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wangshuqi" on Sina Weibo

wangshuqi:珠穆郎玛峰之颠,有我从天空借来的一片片雪花。这里除了洁白还是洁白,种子是去年播的,没有亲戚。寒冷中生出冰肌玉肤的雪莲。风天天醉,来了又走,把唯一的孤独和空寂吹透。我不惧怕冷,向往温暖。太阳低头的时候,我跟着一滴水走出冰川,身后站着依依不舍的公主,不回头。——车延高《向往温暖》
wangshuqi:回复@顽强的大强:李承鹏就靠着一只笔写文章卖钱,于老师贺老师靠着教书挣钱,老榕虽然跟资本沾的到边,也就是一个网店老板而已,律师们看着钱多些,也是打官司挣的辛苦钱,我们哪里能和国企大集团,中石油,中粮,电子集团来比资本扩张啊。 //@顽强的大强:回复@wangshuqi:我就想着挺好笑~!自由主义者
于建嵘V:今天接受财新网「意见领袖」的专访,讨论当前知识分子的处境和责任。我认为,近年来的反宪政、打公知等行动,是继五七年反右派、文革批臭老九后,对知识分子的又一次妖魔化。但现在社会经济的多元化、网络信息的高度发达,不可能达到前两次的效果。相反,因知识分子远离或抗争,会加速政治合法性流失。
wangshuqi:回复@顽强的大强:知识分子不靠卖书赚钱还能怎么赚钱,你们司马南,孔庆东也要靠卖书来挣钱。至于说走海外,司马南一样走海外,还在海外被夹了头,而且右派里面有钱的大老板才搞基金会,搞基金会也是公益事业嘛。 //@顽强的大强:回复@wangshuqi:真心别扯~!你们反共说透了,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利罢了~!卖
于建嵘V:今天接受财新网「意见领袖」的专访,讨论当前知识分子的处境和责任。我认为,近年来的反宪政、打公知等行动,是继五七年反右派、文革批臭老九后,对知识分子的又一次妖魔化。但现在社会经济的多元化、网络信息的高度发达,不可能达到前两次的效果。相反,因知识分子远离或抗争,会加速政治合法性流失。
wangshuqi:回复@堂吉诃德的梦2014: 梭罗是公民不服从的首创者,为了坚持和平主义理想不惜坐牢,显然属于知识分子范畴,而不是从来不对政治发言的技术专家。斯宾诺莎写过政治神学著作,也不是在公共领域不发言的人。基本对政治不发言的知识分子也有,比如说郭敬明,他的文学创作就是纯粹私人,不涉及任何公共问题
于建嵘V:今天接受财新网「意见领袖」的专访,讨论当前知识分子的处境和责任。我认为,近年来的反宪政、打公知等行动,是继五七年反右派、文革批臭老九后,对知识分子的又一次妖魔化。但现在社会经济的多元化、网络信息的高度发达,不可能达到前两次的效果。相反,因知识分子远离或抗争,会加速政治合法性流失。
wangshuqi:再次抗议爱问共享资料的停止使用,并且第一次抗议共识网停止更新。把民间思想者从电脑前面逼到街头运动,对某组织的统治绝对没有好处。
wangshuqi:大陆要与台湾签订服贸协议,这是一个关系到很多人经济利益的重大政策决定。这个政策决定在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之前,从未进入新闻报道领域。而在台湾学生抗议该项政策而占领立法院之后,过去对服贸协议的谈判和签订过程一无所知的大陆群众,却对无知被愚民的台湾学生充满了制度优越感。
wangshuqi:乌有已经从共产主义网站转变为极右法西斯网站了,默哀一下。 (评论给 李毅:许志永对当今世界的基本判断是错误的-乌有网刊 http://t.cn/8FaOe6u )
wangshuqi:成功地拉动了消费。
南方都市报V:【国民党举行19次全代会遭抗议 民众丢出约1000只鞋】中国国民党10日在台中举行第19次全代会。场外有数百名抗议民众聚集,并丢鞋呛声。国民党党内人士说,根据警方透露,抗议民众丢鞋共有3波行动,共丢出约1000个鞋子。中新网http://t.cn/zRYeMEC http://t.cn/zRTSKbl
wangshuqi:是南方这么报道我信,是环球的话,那报纸已经说了很久了,从来没打过,信用早已破产。
蓝鲸财经记者内参网V:【!!!!】《环球时报》最新报道:中日已没什么可谈,做好最坏准备。
wangshuqi:回复@兆明王2011:新闻自由度不能否定新加坡执政党确实赢得了选举的事实。 //@兆明王2011:回复@wangshuqi:那你知道新加坡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几吗?
陆伟民律师V:【宪政108】论学术自由:学术自由包括研究领域的自由和向社会公众公布研究成果的自由,还包括发表、讨论学术意见而免于被除职或降职恐惧的自由。学者研究的目的是探索真理、实现知识创新,而不是为了迎合执政者和上级,当华政和北大分别解聘主张宪政的张雪忠和夏业良时,硕大的中国已无学术可言。
wangshuqi:回复@兆明王2011:究竟如何严法?新加坡执政党有宣传部吗? //@兆明王2011:回复@wangshuqi:新加坡新闻管制如此之严说明什么呢?
陆伟民律师V:【宪政108】论学术自由:学术自由包括研究领域的自由和向社会公众公布研究成果的自由,还包括发表、讨论学术意见而免于被除职或降职恐惧的自由。学者研究的目的是探索真理、实现知识创新,而不是为了迎合执政者和上级,当华政和北大分别解聘主张宪政的张雪忠和夏业良时,硕大的中国已无学术可言。
wangshuqi:目的,动机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如何。 //@房立刚律师:没一点仗义直言的侠骨,没一丝悲天悯人的柔情,什么问题都能归结到阴谋论,真是糟蹋了侠骨柔情这个词。[晕] //@汶金让:抹黑、攻击用词不当,言重了,为什么不多从好处去想呢?!
侠骨柔情的杨华V:政府的每一次错误、失误、哪怕是瑕疵,都有可能会遭到公知们的无限抹黑和全力攻击,这就逼迫政府时时处处严格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从这一角度看,公知确实推动了政府的法治建设!可惜,公知的真正目的恐怕不在于此。
wangshuqi:回复@阿O在兰州:为了革命,五毛有错么?五毛只是为了实现革命的手段而已,宣宣的水军成千上万,我们只请四十个水军有错么?等宣萱失去公权后盾后,我们再谈解散水军的问题。 //@阿O在兰州:回复@wangshuqi:难道任由五毛横行?不是坏人有多猖狂,而是沉默的【好人】太多!
跳涧虎陈达手札:【冬眠熊】#冬眠熊小组#水军,据说有40多人,有宪政派民宪派,好几个是著名网络V。原从某部级单位拿津贴,每个人头2000左右有计件工资。其余以战养战,服务对象地方当局企业主。冬眠熊一度掌握@胡德平 的微博,他的情妇郭蓬蓬即以让胡声援某企业家,要求给她10万元。王功权与熊认识也被变成诈骗道具。
wangshuqi:海鹏这件事情做错了,有些错是不能犯的,犯了这种错误,害得不仅是自己,还有你老婆和蟹妹。
跳涧虎陈达手札:【冬眠熊】#冬眠熊小组#水军,据说有40多人,有宪政派民宪派,好几个是著名网络V。原从某部级单位拿津贴,每个人头2000左右有计件工资。其余以战养战,服务对象地方当局企业主。冬眠熊一度掌握@胡德平 的微博,他的情妇郭蓬蓬即以让胡声援某企业家,要求给她10万元。王功权与熊认识也被变成诈骗道具。
wangshuqi:转发移民广告、
老鱼儿7:王功权:我随时可以出国,因为我管理的是国际基金。甚至因为这些事情,很多的同事,说如果你不移民,就面临着很多麻烦。但是我已经50岁了,让我放弃我的国籍,让我移民,我不知道我的心灵的支点在哪里。我还是想,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跟志永,跟大家一块,做一点点我们能做的事情,我们不能放弃。
wangshuqi:回复@wangshuqi:为了纳投名状,越偏激越好,像张宏良一样高喊把汉奸带路党全家都活埋最好。 //@wangshuqi:回复@HabitualFlirt:想成为游戏中的一员,光不偏激是没有用的,不偏激而心向民主自由被封杀得更快,真想成为游戏的一员,得抹杀良心,放弃智商,并且精于舔菊,用别人的脑袋当自己的投名状。
wangshuqi:[哈哈]
记者刘向南V:台立法院长王金平被开除党籍事件如果真的能在大陆发生,我想其流程应该会这样:一连几天王的身影在新闻联播上消失了,坊间纷纷流传有"老虎"要出事,过几天,媒体证实王已被"双规",官媒官网开始炮轰王是如何下作无耻,王的巨额贪腐、与多名女性发生性关系及子女公款留美等丑闻被查实,双开,判刑15年。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wangshuqi:部分明粉素质确实不高啊, //@吴钩:回复@岳掌门:错字。继续。 //@岳掌门:“继承抽朱重八的大嘴巴”?继承谁啊? //@吴钩:明粉这种智力,好不丢人。既然如此,那就继承抽朱重八的大嘴巴,让明粉急。
wangshuqi:补充的好,绝对的经济自由主义也是一种极右,这种极右观念只能是私人领域的观念,这种观念无法形成任何公共的政治。只要是政治体制,哪怕是纳粹政治体制也存在公共领域和公共利益。 //@王江松-PHILOSOPHY:嗯,但愿如此。
王江松-PHILOSOPHYV:自由主义当然是极左(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对立面,但极左的真正剋星却是中左(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因为自由主义保证不了平等和公正的自动实现,为极左留下了活动空间和地盘。社会民主主义登堂入室,切实推进平等和公正,在解决自由主义难以胜任的问题的同时,挖断了共产主义的根基。
wangshuqi:极右是法西斯主义,自由主义是中右,社民主义作为中左,是需要与自由主义中右分享政权的,如果自称是社民派的知识分子,却主张垄断政权而不允许其他阶层和政党参与公平竞争,那说明他的立场还不够中左,实质上还是极左。
王江松-PHILOSOPHYV:自由主义当然是极左(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对立面,但极左的真正剋星却是中左(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因为自由主义保证不了平等和公正的自动实现,为极左留下了活动空间和地盘。社会民主主义登堂入室,切实推进平等和公正,在解决自由主义难以胜任的问题的同时,挖断了共产主义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