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郝殿君:孔庆东案件从法律层面看,一…

郝殿君:孔庆东案件从法律层面看,一是虚拟的网名是否具有公民权利的问题,二是如何看待名誉权的问题。1、按照公平和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虚拟的网名无法当被告,自然也没资格当原告!原告主体资格不适格,实体的公民为一个虚拟的网络主体挨骂维权,没有法律依据。2、名誉权不是美誉权,客观评价不构成侵权!

Retweets

中华儿女2://@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魏芳://@赵海涛博客: 今年的流行语将是孔先生的汉奸。//@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魏芳://@赵海涛博客: 今年的流行语将是孔先生的汉奸。//@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庚午马尾://@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仲孙湫小王子://@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门一小生://@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柏舟世界://@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派克安妮://@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岳鼎培:老孔以后实在憋不住了,就对那些汉奸说:我去年买了个表! @孔庆东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moyx12szh:看来孔和尚今后照样骂汉奸![赞]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中国捌零后://@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庚午马尾://@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红日1777://@bj-雨季: 给他个250,不多不少刚刚好。//@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手机用户3301279351://@百战百胜是泽东: 婊子法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caocaoxgy:这和尚总能整出点儿花花样儿哈哈哈… //@百战百胜是泽东:婊子法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唐朝国际歌://@百战百胜是泽东: 婊子法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百战百胜是泽东:婊子法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和尚://@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自天地_126:最右这狗该打//@郝殿君: 回复@无枉无非:你没发现你一出来遇到的都是打狗棒吗[偷笑]还好意思说人人喊打[鄙视] //@无枉无非:对了,还是有几个实名的嘛,比如孔三妈,被告了还败诉,张宏良被警察驱逐,唯一的“法律人”无法天乱搞女学生还吃官司了。毛粪过街人人喊打啊!
郝殿君:回复@无枉无非:你没发现你一出来遇到的都是打狗棒吗[偷笑]还好意思说人人喊打[鄙视] //@无枉无非:对了,还是有几个实名的嘛,比如孔三妈,被告了还败诉,张宏良被警察驱逐,唯一的“法律人”无法天乱搞女学生还吃官司了。毛粪过街人人喊打啊!
难得糊涂好难://@郝殿君: 回复@无枉无非:实名制了你怎么不用自己的真实信息?藏在虚拟的网名后面,像疯狗一样狂吠,是正常人应该做的事吗? //@无枉无非:弱智还是脑残?现在微博都实名制你不知道吗?傻逼!报出你的名字来,老子骂花你,也可以说老字骂的只是那几个字,不是骂的你,可以吗?下贱的人渣!
价值实验室:虚拟的网名无法当被告,这条可以为今后所有的因言获罪案件的辩护词。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郝殿君:回复@无枉无非:实名制了你怎么不用自己的真实信息?藏在虚拟的网名后面,像疯狗一样狂吠,是正常人应该做的事吗? //@无枉无非:弱智还是脑残?现在微博都实名制你不知道吗?傻逼!报出你的名字来,老子骂花你,也可以说老字骂的只是那几个字,不是骂的你,可以吗?下贱的人渣!
酉阳客://@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蛮忧忧最近无力吐槽:那小250汉奸我也骂了,怎么滴[睡觉]//@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lhsztys_kps://@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an4001_5lb://@读杂书2013:以博主的傻逼逻辑,所有那些因为网络发言被抓的网友,以笔名发表文章被判刑的作家都应被释放//@花花花不语:看来你懂点法律,但那点可怜的古董法律ABC该刷新了。再,从逻辑上说,黑马也是马且永远不会成为一匹鹿。(鉴于你是一毛粉,在下拒绝辩论,谢谢)
读杂书2013:以博主的傻逼逻辑,所有那些因为网络发言被抓的网友,以笔名发表文章被判刑的作家都应被释放//@花花花不语:看来你懂点法律,但那点可怜的古董法律ABC该刷新了。再,从逻辑上说,黑马也是马且永远不会成为一匹鹿。(鉴于你是一毛粉,在下拒绝辩论,谢谢)
王文忠的微博:一个不知其操作者为何物的虚拟的ID,出于明显的恶意,以挑衅的口吻污蔑一个中文系的教授不具备起码的职业素质,还不能算作是一种公然的侮辱么?此外,孔庆东斥骂的对象为一个无法确定发帖人身份的虚拟网名,而这个虚拟网名伤害的则是实名认证的孔庆东本人,虚实之间,谁受到的损害更大显而易见。
阿鸟小窝:这个案件有意思,做动物救助的是否可以告那些一口一个“狗粉”,“猫粉”的获得赔偿,做救助真的很缺钱。
梁川123:单从法律层面看,是不够的。骂右边的这样的傻逼弱智,属于客观评价//@小爱打听: 骂人有理,微博里的人不是毛粉就是汉奸[偷笑]。俺在长见识[生病]//@陈方言:毛泽东思想永远存在于人民群众心//@雨后村生: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
2013lily:[挖鼻屎]付250都能给你个罪名点,咋还是吝啬点200就200//@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陈方言:我愿意当毛粉,绝不当汉奸!//@everglory: //@carlvinson金牛: //@小爱打听: 骂人有理,微博里的人不是毛粉就是汉奸俺在长见识[生病]//@陈方言:毛泽东思想永远存在于人民群众心中。
everglory://@carlvinson金牛: //@小爱打听: 骂人有理,微博里的人不是毛粉就是汉奸俺在长见识[生病]//@陈方言:毛泽东思想永远存在于人民群众心中。//@雨后村生: 如此说来毛泽东也是不存在的,他只是一个虚幻的三个字组合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
carlvinson金牛://@小爱打听: 骂人有理,微博里的人不是毛粉就是汉奸[偷笑]。俺在长见识[生病]//@陈方言:毛泽东思想永远存在于人民群众心中。//@雨后村生: 如此说来毛泽东也是不存在的,他只是一个虚幻的三个字组合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
bobo72:滚!屑小一枚。一天不挨骂你就皮痒。//@小爱打听: 林彪的徒弟[弱]//@bobo72:历史不能虚幻。一切屑小都是烟灰,毛泽东永远是伟人。//@雨后村生: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bobo72: [威武]//@陈方言: //@郝殿君:
陈守路: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小人总是得意地欺负好人,又能蒙骗群众谴责好人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小爱打听:骂人有理,微博里的人不是毛粉就是汉奸[偷笑]。俺在长见识[生病]//@陈方言:毛泽东思想永远存在于人民群众心中。//@雨后村生: 如此说来毛泽东也是不存在的,他只是一个虚幻的三个字组合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
小爱打听:林彪的徒弟[弱]//@bobo72:历史不能虚幻。一切屑小都是烟灰,毛泽东永远是伟人。//@雨后村生: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bobo72: [威武]//@陈方言: //@郝殿君:
bobo72:历史不能虚幻。一切屑小都是烟灰,毛泽东永远是伟人。//@雨后村生: 如此说来毛泽东也是不存在的,他只是一个虚幻的三个字组合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bobo72: [威武]//@陈方言: 有道理!//@郝殿君: 二审必胜
微笑的江南:[不要][弱]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evaevatu://@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
惟期自尚:你能不能先回答下@孔庆东 骂的是人,还是骂一个微博昵称?另,你所谓的客观评价依据何在,你能说说@rushiwolai2012 有哪些汉奸行为么/@郝殿君:奇葩处处开,右边算哪朵?想讨论法律问题就拿出专业精神,要么提供法律依据反驳我,要么你亮明真实身份说人话,匿名骂别人法盲抬高不了自己反而暴露自己法盲
陈方言:毛泽东思想永远存在于人民群众心中。//@雨后村生: 如此说来毛泽东也是不存在的,他只是一个虚幻的三个字组合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
雨后村生:如此说来毛泽东也是不存在的,他只是一个虚幻的三个字组合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bobo72: [威武]//@陈方言: 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bobo72:学生怎么就不会是汉奸呢?卖国分大小,卖国看手里有没有权,都是什么狗屁逻辑i!//@小提琴的回声: //@bobo72: 说右边你小傻样你还不信,这是炒作吗?这是人民话语权的战争!缺心眼的//@小爱打听: 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小提琴的回声://@bobo72: 说右边你小傻样你还不信,这是炒作吗?这是人民话语权的战争!缺心眼的//@小爱打听: 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陈方言: 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霜林红波:权利义务应该对等,微博实名方有法律举报权。
花花花不语:看来你懂点法律,但那点可怜的古董法律ABC该刷新了。再,从逻辑上说,黑马也是马且永远不会成为一匹鹿。(鉴于你是一毛粉,在下拒绝辩论,谢谢)
花花花不语:学生:请问孔教授,黑马是马吗?孔:不,那是一匹鹿。//@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宋雨飞:法院为何总跟民意倒刺?是专业不够还是从小被吓怕了?[怒骂]//@不知所措001://@孔庆东: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鬼250元。 //@孔庆龙:
bobo72:说右边你小傻样你还不信,这是炒作吗?这是人民话语权的战争!缺心眼的//@小爱打听: 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bobo72: [威武]//@陈方言: 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挡不住的道可道://@环渤海财经网张国文: //@郝殿君://@马丁的爷爷:就诉讼内容而言,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
不知所措001://@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苦行的快乐:孔老师不怕失身份,就凑和着骂我两句吧[哈哈][哈哈]//@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苦行的快乐:孔老师被人利用来提高知名度啊,这小子很精明,还要和解,他什么身份,他配吗?孔老师骂他是给他脸,真替孔老师不值啊,这是个教训,以后骂人要看清楚再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孔老师别忘了也骂我两句吧,我放在微博里置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坝上微博:有请陈水扁律师。。//@郝殿君://@马丁的爷爷:就诉讼内容而言,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
天空下的法师://@郝殿君: //@马丁的爷爷:就诉讼内容而言,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
环渤海财经网张国文://@郝殿君://@马丁的爷爷:就诉讼内容而言,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
cj好_好:To @孔庆东: 骂人是不对的!不过,这次骂的不错!哈哈
剑之传承者:权利义务对等,这是基本原则
水遥山:问题是汉奸如何认定。我看法院没胆。//@郝殿君://@马丁的爷爷:就诉讼内容而言,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
郝殿君://@马丁的爷爷:就诉讼内容而言,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
少林寺驻武当山办事处大神甫:[哈哈]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小布在微笑:的确是客观评价! //@江津问渡://@bobo72: [威武]//@陈方言: 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江津问渡://@bobo72: [威武]//@陈方言: 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小爱打听:炒骂人还玩出花样了。骂街有理,一个学生都汉奸了。可见某些大V的眼睛都红了[偷笑]。cc@传媒人苏见 //@bobo72: [威武]//@陈方言: 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马丁的爷爷:既是以网络虚拟网名为诉讼主体成立,那就诉讼内容而言,就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
今天你和谐了吗://@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沉默不是金D://@郝殿君: 奇葩处处开,右边算哪朵?想讨论法律问题就拿出专业精神,要么你提供法律依据反驳我,要么你就亮明真实身份说人话,匿名骂人说别人法盲抬高不了自己反而暴露自己法盲无知 //@惟期自尚:受不了这奇葩,借法律之名在这瞎扯,孔庆东攻击的是一个网名么,他攻击的是使用此名的那个人 @孔庆东
总之://@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隔屏看景://@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二中明日居士://@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DLRui_北极光:孔和尚 快认罪伏法 @作家崔成浩 在你们那碰到这种操蛋货 怎么解决的[哈哈]//@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哎呀呀呀呀呀://@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首吉:汪精卫咋就没想到告状这一招呢?老孔,那样你得赔多少钱?!!!//@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天山冰峰_6088://@郝殿君:右边做梦娶媳妇了吧[鄙视][挖鼻屎] //@山狗闲游:且看孔叫兽如何道歉,如何咋丢人现眼吧!哈哈,这里毛粪一地。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夜客Yeke://@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郝殿君:奇葩处处开,右边算哪朵?想讨论法律问题就拿出专业精神,要么你提供法律依据反驳我,要么你就亮明真实身份说人话,匿名骂人说别人法盲抬高不了自己反而暴露自己法盲无知 //@惟期自尚:受不了这奇葩,借法律之名在这瞎扯,孔庆东攻击的是一个网名么,他攻击的是使用此名的那个人 @孔庆东
追梦老驴3://@妙庄王的老窝: //@bj-雨季: 给他个250,不多不少刚刚好。//@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bj-雨季:给他个250,不多不少刚刚好。//@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难得糊涂好难:游闲山狗没好事!只会汪汪!//@郝殿君: 右边做梦娶媳妇了吧[鄙视][挖鼻屎] //@山狗闲游:且看孔叫兽如何道歉,如何咋丢人现眼吧!哈哈,这里毛粪一地。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妙庄王的老窝://@bj-雨季: 给他个250,不多不少刚刚好。//@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冷雨斑竹泪A://@郝殿君: 右边做梦娶媳妇了吧[鄙视][挖鼻屎] //@山狗闲游:且看孔叫兽如何道歉,如何咋丢人现眼吧!哈哈,这里毛粪一地。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兄弟情深郑三发://@行路者818: 这才是客观理性的声音![话筒][话筒][话筒]
水遥山:狗的思想比较简单,有骨头就成[挖鼻屎]。//@郝殿君: 右边做梦娶媳妇了吧[鄙视][挖鼻屎] //@山狗闲游:且看孔叫兽如何道歉,如何咋丢人现眼吧!哈哈,这里毛粪一地。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行路者818:这才是客观理性的声音![话筒][话筒][话筒]
郝殿君:右边做梦娶媳妇了吧[鄙视][挖鼻屎] //@山狗闲游:且看孔叫兽如何道歉,如何咋丢人现眼吧!哈哈,这里毛粪一地。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周伟2004://@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你脑袋里的法律是火星上的吗?//@媒体人王业龙: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品茗云间客://@陈赋-:
bobo72:[威武]//@陈方言: 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Leo-Youngs://@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山狗闲游:且看孔叫兽如何道歉,如何咋丢人现眼吧!哈哈,这里毛粪一地。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陈方言:有道理![给力]//@郝殿君: 二审必胜!//@十年得真理: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惟期自尚:受不了这奇葩,借法律之名在这瞎扯,孔庆东攻击的是一个网名么,他攻击的是使用此名的那个人,按这@郝殿君 的说法,我可以大骂他一通,然后说我没对他人身攻击,我只是在骂郝殿军这汉字组合,另外第二点所谓客观评价确实是客观的么?你有哪些根据证明关是出卖国家利益,里通外国的人?法盲一个@孔庆东
鲁卫东2012:听说法院判了250元给关凯元,一个汉奸=250。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我与祖国比奋进://@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老楊不是酒爷:[偷笑]//@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最爱日语://@明德鸣笛:对!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赵海涛博客:今年的流行语将是孔先生的汉奸。//@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明德鸣笛:对!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正义之战士://@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你脑袋里的法律是火星上的吗?//@媒体人王业龙: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品茗云间客://@陈赋-:
philip_楚天:名誉权不是美誉权,客观评价不侵权//@Z-张振:其实一直觉得应该互联网使用实名化,这样每个人在互联网上言论自由的同时也会受到法律的约束,这样有效的避免了谣言的产生… 但是实行起来难度较大……//@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中国懵:有零钱没?我可攒了不少毛二八分的。//@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紫虬:您总是在讨论中违反同一律,应当正视自己的逻辑矛盾,好了,晚安 //@媒体人王业龙:于中国法无据,于国际规定有据。你要知道,无论在左右派看来,中国法律都有很多缺陷。如果完全按法律办,冤案不会少。//@紫虬: 因此您方才以联合国文件否定本国民法条款文字,否认公民(自然人),于法无据。
媒体人王业龙:晚安。//@紫虬: 您总是在讨论中违反同一律,应当正视自己的逻辑矛盾,好了,晚安 //@媒体人王业龙:于中国法无据,于国际规定有据。你要知道,无论在左右派看来,中国法律都有很多缺陷。如果完全按法律办,冤案不会少。
媒体人王业龙:于中国法无据,于国际规定有据。你要知道,无论在左右派看来,中国法律都有很多缺陷。如果完全按法律办,冤案不会少。//@紫虬: 因此您方才以联合国文件否定本国民法条款文字,否认公民(自然人),于法无据。
老马识途之1969:回复@杀人屠国_:问题出在最高法上,对于反对社会主义、辱骂开国领袖、公开卖国的言论和行为缺乏必要的法律惩戒,以为这些是言论自由范畴,实在是放纵 //@杀人屠国_:要我说不要分左右派,直接逮着一个汉奸活埋就完了。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雨雪霏霏围脖_4yi://@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王祖哲:回复@杀人屠国_:没啥啦,狗也不可乱咬啦。活该啦,你们何曾重视法律?孔老师一贯对律师和律师制度本身没好感。 //@杀人屠国_:这是有预谋的事件,利益集团已经布好无数陷阱在等待甚至是引诱孔老师这样爱国人士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nhtr:人家还要上诉呢。和尚怎么应对。判决还执不执行?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紫虬:因此您方才以联合国文件否定本国民法条款文字,否认公民(自然人),于法无据。//@媒体人王业龙:你说的是。基层法院严格按法律判案,遇到法律规定与理论冲突的时候,都是上级法院事。//@紫虬: 司法实践中不能用某种理论任意否定法律条款文字,否则即陷入相对主义混乱,“理论”,“漏洞”等都是遁词。
小名鼎鼎921:骂汪之茅是汉奸可以,骂茅等是狗汉奸不行,狗不能用来修饰汉奸,海淀法院罚款//@郝殿君:你直接回答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就行,你回答不了,我也就不再追究了。关于美誉权我从来没有表述为法律规定,我的意思是名誉不等于美誉。如按你的逻辑国人骂汪精卫是汉奸也侵犯他名誉权了吗?//@媒体人王业龙
难得糊涂好难:咒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郝殿君: 回复@彭丹帝国_62739:你丢了一个字,应该是:反毛狗死全家! //@彭丹帝国_62739:毛狗死全家
问苍茫大地8:给250 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东博唐小僧://@孔庆东: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张智勇律师://@媒体人王业龙:《宪法》完全是规定国家的权力的行使,完全是对公权力(政治权力)的约束,属于公法;民法属于私法,差距大了。把公法上的概念用到私法里,难道不是错吗?//@冬天的故事1979A: 右边这个谣言传了够大了吧?中国宪法上就有公民二字,而且是1975宪法就有。
双鱼马宁空间://@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媒体人王业龙:大律师来了。差异太大,就免了吧。//@张智勇律师: //@媒体人王业龙:《宪法》完全是规定国家的权力的行使,完全是对公权力(政治权力)的约束,属于公法;民法属于私法,差距大了。把公法上的概念用到私法里,难道不是错吗?//@冬天的故事1979A: 中国宪法上就有公民二字,而且是1975宪法就有。
媒体人王业龙:你说的是。基层法院都是严格按法律判案,遇到法律规定与法律理论冲突的时候,都是上级法院的事了。鉴于中国特殊的法律环境,法律界和法学界都能够接受这种状况。//@紫虬: 司法实践中不能用某种理论任意否定法律条款文字,否则即陷入相对主义混乱,“理论”,“漏洞”等都是遁词。
月清馨再归来:他不是媒体人,是挨踢人,而且中招的是脑袋//@冬天的故事1979A: 右边这个谣言传了够大了吧?中国宪法上就有公民二字,而且是1975宪法就有。//@媒体人王业龙: 我继续与你辩论了呀。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公民括号里还有自然人三字呢。
郝殿君:你直接回答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就行,你回答不了,我也就不再追究了。关于美誉权我从来没有表述为法律规定,我的意思是名誉不等于美誉。如按你的逻辑国人骂汪精卫是汉奸也侵犯他名誉权了吗?//@媒体人王业龙:就事论事,这就是名誉权纠纷,民法中没有你说的”美誉权“概念。骂人汉奸自然属于侵犯名誉权
普京范:[嘻嘻]//@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紫虬:司法实践中不能用某种理论任意否定法律条款文字,否则即陷入相对主义混乱,“理论”,“漏洞”等都是遁词@媒体人王业龙:公民属于政治学词汇,自然人法人属于法律词汇,当时为了便于理解,所以用了“公民(自然人)”的说法。中国学者研究法律,更多地是批判法条(漏洞太多),而是研究法条背后的理论。
门自心123:现在我们法院、检察院、公安已经离人民越来越远了,更不用说公平正义。对汉奸、对侮辱毛主席、共产党、社会主义的垃圾明目张胆地保护、为他们张目,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民主,普世价值吗?
媒体人王业龙:《宪法》完全是规定国家的权力的行使,完全是对公权力(政治权力)的约束,属于公法;民法属于私法,差距大了。把公法上的概念用到私法里,难道不是错吗?//@冬天的故事1979A: 右边这个谣言传了够大了吧?中国宪法上就有公民二字,而且是1975宪法就有。
蹲墙角画个圈圈诅咒你:250不给不行啊,太应景了//@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难得糊涂好难:公民本是自然人!//@郝殿君: 信仰毛泽东又如何?踩到右边尾巴了吗?//@徐承伦blog:只看郝信毛之标签,王业龙先生何与其论哉?//@媒体人王业龙: 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公民括号里还有自然人三字呢。你看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
郝殿君:回复@彭丹帝国_62739:你丢了一个字,应该是:反毛狗死全家! //@彭丹帝国_62739:毛狗死全家
冬天的故事1979A:右边这个谣言传了够大了吧?中国宪法上就有公民二字,而且是1975宪法就有。//@媒体人王业龙: 我继续与你辩论了呀。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公民括号里还有自然人三字呢。你看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
媒体人王业龙:公民属于政治学词汇,自然人和法人属于法律词汇,当时为了便于理解,所以用了“公民(自然人)”的说法。中国学者研究法律,其实更多地是批判法条(漏洞太多),而是研究法条背后的理论。//@紫虬: 您仍未解释民法中“没有公民”的观点//@媒体人王业龙:你问的在理。
紫虬://@北京律师联盟网://@难得糊涂好难: //@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媒体人王业龙: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
北京律师联盟网://@难得糊涂好难: //@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你脑袋里的法律是火星上的吗?//@媒体人王业龙: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
郝殿君:信仰毛泽东又如何?踩到右边尾巴了吗?//@徐承伦blog:只看郝信毛之标签,王业龙先生何与其论哉?[哈哈]//@媒体人王业龙: 我继续与你辩论了呀。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公民括号里还有自然人三字呢。你看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
天地之间20120510:上诉是公民权力,但个人认为此次胜算不大。孔老师一贯快意恩仇,今后骂汉奸时别加猪狗之类前缀,别人就没法告了。 //@郝殿君:回复@天地之间20120510:此案孔庆东必上诉,二审终审判决后才能见分晓,一审法官水平太差了[鄙视] //@天地之间20120510:从尊重法律出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必须执行。
紫虬:您仍未解释民法中“没有公民”的观点//@媒体人王业龙:你问的在理。中国制定法律的时候原则是“宜粗不宜细',后面紧跟着就是最高法和最高检的司法解释,在后面就是学者的学理解释。这个争执还仅属于概念之争,没有涉及具体条款的含义之争,因此影响不大。//@紫虬: 以此否定本国民法条款,是否不妥?
难得糊涂好难://@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你脑袋里的法律是火星上的吗?//@媒体人王业龙: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品茗云间客://@陈赋-:
媒体人王业龙:就事论事,这就是名誉权纠纷,民法中没有你说的”美誉权“概念。骂人汉奸自然属于侵犯名誉权,海淀法院的判决没有不妥。这个案件对大家的启示是:保证健康的网络环境,是每一个人(包括左与右)的共同责任。你我争执半天,没有爆粗口吧?//@郝殿君: 那依你之见孔庆东案应如何适用法律?
wxjlice:很有道理。。。那谁谁的字母网名和“真实”姓名相去甚远毫无关联,也没有实名认证,怎能证明“他”就是他呢。。。
科远螺丝:哈哈,这位好幽默——客观评价不够成侵权[哈哈][哈哈] //@没羽箭张清微博: //@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罔象的手机://@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徐承伦blog:只看郝信毛之标签,王业龙先生何与其论哉?[哈哈]//@媒体人王业龙: 我继续与你辩论了呀。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公民括号里还有自然人三字呢。你看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就知道公民对应的是什么。//@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
媒体人王业龙:你问的在理。中国制定法律的时候原则是“宜粗不宜细',条款规定不明确,后面紧跟着就是最高法和最高检的司法解释,在后面就是学者的学理解释。这个争执还仅属于概念之争,没有涉及具体条款的含义之争,因此影响不大。因此常说,法律解释权比法律制定权还大。//@紫虬: 以此否定本国民法条款,是否不妥?
郝殿君:那依你之见孔庆东案应如何适用法律?//@媒体人王业龙:我继续与你辩论了呀。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公民括号里还有自然人三字呢。你看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就知道公民对应的是什么。//@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
郝殿君:回复@海东青律师:任何法律都有时代的局限性,现在是法律的执行问题而不是讨论立法问题,所以是否修订与当前案件的审理无关。 //@海东青律师:民法通则当时这么写现在看来是不妥,难道不是公民就没用有这个权利了?在制定民法典是会修正的。 //@郝殿君: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
媒体人王业龙:我继续与你辩论了呀。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公民括号里还有自然人三字呢。你看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就知道公民对应的是什么。//@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
紫虬:以此否定本国民法条款,是否不妥?//@媒体人王业龙: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你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品茗云间客://@陈赋-:
海孔迷://@田援朝1951://@郝殿君: 回复@天地之间20120510:此案孔庆东必上诉,二审终审判决后才能见分晓,一审法官水平太差了[鄙视] //@天地之间20120510:从尊重法律出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必须执行。
田援朝1951://@郝殿君: 回复@天地之间20120510:此案孔庆东必上诉,二审终审判决后才能见分晓,一审法官水平太差了[鄙视] //@天地之间20120510:从尊重法律出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必须执行。
Bangintel:看来是1000块没把孔庆东罚舒服//@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紫虬:王先生居然闹出公民不是自然人的笑话(请原谅我略微刻薄,为了有助于您牢记基本概念)//@ABCDEFG_50766: //@媒体人王业龙: 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郝殿君:看看谁是不懂装懂的人! //@品茗云间客://@陈赋-
郝殿君:王业龙请选择:1继续辩论;2拿出专业精神承认自己是法盲,为自己的公知狂言道歉!////@郝殿君: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媒体人王业龙: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品茗云间客://@陈赋-:
武芮央://@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罗曦72://@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媒体人王业龙:民法通则是1986年通过的,当时还不知道公民具体所指的是什么,就借用一个概念。你看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国际公约》,就知道公民对应的是什么了。//@郝殿君: 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品茗云间客://@陈赋-:
道士谷://@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紫虬:请继续,公民不是主体?//@郝殿君: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你脑袋里的法律是火星上的吗?//@媒体人王业龙: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品茗云间客://@陈赋-:
hi312://@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紫虬:也想看看//@郝殿君:看来这里的看客中懂法律的不少啊,那就拿出点法律的专业精神,给我们这些不懂法的人普及一下法律常识吧,看看谁是不懂装懂的人! //@品茗云间客://@媒体人王业龙: 毛左不懂法律,一说话就露馅。给他普及点法律常识,免得像张宏良一样,//@陈赋-: //@南方红叶枫:@王祖哲:
家住鳞塘:我要是老孔,我一分钱都不交,看海淀那个猪头三法官能把俺咋地!六万人状告茅于轼侮辱诽谤开国领袖毛泽东,法院根本不搭理,倒忙不迭地替大汉奸茅于轼的小喽喽伸张起正义来了!所有爱国朋友联合起来,每人都向海淀区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大小汉奸水军们的侮辱谩骂!看不把那猪头三法官给累死!
郝殿君:民法通则101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按你的逻辑这民法通则说公民是错误的?你脑袋里的法律是火星上的吗?//@媒体人王业龙: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品茗云间客://@陈赋-:
家住鳞塘:回复@天地之间20120510:尊重拉偏架的恶法是对法律公平公义原则的践踏!茅于轼还亲口承认非法集资呢,咋就没人去管! //@天地之间20120510:从尊重法律出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必须执行。
豕韋文毅_漁夫:第一句话当然有了,否则要实名制干嘛?就是要为自己的网络言行负责!//@媒体人王业龙: 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郝殿君: 那就拿出点法律的专业精神,给我们这些不懂法的人普及一下法律常识吧,
媒体人王业龙: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郝殿君: 那就拿出点法律的专业精神,给我们这些不懂法的人普及一下法律常识吧,看看谁是不懂装懂的人! //@品茗云间客://@陈赋-: //@南方红叶枫:@王祖哲:
ABCDEFG_50766://@媒体人王业龙: 你第一句话就说公民权利。公民是政治学的概念,民法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这两种主体,没有公民,你一张口就错误了。还要继续说吗?//@郝殿君: 那就拿出点法律的专业精神,给我们这些不懂法的人普及一下法律常识吧,看看谁是不懂装懂的人! //@品茗云间客://@陈赋-
洪九公625://@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难得糊涂好难://@郝殿君: 回复@天地之间20120510:此案孔庆东必上诉,二审终审判决后才能见分晓,一审法官水平太差了[鄙视] //@天地之间20120510:从尊重法律出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必须执行。
我言我思:[威武]//@没羽箭张清微博://@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幸运郑源://@没羽箭张清微博://@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愤怒的安妮不脆弱://@没羽箭张清微博: //@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郑州李爷:回复@花开花落两由之1:任建宇 占海特前车之鉴,前一段多火?现在那些靠他出名的人谁还屌他们? //@花开花落两由之1:那人就是想出名,正好又符合了某些人的需要。有要枪使的,有愿意给人当枪使的。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没羽箭张清微博://@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郝殿君:回复@天地之间20120510:此案孔庆东必上诉,二审终审判决后才能见分晓,一审法官水平太差了[鄙视] //@天地之间20120510:从尊重法律出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必须执行。
小眼睛秃顶的大黑胖子://@诗评天下://@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闲言碎语1:哭吧哭吧不是罪!//@傻姑1973: 我都不想说话了,因为就是汉奸遍地的时代了。法院已经和黑恶、邪恶势力站一起了! //@闲言碎语1:上诉赢了也得给! //@妙庄王的老窝: 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东海云天2013://@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品茗云间客://@媒体人王业龙: 毛左不懂法律,一说话就露馅。给他普及点法律常识,免得像张宏良一样,被警察赶走了才想起言论自由。//@陈赋-: 这PO主狡辩的功夫一流,我觉得不分左右,任何被骂的人都有起诉的权利//不懂法律的人谈法律,笑掉大牙。民法中有美誉权这个词吗?什么叫客观评价?//@南方红叶枫:@王祖哲:
媒体人王业龙:毛左不懂法律,一说话就露馅。给他普及点法律常识,免得像张宏良一样,被警察赶走了才想起言论自由。//@陈赋-: 这PO主狡辩的功夫一流,我觉得不分左右,任何被骂的人都有起诉的权利//不懂法律的人谈法律,笑掉大牙。民法中有美誉权这个词吗?什么叫客观评价?//@南方红叶枫:@王祖哲:
须弥上人:说的很好!这是个法律里最基本的,关于的“人”的定义被严重歪曲,而且是愚昧歪曲的案子。和骂的内容无关。@孔庆东 不是常说晒煞笔吗?希望你能够一路把傻逼晒到最高法庭。
一个人的马萨达:客观评价。说得好[哈哈]//@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恒德胜://@懵懂农夫:孔老师对你和张老师的事件怎么看?//@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李正敬礼://@闲言碎语1: 上诉赢了也得给!//@妙庄王的老窝: 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愤怒的安妮不脆弱://@明天的明天是阳光A: //@红色沙龙_凯来: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步摇叮当:愈挫愈勇,脸皮真厚[哈哈][good]//@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爱死911://@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孤寡愚蒙://@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陈赋-:这PO主狡辩的功夫一流,我觉得不分左右,任何被骂的人都有起诉的权利//@媒体人王业龙: 不懂法律的人谈法律,笑掉大牙。民法中有美誉权这个词吗?什么叫客观评价?//@南方红叶枫: 回复@王祖哲:完全不赞同,这是狡辩。网名是新兴的,他也是一个人的代号,难道周树人笔名是鲁迅,你骂鲁迅就不是骂周树人?
江津问渡://@闲言碎语1: 上诉赢了也得给!//@妙庄王的老窝: 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今天不远:感觉这个法律解释很准确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梁山伯2293099401://@郝殿君:孔庆东案件从法律层面看,一是虚拟的网名是否具有公民权利的问题,二是如何看待名誉权的问题。1、按照公平和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虚拟的网名无法当被告,自然也没资格当原告!原告主体资格不适格,实体的公民为一个虚拟的网络主体挨骂维权,没有法律依据。2、名誉权不是美誉权,客观评价不
南方红叶枫:[good]//@媒体人王业龙: 不懂法律的人谈法律,笑掉大牙。民法中有美誉权这个词吗?什么叫客观评价?//@南方红叶枫: 回复@王祖哲:完全不赞同,这是狡辩。网名是新兴的,他也是一个人的代号,难道周树人笔名是鲁迅,你骂鲁迅就不是骂周树人?
马丁的爷爷:既是以网络虚拟网名为诉讼主体成立,那就诉讼内容而言,就首先应以网络虚拟争执为依据,来推断原告是否符合被告方在网上定义的汉奸定义,若符合了,按主审者的既定原则,就只能理解为指认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怎么能认定为侵权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堂堂法官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
天地之间20120510:从尊重法律出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必须执行。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南方红叶枫:回复@阿宝背书的美好生活:谢谢支持!浅显易懂。那帖子里由孔某人为首的五毛们在讨论如何告那个孩子是汉奸。其实那孩子也是反茅老的。这不是政治立场问题,要看事实。 //@阿宝背书的美好生活:说得好!普及常识。
阿宝背书的美好生活:说得好!普及常识。 //@南方红叶枫:回复@王祖哲:完全不赞同,这是狡辩。您说的是户口本注册的名字,那也只是一个称呼,还可以改名。名字是一个称呼,除了户籍用名还允许有曾用名、笔名、名号等等,网名是新兴的,他也是一个人的代号,难道周树人笔名是鲁迅,你骂鲁迅就不是骂周树人?
文虫叮咬:如果从这三W的网络也作公民个人相关权益的法保的话,那社会法治的稳定秩序起码上升到无一上访的一种状态,更不存在因地方进京上访而被截或被欧的这现象所为司空见惯了吧?事实上真是这样的一种现实生活吗?!//@juezheye: //@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东博_霁桓://@闲言碎语1:上诉赢了也得给!//@妙庄王的老窝: 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明天的明天是阳光A://@红色沙龙_凯来: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叶新杰1127:看来汉奸是有完整的产业链 //@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风吹满天红://@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南方红叶枫:回复@王祖哲:完全不赞同,这是狡辩。您说的是户口本注册的名字,那也只是一个称呼,还可以改名。名字是一个称呼,除了户籍用名还允许有曾用名、笔名、名号等等,网名是新兴的,他也是一个人的代号,难道周树人笔名是鲁迅,你骂鲁迅就不是骂周树人?
傻姑1973:我都不想说话了,因为就是汉奸遍地的时代了。法院已经和黑恶、邪恶势力站一起了! //@闲言碎语1:上诉赢了也得给! //@妙庄王的老窝: 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花生ye:赞成//@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中流击水三千里:这是我到现在为止见到的最高明最清新也应该是最有力的立论,果然高人[good] //@郝殿君:回复@快乐的猪九戒:猪八戒的兄弟你得意个啥哦[哈哈]还没到终审呢,孔庆东二审必胜! //@快乐的猪九戒:法院宣判了极左汉奸没有骂人的特权[哈哈]
百万工农齐踊跃://@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红色沙龙_凯来://@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海纳百川170://@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依依的1985://@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原上草的马甲://@孔庆东: 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昆仑的家:今日中国司法已沦落,立场一错,公平皆失!//@唐人恨天:为什么一年后才判决?//@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小朋友家族族长:应当是这样的:我们做汉奸可以,你揭露我们也可以,不过揭一次得付250元。[偷乐]//@草原垂耳兔: [兔子]:孔庆东事件说明一个道理:我们做汉奸可以,你揭露我们不可以!——对吗?[晕]//@岭南剑客008://@孔庆东://@孔庆龙: 转发微博
诗评天下://@孔庆东:回复@妙庄王的老窝:嗯,关键不是钱,而是给汉奸个吉利哈。 //@妙庄王的老窝:老孔啊,死活也要付给执行庭和那小嘀嗒鬼250元。少一分也不是个事啊。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孔庆东: //@孔庆龙: 转发微博
问苍茫大地8:这年头不能骂汉奸,汉奸不可耻[弱]//@闲言碎语1: //@孔庆龙: 转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