数次还意犹未尽。《少年文艺》我反而不是那么喜欢,那时说不出理由,现在觉得可能是风格太一致。

Retweets

多采多益的熊:你的说红楼也是江苏少年文艺看的呢!永远素雅的手绘封面(忘了那个画封面的姐姐叫什么名字,小时候老崇拜了),每期都有好看的故事,清新耐读的小诗,初中每个月都在等邮递员大哥来家里送杂志啊啊!家里还摆满了一柜,订了整整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