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___ER___"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ER、Er或er可以指: 铒(Er),化学元素 内质网(Endoplasmic Reticulum,ER) 急诊室(Emergency room) 急诊室的故事(ER),美国电视剧 ER模型 …

___ER___:沈颢那点儿事儿,没人帮他喊了吧?抹扯抹扯。那些所谓的知识分子明儿不红不白儿的照样儿发言,风流倜傥指点江山。这个年代,有节气的知识分子如不大修配的美女那般罕见了。
___ER___:给我最多的建议就是一句买VPN吧!啼笑皆非。买它不过是包烟的钱,要是需要就买喽。没有一个人真的手把手的指点过我,这才是我想要的。说句大话,帮我的不就是在跟人民币交朋友吗?呵呵。算了,找身边人问吧,只不过不想把自己的平板交别人摆弄而已。
___ER___:什么性格会操作什么标的,什么价值观会觉得什么标的好。但我在操盘中比较生猛和血腥,所以我粘过手然后大鸣大放做风控的标的大家最好不要跟着捡洋捞儿,会很惨的!我基本上不把他吃干打净不会走,最后剩下在山顶上成功撤退的博弈群体全剩下我这类资金就更透支了好的标的,以万向钱潮多氟多和成飞为例。
___ER___:晚上聚会,一一般朋友说让我聊聊股票。我说收盘想休息,聊这个没意思。实际上哥又不是唱堂会的,说独角戏那叫路演,和人探讨那叫学习交流,跟你聊算哪儿码子事儿?后来他非缠着问,有关生意我向来不含糊,真的就不聊。狗鸡吧呀?你那么大一阔佬到哪儿都想撇浮油,又不买单,谁拿你当盘菜看?蠢!
___ER___:穷人社会层面低,周围都是穷人,无论是眼界和看问题的方法都是短和低外加窄的。我们这些穷人与其多平行交往真不如好好学习好好打工,因为服务社会而创造出自己垂直交往的可能。穷人玩圈子是找残废,平行交往除了负能量外就是蠢主意。一个穷人有一个郁闷,十个穷人就有一百个郁闷互相传染,好不了的!
___ER___:回复@彭宇Moody_Melon:有些替代方案,但好难。 //@彭宇Moody_Melon:波动的不确定性最难程序化,这人真不懂 //@___ER___:回复@鑫星闪耀:你懂什么呢?快到别的地方玩去吧。 //@鑫星闪耀:玩波动能玩得过程序吗
___ER___:成飞这种波动太棒了!太符合我的性格了。一切杀戮的本能和冲动都在博弈中得到极大的满足和乐趣,我喜欢,,,
___ER___:成飞这种波动太棒了!太符合我的性格了。一切杀戮的本能和冲动都在博弈中得到极大的满足和乐趣,我喜欢,,,
___ER___:各位:冰与火演到第几集了?谁有十集和最新的一集的汉语字幕的片子分享啊?我只会从百度云上挪你的!多谢。
___ER___:实际上呙中校写“深圳,你为谁所抛弃?”时,深圳就已经回复平淡了,只不过大家都其乐陶陶并无深刻感知。这几年深圳的中产们绝大多数全然不理天地变幻,他们把这个叫做务实,实际上是经济上中产了而文化水平上小市民。越是这样则越远离提升社会地位的道路,他们不知道中产是风险极大的!不进则推,,,
___ER___:小兄弟:这个所谓的战法是跑不过逻辑推理的!通俗的讲就是当满足一个获利的规模为前提,当我们做的越多错误的可能性越多。反过来说,假如正确性很高,则不存在蚂蚁战法。这都是忽悠小散的,战法成立的至少四个假设前提都是可笑的。 //@新手昊昊:股侠为数不多的可以作为借鉴的一些理论,帮转一下。
___ER___:都不认真打工这么长时间了,那时候的素质却永远不下身儿了。方才绕着家附近走了两个多小时都不怎么出汗,回家没人了,坐下来才会汗一下子冒出来。以前穿上班服,谈事养成的毛病是能憋住汗,,,
___ER___:刚放下电话,一朋友谈到他朋友的金融资产如何需要打理和提振,听我的想法。实际上他询问的是很核心的建议,我回答的很快:爱莫能助。说了一大堆,一句跟我的关系都没有,我想知道其中的主题是什么?是有偿服务还是简单的建议?我替一个富翁去操人家的心?哪儿跟哪儿呀?他上牌桌儿输赢太正常了。
___ER___:这种JB烂制造业管理层自己给自己涨薪水到了无厘头的地步,足以和那些经典案例有一拼了。
___ER___:你对复利的理解是一种曲解,按照你这样论述你本身扭曲了复利这个概念的存在前提,也就成了偷换概念或概念飘移,是一种诡辩行为。所谓的战法是策略的通俗忽悠说法儿,既然谈到策略,就不是单单的有买法儿无风险评估的说完就算。你这顶多是一种逻辑框架,正误先不论,谈何的上升到一种策略去大谈?
___ER___:回复@新手昊昊:你多学习多思考。 //@新手昊昊:老兄,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有一种被忽悠了的感觉[哈哈]
___ER___:昨儿车上塞的厉害,一深圳的著名个人大户说了一个话题:轮成功的企业而言,万科不算,它更不是成长型企业,保利比它更达到标准。于是展开热烈讨论,我过程中一言未发,都在听争论。实际上整个讨论关公战秦琼,铁血战士和异形般的逻辑破裂,大家在就什么辩论?听听就好,炒股的人谁不自我?呵呵,,,
___ER___:起床看到如此残暴的经过,我是没有勇气看那个视频的。没多余的话了,我绝望了,对它们,我看清了。
___ER___: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下想成就伟大的企业是很难的,我们就该接受你说的这种情况。这也是大家为啥说在中国价值投资这个定义或者投资策略就玩的那么难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