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Menthae" on Sina Weibo

Meet the Red Hand finalists and vote for your favourite WeChat ID drinkmagazine ... more
Menthae:我的前半生,留于这世间最美的表情统统是@_likai 拍下的。[心]
Menthae:很认真地读过一批睡前故事——因为确实有太多朋友转来又转去,憋到今天忍不住了:我能吐槽吗?
Menthae:我知道人人都爱张嘉佳。他要长得帅一点我也会爱他的。但他不帅,写得也不好看——我已经尽量说得温和、婉转。睡了。//@Menthae: 睡前说一嘴,为什么觉得一批睡前故事都很没意思,以及蔡骏的这篇小文章好在何处:不过是一个消费与否的问题。当然啦,近年最令人反感的消费,还是那篇王朔悼亲家文。
Menthae:很认真地读过一批睡前故事——因为确实有太多朋友转来又转去,憋到今天忍不住了:我能吐槽吗?
Menthae:很快,电视机又将吸引年轻人,成为他们选择复古生活的标配。买电视并不为了看它,仅仅为了一份过时之爱。用居家沙发复制林间长椅,再召回出租屋和廉价小旅店特有的真诚与笨拙。 哦,电视,老年人的体香。
Menthae:有人借大师父亲的名头,暗自搞大法双修惨遭捕获。怎么说呢,人多长一岁,本就会多一分神神叨叨,这几乎成了自然规律,无论原教旨科学主义者还是崔永元。我一直很欣赏“不用很累很麻烦就能成为佛“,其实讲了个浅显的道理:人若在一个破绽百出的故事里感到自在,其实一点儿不坏,只要别出门布道就好了。
Menthae:比起1的乏味,2里天外来客的洒狗血,《美国恐怖故事3》简直越来越好看,第四集一开头就超级对胃口。僵脸管家大叔收藏了一柜子古董娃娃,笑脸盈盈地同她们下午茶,完全是疯帽子附体,史云梅耶Jabberwocky的即视感。
Menthae:鬼不近酒仙——形容的是我们这些风雨夜归人。
Menthae:帕斯捷尔纳克《阿佩莱斯线条》:我国还在融雪,天空的倒影正一块块地从雪面冰层底下浮到水面上来,就像从描图纸下面滑出来的一幅要描的画,而在整个波兰苹果树的花却在盛开,它像斯拉夫派构思的一个罗曼国度似的,按夏季的方式无眠地从早到晚、从东到西地在我的眼前飞逝而过。
Menthae:二)之后两天全是巧合。我们去到几家好馆子,都碰上H和他太太吃饭。接二连三地重逢,他也觉得有缘,留下电话表示要领我们四处转转,问我们有啥想吃、想玩的。姑娘想了一下,告诉H要吃意大利菜。约定次日晚餐,我跟她分头坐上H和他朋友的漂亮跑车,光顾了岛上一家贵馆子。我瞅了眼菜单,心里战战兢兢。
Menthae:回复@裤子的裤子:没事,还有人说过我像陈晓东。。。 //@裤子的裤子:哼!我是永远不会让你们看见我姐曾经说过我像何润东的那个样子的!
Menthae:事到最后,发现一些对人的情意,是你穿过千山万水为他蹈火,对方却连你葬于何处都无暇关心。
Menthae:阿拉伯的怼伦斯•科威特:好在怼仔最终安全撤离了着火的油井。他不敢告诉怒气冲冲的伊拉克人,其实是他怼坏了储油罐。神佑美利坚。#怼仔,怼仔#
Menthae:前年冬至深夜,出门买完夜宵。一对情侣在电梯门口推搡着不敢进,原来里头的灯突然瞎了。让他们随我一块儿进去,电梯往上走的一刻,我说了一句安慰他们:若有什么在的话,就跟我一层楼出吧。电梯到家,向走廊窗外挥手告别。这么多年了,早已习惯同那些似有似无的家伙做朋友。在我心里,亡灵比活人温柔。
Menthae:一整个下午泡在科伦坡博物馆,见到不少湿婆造像,精美绝伦。有好几尊都是跳着坦达瓦之舞的形象——静待世界毁灭,回归宇宙精神。
Menthae:当然,总有几个繁衍心太重的男人为了摆平对象而疲于奔命,兴办洗脑班。
Menthae:回复@Akkkkkkkkkki:昨天发现清迈的警察抓无证摩托还挺多的,苏梅则很安全,所以我们环岛了。另外我这种158cm的人让我骑哈雷是戳我痛处吗?嘤嘤嘤。叔们已经笑话我是颗蹦豆儿了。。。 //@Akkkkkkkkkki:自己骑啊 我当初也是在清迈现学的 刚开始起大街上开20码还紧张得要死 山上下来70码随便开
Menthae:对于一个做完签证都不知道自己会来清迈的呆子,一大早各位叔们、姐们都乐呵呵地去Jungle Fly看长臂猿了(刚才电话我说就看到一只),我正在酒店里懒洋洋地趴着。请问对清迈市区有什么好建议吗各位?完全没做任何功课。
Menthae:对于一个做完签证都不知道自己会来清迈的呆子,一大早各位叔们、姐们都乐呵呵地去Jungle Fly看长臂猿了(刚才电话我说就看到一只),我正在酒店里懒洋洋地趴着。请问对清迈市区有什么好建议吗各位?完全没做任何功课。
Menthae:个人看法:1)哈根斯的尸源值得深究,但若有相关法律规范和权威部门监管,并且有档可查,就没必要公示尸源渠道;2)哈根斯的尸体标本是经艺术化处理的标本,其本身并非艺术品。怎么剥制及处理仅仅关乎标本制作者的个人审美,不涉及道德层面;3)对于医学生是个绝佳的学习良机,充分了解人体才能临床。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