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钱钢"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錢鋼(1953年8月11日-),浙江省杭州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報告文學作家及記者,現為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主任、上海大學和平與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

长路未尽:中国科创要攒的五颗宝石 WeChat ID worldofboss About Feature 有趣且深度的硬核财经 有趣且深度的硬核财经 经史纵论... more
钱钢:分享图片
钱钢V:南方周末创始人左方口述历史出版 http://t.cn/RvTogfl
钱钢V:诸位新年快乐!奉上年度语象报告: http://t.cn/8kdMhoN
钱钢V:《李锐口述往事》被北京海关作为禁书扣留,不允许进入中国大陆一案,该书著作权人李南央已全权委托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夏霖和夏楠两位律师办理。李锐,第12届中共中央委员,中组部副部长。
钱钢V:爱香港石澳。距海滩咫尺,周末有天后宝诞戏棚,村民与洋居民一同捐款请来粤剧戏班。观众多长者(有阿伯用智能手机录影),亦有开心追逐之小童。柱上对联:世事总归空假啼笑中真面目,人情多是戏新声歌里旧衣裳。十年前我演讲说,香港有许多內地见不到的真正西方事物,也有许多内地已近绝迹的中国民俗。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钱钢V:李讷最近很活跃。李讷,即文革中大名鼎鼎的肖力,毛、江之女,红色公主。文革中,她掀翻解放军报,打倒大批领导干部和编辑记者。对曾受她侮辱和迫害的人,没有一句道歉。有人惊愕,这个人怎么又出来了?不,薄熙来主政重庆时,她就出来过,和薄一起站上红歌会的舞台。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钱钢V:转发微博
萧锐:抱歉,此微博不适宜对外公开。如需帮助,请联系客服。http://t.cn/z0D6ZaQ
钱钢V:香港大学通识课“通传媒,识中国”上,我讲到2006“冰点事件”。中国青年报“冰点”前副主编卢跃刚当年的这段话,激起掌声。
钱钢V:今天新快报头版三大主题:改革。反腐。放人。
钱钢V:今天新京报、京华时报、钱江晚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关于新快报“请放人”的评论,让我想起那句话:“不抛弃,不放弃”。
钱钢V#香港大学传媒法研讨会# @徐迅 :诽谤诉讼的威胁是表达自由的第一个敌人。我们主张:对于表达的规制,能自律,就不他律;能民事,就不刑事;能自诉,就不公诉。
钱钢V:赶紧对上我通识课的未登记同学朋友通知一声:本周是阅读周,今晚无课,下周见!请互相转告,谢谢。
钱钢V://@韩咏红: @凯迪网络://@幽壹: 从4月雅安地震时救灾信息微博上一呼百应,到最近汕尾、余姚风灾水灾网民们普遍禁若寒蝉,显然,近期官方主导的清网、两高释法(500转)等整肃互联网行动,已带来恶果,使肇始于汶川地震的网络公民自救行动严重受阻,遭受重大打击
凯迪网络V:【@幽壹:余姚事件证明整肃网络不利社会稳定】这次余姚救灾的整个过程,基本只是官方在行动。此前在雅安地震等表现活跃的民间公益组织和个人,最近在汕尾、余姚风灾水灾之中却几乎消声灭迹。不敢轻易发布或转发灾情消息,害怕被指造谣,担心被捕,这是许多网民当前的普遍心态。 http://t.cn/zRcUTVT
钱钢:深深的善意,用心良苦。转@摘星手010 :『打击谣言背景下的网络舆论新格局』http://t.cn/zR4FmmE
钱钢V:看了 @摘星手010 等朋友的微博,方想起今天是粉碎四人帮纪念日。上周港大通识课“通传媒,识中国”上我刚讲了这一段,说起四人帮垮台前夜,草木皆兵,严查谣言,给了大家两个搜索词:“红都女皇”,“总理遗言”,还有这份旧报,勾起好多回忆。
钱钢V:香港大学发生下任校长人选争议。陈婉莹教授( @YingChan )撰文:《港大不能在时代的责任前退却——我对下任校长候选人的看法》
钱钢V:转发微博
浦记岳西翠兰:9月29月下午,从抚顺回唐山,过沈阳奔五爱市场,进风雨坛街,看夏俊峰的遗属,请他家国庆节出殡,帮我安排个花圈,送义民一路走好。我跟张晶讲,培养孩子爱人生,别恨社会;那两家也不幸,怪制度逼人上街拼命;现在未了之事,是夏俊峰跟这个国家了;不化解戾气,这类冲突和悲剧还会有,所以不要放弃。
钱钢V:转陈子明:李慎之晚年曾经不止一次问朱学勤:“这个体制究竟是刚性的,不可改变的?还是有弹性,可以渐进改变?倘若是前者,就只能看着一场革命来推翻,玉石俱焚,生灵涂炭,我们束手无策;倘若是后者,我们责无旁贷,还有苦心呼吁,争取渐进改革的余地。”朱答:此为“天问”。http://t.cn/z8kUK79
钱钢V:昨晚香港大学的通识课上,我展示了1949年的共同纲领。我问大家,言论自由条文,今天有吗?(“有!”);民国有吗?(“有⋯⋯”);清朝有吗?(“没有⋯⋯”);我说,晚清筹备立宪草拟的宪法大纲里,已有。
钱钢V:我在香港大学的通识课昨晚开始了,各大学都有同学来。回报这份热情,惟有努力讲课。第一课,毛时代。讲到大饥荒,我请大家自行搜索“何明渊 白日点灯”和“刘桂阳 标语”这两组词语。平淡的词语背后,是悲惨故事。