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文革"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通称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因其时间长达十年之久,被人们称为“十年动乱”、“十年浩劫”,是一场於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内所发生的政治運動。由時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的毛澤東與中央文化革命小組,自上而下動員成千上萬紅衛兵在中國大陸進行全方位发动的階級鬥爭…

,经历过封建残余的侵袭,干的是伟大的社会主义。 我们这一代,出生在困难时期,成长在文革时期,学习在拨乱时期,工作在改革时期,养老在追梦时期! 值!很值!没白活! ... more
眉中王:→_→//@杨煜玄:正是因为有了冯小刚、郜科、贺卫方、孙海英、袁立这些人,我愈来愈认识到文革的必要性和正确性。
眉中王:→_→//@狼de骑士:文人之无耻,借批判文革满足自己的淫恶,他们曾以无限忠诚干了多少坏事?//@第二评论:在文革中,它们表演得还不够充分,到了黑白猫的小时代,终于对广大人民补上了这一课,否则,人民不会彻底看清它们都是些什么渣滓。
眉中王:→_→//@高温下的冻鸽:用文革作挡箭牌,暴露的是他自己的内心和当下的现实。//@铁牛评论:无耻之极!//@芈拾玖:这些人的下作程度,居然住农村建筑实际上条件最好的牛棚,真是优待得不像话,该发配西北沙漠种草才对!
眉中王:→_→//@第二评论:在文革中,它们表演得还不够充分,到了黑白猫的小时代,它们终于对广大人民补上了充分表演这一课,否则,人民不会彻底看清它们都是些什么渣滓。
眉中王:这组春宫画是画家郜科的思想所在,虽然很辣你的眼睛,却是当下的政治正确,然而这与文革有半毛钱的关系?那些肆意抹黑前三十年的人,不惜以自己的低俗和丑恶,给世人展示了一幅幅反面教材,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眉中王:这组春宫画是画家郜科的思想所在,虽然很辣你的眼睛,却是当下的政治正确,然而这与文革有半毛钱的关系?那些肆意抹黑前三十年的人,不惜以自己的低俗和丑恶,给世人展示了一幅幅反面教材,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眉中王:他创作了一组文革题材的春宫图,意图唤醒对文革的反省。他说,文革是人类罕见的浩劫,而当权者用沉默造成集体失忆,我选择春宫图绘画的形式,记录当时的造反派、红卫兵、工人、农民、军人和宣传队,也算是风俗纸上的博物馆。他叫郜科,是国家一级美术师、金陵画院副院长。美术界的芳华,拚得过冯小刚?...全文: http://m.weibo.cn/2811244260/4198730779328183
陈有西:[ok]//@孙柏PaiSuen:《决议》中说“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内乱! //@陈有西: 不只是违宪的问题,这是反党。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专门有《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从未撤销和修改。对文革的定性
于洪涛BP://@刘耘博士://@一寸秋波:无耻//@陈有西:居然有人修改教科书,将文革“十年浩劫”,改为社会主义道路的“艰难探索”。可见文革造反派、帮派分子、打砸抢分子三种人隐藏很深,他们已经窃据了现在意识形态重要岗位,试图篡改历史,让40岁以下的人全忘记这段悲惨的历史。
月湖无人区://@陈有西:居然有人修改教科书,将文革“十年浩劫”,改为社会主义道路的“艰难探索”。可见文革造成反派打砸抢三种人隐藏很深,他们已经窃据了现在意识形态重要岗位,试图篡改历史,让40岁以下的人全忘记这段悲惨的历史。
陈有西:不只是违宪的问题,这是反党。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专门有《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从未撤销和修改。对文革的定性从未改变。现在一些人利令智昏。//@l流云客:有人要为文革平反,在试舆情水温。法律界若能以违宪或相关法规为由,将始作俑者处以重刑,也许可以阻止类似事件在教科书事件发生。
Hot_Money:陈律说的有道理。//@肖爱民:十年浩劫!//@陈有西:居然有人修改教科书,将文革“十年浩劫”,改为社会主义道路的“艰难探索”。可见文革造反派、帮派分子、打砸抢分子三种人隐藏很深,他们已经窃据了现在意识形态重要岗位,试图篡改历史,让40岁以下的人全忘记这段悲惨的历史。
陈有西:【文革科学家之殤】中科院131位科学家被打倒 ,229人致死。文革期间,在中关村福利楼上贴着一幅大标语“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许多从海外回国的科学家看到这幅大标语不寒而栗。几乎所有的从海外回国的人都被怀疑成“特务”。当时流行的口头禅是“海外归来是特务,监狱出来是叛徒。基本如此。”文革期...全文: http://m.weibo.cn/1803570001/4197634179201184
不沉默的大多数:让毛左上街,一网打尽!无论老小,谁搞文革就斩,毛泽东的老婆都不能例外。
朱大可:邓小平评文革:全局性错误, 败坏社会风气,必须彻底否定 http://t.cn/RQaeaBv
秋歌热血:陈丹青:这绝对是个傻逼的民族,必然会有更深重的灾难。你看一天到晚的都讨论些什么:文革这么反人类的暴行,还在争论正不正确;还在讨论民主与专制谁好谁坏;饿死几千万人,还在为毛好坏争得面红耳赤。争论这些事情的人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大傻逼,这些都是基本常识,就像分辩食物与屎一样的容易。 ​
SC老木头鱼文革另算,但是…逃港就是逃港……秘密赴港就业,那些被打死的怎么算[允悲][允悲][允悲] ​
信仰的力量61://@才乡老顽童: //@用户6402058352:这种现象的发生不是偶然的,猫论祸国秧民,印证了文革的正确性。
留恋牛年榴莲甜:人民日报老记者林晰在1966年8月“文革”高潮期间,奉周之命,同卫戍区战士一道采访北京郊区大兴县芦城公社新立村杀人事件。林晰回忆说: “到达目的地已经是昏暗的傍晚时分了,只见上百名农民拿着棍棒和农具站在村口,不许我们进村。当说明来意,要求会见村长时,一位农民厉声地吼道:‘你们是干什么...全文: http://m.weibo.cn/6282041402/4196476437875031
科罗廖夫:现在还有不少在微博上为文革辩护的呢//@战争史研究WHS:四人帮的爪牙《红旗》杂志(就是现在鼓吹消灭私有制的@旗帜 )鼓吹“揪军内一小撮”,乱党乱军,气得毛主席说“还我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