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往事杂忆" on Sina Weibo

李煜 李可染画论 李莲英 李梦阳全传 李清照 李汝珍及其《镜花缘》 李锐其人 李锐往事杂忆 李鳝画集 李商隐诗集 李商隐研究论集 李石岑学术论著 李氏家族 李天命... more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 我小时候,对非洲独立视为绝对正义事业和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予以肯定,后来了解的事情多了,观点也就渐渐改变了。战后非洲独立运动领袖,尽管他们曾经在西方国家接受现代民主教育,并以此为独立理论和指导思想,但一旦当政,都奉行极左,大搞独裁、个人生活则奢靡腐化,最后把好端端的国家...全文: http://m.weibo.cn/3197077575/4281151055206911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 一哥们儿前段时间到毛里求斯住了40多天,回来后和我聊见闻感受,说是太好了:医疗教育全免费,去医院看病还免费供应午餐。环境保护特别到位,碧水蓝天清澈澄净。虽然道路等基础设施不如中国,但在那儿生活特轻松没压力。我问他,难道就没有卖假货的?没有有毒食品?“快别提这话了!我刚去...全文: http://m.weibo.cn/3197077575/4275368212782356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参加工作,就和各种大检查结下不解之缘:税务、财务、国资、审计、物价、档案……,只要是党政部门甚至事业单位,就有权组织相对应的检查,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事先通知,以便被检查单位早做“准备”。偶有临时或突击的,消息都会事先走漏。记得某市有次开大会,会议结束前领...全文: http://m.weibo.cn/3197077575/4269906772436482
刘耘博士:今天早上的#往事杂忆# 被限制阅读。反复看了N遍,实在看不出有任何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核心价值观的内容。我就想弱弱地问一句网管:你们到底怕什么? ​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 粉碎四人帮后两张像并排悬挂,英明lx之声不绝于耳。不过那时候我对那谁的个人cb倒也没怎么反感,毕竟人结束了一个至暗的年代,真正开启了新的时代,整个社会不再那么令人窒息,加上人长相和行事风格给偶的赶脚也还厚道,所以后来那谁被弄下台,批他否定他,偶还有点儿不愤:没他就没你们今...全文: http://m.weibo.cn/3197077575/4263393487256868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 1975年春天,收音机、报纸报道,伟大领袖签发特赦令,释放长期关押的国民党县团以上军警宪特人员,让其与家人团聚。我家属于“半边户”:父亲这边家族多亏了爷爷嫖赌逍遥,家道败落,划成份成了无产阶级,家族中多中共党员,算是红色谱系;母亲这边家族是黑色谱系,成员多为运动对象,所以...全文: http://m.weibo.cn/3197077575/4191306244576338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我小时候正值文革,神马三忠于四无限、早请示晚汇报、全世界人民的红太阳之类的马屁拍得震天响。文革后清净了几十年,看笑话似的看着隔壁金家闹腾。前几天听一帮美女高唱“没有他就会死”,差点笑岔气。这边有一哥们儿不服气,马上大吼领导在小镇的讲话是对人类社会发展作出的重大思想贡献!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张震老将军前段日子去世,方知其儿子女婿满门将军,红色基因杠杠滴。十多年前我曾和一位管文艺的红二餐叙,白白净净,文弱书生一枚。前两年一军中朋友聊起他,告我当上军种主官,授上将衔了。我听了吓一跳,脱口而出: 能打仗吗?朋友嘿嘿一笑: 操那么多心干嘛!我无言,不过还是为领导操心!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大权在握的领导喜欢管天管地管放屁,文艺据说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和人民学好还是学坏,所以更得管。文革一度管得只剩八个样板戏,后来正面人物高大全,标准化模式化。记得那时候的主角,都是一个爹妈生出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男女都是光棍,满脑子阶级斗争革命事业,不说人话也不干人事。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九八年到巴塞罗那,朋友知道我喜欢建筑艺术,就带我参观游览高迪设计的古埃尔公园、巴特罗公寓和圣家族教堂。当时赶脚奇特新颖,但也并不特别的美。但这些年来每每看到这些建筑的图片,益发觉得美不可言。现在看来,艺术能否成为市场的奴隶难有定论,不过人如果做了权力的奴隶则臭不可闻矣!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文革中印象最深的是“斗”:四类分子走资派五一六批林批孔批邓,美帝苏修日本军国主义安东尼奥尼《中国》,到最后以四人帮的倒台为标志收场,满世界都是敌人。现实罪名不够就挖历史,亲密战友兼接班人先后成了叛徒内奸工贼和逃兵,开始大家还挺兴奋,慢慢滴许多人的脑袋又重新回到脖子上鸟。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改开前,农民被户口束缚在农村,低城里人一等,除非考上大学或当兵提干,否则跳出农门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下放后最初几年我充满到农村后的新鲜感,但很快就和所有插队知青一样,面对将来如何回城的现实担忧和焦虑。1972年开始推荐上大学,以后陆续招工,从此开后门成风,另类腐败迅速蔓延。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朋友ZYZ豪爽狂狷,善文喜酒,个性鲜明。担任某文人扎堆的省直单位一把手,政绩突出,树敌却也不少。前几年有人组织水军网上对他狂轰滥炸,诽谤。他出国进修,网上马上有他“外逃”最新实况:ZYZ到了机场,ZYZ已登机,ZYZ外逃成功。开始大家挺当回事儿,后来就成了闹剧,几年过去他依然故我。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领导同志们为党为人民服务的觉悟贼高,九十年代以来修改年龄多干几年者前赴后继;这几年许多地方擅自划线延长退休年龄,某地规定担任过正厅实职的到63退休,有的人六十好几了,工资一分不少还在发挥正能量。更奇葩的是规定各单位要成立关心下一代协会,退下来的老同志们也纷纷出山发挥余热。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文革中老人家说要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成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于是全国人民打了鸡血似的,一窝蜂学起了哲学。当时有个学哲学的先进典型是浙江省江山县勤俭大队,报纸广播每天宣传那里的社员学好用好哲学的经验,当时赶脚他们忒伟大。勤俭大队的社员同志们还学哲学吗?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因为工作关系常出国,那时国人出国的不多,乘坐日航等国际航班时经常被空姐当成日本人,服务时和我说日语。一般情况下我都礼貌地用英语解释说我是中国人,但有时遇到这种事多了也会有点儿烦,于是在空姐还没张口时就告诉她自己是中国人,不是我像日本人而是日本人像我。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记得1986年,著名作家,对外友协副会长周而复因参观靖国神社被开除党籍。那些年光华寮事件、教科书事件、右翼政客参拜靖国神社及发表美化侵略战争事件时有发生,中国政府不时发表严正声明加以谴责。钓鱼岛争端亦早已存在,台港保钓运动早已风起云涌。不过中日两国官方和民间,友好还是大局。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八九年第一次去美国,发现在所有大型人文和纪念性的公共设施都可以看到在老师带领下参观游览的一群群身着制服的童子军。在联合国由Carl Fredrik Reuterswärd创作的“枪管打了结的手枪”雕塑前,一群来自密歇根的童子军和我合影,老师说参观联合国是为了让孩子们增进对世界事务的了解和认识。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文革开始那几年到处是红宝书、红海洋。我那时虽然上小学,还真是认认真真地把为民立极的雄文四卷读了一遍。不过读了以后却发现对伟大领袖的教导只能听,不能做,更不能认真思考,否则非成反革命。比如他老人家反对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您要是跟着反对还不得立马被抓现行扔监狱里去?!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当年下放时的高庄被河流分割包围,村中只有一条小街,一个姓张的沙沟人开的食品日杂小店,一个卫生所,一个公共浴室和一个礼堂。村庄被小街分成两半,一家一户的土坯房沿街整齐排列。因为卫生条件差,村民中有不少瘌痢头。我家在三队,大家相互往来,很少争斗,没有偷盗,村子倒也平安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