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90后论事" on Sina Weibo

90后论事:中国只搞过计划生育,没搞过计划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是苏联专家帮助的,基本是国民经济恢复。第二个五年计划,周恩来费劲巴拉召集专家搞了国民经济计划,毛泽东一句话“搞他个三千万吨”就全盘推翻了,周恩来自己也差点被搞下台。其后的大跃进文革等阶段,国民经济一直处于混乱崩溃的状态,何谈计划?
90后论事:当局不能鼓吹高尚道德而作为自己不尽责任的挡箭牌。例如,如今的养老金问题,老人们年轻时缴了税,政府就应该给老人们养老金的保障,而政府却鼓吹孝道等美德,鼓励孩子养老人,以此逃避责任。再比如有些山村医疗条件匮乏,看不起病,就宣扬一个最美医生某某某,其实最美医生就是帮着解围的,最美你妈。
90后论事:在社会主义国家如此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中国依然高歌社会主义,我认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坚持公有制,也就是使高层能独享人民财产。像中石油等巨型国企,由老百姓的钱扶持起来,而老百姓自己却丝毫无法从中丝毫获利,甚至还要承担高额的油价,这大概也是gdp世界第二,而人民却不幸福的原因。
90后论事:赵高指鹿为马时,如果有人站出来说颠倒黑白,说明这个人对体制抱有希望,希望它改变。但是如果大家都跟着说,没错!还长着马角呢!甚至编成各种笑话嘲讽。这说明大家对体制的改变已经不抱期望,而且希望看你笑话。苏联末期,民众就是抱着这种态度。这是个信号,超级大国就在一次突发事件中轰然倒塌了。
90后论事://@长安卖炭翁://@yukeqin://@杨佩昌: //@李文的智蹼:把犯罪嫌疑人拉到国家电视台认罪就是向世界宣布:老子就不是法治国家,你想怎样?
贺卫方V:「一个法治主义者的信念」我不能忍受电视对一个人进行审判,也不能接受民意对人是否有罪的判断。哪怕一个人在警察或电视镜头前供认有罪,他是否犯罪仍然有待法院经过公正的审理作出判决。在终审判决作出前,任何人都应被推定为无罪。
90后论事:嫖娼的故事:中共创始人陈独秀就因嫖娼,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他在八大胡同和人争风吃醋,抓伤了妓女下部,社会影响恶劣,北大实在没辙,将他开除。当时正逢苏联拿钱找人创办中共,考虑到其有一定名声,又正被开除游手好闲,就找到他创建了中共。胡适晚年说:“我一直后悔没拦住北大开除陈独秀。”
90后论事:我们就正处于异见人士的斗争期。斗争一次,让步一点。斗争一次,尺度大一点。
刘晓原律师:1987年7月15日,台湾解除了长达38年"戒严令"。有人认为,台湾的民主化道路,功绩全在于蒋经国,在于他"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的政治开明。但我以为,如果没有台湾人民、特别是异见人士的长期抗争,蒋经国也难以走到这一步。
90后论事:荣剑2013走了,荣剑2012来了
90后论事:听说7不讲文件又被收回去了,当局这次放了个捏儿屁,又臭又不响。
90后论事:环球时报一篇反对宪政的文章引起轩然大波,文章在微博上转发量近2万次,各界各派知识分子纷纷表态应拥抱人类共识,走向宪政。一篇打击宪政的文章,结果却适得其反,不仅加剧了知识分子的团结,更让许多压根不明白宪政的老百姓明白了宪政的意义与好处,普及了宪政这个词汇。该文章效果不言而喻。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90后论事:对不断出现的新情况、问题,还是按旧有的维稳方式来解决,使官民对立情绪更为严重。上上下下整天念叨“自信”,“自信”成了回避矛盾,拒绝思考的口号。这种固步自封的鸵鸟政策,使政策纲领与现实越来越脱节,所有的意识形态宣示成了人民笑料,成了自说自话。这些现象足以说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90后论事:十年之内必会大改!因为以现在的就业率和工资水平,不管是海归还是研究生,家里没门路的话很难有所作为。而十年后三十多岁的我们有妻有子,但买房还要依靠爸妈,绝大多数靠不上爸妈的农村孩子呢?他们买不起房养不起孩子怎么办?只有上街闹。闹的人太多管不了了怎么办?只有改了。
90后论事:这个微博被屏蔽,发成图片给大家看,很有意思,08年汶川地震,解放军总参谋长的回忆录
90后论事:今日中国和当年苏东,左=反人性!反对一切符合人性的做法,当然也支持专制极权,这种高扬国家主义或某种以理杀人的理想主义的体制。这种左派,事儿到自己身上,一点不左。因为谁都知道违背人性难受!现代中国没右派,只有代表宪政法制的自由派。他们由于代表民众维权的方向,如@胡锡进 所言,已成气候
90后论事:我不认为中国有真正的左派(指发自内心愿意替当局说话的人),至少我没见过。像@司马南 @孔庆东 这种属于认钱不认理的,我相信他们心里也明白道理。而@胡锡进 属于在其位谋其职,毕竟每个政党都需要他这种说好话的人,而且他也经常忍不住会说些公道话。你们觉得呢?谁是真正的左派?
90后论事:李小琳好励志啊,一步一个脚印。高考考上中专,但过几天进入了清华大学电力专业。大学期间,有一门课怎么也考不过去,教课老先生也很倔,就是不给过,没办法,最终清华取消了这门课。
90后论事:马加爵事件的时候,社会上出现各种谴责,但我爸爸却说我国缺乏信仰“如果马加爵是教徒,他去教堂里把他受得欺辱向神父说了,神父开导他,教育他,他也许不会这么极端。“后来我读了悲惨世界,我发现开始的冉阿让就是马加爵的缩影,但他遇到了米里哀主教。信仰可以彻彻底底挽救一个人,乃至改变一个时代
90后论事:对于政治改革,有这么三派人,宪政派(落实宪法,如言论自由),维稳派(维持稳定为首要任务),毛左派(不成气候)。十年后,我这一代人30岁,到了必须成家立业的年龄并且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如今的高房价和人人皆知的贪腐一定会导致我们这一代人偏向宪政派,推动改革。所以中国未来只有一条路,宪政
90后论事:文革中分抄家物品,这些东西摆屋里供群众低价挑选,奶奶选了一件很好的羊羔皮大衣,两件描金精美瓷盘。皮大衣后来被改成爷爷奶奶两人的短大衣。盘子只拿来盛菜,摔碎了两次,中间锔过一次,后来还是扔掉了。我总看到有人回忆抄家的经过,似乎没有多少人说起自己是怎么享用抄家财产的。控诉总是比忏悔多
90后论事:啥叫无产阶级专政,他们都执政了怎么还是无产阶级,薄熙来重庆打黑说明,这个专政就是养肥猪体制,根本不承认私有产权。啥叫新经济政策?啥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先养猪,然后杀,杀光分净了怎么办?那就再养。所以,主张均贫富的薄熙来、王立军等无赖光棍随时可以理直气壮的“磨刀霍霍向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