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静娅" on Sina Weibo

独家首发!烟花团队抵达大连 晚会亮点首次揭秘!正月十五见 WeChat ID dltv8811 Intro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官方账号 万科之夜 元宵节音乐烟花... more
静娅:第一张图片获中国新闻奖,获奖理由据介绍:照片拍摄画面稳重、细节丰富、现场感强,在真实、详细地还原当日庭审现场的基础上,体现了法庭神圣、庄严的气氛。——依本薄看,此作最大意义,真实地体现了“囚衣不上大夫,便服不下庶人”。后两图,出自央视新闻
静娅:四中全会以依法治国为主题,但如何落实?行政上程序与法制落实固然重要,关联最深的还是如何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它涉及,一,产权问题,关系到产业发展;二,土地制度和经营方式问题,关系到农村经济与社会发展;三,财政与收入分配问题,关系社会保障与社会公平。这些不解决,依法治国还有可能会落空
静娅:香港问题绕不过去,如何处理香港问题需要智慧,有名留青史和万古留骂名之别。(下图是刘亚洲20年前的预判)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静娅:【周小平:我们就是文明的灯塔,中国要乱了,中国生产了全世界75%的商品,……,所以中国一动荡就是反人类,中国如果动荡人类就会陷入动荡】词句不通也就罢了,可这数据怎么来的?根据这数据算个账:中国出口占GDP30%,=75%中的25%,14亿人口对55亿以上的人口,消费却是一半对一半。中国富到了这程度?
静娅:周带鱼事件之所以引发公众愤怒,是因为这事并不属文艺层面,而是在政治的范围。在这个意义上,它羞辱了一国公民的尊严和智力,辱没了知识和学术,正如以下视频中,这位县委书记拉二胡,实乃以其权力羞辱音乐艺术和音乐人。http://t.cn/R7yRakN
静娅:#周小平:不把美国的真相说出来我就太无耻了# 带鱼没去过美国,对美国基本无研究,所有关于美国的信息数据都没有来源出处,“中国生产了全世界75%的商品”,这样的话张口就来,数据忒吓人了吧?怎么来的?官方动用雄厚的宣传资源推出一个信口开河的混混,到底想丢谁的脸?http://t.cn/zQLLB17
静娅:芮成钢走了,周小平来了,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国要小心了。
静娅:价值理念没摆正,总是处理不好问题,咋做咋棘手。
静娅:批评,是权利不是权力;爱国,是情感不是帽子。中国事历来奇怪,批评若来自高层,就是伟大思想,如邓先生复出后,对文革和毛有深刻批评,《邓选》里集中收录。批评若出自社会,便成汉奸带路党。这招已不鲜见,当年拍电影《清宫秘史》,戚本禹写影评《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红极一时,仅两年他就倒了
静娅:周小平走红只是添堵,并不奇怪。文革时小学生黄帅和白卷张铁生不也是这个套路?文革结束,人们满心期待,指望能以时间换新局,可三十多年后,新东西是多了不少,手机轿车互联网,可这都是技术方面的,还全是别国带给我们的,我们自己却越来越走回四十年前熟悉的场景,难道周期性循环是中国人的宿命?
静娅:阶级斗争,当年伤害最大的不仅有党外,更有党内的,死了一大批,伤了一大批,斗到最后毛泽东都变成孤家寡人,如今还要怎么斗?如果阶级斗争有益,苏联人岂不是得怀念斯大林时代?可如今俄罗斯人谁想回到那时代?各加盟共和国谁肯回归苏联?独独中国还有人鼓噪这玩意,这个民族难道是人类的奇葩。
静娅:【再谈人民民主专政概念的逻辑问题】人民是一个抽象概念,并非权利主体,可为任何团体所用,个体却是实实在在的权利主体,其权利为法律所规定。除非涵盖每一个个体,否则怎能以非权利主体之抽象概念的名义去对付作为权利主体的个体?赋前者拥有可以各种理由剥夺后者的权力,这是多荒唐的事?
静娅:个体在国家机器面前的渺小和无奈,央视认罪节目表现得一目了然一览无余。嫖娼应该是法律问题还是个人操守品行问题,这个还要全民讨论形成共识么?即使就当下有关法律来说,嫖娼算违法,但无论如何,它还属于民法范围吧?而事涉民法范围,还是有隐私界限和规定吧?央视将其展之于全民面前,算不算违法?
静娅:昨天的聚会中,好几个老三届的,上海籍同事还是老三届高中生,谈起文革和极左思潮,他们都是坚决反对的,我就纳闷那些毛左到底是怎么产生的,现实里我很难看到这样的毛左。
静娅:实在不理解王伟光鼓吹阶级斗争的逻辑和诉求到底是什么?近代阶级斗争与暴力的政治革命兴起,目标都在指向绝对君主制的专制制度,诉求确人权、争自由、求公平、立民主,而在资本主义制度确立后基本趋向制度改良。唯苏俄革命导向斯大林极权专制暴政,据此历史逻辑,王伟光到底指向什么?想推翻现有制度?
静娅:在台湾,无论走到哪里,三人以上即成队,所有手扶电梯一概都站在一边,留出另一边给急需赶路的人走。大陆学校踩踏事故不止一次了,可啥时训练过学生两人以上必须排队?我们有各种高大上的政治课灌输,独独对垃圾不落地、三人以上要排队这类日常行为伦理一概忽视,显然,那些高大上理论提升不了素质
静娅:前天晚上朋友聚会,与浙江某大学书记聊得很投机,许多看法思路都相同,甚至有”心有灵犀感“。心里不免暗叹,办教育的,多数人都知道应该怎么办,哪些事该干哪些方面该改,可一入体制程序,就全变味道。知对知错,就是不改,这样的体制竟可持续几十年,这究竟是为什么?爱国爱民族,有点具体落实好么?
静娅:温和派都进去了,反倒是口头极端派到处逍遥,这场面我看不懂。
静娅:李铁映当过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也当过中国社科院院长,我原来非常不喜欢他,但与当下教育部长袁贵仁和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相比,才体会出他的好,还会有更恶心的吗?或许那时我还能体会出这两位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